火癫子

恨 (第二章)

有段时日,我在家里整日不是弄偃甲,就是一个人呆着。


呆着傻着木着……,想到某些桥段时,就如前面说到的,满脸泪。感觉到这种熟悉的热度了,我就去擦,这种时候我老是会忘记我戴着手甲,擦不掉泪不说,反倒是弄自己一脸脏,顺便擦出一些奇怪的痕迹。

之后我便继续木着看自己的手,然后默默的选择以肩部为顶点,稍往下移至手臂部分去擦,连同眼泪和鼻涕一起。


我不是一个爱哭之人,但每当回忆起与师父一起之事我就忍不住,第一次见面我就在哭。

我觉得不管何种情况下,哭了或许就能和师父扯上些许关系,所以想哭就哭,反正如何都忍不住,所以不忍。

忍不住的还有我娘亲,每次都见着我擦泪来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次都让娘亲给见着了……但是每次我发现她看到了,也就预示着,晚饭的时候我会被各种吃食塞满嘴……。


吃撑了其实睡不着,整夜的翻来覆去都无法入梦,我也不想入梦,不管噩梦美梦,醒来都会是一场空,所以这次我便不睡了。

被塞完晚饭……,是的,没错,这段日子以来我已经不把吃晚饭用吃来称呼了,因为不合理,实情是我经常是被塞饱的,所以是塞晚饭。


我饱了,同时就肯定谗鸡也饱了,娘亲不停塞我的时候,我便用力的塞谗鸡,它到是真不怕塞,塞多少都能进肚里,晚上照样睡死,摔它它都不会醒,我很纳闷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该如何应对,所以我老是带着它,就怕它被肉包吞了。


不过这次我没打算让谗鸡就这样饱着给我睡死了,我告诉它,我想出去透透气。谗鸡其实不明白透透气是何意……,对着我扭头叫了几声,之后便化作鲲鹏带我离开了地面,越飞越高……。

我曾问过,到底飞多高多远,我能再次见到我所思念之人?谗鸡没有回答过我,只是一直扇动着翅膀,一直……。


我没想到晚上带着鲲鹏在天空中飞翔会发生什么事情,不对,应该是鲲鹏它带着我。


毕竟晚上或许会隐藏的好些。


不知道是否同样考虑到要隐藏的打算,我隐约看见在谗鸡的前方有个巨物在飞行,透过月色,还能看到些许翅膀类似的东西,其颜色和鲲鹏一般,我想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便让谗鸡追上去。


靠的越近,看的就越清晰,其实对我而言并不意外。


那是竹笋包子号。


这船无论如何看,都像一条背着屋子的鱼在游动。



我让谗鸡接近竹笋包子号的船头,到了我预算的位置,我便示意谗鸡我要登船……好在这船开的很缓慢……。


谗鸡见我跳上了船,立马急着变回小鸡的状态,这时我心里一慌。


“等等谗鸡!”


我跳下船第一时间便是拉住扶手,之后迅速一把抓住了谗鸡,塞进了我身前左侧的偃甲包里…。


谗鸡也不怕被吹走了,我吓的一身冷汗。

虽然我知道谗鸡即使被吹走了也能立即变换成鲲鹏,但是如此一来,就怕它慌忙的撞到竹笋包子号……。

我对着自己的包念叨着,其主要对象谗鸡到是没怎么理睬我,已经开始睡了…。

我无奈的只当是自言自语……之后便不自觉的环顾四周,开始回忆起第一次爬出门的情形。

遇到闻人羽,一起登船。


同样站的是这个位置……。


一切的开端,就是从这里开始。


这次,你会带我去哪……


我会遇到谁…


我想见到谁…


这一刻我发现,我恨不得能再重新经历一次。


重新经历这一切……然后…


绝对不会再放过……


放过你…


恨着的……你。


评论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