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三十三章

窗外,细雨,老天哼着叫做淅沥沥的歌……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

他站在窗边,闭目不语,凝神追寻着……那个声音。

“无异。”

我看着他,看了好久……等了好久…一直等着。

“……他说了什么?”我问师父。

他睁开了眼睛,没有看我,轻声的念着:“不是……。”

“嗯,不是……。”我再一次确认道:“不是我……。”

走到师父身边,握住他的双手,真真切切的告诉他:“师父,你放不下的……。”

“为师…。”然后再告诉我自己:“我也放不下。”

师父看着我摇了摇头,我回了他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师父……我不能让他再等下去,我不想他就这样每天每天对着明知道已经不在的人…每日苦苦想念,苦苦等待,不断的重复着与他说话…与他道别…这种苦痛,这种悲伤,我无法想象,我不能让他独自承受,这不公平,我无法忍受。”

师父始终说着舍不得。

我告诉师父:你舍不得,但你更放不下。

舍不得这一世的我,放不下上一世的乐无异。



神婆婆再一次从我手里,接过了项链,项链的碎片吊坠,的确如她所说的那样,已经有了一道小而细的裂纹。

这一次,她会借用这个碎片,把师父,从我的身边,送回前一世。

送回前一世……乐无异…我的身边。


神婆婆板着脸,盯着我问:“你想清楚了。”

和师父的手一直握着没有放开,他没有松开,我就握的更紧了:“我……我想清楚了。”

但是这个想清楚了,随时都有反悔的机会。

“既然想清楚了,那我就送他回去,他的命我给他续了百年,回去后,足够与你的前世白头偕老。”

那碗泛着蓝色的水,送到了我和师父的面前。

我死死的盯着神婆婆手里端着的那碗水,手……抓的更牢了。

没多少时间了……。

没有再犹豫和反悔的理由了。

师父是乐无异的。

师父是他的。

这一世的我,不能忍受上一世的乐无异,失去师父,独自一人。

但是我却可以忍受,即使是自我催眠,我也要说服相信自己可以忍受,所以……师父,必定要送回他的身边,送回乐无异的身边。


三生三世,你我只为了在一起。

只为了能留下。

只为了一起白头。

再一同黄泉。






一年零二十三天。

有意无意的算着日子。

从年算到了日,从日算到了时。

算一算师父已经离开多久了,夸一夸我自己……最后还是忍受下来了。



回想起师父离开之后的前几个月里,我记得,我总会不经意的开始回忆起:和他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日子里,去过哪里,走过哪条街,哪条小路,去过哪个饭店餐馆,吃过什么小吃大餐,中餐西餐日式料理,去过哪家电影院看过什么电影。想起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问过的每一个有趣的问题,每一个笑容。

路过和师父去过的便利店,我都会停在门口发一阵呆,傻傻的看着,想着…。

更时时刻刻将自己和师父前世的经历,来来回回的重播再重播。

有时候想着想着,居然连自己已经站在马路中央都不知道,直到被车鸣声惊醒,被朋友骂着拽走。

朋友摸不清我到底是怎么了就来问我是不是中了邪,我回他说:是中了。

我的的确确中了一个很厉害的邪。



从那日把师父从楼顶上带走之后,我不再烦恼他故事的可信度,以及他本身的真实性。

说到底,一再的怀疑否定求取真实,只是因为我害怕突然出现的人又突然消失罢了,我急着去怀疑去否定,去证实去肯定,现在想来,从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从第一次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或许,就认定了他了……我想要这个人留着,我想要他真实的存在着,在我的生命里,永远的留下……。

他出现的离奇突然而又不可思议……。

问这世上,还会有谁,再会给我留有如此深刻,如此不可置信…直击心怀的人。


就只有这么一个,唯一一个,我最后,还是背着几千万个不愿意,忍着痛,把他……给送走了。

我不止一次骂过自己,千遍万遍的痛骂自己,然后不认输的又给自己解释回来,可是解释来解释去,结果都是一样。

无论是谁做出退让,师父,终究只会属于乐无异。


和师父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要去哪里,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想看什么,想吃什么,想说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成了我唯一的主题,直到有一天,师父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从他第一次问我:“无异,你在和为师说话?”开始……。


师父自那次之后,经常会听到和我一模一样的声音,叫着师父,和师父说话。

我问师父,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声音,都和师父说了些什么。

师父告诉我,他说,他想师父,他每日每夜都想着师父。

那个声音,只有师父能听到,和我一模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在另一个世界正思念着师父的声音,那个人……不会是别人。

那个人,只会是上一世的乐无异。


当师父将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都陷入聆听来自另一个乐无异的声音的时候,我的存在已经变得不再清晰。

我说的话师父听不到,更听不清。

师父很多时候即便是看着我,他听到的,却还是来自另一个乐无异所说的想念着他的话语。

到后来,甚至是感受,师父也只能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乐无异所带来的悲伤。

师父长久的凝神寻听,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听不到,感受不到我……他一度尝试将注意力强制转移到我这里,但是,他无法做到……他无可奈何。

他没有选择的余地,那个声音他无法不去听,那个人,他无法忽视,更无法不去想念。即使,他和我是同一个人。

师父,他放不下那个乐无异。

却又舍不得我。

“师父,我们去见见那位神婆婆吧。”我抱着师父,在他耳边和他说着一字一句,我生怕他会听不到:“师父,你听得到我吗?”

师父点了点头说他听得到。


“……师父,回去吧。”

多少个夜里,辗转难眠……最终说出了口。

说着这句话,心里痛的再说不出别的。 


“为师……舍不得。”

舍不得,更放不下。




看着师父喝下神婆婆为他准备好的那碗水,我慢慢的松开了手……。

自己的选择,自己受着……即使再舍不得,即使再不愿……。

“……无异。”

师父在昏迷前最后叫着我的名字,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不止一次坚定自信的告诉师父,我能忍受,我可以忍受师父不在身边,我可以做到,即使我会难过,即使我会悲伤,即使我会在师父离开之后一直想念师父。

“师父,你和乐无异在上一世都摸过那三世镜,你和他的三生三世,都刻在你们的灵魂深处……这一世的乐无异,这一世的我就只是这一世的,上一世的乐无异,决不能没有师父,决不能再失去你。师父,回去后……不要告诉他,这一世的我,另一个乐无异的存在……师父,再见了……。”


“……再见了,无异。”


“嗯,再见了。”


评论
热度(2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