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送】

里面有夏乐!里面有夏乐!里面有夏乐!

重要的事情警告三遍!



从医院大门口出去,面对的就是一条马路,左边还是右边,我没办法选择,用走的去找师父不现实,开车去找师父也没方向,用猜的…师父会去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我想如果师父直接回家了,那我回去马上就可以逮到他,但是师父要是没回,我光赶到别墅就要花掉3小时左右的路程时间,这我可浪费不起,所以我现在只能站在路边一个水果摊旁边,想着各种方法各种可能性。
然后…电话响了,我以为会是师父,但是电话上显示的并不是我的手机号码,我一阵失落加一阵恍惚的接起了电话:“…夷则,我师父跑了……。”
“无异,你在哪里!”问我在哪……我扫了一圈身旁水果摊上的水果,随口回了句:我在芒果旁边…。”说完电话就突然被挂断了…几分钟后,我见到夏夷则跑了过来,看上去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虽然我很清楚他和我着急的对象肯定是不一样的。
“无异,先和我回医院,你现在不适合乱跑。”不适合乱跑……我问夏夷则:我现在不乱跑什么时候乱跑,我师父都跑了我要怎么能不跑?夏夷则拉着我回医院不回我,我就一路上问,一路上烦他,我知道我自己真的很烦,但是我就是忍不住:“你师父只是暂时跑开而已,你不用担心。”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是暂时跑开,他手机都关机了,明显是不想我找到他!”夏夷则把我推进了电梯,背对着我按了十二楼,想了会儿:“…你师父的手机可能是没电了……。”
“那么巧!?”夏夷则只能点头:“今天有很多事情都很巧合,无异。”电梯开了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早在十二楼电梯门口候着我的大编剧和古董给立刻拽出了电梯,连拖带拉的被他们送进了病房,关上了房门:“…你们干什么。”我被他们这一迅速果断粗鲁霸气的行为给折服了,只能乖乖的坐到病床上去。大编剧和古董见我安分了,回答说他们没干什么,他们只是不想让我乱跑而已,怕我再出事:“无异,你不用着急,看谢大哥的样子,不像是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我觉得谢大哥不会那么做。”

“但是师父关机了!”

“你师父手机没电了!”当大编剧、古董、夏夷则同时说了这个可能性后,我就再也没机会说师父关机了这句话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再给我任何机会了。一旦没了这个机会我猛然发现自己基本上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所以我就只能不说了,然后老爸老妈就来了……老妈一进来就先责问我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又进医院,才回国多久就已经进了两次医院了,问我到底要折腾几次!我说我没折腾,我只是…突然发现不对……我连忙刹住…差点说漏嘴,只是后面的内容怎么能让老爸老妈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还了得。我和师父的事情老爸老妈还没答应呢,让他们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还了得!

“我没事,我只是吃多了!”我看着身旁的夏夷则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搪塞老爸老妈,顺便示意夏夷则你要配合我…至于古董和大编剧,他们最擅长对付这种事情,所以我就随便他们发挥。老爸看我基本没什么大碍,终于放下心回公司了,留下老妈继续待着,对我问长问短,时不时的看夏夷则几眼:“今天晚上你就乖乖的住医院里!胆敢再逃出医院看我之后怎么收拾你!”我听着连忙说是是,我不会再逃的…古董和大编剧也在一旁一起替我保证,总算让老妈松口:“老妈之前还在办要紧事,先回去,晚上老妈准备好东西再来医院陪你。”我想了想,摇头说老妈你别来陪夜,我又不是什么大病,不需要陪夜,你就当我换个环境睡一晚上,不用那么麻烦,但是老妈说什么都不放心我夜里一个人在医院里睡,我只好再去求助古董大编剧和夏夷则,古董大编剧劝我老妈放心,我一个人肯定没问题,夏夷则一开始没说话,看老妈还是不肯放弃的样子,终于开口对我老妈说:“……今天晚上我陪夜,伯母你不用担心。”老妈听完这句话转头看了一眼夏夷则,之后马上回来锁定我,用眼神问我,你师父呢!吓得我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吓是因为:

  1. 我老妈那别具意义的凶狠眼神。


  2. 因为夏夷则居然说要陪夜……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情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就算是为了不让我老妈陪夜做出的权宜之计,那也太不适宜了,这要引起多大的误会啊。


老妈看我没办法回答,把目标转到了夏夷则身上:“你是……?”

“你好,我叫夏……我叫李君严,是无异…是熙悦的朋友。”这名字叫的…切换起来好辛苦。我听着也好累,至于老妈什么感受我也顾不着了,我无法阻止老妈对夏夷则的打量和猜测,老妈一向看人很准很毒很透彻,所以…老妈之后就真的不再多问什么了,起身和古董大编剧交代了几声,和夏夷则道了声谢谢,就走了……。

就这样走了……。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总算让我松了口气…才一口而已,古董和大编剧接下来就突然和我速度道别,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了我和夏夷则两个人,我都来不及和他们说上半个字…用得着那么迅速吗…我还想他们帮我去找师父啊……。

算了……先对付眼前的问题,夏夷则关了房门,然后走到我床边问我想吃点什么,他想了想说要不要帮我买些水果来,说我应该可以吃些草莓之类的水果,而说到水果……倒是让我想起来了。

“夷则…你怎么知道我在水果摊的?我那时只是说了我在芒果旁边,你几分钟后就过来了,你为什么能确定我一定在那?”我抬着头看着夏夷则问他,他低着头帮我整了整身后的枕头:“之前将你送到医院来的时候,我记得有见到水果摊,所以就想到了。”我说这种解释勉强可以接受,但是还是有些地方很在意,最在意的是,我为什么会这样和夏夷则说话。这种:我在芒果旁边的说法,多少有种暧昧不清的感觉,也有种我知道夏夷则会找到我,就是不管我说什么,夏夷则都会很快明白我本意的感觉……我问夏夷则你有没有觉得。夏夷则说他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他觉得这很自然,我说夏夷则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就可以那么自然的对待我。

而我,对待夏夷则的态度和心情,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难以说清,越来越浑浊,越来越……。

“夷则我问你……之前你是不是说你喜欢我。”如此厚颜无耻的问这种话今生今世也就这一回,下不为例:“你和我师父见面到底为了什么,你们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会认为你喜欢我?”我挪了挪让出了点位置给夏夷则,我告诉他可以坐我身旁,他犹豫了下,还是坐了下来,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我的抹额:“……我见你师父是想把这件东西还给他。不过他告诉我,这件东西不应该还给他,我应该还的是你,无异。”

我听不懂了,为什么是还给我,想了想古董的话,有些乱:“师父叫你还给我?为什么?”

“你师父说了一些有关我前世的事情,有些东西在我梦里的确出现过,所以我可以确定,我的确有前世,并且我的前世就是你和你师父所知道的…夏夷则…至于这件东西为什么你师父要我还给你,那是因为,这件东西是你……就是你前世乐无异送我的,所以要还,应该还你,而不是你师父。”

什么!

我前世送给夏夷则的!?

送给夏夷则?

古董分析错了?

为什么是乐无异送给夏夷则,乐无异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抹额送给夏夷则!

乐无异好家伙……。

你居然脚踏两条船。

占着师父不说你居然还扒着夏夷则。

你是不是人!

夏夷则可是皇帝啊,这样做不怕满门抄斩吗?

这第二条船踏的可是龙船啊……。

不怕死也该有个限度吧…。

不怕连累师父吗?

师父怎么办啊……。

师父…师父既然告诉夏夷则抹额是乐无异送给他的,那不就代表师父都知道……。

师父知道……。

知道了还…。

师父你到底在想什么。

师父你到底哪去了!

我有些愤慨,有些混乱,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我却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问起,也没人给我整理一下,我试图想去问夏夷则更多的事情,但是我偏偏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应该先问什么……突然我病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我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师父,我见他手里拿着一些类似布料的东西,他进门看见我和夏夷则,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他随后转身去关门,就趁这个当口夏夷则起身站了起来:“…我出去买点水果回来……。”

尴尬……。

太尴尬了。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可是我为什么要尴尬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都说不清楚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

我现在特别有想要把自己给埋了的冲动。

我看见夏夷则出去我不舒服,但是夏夷则留下我也不舒服。

我看见师父和夏夷则在病房里虽没有互相说过一句话但是又好像有过什么交流更让我不舒服。

然后……师父回来了,所以的确是师父手机没电了,而不是师父关机了。

师父回来了,并且带了……类似衣服?能盖的类似的东西?是准备陪夜用的东西?

师父是为了晚上陪夜所以出去买了些什么再回来吗?

所以我白担心着急了……?

等等……陪夜!

那夏夷则怎么办!他说去买水果了,也就代表他还会回来。回来的话继续陪……然后陪夜?

师父和夏夷则同时陪夜!?

不要开玩笑了!

两个人同时陪夜要怎么陪……。

一张病床挤三个人?

别……。

我还是逃出医院吧……。

这地方我待不下去了。


评论(8)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