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另一个乐无异】后 完

当我听完乐天的故事后,我问师父:那时候乐天是怎么找你的,师父你是怎么做到随叫随到的?师父回答我说:乐天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在知道师父不用手机后…他立刻将自己的手机扔给了师父。

我说师父怎么见到你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机送给你,师父你还收过其他多少人的手机,你坦白告诉我。师父说这是他的错,无异你责怪为师也是应该,我说师父你真认为这是你自己的错?师父说是,我就说那师父你知道错为什么还不去买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手机,到现在还是用我的。师父说他即便真的自己去买了,他还是会用我给他的那个,我也只好不再追问下去了…有关手机的事情无论和师父争论多少次都只有一个结果……我充电,我充值,我打电话……我不甘心。

说到手机,我就不免想到……我有些在意的问师父:乐天的手机师父是不是还留着……师父想了想说还留着,一直放在书房内,自乐天说要消失之后就再也没响过。我想着那天师父和乐天分开后就遇到了我,那时候的师父应该还带着乐天的手机,我在车里问师父的手机号码,师父说没有手机,也不知道号码,这算不算是在骗我…。

我愣愣的想着,以至于师父之后说了什么我都完全没有听到,直到师父来亲我,我才发现我出神出的有些久了,我和师父顺其自然的吻了一会儿,然后我舔了舔师父的嘴唇说:“…我去书房找一下乐天的手机。”不给师父任何解释,我起身向书房走去。 

充完电之后,我打开了乐天留给师父的手机。

乐天的手机没有被注销,也没有停机,也就是说,半年多以来,一直有人在往这个手机里充话费,充话费的人会是谁…?

师父…他不会这么做……因为师父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手机充值…所以除了手机的主人乐天,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但是,如果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一个说着要消失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我……想知道。

我翻了一下手机的通话记录,所有的记录都只有来电,师父从来没有主动打过一个电话出去,而所有来电都是出自同一个号码,那么这个号码,肯定就是乐天的……我不知道自己看着这个号码到底在想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都没能阻止自己用乐天的手机,拨起了这个号码。

我没有意料到,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的确和我非常接近,他开口说的第一句是:“我是乐天,谢衣…是你吗?”

我回答了他:“我不是…。”然后用和他相似的声音告诉他:“我是乐无异…。”

电话另一端的他没有了声音,他没有挂电话,但是也没有再开口,我和他就这样一直持续着手机的接通,却同时沉默。现在就像我们两个其中一个谁先开口说话谁就会输了一样。大家就这样耗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就是不愿挂断。

我知道他还在,他也知道我没有挂电话,他在等,我也在等,只不过到底在等什么,我和他都不知道。

“…乐无异,我想见你…。”

沉默许久之后,乐天终于先开口说了这句话。

这是个邀请。

我接受了。

约定的地点是一个酒吧,晚上9点…师父没有告诉过我,乐天会抽烟。

也或许,乐天从来没在师父面前抽过。

见到乐天和乐天见到我或许是同一个感受。

我们同时看到了自己。

要说我和他的唯一区别,大概就是头发的长度了吧。

“我认了,果真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他笑的很开朗,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和我见面,他示意着要我坐下,随后就把他面前的酒推到了我手边,指了指我的头发:“你和谢衣一样啰嗦……喝喝看?”

“什么酒?”

他笑了下说:“加了药的,你敢不敢喝。”我说没什么不敢的,当着他的面就喝了几口下去,不过我知道自己的酒量并不怎么样,所以也就不逞强。

酒,有点烈…。

他看着我把酒重新推回给他,低着头看着酒说:“…我想你应该是要问我那些个事,我就直说了吧……手机我会一直保持着开通,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多少保留和谢衣的联系,我知道他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只是在等我自己什么时候脑子不清楚了,好打电话给他。”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这唯一的借口以后只怕也用不上了。”

“乐天,你为什么……。”

“你是乐无异,我不是,我也不能假装我是。谢衣喜欢的是乐无异,我没办法说服我自己就是乐无异,谢衣爱的不会是我,永远不会,谢衣不会爱一个不是乐无异的我,即使我和乐无异拥有一模一样的脸……和你一模一样,即使和你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你是乐无异,你才是乐无异,所以谢衣最终还是找到了你……我知道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我知道。我明明知道。”

“乐天,是你选择离开师父,是你说你不该出现,是你选择消失。”

“我没有选择,做选择的是谢衣……那天我已经做好了和他上床的准备,我告诉他我要感谢他,他可以对我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其实我根本找不到其它什么理由可以和他上床……所以我只能假借这个理由…我还和他说只有这一次机会…我以为能逼到他……那时我告诉我自己,如果他真的做了,真的和我上床的话,那我就决定做他的乐无异,永远跟着他,无论他去哪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他……。”我现在都看不出乐天的表情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别说了……说了也是白说,一开始遇到他就大错特错,他那时候帮我打趴了所有人,还非常的担心我关心我,我还很自作多情的以为他看上我了……谁能想到越相处久了就知道的越多,发现的越多……我甚至越来越痛恨乐无异,然而我却又希望自己是乐无异,可是我的确不是他,我觉得我快要疯了,我以为我只要和谢衣上床了我就能放下一切,然后逼自己成为他的乐无异,但是谢衣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没有选择我,他没有碰我。我什么都做不到,我认了……。”

“不甘心吗……?”我问他,他苦笑着:“……怎么可能甘心?”

“乐天,我曾一度也认为他只是把我错以为是乐无异,我发现因为我长的像乐无异所以他才会喜欢我待在我身边……那时候的我或许和你的感受是一样的。我很痛苦,但是比起我自己的痛苦,比起被当做是替身的痛苦。让我见不到谢衣,不能和他在一起相比较,那些根本不算什么……我情愿做乐无异的替身,我情愿被师父当做是别人,甚至被当做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只要能让我留在师父身边,能见到他,就算只能说上一句话一个字,我也愿意。我不在乎其它,我不在乎。要我死都可以,唯一不能妥协的就是要我离开师父,我做不到。”

“你……?”

“我是乐无异。”乐天摇着头:“……我不明白。”

“乐天,我是乐无异……谢衣找到了他的乐无异,他不会再孤单一人了。”我将乐天送给师父的手机,还给了他,他拿到手机后,留下了眼泪,他一次次的去擦,眼泪一次次的流,没完没了。

“我果然不可能是乐无异,我连假装是乐无异都做不到……我即使想见谢衣都要去找理由……。”所以才会有师父那句:只要是打架都会带着为师:“……乐无异,我很讨厌你,我会说想要见你的唯一原因是:我不相信你就是真正的乐无异……这张脸,真是让人厌恶。”看着满脸泪痕的乐天,犹如看到了我自己……看到了失去师父之后会如何悲哀凄凉的自己:“……乐天,谢谢你。”

“乐无异,你在取笑我吗……?”他还是笑了,笑的有些让人心疼。

“师父一千三百多年的孤单一人,因为遇到你而减少了三年,对我而言这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乐天,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你,你让师父减少了三年的寻觅和等待……就算是一分一秒也好……但是你给了师父三年,乐天,师父喜欢过你,他不会忘记曾有过一个你,曾有过一个乐天。”

 

“……乐无异,你别谢我,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乐天握着手机看着,一边还是不断的擦着眼泪,我从他的手里拿过了手机,拨通了师父的手机号码,确切的说应该是我的手机,然后再递还给乐天,乐天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小心翼翼的听着手机另一端的声响。

我知道师父不会去分辨来电的手机号码是谁的,只要我给师父的手机响起,师父都会认为是我而接听,接通后的第一句话,师父总是那句:在下谢衣……。

乐天之后没有对着电话开过口,他一直在流眼泪,一直一直,他……最终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离开酒吧之前告诉乐天,那个号码就是我师父谢衣的,他可以不用找任何理由打给师父,乐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个号码是你的吧,乐无异。”他笑着问我,我笑着点头说是。

“……我找不到理由打这个属于你的手机号码去找谢衣,我永远找不到…。”

乐天的手机最终还是没有被他带走。他还给了我,并且告诉我,送出去的东西,他不会收回。

我带着手机回到了师父家,放回了师父的书房里,原来的位置。

乐天的手机在之后的日子里…始终没有停过机。


评论(6)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