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三章)

原来一切都是错的…。
哪怕再短暂…也请让我知道你曾爱过我,爱过乐无异。
然而是我错了…。
谢衣…他……没有爱过乐无异,原来…没有…。
没有…。

没有后悔过吗……?
难道不曾恨他…?
恨,这恨……我应该从何时开始算起才好…?
那些过往现在想来…确是有恨,更是执着。至于后悔,从来都来不及后悔,当你清醒过来的时候早已无法回头,只有两条路走,一条是绝路,另一条便是立刻死。
怎么办…能怎么办?抬头走便是。
恨,便用尽一切去恨,恨到入骨入髓,恨到鲜血淋漓,这一世…绝不放过,绝不忘记…。
狠狠的咬住,绝不罢休。




为什么要跪…?
何必问?
问又有什么意义,他从来不给解释,只给决断。
他要我答应他别再一切只为谢衣,他说他不能再忍受我为了他一次一次的承受伤痛。
我便问师父,他曾答应过我的以自己为重可曾做到?
他回做不到。
我告诉他我也做不到。
所以师父就决定跪着,直到我答应他为止。还要我以他的性命发誓。
我说什么都不答应,裹着薄被下去陪他跪。最终我和师父就如此滑稽的面对面在床榻之下跪着,我说师父你若真要是决定不起来了,那我们就这样耗着,跪到明天早上等着夏夷则来抬我们。

“师父,你看我薄被里上身还光着,明天要是被看见了,我就如实把经过说了,师父我不擅长说谎,你说这要怎么办才好?”

师父似乎还想坚持,但是面对我的坚持他始终还是坚持不下去,起身将我抱回了榻上。没等师父放开,我便急忙搂上师父不肯放,师父显出有些犹豫想要退开,我便不让,他无奈只好任由我抱着,随后拿起衣衫为我披上“无异,先穿上。”

“哦…师父不继续…?”我笑嘻嘻的看着师父问,师父愣了愣回了句:“有些不妥…。”
“那师父之前突然上来就妥了…?”
“……确实不该…。”这种带有自责意味的回答是不是更加不妥…师父言下之意…难道是对于轻薄我并非出于他本意的意思…?
“师父!你该不是为了看我身上的伤所以才对我出手的吧!”要是师父此刻点头回答是,我该怎么办……笑话,我能对师父怎么办,我有办过师父一次吗……所以这句话问出去我特别后悔,就希望师父根本没听到才好!

“并非如此…但确实轻薄于你了…。”
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再三犹豫和考虑,之前难道是一时冲动?虽说一时冲动是最常用的开脱理由,但是师父会是一时冲动便会对别人做这种事情的人…?

等等…别人……会有别人吗?
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不对,我本就忘了全部才是。无论师父的相貌还是人品性情都对别人而言尤为难以忽视,我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到师父是怎样的心情,但是如果以书房外那次来说…已经足够让我无法忘怀,当然那时候师父给我的感觉更接近妖邪…但无论如何,那时候开始…内心便无法再保持平静……总之…师父倘若另有她人也理所当然,再说我也只不过是他的徒弟而已,徒弟……。

不对,师父可以对徒弟做这种事……等等…这…这种事怎么了……我在想什么,现在还是在意师徒之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时候吗?师父不该跪徒弟先前还不是跪了,我和师父同为男子还不是在不久之前行了那种情爱之事……!
啊啊啊!也不对!越想越不对!到底怎么了!我是不是想太多了!师父说的不妥不该难道是因为这些?那早知不妥为什么之前还要对我…!

“师…师师师,师父!我…我不介意师父那样对我,师父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我很喜欢师父!对于断袖之事我虽不是很清楚擅长……但是如果是和师父我愿意!对于师父同为男子我一点都不排斥,不,我喜欢男人!师父你尽可以放心!我也不在乎师父你大我多少岁数,我看着师父也差不了我多少年!还有我也不会介意师父穷!反正我很有钱,我有的是钱!师父你不用担心!还有还有,师父你应该也不会娶妻生子了吧!我们之间应该没有阻碍,我也不怕往后被骂做兔子!总之师父一切一切都可以放心!”
我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看着师父脸色一阵白一阵黑的让我不由得感到十分不安,我不清楚师父到底在顾虑什么,但是不管如何顾虑都离不开那些个事……。

“…无异!万万不可随意做出喜欢男人这种荒谬的结论!”师父突然板起脸色严厉的训斥我,但是我似乎并没有什么错处,师父是男人千真万确,我喜欢师父也确实是喜欢了男人…。
“好!师父,或许这种说法不怎么恰当,那这样说,我喜欢师父,而师父正好是男人,当然,师父若是女子,我也自当同样喜欢!所以,无论师父是什么,我还是那句:我乐无异喜欢你,喜欢师父,喜欢谢衣,永不后悔,请师父放心!”
“…你这样我才更不放心!”
“为什么啊,师父!”
喜欢师父不好吗?被我喜欢很让师父困扰吗?难道师父你其实,其实……。

“师父,你不喜欢我吗?你觉得我是不是很烦?烦到让你用刀砍我,甚至咬我?那为什么你之前还对我做这种事?这种男女之间才有的情爱之事难道随随便便就可以和自己徒弟做吗?既然做了你为什么还要犹豫。师父我其实不在乎啊,我喜欢你所以我不在乎,那师父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到底在乎什么?”
“你曾经对我说过,你不在乎……我那时便觉得你过于草率,那时的你或许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对我是何种感情,只因你被我所救,而很多事情就此开始不受控制,我对你的所有逾越皆是如此,为师真的………无异,为一个孑然一身,本该已经死去之人,倾尽所有,不值得。”
不值得……。
那什么才是值得的?
值不值得到底应该由谁来断定?如何算清楚?

不…从来都算不了,也没办法去清算。

“师父…你……是否喜欢过乐无异,那时候的乐无异,那时候的我…?”
“…喜欢。”
“哪种喜欢…?”
“为师不能断言…。”
“师父我那时候是不是很可怜,很凄惨…?”
“……是。”
是……。
是的,是吗……。


“师父…所以你在可怜我……?就像你那天说的,一切都是你的过错,我会走到今日,受的所有伤痛所有苦难,两年的颠沛流离,两年的乞讨过活,一切种种!都是你一手造成…?”
“是……是为师的过错,一切皆是为师一手造成…。”
“所以那天夜里你只想求死,你不能容忍自己的过错,你要还债,用命还命…师父,对你而言,只要能解救我弥补我,你是否愿意做任何事……?”
“为师愿意。”
“愿意…愿意……原来如此…。”
所以你总是在犹豫不决,总是时不时的在退缩,总是让我察觉到你一瞬间的愁眉不展,若有所思……。
你亏欠了我……。
是啊…欠的太多,所以要偿还。
你在意的只是我一身的伤,你只在意你自己的一切过失……即便这并非你所愿,即使这一切并非受你控制…我很清楚,错不在你,那一切并非是你一手造成,然而你却始终不放过你自己,你硬要将一切承担。



师父…。
你是否……太过自恋……。



你从来都没有看过我,看过乐无异吗?你一直在注视的…只是你所谓的一手造成的伤害…。
而这个人,这个被你伤害之人,如果换作别人,他不是乐无异,你也会同样如此,同样对待是吗……?
师父,你知道乐无异喜欢你,想要你,你知道乐无异想要什么,所以你就给予……。
你所做的一切只为补偿…。
补偿乐无异,可怜乐无异……。



你……没有爱过他,你不爱乐无异。

师父,你…没有爱过我。





我…从未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恨得想要杀死自己…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掉我自己…。




你值得吗……?
乐无异,这便是你唯一所求…你值得吗……?

有一个声音,一直一直在问我…。
同样的问题,一直不断的在问我…。
值得吗?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两年间一直能听到。
甚至在梦里…也曾见到她。
如此冰冷…如此凄凉……。
她……流着泪。

我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所以我没有回答。
而她便一直望着我,望着我。

这句值得吗?问了无数次,今日我才知道她的用意。
她为什么那时候要问我这句,我本以为她是在替她自己问我。
如今看来…。
她是在可怜我…。


心…在燃烧…好痛。
好痛好痛。
痛的我整个人不禁倦缩起来,痛的我不禁失笑起来,我是不是疯了…。
我是不是疯了!
“无异!?”
“哈哈哈哈哈!师父我的心好痛啊!”
是,我好痛,师父你该怎么办,你能容忍我这样痛下去吗!一切都是你的过错!乐无异有任何的痛苦,谢衣都是罪魁祸首!他会将一切揽到自己身上,他要赎罪,他要还债,他要承担!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你的错,都是谢衣的错!为什么你只知道把错归咎于自己!为什么!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注意到,你所谓的过错以外的东西!
告诉我。
告诉我!

评论(6)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