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对不起)

为师那日回府,未见你来,本以为你在偃甲房内制作偃甲忘了时辰,但是没想到的是,当为师寻到偃甲房时,见你满身鲜血,手里握有一把短刀……。

无异,你用那把短刀…切开了你自己的胸膛。

你那时虽流着眼泪但是却又笑的疯疯癫癫,嘴里不断的对为师念着:

我错了,师父…我错了,对不起啊,师父…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错…我问师父你是否能原谅。

师父回答我,对于我,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

但是我告诉师父,对于自己前世做的那件事,我绝不原谅我自己,即使前世的我的确有苦衷,即使我一再的道歉。

错就是错,而且这个错是绝对无法弥补的。

前世的乐无异用如此可怕的方式伤...

恨 番外篇 (内丹)

我在梦中确确实实听到自己对师父说着:师父,恨我吧,我好恨我自己,真的好恨。

留下师父一个人…我真的,该死……。


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回想多了,总觉得这些话里,似乎还藏着些什么。

我为什么要对师父说出那些话。

我为什么会那么恨我自己,还要求师父同样来恨自己?

为了我马上就要离开师父?

为了食言于师父,说过的那句不会再离开?

人有生死谁都无法改变,我很明白我早晚会有老去死去的一天,师父应该比我更清楚生死之事…所以我所谓的不会再离开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在师父的书房里,一次次去翻阅前世自己留下的那些文字,就是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之前要看的全看了,现在不用看的也看了...

恨 番外篇 (久)

自从和师父一起生活后,有关前世的那些星星落落,我很少再会梦到了……。

有时候我会特意去想这些事情,脑子里不断的转,不断的问,为的是能让自己梦到些什么,可惜,就是梦不到。

久而久之我不再去勉强自己,只因为有的时候想的太出神,反而导致睡后怪梦连连,一旦做到这些怪梦,我就会很不安分,最后可想而知殃及到了师父。

之前接到了大编剧的电话,说她那部剧还想补一些内容,说是要我和师父再帮忙拍几段。我回想了下这部剧前前后后总共拍了3天,该有的内容都拍到了,连临时加的一小段:我死前和师父在一起的回忆剧情,虽然就那么几十秒,不过我总算是出现在了镜头里……不,确切的来说是我的衣服…所以大编剧说为了我这套三十亿的...

恨 番外篇 (野外煮饭技能点加1)

和一个没有脾气也从来不会生气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到底有多幸福,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真是幸福的快忍受不下去了。

有段时间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师父会一点脾气都没有,我更想不通师父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我的气。就拿前世夏夷则的那件事来说吧…我都那么正大光明了,师父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过我!加上前世乐无异也从来没在文字里有提起过师父为这件事生过气……所以师父真是滴水不漏,一点有介意吃味的足丝马迹都寻不到…他对我到底怎么想的…他表现出来给我看一下哪怕是假装的也好啊……不对,假装就太可恶了……会不会其实师父曾经生过气,但是乐无异没有留下,或者乐无异根本不知道,他没发现?

算了吧……乐无异都发现不了我...

恨 (总结)

有关【恨】这篇文的剧情喜剧性总结。

------------

师父!

离开……。

我不。

快走。

我就不。

求求你走行不行。

我死也不。

哎,被活埋了。那就先留一段时间吧。

师父我爱你。

你不能爱师父。

我就是爱你师父。

你真的不能爱我。

我就是要爱你师父。

还是把你送回去吧……。

我不回去。

给我回去。

我就是不回去。

我送你回去!

回去就回去。

哎,算了,还是再留一段时间在身边吧。

好啊!

失策,又受伤了,还是送回去吧。

我都快死了你还要送我回去。

没办法了,伤的太重了,送不回去了。

终于可以不回去了。

徒儿死了。

我是谁。

徒儿死...

【恨】遗留问题(6)【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越来越深地被卷入到他所带来的深切情感之中,且在这深情中越来越感受到自身的担忧和矛盾,对于他的感情不仅没有回应,甚至一再逃避离开……终有一日他以死亡作结局来惩罚自己……谢衣自知死亡无法预测,也不可逃脱,但这死亡,却是他自己一手造成。


唯有死,才能消解此生最为愧悔悲绝的伤痛。

 然而,他曾答应过他,绝不死。


一切都已全数烧毁殆尽,连同他的无异……。


跪于废墟前几日,谢衣即便进水也会全数呕吐出来,且混着血。

绍老板眼见惨状只得每日让一两守着谢衣,送食送水……。

谢衣一开始实在进不了食,一两就喂水,进水反吐,绍老板便换药汤,自己亲自送,逼着...

恨 番外篇 (传言)

乐天挂了电话之后,我立刻给大编剧去了电话,想要从她那里挖出点夏夷则的信息。大编剧说给她一个晚上,因为有关夏夷则的事情她也知道的非常少,大编剧几乎也只知道夏夷则的手机号码其它一概不知。然后我又给古董打了电话,问古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夏夷则的行踪,古董说目前为止的情况不明确,夏夷则到底是出门了还是去干什么了根本说不准,现在他也不能算失踪,因为才两天而已,古董说我们对他的事情根本不了解,之前也从来没问过……我说这不就是因为他是夏夷则所以就不去了解了吗…因为已经很了解了。古董听完立刻提醒我:“喜悦,你真的了解?那你知道前世夏夷则失踪的真正原因吗……?”

我听到这句后立刻傻了,对,失踪,夏夷则...

恨 番外篇 【我爱你】

没完没了的番外篇……。

够了= =


自从和师父在一起后,我就经常往博物馆跑…无论是因为师父的工作还是因为师父的兴趣,反正他要去哪我就跟哪,无论什么地方…就因为这个,老爸总是找不到我,他那边成天要我去他公司帮忙我当然不能让他随随便便就逮到我,我对他的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我都和他说过好多次了,但是老爸就是不肯放弃,所以我也就从来没停止过反抗。


一直跟着师父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层,里面的展品都是一些古人留下的书法……我看了一圈然后和乐无异留下的文字做了个比较,发现乐无异的字写的比较随意,不那么规矩…但是当我看见有一个纸本上面都是无法辨别的草书之后,我总算庆幸自己前世写的还算规矩不至于...

恨 番外篇【食言 另一个乐无异】

-------------


现在病房里就只有师父和我,我在等师父开口,等了段时间没声音,我嫌太安静,打开了电视,想让气氛缓和些……其实现在也没有怎么紧张……我以为师父介意,我以为师父会在意夏夷则,但是也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因为很多事情师父早就知道,而且还让夏夷则来找我,甚至还想让夏夷则想起我的事情……所以,我搞不懂,我很想知道师父到底怎么想的,他真的完全不在意?如果我前世真的脚踏两条船,而师父也知道,师父还不介意,那这种事情叫我怎么面对,叫我怎么接受……。


我看着师父,而他在看他手里的那件东西,我仔细去看,发现师父手里的那些布料很眼熟,再想想终于知道是什么了……这不就是乐无异前世留...

【恨】遗留问题(5)【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小菜和乐无异来到长安的第二天,谢衣也因接到请求赶到了长安。

到达长安之后的谢衣并没有直接去夏夷则的王府,而是去了定国公府。谢衣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当年第一次遇见无异的那处地方等了许久许久,他知道自己无论再等多久,他的无异也不可能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后,对着自己说:“那只小鸟,好漂亮。”

不可能再听到, 也不可能再见到了……失去就真的永远失去了……。

谢衣离开定国公府后,在长安街上寻找落脚处时见到迎面走来一对乞丐,女乞丐扶着另一个乞丐正在赶路,他全身穿的比较多,头上也盖着布料,看不清面貌,当他走到谢衣身旁时,突然一个踉跄,险些就要摔倒,谢衣情急之下伸手扶了他一把,谢衣这一扶发现这乞丐...

恨 番外篇【送】

里面有夏乐!里面有夏乐!里面有夏乐!

重要的事情警告三遍!


从医院大门口出去,面对的就是一条马路,左边还是右边,我没办法选择,用走的去找师父不现实,开车去找师父也没方向,用猜的…师父会去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我想如果师父直接回家了,那我回去马上就可以逮到他,但是师父要是没回,我光赶到别墅就要花掉3小时左右的路程时间,这我可浪费不起,所以我现在只能站在路边一个水果摊旁边,想着各种方法各种可能性。
然后…电话响了,我以为会是师父,但是电话上显示的并不是我的手机号码,我一阵失落加一阵恍惚的接起了电话:“…夷则,我师父跑了……。”
“无异,你在哪里!”问我在哪……我扫了一圈身旁水果摊上的水果,随...

恨 番外篇【表白】

原来应该这样……tag不能随便打,喜欢夏乐的小伙伴不要恨我。

番外内容涉及不少夏乐内容……请谨慎。


-----------------


诊断结果:胃溃疡。
主要原因医生说的比较专业和复杂,我没怎么听进去。后来古董给了我一个总结:主要是因为我饮食方面不规律,还有就是情绪太过不良引起的。
我说我情绪不良还不是因为你害的,古董一边说是一边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找夏夷则会把我自己给找进医院,连带我师父都在……。
“事情太过曲折,我已经无法解释清楚了,就算能解释清楚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古董,我现在很混乱。“我盖上被子打算躺平,古董立刻拦住了我:“你别逃避现实啊,夏夷则和你师父还在外面,到底怎...

恨 番外篇【误会】

我缓不过来……所以一晚上都没睡。我一晚上没睡,所以古董也没办法睡…他在我的逼迫下,最终读了一晚上乐无异留下的文字给我听……。

听完已经早上6点,我实在挨不住了和古董说要小睡一会,之后还要去找夏夷则,古董说我可以放心的小睡,他到时候会负责叫醒我,叫我放心……但是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这叫哪门子的放心!

我醒来的时候古董还在呼呼大睡,我想着还是别吵他了,直接出了门,头发都没去打理。

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必须尽快联系夏夷则,今天必定要把事情给办了,虽然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好在我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给夏夷则打电话。

“……夏夷则,夷则,我是乐无异,就是...

恨 番外篇【选择】

“喜悦,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我想分析下你师父和夏夷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们为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开头会不会起的有点严肃和官方了,我有点吃惊:“结合乐无异留下的那些文字来看……我想说,好在这些全都是我翻译的,好在我记忆力超强,好在我理解能力……。”

“打住,别变相夸你自己,能不能直接切入主题说重点。”现在已经是半夜11点半了,我总觉得古董这一分析要给我分析个通宵:“我明天一早就要去找夏夷则解决大编剧给我的任务,然后马上赶回师父家,我不能太晚回去,我怕师父担心。”古董叹了口气说:“你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去找夏夷则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找夏夷则并不是解决大编剧的任务...

恨 番外篇【断】

我不知道之前师父说的刺激一下夏夷则是不是指这个,我只知道师父切断了我头上的抹额倒是先刺激到我了。

这个东西对我和师父而言意义非同一般,师父怎么可以不通知我一声说切断就切断了!?不对!就算通知我我也不会答应!

“师父!你干什么!”师父背对着我没有理睬我,紧紧的盯着夏夷则,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能得到什么结果,师父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说这种话去刺激夏夷则,并且……师父为什么认为这么做能让夏夷则想起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夏夷则的回答和我想的一样,我也不明白师父到底在说什么。

“三皇子,你应该明白谢某在说什么。”

三皇子……?

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这到底是哪一段历史...

恨 番外篇【刺激】

在夏夷则身上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他和师父有发生过什么的头绪……。

夏夷则能想起来的东西我根本理解不能:“……师父,夏夷则之前说的那些…算不算是和前世有关的梦?”师父略微点了点头,没有回我话。师父不回我,我又想知道,所以就只好继续问:“师父,你为什么问他有关我头上这根抹额的事情?”

不回我……。

“师父你知道什么……?”

还是不理我…可恶,肯定有事瞒着我……。

到底什么事情要瞒着我一千多年啊!


“师父!”我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并且用很强硬的态度要求师父回答我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强硬态度用到师父身上,只是跪在他面前而已。我也想不出能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师父的不回答,要是能对付,...

恨 番外篇【抹额】

短剧拍摄当天,我才了解到我这个徒儿的角色真的是比跑龙套的还要跑龙套。

按照大编剧的解释:我这个徒儿的角色基本出现在夏夷则和师父的台词里面……也就是:其实我这个角色早就死了,还是被夏夷则这个皇帝角色给害死的,所以师父才会去杀他。总结来说:反正我什么都没干就已经死了很久了,我真的觉得我好无辜。

“师父!下一次大编剧要是再用我来坑你拍戏,你下次绝对不要答应她!”我盯着师父很严肃的告诉师父,不要每次都答应大编剧的要求,师父整着衣服看着我点头,这头点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答应我的意思。

师父和我坐在外景地一处石椅上,脚下是青灰色石砖,四周全是古代样式的建筑,距离不远的地方停着几辆车,车附近有不少人在忙...

恨 番外篇【初七】

我知道,每次只要大编剧一大清早打我电话,就准没好事。

但是我还是每次都随叫随到外加不迟到,有时候我还是挺恨我自己这种讨厌迟到讨厌别人等我的坏习惯。

到了大编剧约定的面店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大编剧总喜欢约在这种店见面,每次见面我都必须观摩她点的所有菜色,外加各种面的种类。

不过这一次终于有不一样的地方了,那就是坐大编剧对面的李君严……不,应该是夏夷则。大编剧和古董永远都是固定的模式,固定的位置,我到了就直接坐夏夷则旁边,没等大编剧和古董和我解释状况,我先给夏夷则来了一个久违的感人肺腑的紧紧的大力的拥抱。

“夷则!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你还好好的活着啊!”夏夷则被我抱的异常震惊加莫名其妙,他...

恨 番外篇 【乐无异 乐天 魏熙悦 】

一千多年,沉睡、苏醒、寻找、等待只为一个人。

而这个人,即便真的找到了,他也不会再记得你,更或许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什么叫物是人非。

什么叫面目全非。

人世间对谢衣来说早已是面目全非。

而那唯一能支撑谢衣继续走下去的,只是乐无异这一个再世的可能罢了。

谢衣遇到乐天时,他告诉自己……谢衣终于找到了他的乐无异。

而这个乐无异已成为了另外一个人,拥有另外一个名字。

那一次相遇,乐天留给了谢衣一部手机。

乐天告诉谢衣,我想找你的话就用这个。

谢衣看着手机,想到了曾经的偃甲鸟。

而他现在手里的东西,虽然能听到无异的声音,却无法真正到达无异的身边。

就像谢衣自己,他找到了无异,而...

恨 番外篇 【另一个乐无异】后 完

当我听完乐天的故事后,我问师父:那时候乐天是怎么找你的,师父你是怎么做到随叫随到的?师父回答我说:乐天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在知道师父不用手机后…他立刻将自己的手机扔给了师父。

我说师父怎么见到你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机送给你,师父你还收过其他多少人的手机,你坦白告诉我。师父说这是他的错,无异你责怪为师也是应该,我说师父你真认为这是你自己的错?师父说是,我就说那师父你知道错为什么还不去买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手机,到现在还是用我的。师父说他即便真的自己去买了,他还是会用我给他的那个,我也只好不再追问下去了…有关手机的事情无论和师父争论多少次都只有一个结果……我充电,我充值,我打电话……我不甘心。...

恨 番外篇 【煮饭】

“你真的要我读给你听?”我点了很久的头表示要古董把乐无异留下的我没办法看的文字读给我听…在他的工作室里:“我没办法看,我只要看上一个字就开始头疼眼睛疼,我还不想死,你就读给我听吧……。”

古董有些尴尬的看着我:“……我还是第一次读这种给别人听,万一读的太生硬要怎么办?”我说我管你生硬不生硬,我只是要听内容而已,你怎么读都没关系,只要是中文就可以!古董看了看电脑打开的那篇文档,再看了看我,咳了一声喝了口茶开读:“……我和师父昨晚煮饭煮的有些久……。”

“慢着!!!!!!”古董被我这一声震的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而我已经整个人挡住了他的电脑屏幕。

天啊!我听到了什么!

煮饭!居然是煮饭!在我没...

恨 番外篇 【另一个乐无异】前

师父告诉我,这一世其实并不是我的第二世,而师父也不能确定这一世的我到底是第几次…师父唯一能确定的是:500多年前的一世,他没有找到我。

师父说,在我过世后,他便一度让自己沉睡,只不过…一旦我转世到这个世上,师父便会苏醒过来……所以,在500多年之前师父醒过一次。他花了30年在世间寻找我,始终没有找到……。

之后的好几百年,师父断断续续的沉睡苏醒,苏醒再沉睡,还是没有遇到过他的乐无异。

直到3年前的一次,他遇到了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师父一度错以为他就是乐无异。

师父说,那个人和我完全一模一样…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性格,声音…接近的几乎完美无缺了。

听得我很紧张:“师父你真把他...

【恨】遗留问题(4)【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8.  乐无异笑着对谢衣说:“……师父…吻我吧………求求你……。”

谢衣的回答是:“……对不起…无异,我不能这么做……。“

之间间隔有多久,拒绝的有多底气不足只有谢衣自己心里清楚。


乐无异求的是什么,求的是谢衣这段时日天天都会对他做的事情。只不过那不叫吻,谢衣自认为这不应该称作为亲吻,那只能算作是一种照顾,一种试探和确认……也可以认为是一种必要的过程,其目的是为了让乐无异恢复,为了补偿乐无异,为了求得乐无异的原谅……但是这徒儿,从未怪过自己,怪过谢衣。

最终……这补偿,到底还是没有补偿到乐无异什么,反而让乐无异刚逃出了一个被活埋的意外后又陷入了一个更...

【恨】遗留问题(3)【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7. 乐无异被活埋救出后,让谢衣最着急的是如何让他进食喝药。那时在一旁的姣鳞很直接了当的提了句:“用嘴喂他吧。”没有犹豫,谢衣喝了口药,就往乐无异嘴里送。汤药好喂,如何都能流一部分进乐无异的口内。轮到饭食的时候,谢衣一开始实在有些拿捏不准,之后他多次尝试,每喂一口,舌头必定深入。久而久之…乐无异慢慢开始有了意识,意识有了就有了反应,反应又变成了回应……每一次喂饭几乎变成了每一次的深吻。等谢衣意识到有些不太妥的时候,他和乐无异已经养成了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了了…。

【恨】遗留问题(2)【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4. 谢衣煎药的时候才想起乐无异的馋鸡,正打算回头出去找的时候,发现馋鸡已经寻到自己住处…馋鸡见着谢衣就要吃的,谢衣一想它那胃口……最终决定把它送去绍老板那。

5. 谢衣怕乐无异不小心伤到自己,剥去了他手指上的红色指甲…随后索性又摘掉了他那对妖怪的耳朵,抹去了他手臂上的花纹。这当中乐无异念了几声师父…后面紧跟着便是可恶加我好恨你……。

6. 乐无异在挣扎着醒过来的同时嘴里念的东西越来越轻,谢衣凑近了想听听清楚这徒儿到底积了多少对自己的抱怨,他突然就起身醒了,还差点贴上自己的脸。谢衣第一次在乐无异琥珀色的瞳孔里看见了他自己…。

【恨】遗留问题(1) 【无异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第三人称写文好不习惯…。

1. 谢衣看到乐无异比看到竹笋包子号要来的吃惊,不过最吃惊的是乐无异那时的模样。谢衣心想着自神女墓死别之后,这徒儿究竟遇到了何事竟把自己弄的像个妖怪……。

2. 馋鸡认得谢衣,蹦下船后直接掉进水里化作了鲲鹏,当场吓晕了一旁的姣鳞。当时的状况有些混乱,谢衣回过神来时已经将姣鳞抱起,再去看乐无异的时候,他已经抢过一两抱着的酒在灌了……谢衣情急无法,将手里抱着的人转给了就近之人,迅速奔上船。

3. 谢衣回到自己的住处,将乐无异放下自己床时,乐无异死拽着他不肯放,嘴里还不停的念着猪腿。纠缠了许久,乐无异还是没放开谢衣,谢衣只好睡他一旁陪了大半夜,其中乐无异一会儿叫饿一会...

恨 (五十六章) 完结

师父好久都没有说话,等的我都快睡着了。



我说师父让你回答这个问题很困难吗…需要考虑那么久?

师父点头笑了笑说确实需要酝酿一下才能说清楚……所以要我继续等…我等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说师父你再酝酿下去我可就睡过去了,我听不到了可要怎么办?师父就说不能如何,无异睡过去了那为师便可不说,我说师父你这是耍赖加逃避问题,师父不以为然,师父果然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不管如何,我今晚拼死不睡了也要听到你回答我的那个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爱上乐无异的。

你是如何意识到自己对乐无异的感情的。


师父你必须回答我!

“……无异,是否能告知为师,你对为师产生此种感情是在何时?”好不容易终于等...

最终章了…………………………。

恨 (五十五章)

这是师父第一次睡我的房间,睡我的床,我……好紧张。

我紧张是因为我担心老爸会突然冲进房间。之前师父表示要睡我房间的时候,我老爸就已经不满了,说什么都不答应。好在老妈同意了,说什么一切以我身体为重,怕让我师父住客房,我会半夜里不安分,所以最后师父如我所愿的睡我房间。当然在师父进我房间之前,老妈有些尴尬的叮嘱我不可以和师父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起码现在在自己家里不可以…我说我知道了,我不会那么不知道分寸的,我还很得意的告诉老妈我和师父什么事情都干过了,不差这一晚…换来了老妈今天为止第二个巴掌,打的我只好捂着脸不敢再说话……直到师父进来为止。

我问师父上一世我的母亲是不是也喜欢打我,师父说并没有见过清姣有打...

恨 (五十四章)

已经是下午三点,我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而师父早就起床了,说什么要弄点吃的给我…师父看我这一滩泥似的模样说我今天怕是起不来了。我也觉得自己身体快散架了,的确很难爬起床的样子,但是想到师父要弄吃的给我,而且已经去了快一个多小时了,我实在觉得很不妙很危险…很担心……所以我决定如何都要拼一下爬起床,然后…跑。

我留了张纸条给师父,说是要回家拿些东西,我一边用毛笔写着歪歪扭扭的字一边想着为什么到了现代还要用毛笔留纸条……为什么师父用着我的手机从来都不打电话给我,为什么他连笔都还是用的毛笔!我不会写毛笔字啊!为了写这些字,我用尽全力快速磨墨……知不知道我现在一用力全身就酸疼啊……越想越苦恼…想着回家后去采购...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