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七章

四面围着浓雾,七尺之外的所有事物都被蒙上了,隐隐约约只能猜个大概。看不清,耳朵便比平日里作用更大了些,这会儿想要走路找人,只得靠着耳朵,靠着摸了。

我一路走的慢也走的小心,走的虚……直到了天鼎岩绝壁殿近顶头香处,扶着墙面石壁朝下望去,一片烟雾茫茫,犹如身处仙境,只不过天鼎岩的仙境和险境并同,一步差错,万劫不复。只为了皇子进香,听说已经好几日不让百姓靠近了,说来如此也好,以免天门山的弟子们整日担心着会有人在进香时发生意外。

“我早已说过不用跟着,退下去吧。”这声音听着没错,我提了一口气,顺着声音的方向多走了几步:“嘿!夏夷则,好久不见。”这种时候我即使挥手打招呼他也肯定是见不着的,但是我还是朝着前方,那声音的来源之处挥了一挥,像是如此就能将浓雾都挥去一般。

好久不见的问候之后是好久不回的待遇,望着前方的白雾蒙蒙,迷迷茫茫之间听到了对方的脚步声:“三年不见了,乐兄。”见他就这样突然从烟雾之中撞了过来,伸出手来拉了我:“走那边吧。”

“进完香了……?”离开进香的地方,夏夷则选了一处相对较安全的地止了步:“你的腿怎么了,单听脚步声实在猜不到会是你。”

“怎么,你听得出我的脚步声?”他摇头:“只听得出这脚步声有缺陷罢了。”有关这腿如何受伤的前因后果讲起来似乎有些复杂,我就敷衍的回说没什么,小意外而已,如此回答,他自然不让我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府。”我忍不住抓了抓头:“现在这模样我不敢回去见老爹和娘亲!不过我时常寄家书回去……。”

“听闻你认了师父学习偃术且一直跟着他到处游历,并不知你在天门山……说到这,我来已住了多日,多少知道了一些你的事情。”

这一说让我有些紧张,我也才刚回天门山没几天,算算和夏夷则前后的日子或许差不多,他会听到些什么,他会从什么地方听到……可想而知。

“乐兄,你这该是几进几出了。”这话问的故意问的别有用心,那么久未见,夏夷则倒是越来越会关心人了,见他比三年前看着消瘦不少,其中缘由,不问也知道……也不该问,不想问,只因为知道,只因为从一开始就无法改变……只因为那个人,应该已经不在了。

“三进三出……第三次出天门山是早晚的事!”我认真的向自己和夏夷则保证,他看着我继续问道:“你出生乞丐一说是为何……。”

听来…果然天门山的弟子们兜去转来只会嚼这些话。

“……夷则,你也知道我没什么出息,老爹整日里不是要我练剑,就是要我学商,我不敢待家里,就经常爬出家府到处混,我发现若要打听什么人,知道什么事,混乞丐窝里最好,所以我就常住了……我还专门让人给我准备了一套乞丐的穿着用具,做乞丐做了不少日子……也就在某一日,我记着那天还下着大雨,我正听着一个乞丐和我说他刚听来的趣事,师父就出现了,然后我就跟他走了……所以天门山的人都以为我是乞丐出生……。”

“谢前辈的事迹我早有耳闻,想来若是他要认你,你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你何必故意隐瞒。”我问夏夷则,这样算是故意吗,他点头认真的说是的……这一肯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只要师父没有发现,那我这个就不是故意。”

“乐兄你这理论到底从何得来……。”

“夷则,假如有一天,事情瞒不住了……我其实不是乞丐,我的父亲是定国公……这件事情一旦被师父知道了,那么…有些事……就会被师父发现…会被知晓,会被看穿……。”夏夷则虽不解于我口中的那些事,却也不再追问下去,只来提醒我:“……定国公很想念你,你母亲也很记挂担心你。”

“你见过老爹了?娘亲在信里说来说去都是好话。”

“你要是真挂心就亲自回去瞧瞧……。”这一来不免让我转心思到了腿上:“我如今这一瘸一拐的回去让他们见了该多伤心!”这一下……话被转回了开头,夏夷则顺势便来问我:“如何伤到的。”

“那,那什么……被同门师兄一剑穿骨……那天我刚被踢出天门山。”我直直的叹了口气继续道:“就因为这一剑,师父找到我后立即将我背回天门山救治,就因为这个,我刚出了天门山就又折回去了……在天门山养伤养了有三个月之久。之后我毅然决然的一边喊着我绝不会再回天门山一边跨出了大门,师父实在拦不住,就在山下的天地镇给我安排了一处沿水的房屋安顿了我……之后他便一直下山来看我。”说到这里,夏夷则低头像是在想着些什么,我等了一会他终于说他才想起之前听到的一些事:“……伤你的人,想必就是那位被你这乞丐抢去做谢衣徒弟资格的师兄了。”

“嘿嘿嘿~这你都从别人那里听到了……那位师兄早我三年入的门,好不容易成了谢衣徒弟的第一人选,却偏偏被我这个从天而降的乞丐给硬生生挤掉了位置。师父当时什么都没和我说,进了天门山我就是他的徒弟……想来那师兄会如此恨我也是该我的……再加上,我被逐出天门山的时候在所有人面前说过,即使我出了门,我乐无异还是谢衣的徒弟,永不更改,永不遗忘,永不后悔,叫师父不可弃我……所以,哎,师父答应了我不算还起了誓,说他永不会再收徒…可想而知那师兄会有多气愤了,好在他剑术练的不怎么好,否则那一剑刺穿的可就是我的心脏了,还好还好。”夏夷则见我如此毫不在乎,故作严肃的问道:“你被逐出天门山的那些罪责,到底从何而来?”

“你相不相信?”我稍有兴趣的问夏夷则,夏夷则不做任何回答,只说了:“看来你还是同样毫不在意。”我自然说是:“这是我认的罪,那什么来着……什么我喜好龙阳,勾引师父,什么欺师灭祖,无耻下流,我都担下了。我要是不担下这些,那罪责就变成了师父的,就成了:养徒为供其淫乐并以增进修为。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位德高望重的人积攒了这么一盆脏水,往我和师父身上泼。说的明白些,我师父根本没一天正经修行过,整日里不是研究制作偃甲就是折腾厨艺,他最多也就是困了倒地就睡,很多时候都睡在我屋里我的床上罢了……。”

“你会成为谢前辈的徒弟,怕是天意如此……。”我问夏夷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夏夷则闭口再不谈,四周看了看,才发觉雾已经开始散了,我忙打算走:“夷则,我要走了,之前我也是趁着大雾没人瞧见才敢来这里找你,现在雾薄了,看样子差不多就快散了,我得赶紧回去了。”刚朝后退了一步正打算要走,被夏夷则在身后叫住:“你腿有不便,我送你下去。”

“不不不,我能上来就能自己走下去,我这腿没你想的那么没用,再说了,我怎么能和三皇子一同走路!”我见夏夷则继续跟着我走,赶着快散的雾一同走回了那进香祈福的地方,谁料前方突刮起一阵大风,顿时雾散人晰,只见师父乘着它那巨型偃甲就停在我和夏夷则的面前……我一阵惊吓,忙抓住夏夷则不敢再动,心里只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师父什么时候来的,还是,师父其实一直都在……。

“谢某送三皇子下去,三皇子请……。”虽是和我身旁的夏夷则说话,但是师父明明白白盯着的人却是我,我不敢再抬头看,只好推了把夏夷则让他和师父快走,等夏夷则上了偃甲,师父便来与我说话:“你也上来。”听不出这语气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虚怕,只好一步一步移着走。

“怎么,这会儿不会走路了?”说着师父便伸手来接我,上了师父的偃甲,和夏夷则一同站着,我再一次小心的轻推了一下夏夷则。

“这几日劳烦谢前辈费心了,今日雾浓,在下始终未有觉察到谢前辈,有失礼之处请见谅。”

“三皇子不必客气,谢某知晓三皇子进香祈福不喜人打扰,自当谨慎。”夏夷则故意为之的探话很清楚的让师父告诉了我:师父根本一开始就在……。

就因为这个一直在,我在心里问了自己不知多少个怎么办,最后总算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拿三皇子当暂时的挡箭牌。

 

 

“乐兄,你打算今晚就住我这……?”夏夷则和我面对面坐着,他与我之间只隔着一桌饭菜:“我欠考虑……。”按着额头,回想到之前端膳食的师兄弟,看见我在夏夷则房里时的那眼神和表情,我就应该料到,我往后在天门山的传闻又会被添上一大笔。

 “我今日要是回去了,师父一定会找我彻夜长谈……这样一来,师父今晚必定又得在我屋里过夜,保不住他到时候一晚上抱着我睡……。”夏夷则一边听着一边给我倒了杯茶水:“这地方不得喝酒,若是有,今夜里我与乐兄也是彻夜长谈。”我说夏夷则要不我们下几盘棋,他思索着说我这种时候不会有想要下棋的心思,我只好承认:“让我想想,明天见到师父了该怎么和他解释……。”

“实话实说。”夏夷则给我的提议很实用:“要是做得到那我还躲你房里做什么。”

“我真以为谢前辈不敢来我这找你……?”夏夷则这一问提醒了我:“看来师父是故意给我时间找解释的理由……。”

“乐兄你到底做了什么……。”说不出口我只好说我没做什么,自然这种说法是没人会相信的:“那什么……以前我只要犯错,无论大错小错……回回我都会跪着假哭真喊说我无家可归,从小就生在乞丐窝,不懂规矩……师父要是赶我走,我就死在天门山外头……要不就是,师父要是再不理我,我就回乞丐窝饿死自己…还有就是,我从小没娘疼没爹爱,师父要是再不疼我,我死给师父看……然后每回说完我都要写封道歉家书回去给我娘亲……。”

夏夷则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叫我打住:“你这分明是耍赖打混胡搅蛮缠。”我立马点头接着他的话说:“这对师父特别管用!”再一想:“也就只到今天为止了……。”

“的确到此为止了,乐兄。”


评论(5)
热度(1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