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一章

烂席,破被,湿淋淋的一日,身旁的人手里抓着刚捡的馒头,嘴里继续说着听来的事,别人的难事。

抓着痒了好多天的头,等着早就该来却还没来的人,听着别人的事,稍有兴趣的看着跟前刚施舍过来的吃食,正想着要去捡,却意外的被抢了先,顺着那手沿上看去,是个干净穿戴模样不凡的人,朝我蹲着问:”可是要吃?“

我缩回了手,摇了摇头:“不吃,只是想……。”

“可是想吃些好的?“他问着,身旁嚼着馒头的人抢着先朝他用力的点头。

吃些好的……我并非要吃,但是见着他问,我便回说:"怎么个好吃?“

他笑了笑说:“好吃,好住的地,你跟我去不去。”

我没多想,爬了起来,把那张烂席给了脚边那人,他好歹问我讨了好几回:“这张席子以后就是你的了,我跟他走了。”




是,我跟他走了……。




出了那门,以后便不能再进来。

错,是大错,罪,也是大罪。

我说:师父,你被害了。

师父动着唇,只让我读懂了那话:“……你,被为师害了。”


我说我走了……当年我是被你捡进门的,今日你就把我给踢出门去吧。只不过,出了这门,我乐无异还是你谢衣的徒弟,永不更改,永不遗忘,永不后悔,你不可弃我。




就为这一句在众人面前说的私话,出了门……我便被人,推打踩踢着滚下了山坡。

那些师兄师弟不放弃的围着追堵,直直的站着,骂着,拉扯着,劝着。

我总听师父的话,同门不可相残,说不动手就绝不动手。

我不动手,那人,便更耐不住。

以往的嫉妒怨怼,愤恨不削再也没有压制的理。

有乘势发难的,有劝阻的,虽有人来护我,但那微薄之力终是抵不住一个发了狠的却又学艺不精的人的失手错伤。

我一再信着,信着别人,忘忽了自己。

被同门一剑刺穿右腿腿骨,看着伤了人却比我还要害怕恐惧的那人。我嘲笑着自己,坚守着师父的那些话,只还了他:“回去把你的剑练好了再来!”


伤的彻底,哭的厉害…然而那个哭的人,却不是我……。


下山的路崎岖漫长,这一路我想我必定只能爬着离去,一路的血,一身的泥。


没有痛觉,没有知觉,我知道,那一幕一幕的过去,真的就已经是过去了。





从床榻上醒来,双腿着地时,我感到了一丝久违的痛觉。每次梦到这些,醒来之后的伤处,总会隐隐作痛……是我忘不去,也是师父过不去的……。

今日因为这梦,我真是比平日起晚了许多……捏了捏腿,我赶紧起床穿衣梳头。带着小布袋子,出了屋门,准备去附近的山林里挖些地瓜,回来好烤一些吃了。虽然如今走路不比以前了,但是单独走些不复杂的山路还是可以的,主要就是慢些。在别人看来我着实有些明显的跛脚,然在我自己看来,也就是走的比常人慢一些,费力些而已……。


如今,我已再无法一个人…独自走上那山顶,走进那门内了……。


回不去……。


也不想再回去。





-----------

新坑已开,没得后悔,还是第一人称。

将就着看吧……。

有什么想问的来问吧,我反正不剧透= =

我等着有人单独qq来问我哈哈哈!



评论(2)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