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三十五章 完结 --- 等番外(大概会有)

一年零三十三天,师父终于舍得出现了。

是的,就在一年零三十三天之后……也就是昨天,在故宫里,我见到了属于这一世的,这个世界的,属于我的……师父。

这一切简直像是做梦,但是又真的特别靠谱。



凌晨一点半,我安安分分的躺在师父的身上,假装睡觉……没错,假装!

假装的原因是我根本睡不着,而且也不可能睡着,并且,我很肯定的是,师父也应该睡不着,他就在我身下躺着,我几乎压着他大半个身体,就以这种胆大包天,不容修改的睡姿,强行假装睡着,强行不让师父睡得着。

师父从一开始,就没有一点想要阻止我,或者想要修改我睡姿的意思,一直保持着不作为,不吭声,不打扰……时间拖的长了,反而让我憋的难受。

卧室里的电视始终开着,光线有时亮有时暗,睡不着也不想动的我只能闭着眼睛听着电视的声音,继续压着师父,等着他下一步举动。

他什么都不做,我就什么都不做。

我看师父能忍到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保持这种上下姿势定格了快半个小时了,师父到底还想忍多久,我还能憋多久……。


“……你倒是也不客气。”终于等到了师父开口,等的我好累!

“为什么要客气……。”回话接的迅速接的理直气壮,我仍旧保持久姿,继续压着师父不放,凑近师父耳边说道:“是你叫我和你一起睡的。”师父轻声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你这么一来,我倒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我不太明白的开口问:“师父,你要怎么办我?”

“……你这是在暗示我的意思?”我认真的想了想师父的这句问话,然后再想了想师父之前的话,转了一圈回来:“没有。”

“……那是我会错意了?”

再仔细一想:“…有…也没有,也不对,不是!不是!”

“到底有还是没有?”

我压着师父点着头,双手抱的紧了些:“有!就算有吧!”

“你要压到什么时候?可睡得着?”我摇头说睡不着,但是我就是要压着:“睡不着才好,醒着才好。”

“那你和我换个位置,无异。”说着师父真想要和我换上下位,我急着喊:“师父你真要办我!”说完,也就是起身翻身摸腰的功夫,我已经被师父固定在他身下……在感到有些小激动的同时,多上了一层疑惑:“师父,我真的是在下面?”赶紧闭上眼睛,连看都不敢看身上的人,只能用耳朵去听他的声音:“……是在下面。”温柔,醉人……。

“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我都是在师父下面?”

“第三世……我应该没碰过你,无异。”

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没错:“……前世的记忆,怎么会存有这种内容。”

“一般情形下,应该会有。”

“在前三世,师父对我可从来不自称:我。”

“这是为师错了……为师自当改正。”

我满意的点着头,慢慢的在师父身下挪动,想从目前这个令我感到无比尴尬的位置,移开……。

床就那么大,师父就在上面,闭着眼睛不去看他,又想有什么小动作,自然是会被立刻法办。单只需要师父一只手,就能立刻把我摆平,平平整整,服服帖帖。

我不反抗,也不睁眼,闭紧嘴。

“让为师就这样好好看看你。”他说了,就这样做了……其它什么动作都没有,耳边只剩下电视传来的声音。

我悄悄的等着,我感受着……近在咫尺的,他的气息。


等了那么久,找了那么久,分开了那么久。

不想再失去了。

不能再失去了。

不会了。

也不能了。



“真的是你……无异。”带着对三生三世的感悟和隐忍…带着对三生三世的疑虑…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一如既往的沉醉到底……我闭着眼睛用力点头,嘴里回答道:“是,是我,师父,绝对是我,如假包换!”虽然躺着,虽然被师父制着不太能动:“在之前……为师如果想要见你,只能是在昏迷之中,或是在梦中……。”

就像师父所说的那样,想要见到,就只能是在不那么清醒的时候,或者是在真正的昏迷之中。


如同在没有你的那一年多的日子里,我如果想要见你,也只能是在为数不多的梦中……或是在那些零零碎碎的回忆之中……。


半年的昏迷,让师父看了一场电影,一场述说着我们三生三世漫长故事的电影。




“他叫谢衣……在他口述中的师父就是他自己,叫谢衣,而徒弟……他说他有个徒弟叫乐无异。”

以上一世师父离开为时间线的起点,对照天玄所说的事情看来,上一世的师父离开我之后,这个世界的师父在同一天的夜间外出工作的时候,出了意外。

虽说是意外,但师父本身并没有受任何伤,确切一点来说,他只是突然昏迷不醒。送往医院之后,医生更是查不出原因,坚持师父的身体很健康,并没有任何问题。对于持续昏迷不醒的师父,医生们表示并不常见,很是奇怪……。

半年之后师父自然而然的醒了过来,当时负责师父的护士就是天玄。

醒来之后的师父在医院里多住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师父把他在昏迷之中所看到的一切口述了出来,当时在一旁听的人除了身为护士的天玄,还有一个人,那人是师父的好友。按照师父当时的说法是:自己在半年的昏迷之中看了一场由自己主演的电影,电影很长很长……他怕在之后的日子里把电影中的内容忘记,所以口述了出来,让他的好友帮忙记录,天玄就在那个时候一起听着,顺带着用心记了下来,回头还做了笔记……。

天玄告诉我,那时候她听到师父说了一句:他的一切我都记的清清楚楚,忘都忘不了……但是我还是怕,很怕……。

天玄当时并不知道师父说的害怕到底是在怕什么。

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师父用笔,画出了他最不想忘记也是最害怕的那个人的模样。

师父的徒弟,在那场电影之中,一次又一次和师父分开的乐无异。



当天玄拨通师父好友电话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就没有平静下来过,紧张,激动,不安,不知所措,疑惑,一点一点开始害怕开始怀疑……我怕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又极力期盼着能立刻见到师父…所有的情绪都汇集到一起,当天玄将手机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愣了许久都说不出话来,我责怪着自己,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听着只是师父好友从手机里传达出的信息:“他问你在哪里。”

他问我在哪……师父问我在哪。

那时的我捧着手机根本吐不出一个字,脑子一片空白。那一刻别说问我在什么地方,即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或许也没办法回答。

就那样等着,耗着,对方始终连线没有挂机,而我也还是不说半个字,直到手机里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一直一直想念着的声音,如何都忘不了也不敢忘记的声音:“乐……无异?你在哪里?”

千真万确的……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我,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在这里,师父……在这里,我在这里师父……。”反反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毫无进展的重复着:“在这里……我在这里。”

“……无异,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告诉我你在哪里。”

“好……好,师父,我,我就在这里……在,在这里师父。”

“……听着,无异…听好了,把手机,给你身旁的人。”

“师父,我在这里,师父。”

“我知道……但是听着,无异,把手机给你身旁的人。”我不想听不到师父的声音,我不想离开,我怕一切都是假的,我怕:“可是,师父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无异,我想见你……所以,听我的话。”

“真的……是真的吗师父?”

“千真万确。”

“真的?”

“真的。”




之后我怎么等到师父的,师父出现后我是怎样的,我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全都记不清了,那一段记忆非常不可思议的断了。等我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师父带回了家,他的家。

我就那样傻傻的站在卧室门口,呆呆的看着师父盯着他看了许久,开口不用脑子问的第一句话是:师父,你头发怎么变短了。

而后师父回答的是:无异也是一样。


长时间过于紧绷的结果就是一旦放松下来就是大大的自由。

当师父提出要我和他一同睡的时候,我就像是松了螺丝一样,自由翻天。完全忘记了之前那个连话都不会说的自己了。



“师父,现在我就在下面,你要杀要剐……不,那个,师父要亲我要办我悉听尊便!我绝不反抗。” 我展开手表示诚意,等着师父真的来办我……然而这次和我预料的不太一样,就这一次我出了差错,师父真的按照我说的,压了上来,一点一点的靠近,我感到师父在亲吻我的脸颊,很轻很轻的,然后一次一次的亲吻,一点点加重,再加重。随着力度,我紧张的绷直了身体。

师父将他的嘴唇压了上来,紧绷的结果让我下意识嘴唇紧闭,牙齿扣紧,两手握拳,我心里急得很,默默喊着:乐无异,你别这样啊,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师父!

过了一会儿师父觉得有些进展不下去了,开口道:“无异,你这悉听尊便绝不反抗原来就是这样……。”我不敢说话。

“张开嘴……。”被下了指令,我赶紧不由自主的:“哦”了一声,这一声“哦”之后给我带来的就是和师父的一阵热吻,吻的忘乎所以,昏天黑地,吻到我头皮发麻,身体瘫软……即舒服又可怕。

以这样的开头,再进展下去可想而知,我躺在师父身下和师父越吻越浓,越拥越紧,从一开始的互相轻抚,慢慢地加重,并开始变得急切起来。按照师父的意思我理解之下好像是不让我动,那我就只能安分的搂着师父的脖子继续亲吻他甚至去轻轻地咬他舔他,其它什么都让师父来,其实我也只会这些……。

上床这种事情我是第一次,如果没有意外,师父也应该是第一次,虽说这种事情从来都不需要学,到了该做的时候自然无师自通,但是对于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来说,我有些怀疑师父真的有把握能进行下去。

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燥,难耐到不受控制,越来越多的欲望趋势我急切的去求师父快点对我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我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现在的表情,应该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我要两个字。

当我发现自己已经是光溜溜的时候,我赶紧一个大翻身,脸朝下,背对起师父来,双手死死握紧,虽然这种挣扎毫无意义,但是总比直接正面对着师父让师父看光来的好。

“你这是做什么……?”师父的声音就在耳边,我面红耳赤,埋着头说我喜欢这种姿势。

然后我立刻就后悔了,说完我就后悔了。这简直是在自掘坟墓。

 被师父从背后吻遍全身,吻咬轻舔并施的同时,师父也没忘记来探我的前身,一握一个准,我光在师父手里就泄了两次……这使我不得不有些怀疑我自己是不是不行,一边喊着师父我不行了,一边搂着师父又亲又啃坚决不撒手,顺带喊着继续师父别停……我从来没那么不要脸过,如今在师父面前全部表露无遗,丢脸到家。

师父始终保持温柔,不多说,全部由着我,耐心十足,前戏十足……也力道十足。

最后的阶段让我有些难以想象,虽然我有试探问过师父,是不是真的要那么做。师父的回答显然是为了我考虑。说不用再继续。师父说如果再继续下去,他有可能会停不了,到时我要是喊受不了也不一定管用。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师父是不是真的会很疼,师父说他没有试过,但是单单只是想象一下,就应该会很疼,我看了看师父,想了想实际情况,光着身子和师父抱着,紧紧贴着:“师父,要不试试……。”

“就此打住。”师父不容置疑的回答让我有些不甘心不服气,我吐着舌头往他身上磨蹭,不停的去吻他……弄到他答应我为止。

动手前师父告诫我到时候真要是疼死受不了,他也不一定就会停下。我再三包票师父不停就不停,我顶得住。但是真的来了,我之前的保证全部被我推翻一概不作数,所有的话忘的一干二净。

贯穿的一瞬间虽然让我感受到了直冲顶峰的快感,爽透无比,但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而已,之后除了疼死之外什么都没有,疼,除了疼还是疼,疼之外再没有别的。最要命的还是,就如师父说的一样,到了这种地步,不是说停就停得下来的。


所以……自作孽不可活,喊着疼,咬着牙,忍过去!疼过去!


这一晚归纳四个字总结就是:疼—死—我—了!!



END

哈哈哈哈哈哈!


----------------




用第一人称写文虽然写的爽,但是每次到肉都想撞墙……。

我要拉灯,不要阻止我。

评论(8)
热度(3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