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三十四章

在和师父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日子里,我们每天一同睡,一同起。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我。

连一个吻,都没留给我。




糊里糊涂的跟着人群往前移,脚下踩着有些不太平的地砖,头有些晕乎乎的看着前头一个个晃动着的脑袋,透过他们举着的手机,看到了装在显示器中的大殿……。

“对,我们现在就在太和殿这里,你到了没?”

就像来北京之前她和我说的一样:等你到了那,走过那些地方,呼吸到那里的空气,望着那些宏伟的建筑,感受完之后,你就知道你自己有多微不足道了。

“无异!上!她说她在太和殿开着的小门那!在看皇帝专坐的宝座!”从被她拖上飞机开始,我的所有行动,都被她全部主宰。

作为一个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酒酿是唯一一个包揽了我所有旅游活动的人,而她去一个地方旅游的主要目的包括最多的是:见画手,见写手,见网友见基友,参加某某展会展览……我愿不愿意从来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她只考虑她去那个地方一定要见到什么人,买到什么东西,抢到什么货。至于她这个酒酿的名字当然是网名,多年来她只喜欢别人叫她酒酿,这可能也是因为她很喜欢吃酒酿圆子的关系,总之,她的真名,已经完全被各种忽略。


就为了看那个座位,门口前挤满了人,全都精神饱满争先恐后的找准位置去看,去拍照,举着手机举着IPAD举着相机,热情高涨,积极奋斗。酒酿为了见到那位勾搭到的写手,不予余力,拼命挤,拼死开出一块道,对准目标,扑了上去。只见被扑的那位写手,惊的差点甩出了手机。等她抓稳手机,回头笑着和酒酿说自己被吓了一跳之后,她顺势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她愣在当场,怎么都没说出话来,直到酒酿圆子指了指我问她:你看!我说的没错吧!那个写手才回过神来点头同意道:简直了,真不敢相信。

她们这一来回的对话内容,让我感到疑惑的同时又产生了不安全感……。

两人之后一顿问候,一边挤出人群,一边交换礼物,我一直被酒酿拽着走,一路来感受了不少人对我的脚和鞋子即崇高而又用力的致敬……顺着人群继续往故宫里走,酒酿把我放到她们两人当中,大大方方的给对方欣赏。

“……两位,来故宫只盯着我看,对故宫是不是太抱歉了些?”

她们同时摇头,写手看着我说:“故宫我不止一次来了,你到是我第一次见,不……也不算是第一次。”

我感到深深的不理解,酒酿问我是不是听不懂,我自然一百个听不懂。

“你好,我笔名天玄,是个写手。”这笔名听着就能想到是写什么类型的文的,之前也听酒酿说过,她今天要见的写手是写古装耽美文的……所谓的耽美我不止一次听她解释过:“之前酒酿和我聊天说起过你,说你很像我写的还在连载的那篇文里的小受。”

我现在很想假装自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因为酒酿的关系,我还真知道这小受是什么意思,虽然知道,但是面对这种对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付。

“对,你特别像,我之前也有和你提过,你都没听进去。”没事聊天老是来找我说耽美文,告诉我像哪篇文里的小受,这要我怎么听得进去……。

“文里的小受是胡人血统,高鼻深目,棕色的头发,类似琥珀色的瞳孔,身高不超过一八零吧,主要还有性格,也和你很接近,就是名字不一样。”酒酿想要接着说,天玄突然好奇的问了句:“他叫什么名字?”

“乐无异。”天玄听后显出非常吃惊的表情,立刻拿出手机对准我按了一张:“真的叫乐无异!?”她有些激动的问酒酿,酒酿只差要我交出身份证了。

“卧槽,我不相信,居然连名字都一模一样!”这份莫名其妙的激动让酒酿也感到有些奇怪:“你文里受的名字不是叫寻忆嘛?”

这真的是男人的名字吗……就算是受也是男人啊…。

“不,我指的不是文……。”天玄低着头看着手机,发送着信息,不时的来看我:“酒酿,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说出来你会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对于已经嗅到浓浓八卦气息的酒酿来说,她这种时候是什么都不会介意的。天玄有些认真的说道:“找个可以休息或者坐坐的地方我和你们慢慢说吧。”

出了前朝,进了故宫后庭,看到了翊坤宫,听到一声:“啊!皇后娘娘住的地方!”喊完酒酿直接朝里冲,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弯,过了多少门,总算到了一个小卖部门口停了下来,酒酿和天玄二话不说跑进人群,不久之后带着好几串香肠朝着我奔来,塞了两根给我。

“这里的香肠可好吃了,又大!”她们每人两根,一边啃着一边说着:“没错,大的吃起来才爽快!”

等到吃完抹嘴之后,两人迅速变得严肃起来,酒酿和天玄坐在我的对面,她拉着天玄要她快说,非常兴奋的样子,天玄习惯性的扶了扶她的眼镜:“本来这件事我是不会提起的,但是在见到你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这有可能只是巧合,也有可能是天意……。”

“天玄,到底什么事情啊。”酒酿有些紧张有些着急。

“说实话,这文虽然是我写的……但是里面的人物,剧情,其实都是来自一个人的口述。”

“口述……?”酒酿想了想:“你的意思是……这篇文里的故事,并不是你构思的,而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天玄点了点头:“是的,在文里我对主角名字做了修改,因为只是口述,有很多情节上并不连贯也不完整…更没有对话…所以我在写的时候做了添加和修改。在原本的口述里,受的名字……其实应该叫乐无异,这就是为什么我听到他的名字后会那么吃惊。如果单单只是长的接近文里的描述还不至于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你那篇文,说的到底是什么?”我有些在意的去问天玄,心里猜测着那个口述的人……。

 “写的是师徒恋,三生三世相遇相爱,最后都没有在一起的事情……。”师徒……三生三世:“徒弟…真的叫乐无异……?”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再问的必要,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再去确认核实。

天玄说道:“没错,原本的名字是叫乐无异,外表性格完全按照口述没做任何修改,当时口述的人还画过一张肖像画,我用手机拍过。”她将手机送到我的面前,酒酿急忙凑了过来,仔细看着:“除了是长头发之外,其它基本一模一样……再加上名字……。”酒酿转头仔细盯着我:“不会真的是你吧……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就和一年多前听到师父的口述一样,师徒恋,三生三世相遇相爱,最后都没有在一起……内容接近,徒弟乐无异……就是我,那么师父的名字……。

“天玄……那文中的师父,在原来的口述中…是不是叫谢衣……?”天玄之后的神情告诉了我答案。

“你也听过这个……?”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谓师徒,所谓三生三世,在一开始遇到师父那刻起,多多少少都被我怀疑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直到师父离开之后,我反复回忆,反复体会,只为了靠着这些回忆去寻找一丝感受和安慰。相信着总有一天会和师父再次相遇,在这个世界,在这一世。


就像神婆婆在师父离开之后告诉我的:第二世的我被杀死之后,那个叫麻里卡的蛊苗族人用我的命和他的命借助蛊术,强制修改我和师父的命……既然是改命,照理应从第三世开始…或许是因为条件不足…第三世并没有成功,而是靠着第四世我和师父的相遇,再借用第三世的神物碎片,才最终改了第三世……照神婆婆的推测:如果不出意外,师父和我在第三世应该会白头偕老,甚至死后可以一同转世。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一世,师父就应该存在……。

他应该早就在某处……一直都在。

只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一切都在如果和不出意外之中维持……。

我只能一复一日的去想念,去等待……等待着这个世界可能存在着的师父。


等待着哪一天再次相遇。

等待着哪一天…再被我找到。

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手。


“告诉我,那个口述的人是谁,在哪里……。”

我想知道他会不会就是师父……可是…可是如果真的是,那他为什么会知道前三世的事情,带着所有记忆转世的可能性有多少…更何况是三世……。

“难怪我第一次以粉丝的身份私信你,想要问你:师父在第二世快要离开之前,留给徒弟的那片落叶上到底写了什么,你居然回复我说:不知道……我还想说,你是作者,怎么会不知道,如果只是想卖个关子不想剧透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回答才对。”

“…是啊,那时候我也没多想就回复你了,说实话我的确不知道,因为他没告诉我到底写了什么。”

“……我知道写了什么……。”两人突然安静下来,等着我,想听我继续说下去,尤其是天玄,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好像这篇文的原作者是我,而读者是她。

“在这之前,我想知道那个他……那个口述的人是谁。”

“他叫谢衣……在他口述中的师父就是他自己,叫谢衣,而徒弟……他说他有个徒弟叫乐无异。”


评论
热度(2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