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二十九章


第一世:


我是被师父杀的,在某人的迫使下(迫害下…或者是毒害,加害,报复,羡慕嫉妒恨……反正都差不多。)会和师父认识是因为我要偷学偃术(之前百度查了查偃术……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写的,其实就算查了也不懂……算了。)

简单来说就是我为了学偃术偷偷溜进了流月城,遇到了师父,爱上了师父,成功拐跑师父到下界,得到了师父的承认并回应了我的感情,我们在一起了。谁知某流月城的祭司不开心不愿意了,对师父下了蛊想用这种方式无损的把师父带回流月城。但是他想的太美了,因为早在之前我就对师父下了心蛊……所以,总之,因为这两道蛊的关系,师父被折磨的半死不活,而我也不死不活的。最后没办法只能和那位祭司商量讨论,最终的结果就是用我自己的命换师父的命。这个方法就是让师父杀了我,并且同时毁去我的魂魄。



第二世:


我是被麻里卡毒死的……。

第二世听起来比第一世复杂很多,师父说道:第一世我死后,吾痕真人用他的百年修为换我重入轮回。所以师父等了我一百多年等到了我的第二世。师父与我的第二世相遇之后,我们在一家客栈遇到了麻里卡。因为遇到了他,很多有关上一世的疑惑,不解都有了解释。而麻里卡也偷取了我第一世的很多记忆,用他擅长的下蛊之法,使我长时间处于无法清醒的状态……致使我把流月城的大祭司错认作了师父。他为了报仇,欺骗利用了我和师父,而师父为了还命……默许了他,让他杀掉了与师父共命的大祭司得以报仇雪恨……最终导致了师父和我再一次的分离。师父死后,麻里卡给我下了最后一蛊……毒。为了还我师父的命,他杀了我,然后用他的命,为我和师父改命。



第三世:


我的最终结局不详……师父说,自神女墓和我的第三世分开后,就见到了现在的我…所以我第三世最后怎么样了他不知道。

其实现在的我对师父来说可能是个bug……也有可能这就是麻里卡给我和师父改命的结果…总之,这一世,不管如何…我和师父,都不会再发生什么要死要活的事情了……吧。



“无异……你在做什么?”

和师父睡到早上十一点多才醒,换了衣服我就带着师父到酒店的餐厅去吃早…不,午饭……。

“我把师父你昨天晚上说的有关我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的事情,做了笔记,以免我忘记……顺便看看有什么疑问,唔……师父…。”

和师父面对面坐着,隔着一盘一盘的菜,餐厅里吃饭的人不多,菜上的挺快:“……怎么?”

“师父,我问你,那个……什么祭司的,是不是喜欢你?”师父用眼神告诉了我,你这问题有些惊到了为师:“为何如此问。”

“……第一世我和师父会那么惨…不都是因为他…不愿放弃,一直追着师父你不放的关系……当然之中有一段我no zuo no die的内容先放一边……。”看师父的样子是没听懂我这no zuo no die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也不打算要我解释的意思……倒先慢悠悠的喝起酒来。

之前我不知道师父喜欢喝哪种酒,特别没底特别顶真的和服务员说了要那种中国古老的,拥有悠长历史的酒……所以,现在师父喝的酒,应该,就是……他应该会比较习惯吧,验证这酒正不正统就看师父了…不,等等,等一下,偏题了……。

我们回来……师父借着喝酒,或许在想如何回答我这个疑问,但是我觉得,现在的他…更像是在想,要不要告诉我。

“无异,他并非喜欢为师……而是,他厌恶变故,痛恨为师的漏洞百出,你是为师最致命的弱点…他痛恨弱点…他更不能容忍他自认为出色完美的谢衣,因为一个人,放弃了可能成为流月城下一任大祭司的机会。”

“……师父,你做不做下一任大祭司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和为师,同时具有成为下一任大祭司的可能,他唯独承认为师,有资格与他一较高下……他过于自傲,他不能忍受为师对大祭司之位的毫不在意和自动舍弃,更不能接受为师放弃流月城的一切下界,只是为了一个人,一个普通人。”

“还是一个男人……。”师父笑着说,无论是谁,都会让他难以接受:“无异……若真要说喜欢,他……其实喜欢的是你。”

我觉得光靠这一顿午饭,就能挖出不少八卦的赶脚……虽然这个被818的主角是我:“是因为他最后吃了我做给他的东西?然后被麻里卡成功报仇雪恨的关系?”

当然不可能,自然没那么简单……我等着师父继续…师父仔细想了想: “无异,他曾告知过为师:他之所以用自己的命对为师下蛊,是因为他知道,这世上除了他自己和为师,没有人可以杀的了他……。”



天府祭司曾对师父说:乐无异在最终选择生死的时候,未曾有半点犹豫过,他选择了你,选择了谢衣,他甚至……。


第一世的我死后,师父在失控的情形下,杀掉了在场所有流月城的人,而那个人,那时的天府祭司也在内,只是……他被及时赶来的吾痕真人救了下来,然而吾痕真人之所以会救他,是因为我在死前曾求过吾痕真人,保天府祭司的命……。


那时的吾痕真人为了保住天府祭司的命,为了救师父,为了我,用他的百年修为做了代价。并用术法神器,禁锢了师父,修改了师父的部分记忆,将他安置在崇吾山上……然而过了一段时日之后,师父却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师父离开崇吾山没多久之后被带回了流月城,之后一直被关在流月城内,限制自由,限制行动,直到天府祭司成为了流月城新一任的大祭司之后,他撤除了师父大部分的限制……但是这已经是九十多年之后的事了,这时候的师父,头发已经渐渐变白了。


师父回想说:

那时获得部分自由的他,整日里什么都不做,神智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糊涂起来的时候会和偃甲鸟说上半天的话,清醒的时候他就一直等着放出去的偃甲鸟飞回来。那时的大祭司经常会去看望师父,和师父说话,所以从师父那里他听到很多有关我的事……他成为流月城的大祭司之后,就一直放任师父,但是他不允许师父离开流月城半步……然而到了百年时期到的时候,师父还是离开了流月城。


师父说,他被禁止离开流月城,是绝对的命令,他不可走出半步,但是他却能放偃甲鸟进出流月城……对于此事,师父告诉我,他那时便隐约猜到大祭司可能早已有所察觉,只是他并没有阻止,也可能是他不想阻止。

我问师父:

大祭司是否曾动过师父的偃甲鸟……所以我才会因为追偃甲鸟而在第二世遇到他,并被他带回了流月城。

师父回答我说:“无异,他想见你。”



----------------

大过年的我好勤奋!

新年快乐我亲爱的读者们~~!!

评论(1)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