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二十六章

雨,下的有点大……怪冷的。

看着来来往往撑起伞的人们走过,身旁的师父……看得有些入神。

“……你那…没见过下雨打伞?”我问他,犹豫着就是没把师父叫出口。他似乎没有听到我问的话,依然安静的望着。


他在想什么,之后会说什么?想问什么?

我……姑且耐心的等着。

还有,我好像没带伞……。

“……无异。”来了:“在!想吃什么!”

等等,我在说什么!我想说的话不应该是:你想说什么问什么尽管问我吗!?

为什么会挤出一个吃字!

“……为师倒真不知道要吃什么,为师……很久很久都未吃过任何食物了。”

这话说的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很久很久都未吃过任何食物……那是有多久,他那闹饥荒?他穷……?

他在之前的世界里到底过的什么日子,还是受了什么虐待,连吃都没得吃?

这种问题现在问总觉得有些不太合适……看着前头不远处有一家便利店,我决定,先到那里去躲会儿雨:“我们去前面那家便利店躲躲雨顺便吃点东西先!”

“……便利店?”好说!他肯定不知道便利店是什么!他按照我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脸茫然。这我明白,一看就懂,所以,我二话没说,拉着他的手,就跑。

跑到便利店门前,门口正要打伞出来的人看见我和他,急忙让开。

泡面,三明治,饭团,关东煮,布丁,蛋糕,各种东西只要是吃的我都买了,然后和他在便利店里,坐下,开始吃……起来…。

对于这些食物,他果真从来都没见过。

“这些都可以吃,放开了吃!之后我再带你去吃别的!”我将关东煮,热过的饭团,包子,饺子还有热咖啡,蛋糕,布丁,三明治一股脑的全放他面前:“还有这个,杯面要等三分钟,马上也可以吃了。”

“杯面……面?只需三分钟便能吃?”他似乎对杯面更有兴趣的样子,端着杯面仔细看着它的外包装,闻了闻味道:“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吃的都做的非常方便,比如这个杯面,它还有别的叫法:比如方便面,泡面。因为真的很方便,先倒上热水,然后等它三分钟,立刻就能吃上一碗热汤面了。当然吃完它都不用三分钟……哦,里面还有一包调料和一包小菜小肉……。”打开杯面,扑面而来的香味实在让人特别想尝一口,顺便,我往里丢了一只茶叶蛋。然后教他用塑料叉吃面。

看着他不紧不慢的尝了第一口,我急着问他感想如何,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会儿,说了句:“味道过重了些……。”

我该如何理解他的:“味道过重了些”这句话其中的深意……。

“为师为何没有寻到此面中,你所提到的小菜和肉。”这话问的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提有小菜和小肉:“这种细节我们就不要去纠结了。”

“……无异,这是何物?”放下杯面,拿起手边的布丁,我想了想:“甜食,味道还不错,你可以尝尝看。

和之前的杯面一样,我帮他打开,准备好小勺子,他尝了一口:“这个味道……少许甜了些。”看来他并不喜欢吃甜的东西。

然后我把罐装咖啡打开给他,同样他就喝了一口,皱起眉问我:“这是……药?”

“哎?这不是药,这是咖啡,算是一种饮料,很多人都很喜欢。”他摇了摇头,笑着说,他差点以为这是事先加了糖的药。

“你不喜欢喝这个,那我买其它的给你,酸奶如何……。”我还想要去买些什么来,他拉着我:“眼前这些都还未吃完,无需再浪费。”

“没事,你吃不习惯这里的,我们换个地方吃,我带你来这主要是想躲个雨,也怕你饿了想先买点东西随便尝尝……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有趣新鲜的东西,我想着都让你看看。”

“为师看到了……。”坐回原来的位置,他的身旁。透过落地玻璃看着对面的公交车站,很多人撑着伞,等着车来。

傍晚六点,下班高峰,加上下雨。

马路堵着,车排着队慢慢的移动,雨下着不停,人们等的急切。

“对面那些排着队,开着灯,密密麻麻的都是车,如今这个世界最普通的交通工具。”我把他只吃了一口的杯面给灭了个干净。

“……这便是,千年之后的世界。”

“你那时候的世界…不对,怎么说才对……应该是,我的前世,是在一千多年前……?如此推算,应该是哪个朝代来着…唐朝?”似乎,可能,也许是……。

“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已经超出了为师的想象,想必该是经过了千年才会有的景象。”

“一千多年……的确很难想象。”

“不过……。”他看着外面来来往往撑着伞的人们:“即便是过了一千多年…这天还是天,这雨还是如此………无异,这伞,为师还是认得的。”说完,他默默的笑了,伴随着喝了口之前的咖啡之后,笑容立刻变成了愁容:“……这味道,还需习惯习惯。”

“……说起来,到了现在,这伞,还是和以前的没有太大的差别。”

把吃的东西都解决之后,我买了把伞,走出便利店打开,他自然而然的从我手中接过了伞:“轻了些许。”

“材料的关系……?”我随口说了句,他略有所思的看着伞:“可以使用更轻的材料。”

“……你在之前的世界…是做伞的?”所以我是他徒弟的话,我也是做伞的!?

“…为师的确曾自己做过伞。”所以呢……。

“那……既然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你都是我师父的话,那我拜你为师,就是为了学做伞的?”

“并非是学做伞……。”

“那是学什么……?”

“偃术……。”

“……偃,偃术?”雨下的有些大了,两个人撑一把伞想想都知道罩不住,更何况他还一直只照顾我,手里的伞斜的越来越明显了,看着他湿了大半的衣服,我有些着急。

这种麻烦的雨天,这种下班高峰时期的麻烦时间,坐公交车,拦车都是折磨。

现在虽然还没到冬天,但是中午和晚上的气温基本像是两个季节,雨,能不淋到最好不要淋。

将他手中倾向着我的伞摆正,我立刻回头跑回了便利店,买了第二把伞,这一系列的动作才花了几分钟就完成了。因为我怕他一个人等着会着急和担心,

撑着伞,我笑嘻嘻的看着他,才想起来:“难怪之前在便利店里的时候,老是有人回头来看你,我都忘记你穿着这身衣服了。”

他似乎还没感觉到这点:“为师这身……?”

“你看看我,我穿的什么。”

“相比之下,无异所穿的……倒是轻便不少。”我点着头撑着伞,拉着他的手,小心的看着车,过着马路:“像古人那样穿长衫长袍长裙太不方便了……不过现在也有人穿的很复杂,不过风格和你不同,你这么穿,多多少少会被别人多看几眼。”

“那……无异觉得,为师该如何……?”

“看你喜欢,你喜欢这么穿,我就按照你衣服的式样找裁缝再为你做几套这样的。你留着长头发,穿你那时候的衣服很合适。如果要换成我这样的,只要你愿意,也行。”

“为师这头发,自然舍不得……。”我笑着告诉他,我也舍不得。

但是……这个舍不得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不知道……。


“无异……。”

“恩?”

“你准备一直用【你】来称呼为师……?”

“……想,想叫来着,叫不出口。”面对面和师父撑着伞,我僵着不走,师父也停了下来,身边的人们来来往往,伞撞来撞去,使得我晃来晃去躲来躲去,还被那些人伞上的雨水溅的一脸,擦都来不及。

“为何叫不出口……?”这时代还有叫师父的……?

问题也不在这里……主要是……。

“我,我还没拜师啊……。”

“无异……你早已拜过为师了,一世为师,二世为师,生生世世,你都是为师的徒弟,无需再拜。”

这是我目前为止听到的……最有魔力的一句话。

但是,如果不拜,我总觉得……亏欠了什么。

放下伞,我鬼使神差似得的跪了下去,直接对着他,磕起了头……。在大马路上,在人群之中,在很多人的注视之下,淋着雨,不顾他的劝阻,无视所有人。

直到磕完三个头之后,我把之前在便利店买的但是没有喝完的咖啡递给了他:“师父,请喝茶……。”

我疯了……。

我一定是疯了。


评论(2)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