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二十二章


【我死了  在那日我被杀死了】


【在清晨铺满落叶的屋门之外】


【当时的我二十三岁  现在的我  十七岁】


【失去师父的我  乐无异的前世】

 

 



打开了最后一道门,见到了早已逝去的巫山神女……。

找到了昭明剑心。

禺期取了部分碎片,将其凝聚存入了晗光……。

而后……便等来了身后的人。

 

 

“抱歉……可以请你们交出剑心吗?”

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精心安排已久的……。

 

身旁的他们见到师父之后立即警惕戒备了起来。

“……谢,谢衣哥哥!”对于如此的师父,如今的谢衣……阿阮所流露出的感受,还是和之前一样…不敢相信,不愿承认……带着小小的试探和期望……以及一丝侥幸,去叫那声谢衣哥哥……。

对于我……对于这一切…这眼前的事实…。

对这个师父,对已经成为名为初七的……另一个人。


对于忆起前世所有的我来说……这一次或许,又将是一个…轮回。


“师父……。”


“我不是谢衣。谢衣……早已经不复存在。”他的神情,他的语气……不再像之前那样毫无感情……。

“师父,就算你不承认,但我知道……你是怕……。”

我能察觉到……我可以发觉到师父的…师父把那些东西,藏的很深很深……。

我知道,他不想被我发现。

 “三世镜,小叶子,三世镜!”

阿阮提醒了我。

“……师父,你摸过外面的石头吗?只要你摸一下外面那个石头,就能恢复从前的记忆,甚至是…。”

“没有。”

毫无疑问的:“你撒谎。”

“大祭司的命令是,取回剑心……对你……你们,我没有兴趣。让开。”握紧晗光挡于师父面前,向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清清楚楚的告诉他:我绝不让开……闻人本打算也一同上前,我示意让她不必担心,我注视着师父的眼睛,我知道他在假装:“剑心就在我手里,你想要,就去摸外面的石头。”

“无异!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时候我该如何向闻人解释,向夏夷则解释,向阿阮……。


“一百三十三年前,沈夜继任大祭司,将谢衣收入门下。一百二十二年前,心魔来袭,谢衣叛逃。一百零六年前,谢衣于巫山水边,邂逅阿阮。一百年前……谢衣前往捐毒,途中遭遇沈夜截杀……。”


“之前,再之前。”

师父沉默着退了一步,我差点以为他会就此转身逃走。

“师父,你走了之后……第二天清晨,麻里卡……杀了我。”

投降似的闭上了眼睛……师父…装不下去了。

“师父,我对麻里卡说了谢谢……我没想过,我竟会对一个下毒杀我的人说谢谢两个字……我本以为,我会就那样一直一个人活下去,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这个多久我无法想象,没有指望的长久真的很可怕,但是比较这种绝望,答应师父绝不伤害自己的我…更令人绝望无比……所以…当我知道麻里卡在水里下了毒,知道我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我松了口气……我知道,在那个时候,我到底有多……有多欣喜若狂。师父,无异……让你失望了。”

身后的伙伴们安安静静的听着我说的话,等着之后会发生是一切。

然而…之后所能发生的……我和师父,或许早已知晓。


“师父,我自那之后……最最害怕的,便是看到你……闭上眼睛。”就像现在,很怕很怕。

“师父,这一回,我拜了……你的偃甲,做了师父。”

师父轻轻地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向我伸出双手,像是在等着我:“谢衣所作的…他自然只认无异做他的徒弟,也自然,只为无异……豁出性命。”面对面相视而笑……我问师父,我是否可以拥抱他,没有言语…在内心深处,用心去问他,师父点了点头,给了我回复,他笑着说可以……他在等着我。

 

投进属于我的整个世界的怀抱。

师父的怀抱。

梦境一般,一个无比美丽的梦。

一个…不愿被打扰,不愿再苏醒过来的梦。


 

【师父,一切是否已无可挽回?】

【无异,这个胸膛里,早已没有了心跳的声音。当年,谢衣重伤垂死,被送回流月城,却告回天乏术,最终只得以偃甲和蛊虫续命至今……。】

【我……。】

【太晚了,无异。】

【是,太晚了……又一次晚了…而我,必须去流月城,我知道,师父,我知道……。】

【必须将昭明剑心带去流月城……否则这一切,永远也无法终结。】

【那你呢,师父。】

【为师会等你……等你回来。】

【你不会的。】

 

离开流月城,没有蛊虫续命……。

我回来…不可能再见得到你。

 

【师父,你不会的……。】

 

 

 

那一日傍晚,晚饭过后,师父一个人静悄悄的走出了屋门外,当我收拾完碗筷走出门外时,我看见师父蹲在地上,正在捡着地上的落叶,我走去师父身旁蹲下身问师父为什么要去捡地上的落叶,师父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将这些树叶都扫干净,师父摇着头说他并非在意树叶散落一地,他只是捡起一片片的落叶想看看它们……。

“活了那么久,今天才头一次想起看看自家门外的落叶。”

“师父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天天看!”我捡起脚边一片泛黄的落叶,递给师父,师父握住了我的手,低着头:“为师在一片落叶之中留了字……是写给无异的……。”

师父将手中的落叶洒落……笑着捏了下我的鼻子:“找不到为师可不饶你。”

看着落叶散开飘落,没有头绪的我抓了抓头:“找不到那片落叶师父你会罚无异?”

师父站起身背对着我:“自然要罚……。”

然后进了屋……。

 

 

直到死,我都没有找到师父所说的…那写有文字的落叶。

现在我才明白,师父睡前说的那句:“为师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是什么意思。

 

【师父,你那时……是想让我一直找那片落叶,一直一直找下去吗?】

【为师自然希望无异,可以一直那么找下去。】

【师父,我才没那么笨。】

【无异确实不笨。】

【师父,你骗我。】

【为师不敢骗无异。】

【不敢……但是你骗了。】



【师父……再见了。】

 

【再见了…这一次……。】


评论(2)
热度(1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