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十八章

在流月城过日子对我来说,无非就是等。

等师父不那么忙碌了,等师父什么时候想起我来了,等师父肯见我了……等师父愿意主动召见我了……。

是的,就是这一天…我想我是等到了,我终于不用先去通报就可以见到师父了。这一次,是师父想要我去见他。

这应该是我自住在流月城之后得到的最让我高兴的消息,我期待着这一天,我沉浸在这唯一的喜悦之中。这一切都是真的,师父想要见我,这是真的……。

 

只为了他愿意见我一面。

为了见到他,见到师父。


我愿意付出所有。




就如流月城那座巨型雕像,那些石阶石廊,那一座座威严的殿堂。

没有丝毫改变。

一如既往的不在意,一如既往的冷漠。

他甚至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多说一句话,一个字。

这一次的主动召唤,为的只是要我见一个人,见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那个人站在师父的身旁,那个位置……师父未曾再让我接近过。

“乐无异,你确定你没见过他?”

我何必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根本毫无意义:“师父你今天找我来就为了问这个?”

有时候我真的很烦我自己,我明明知道,无论我怎么问,师父都不会给我明确的回答,他永远只会留一句:我不是你师父,其它什么都不会给我。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去问,得不到结果,我真的受不了。

谁都可以不在意,唯独师父,我不能容忍。

“我知道你又要说你不是我师父了,我都听腻了,师父,你能说点别的吗?”师父身旁的人,朝我走了过来,似乎想要接近,却又带着不确定,伴随着犹豫……他对我而言是陌生的,却又像是我一直在等待着的……。

面对对方试探性的接近,我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他见我退了,立即停住了脚步。

他在意着…害怕着,担心着……。

这个人,我确实从未见过。

“师父,我不认识他……你要我见他是为了什么?”这个感觉很奇妙,很特别,他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知道他一直在注视着我,就像我始终注视着师父一样。

“谢衣,就如我所说,如何,你也看到了。”总是站在远处,说着毫无感情的话语,冰冷,遥远,不让我靠近,每次我想要更加接近他的时候,他就会想要立即打发我离开,假装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迅速结束我和他的会面。

所以,时间久了,我就习惯保持着和师父的一些距离,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待在这里,待在有师父的地方,久一些。

虽然我不知道这久一些,到底能拖延多久……。

师父和那个人说的话,我听不懂,我无法理解,但是那个人他理解,他知道师父在和他说什么。

所以,我或许……可以问他。

“我……你,你……我们见过?”

他有些不太适应的样子,但是很快的,他回答了我:“见过……。”我看了一眼师父,他一直注意着我面前的人。

“请问……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我不记得,我……。”

“…在很久之前,所以你不记得,无异,不必勉强。”


无异……。

无异…好久没有听到有人叫我无异了。

而他……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人,却……。

“师父,我记得你好久都没有叫过我无异了……。”见面马上就会结束,我知道如何结束它,只要走近师父,只要想要去碰触他,他就会马上离开。逃离一般,不留余地,师父绝不会再让我碰他,自那一次亲吻之后……我感到他在提防我,甚至,在害怕我。

一直跟随左右的两个面具人如期出现了,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们会带我离开,把我送回我的住处,只要我反抗,他们就会把我当囚犯一样把我押回去:“告诉我,师父,下次想要见你,我还需要等多久…五天,十天,还是几周,更或者是几年。师父,你在害怕什么,你在躲避什么,对我视而不见对我处处提防是为了什么,师父你到底怎么了…好不容易!我好不容易等到有这么一天……有一天你主动想要见我,不需要通传,不需要等待,要我来见你,只需要来见你……你知道,那时的我有多高兴有多期待吗!”

“乐无异,我不是你师父。”很好,等到的永远都是这一句刺耳的狠话。每一次听到,胸口就像被用力击打了一次。

“你不是我师父那你是谁!”

每一次得到能见到师父的机会,永远都以这句话为结局,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到你不是我师父这句话,我真的不想听到。

如果你不是我师父谢衣,那你还会是谁!

不管如何的反抗和挣扎,我知道我最后都会被身后的那两个人给压制住,他们甚至有一次出手不惜将我打晕,也要阻止我接近师父。我很清楚,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是听师父的,我没有想到过,师父会真的那么对我,他会下那种命令。

我真的有那么令师父厌恶,厌恶到我只是想要接近,想要碰触,都不被允许……。

 

要忍耐到何时……谁能告诉我。

我恐怕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无法容忍师父,无法容忍我自己。

一切都变得让人厌恶。

我不想再留在流月城,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我,这里的师父更不属于我。

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属于过我乐无异,从来没有。

师父从一开始就像是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

是否离开了流月城,师父就会是原来的师父,师父就会变回属于我的师父,属于乐无异的师父,是否可以……。


不……不会的。

现在的师父……他是不会离开流月城的。

不管我求他多少次。

他都不会离开。

他不愿离开。


“你不是师父,那你到底是谁…你到是告诉我啊……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师父……。”

我本以为身后的两个人会紧紧的抓住我,但是这一次,他们却没有那么做。他们放开了我,没有人再会阻止我去接近师父。

没有人……。

但是这又能如何。

我无力的跪坐到地上,抬头望着师父,他与我始终无法接近,无论我如何努力想要与他靠近:“师父,我只是…只是……我只是想每天都能见到你,和你说说话…说说话而已……我就这点出息,我就只有这一点点要求…这都不行吗……。”

“乐无异……你病的不轻,你疯了。”

我疯了,我是快要疯了,再这样下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以,除了疯,我真的找不到其它什么好方法了。

“师父,我是病的不轻,我是疯了,师父,我好累……。”也好困……。

 

“…天府祭……大祭司,让他们都退下吧,今后由我跟着无异。”

大祭司,这个陌生人也称师父为大祭司。

我师父是大祭司……。

 

“随你吧……。”这是师父今日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我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再见到他。

再听到他的声音。

再被他冷落。

 

 

“……站的起来吗?”他问我,我不想回答他。

“无异。”

“别叫我无异,我师父都不这么叫我……。”

“既然他不叫,那就别浪费了。”他跪在我身旁,轻声的说着,然后问我:“还站的起来吗……?”

“我就算睡在这里,也没人会来管我。”什么都提不起劲,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去想。

“不可睡在此处,我带你回去。”不想站起来,不想离开师父一直待的地方:“你别管我……。”

他之后会代替那两个面具人跟着我,师父允许了。

 

所以,他不会不管我。

 

“我好困……。”

我真的好困。


“无异……。”


评论(13)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