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十七章

“师父,原来你在这里。”

 

流月城真的好大,大到我每次去见师父,都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我不是你师父。”像是回到了刚刚遇到师父那会儿,他又开始不让我叫他师父了:“师父,你又不认我了,你怎么老这么对我。”师父给我安排的地方实在离他的住处有些远,我想让师父给我换一个离他住处近一点的地方……如此一来,我想要见师父就会方便许多:“师父,我能不能换个地方住……?”

 

师父一如既往的不来理会我,转身说走就走,完全忽视于我…我好不容易才能见到师父一面,我等了那么久才能见到…师父怎么能说走就走,说不睬就不睬……他根本就不听我说话,这几日来师父一直都是这种态度,他除了对我说:我不是你师父之外,其它的就…就什么都没有了,师父到底怎么了。

 

“师父!你去哪?师父,你等等我!”师父一点不犹豫,一点都不给我机会……我很清楚他是不会停下来等我的:“等,等等!师父!你别走那么快…我还没吃午饭!”从来没想到追师父会追的那么着急和辛苦,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明明很容易就能跟上他的。

“既然还没吃饭,那就回去吃。”连说话语气都和以前不一样,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让师父生气了:“我不回去……。”自从来到流月城之后,师父就变得很奇怪,变的一点都不像师父。

“师父,我们不能离开流月城吗?”好不容易截住了师父,总算让师父停了下来:“师父,我们为什么要留住在流月城,我们不能逃走吗?”

“逃走? 为何要逃走。” 我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这么问,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还是……我一直以来误解了什么…。

 

从没想到过,有这么一天…我会在师父脸上,看到厌烦的表情……。

厌烦着我的表情……。

 

“我,我不想再待在流月城,待在这里……在流月城,我连想要随时见到师父你都不行,每次想要见师父,我都得先等通报,等的我都快闷死了,每天身边还有两个面具人无时无刻的监视我……每次好不容易见到了师父……师父你却对我不理不睬,对我很冷漠…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能做错什么……在流月城的每一日我所能做的事,所能见的人,几乎都是受限制的。受着一个人的限制,而这个人…我始终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我知道他拥有这种权利,他拥有在流月城中所有的权利……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

我更想不起来……为什么师父会突然出现在流月城……。

师父他,对所有发生过的一切都没有向我做过任何的解释,更不做回答。

他甚至都没有和我说过什么话。

 

“乐无异,你做错过的事情还不够多…?”

“师父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我到底哪里错了,我到底哪里惹到师父你不开心了。

“乐无异,我不是你师父。”

不是师父……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你是我师父。

师父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你不是我师父那你是谁?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难道不是谢衣,不是师父?不是吗?我看到的就是你,是我师父,是谢衣……师父你为什么非要说你不是我师父,难道我看错了,难道是我瞎了不成……?”

我知道他不想再和我纠缠下去,他想走,他又想再一次甩开我:“我就当你瞎了吧。”

这不正常,这不可能……不应该是这样,师父不会这么对我:“师父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来到流月城之后就突然变了?你嫌我烦吗……师父,你讨厌我吗?”

“我说过了我不是你师父!”

“你不是我师父那你到底是谁!?”我的眼睛不会骗我,现在在我面前说着“我不是你师父”的人就是谢衣,就是师父,拥有和师父一模一样面容的人,他是师父,我不可能看错:“我不会连师父你都认错,我不会错的……!”

 

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我知道现在除了死缠烂打之外,其它方法都不会对师父起作用,既然师父执意要甩开我走,那我也只能拼死纠缠了。

我不能放走师父,他这次一旦走了,之后我再想要见到他,不知道要等多久。

不管如何,我今天都要问出原由来,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不肯承认他是师父,为什么他对我的态度和以往差距如此之大。

为什么师父会对我那么冷漠, 师父难道变心了!?

师父……变心。

 

不会的!

 

“乐无异!你做什么!”师父一定有什么苦衷,我不要放开师父,我一定要师父说出实话来:“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师父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抱着师父我说什么都坚决不撒手,师父虽然很吃惊,但却没有挣扎,也没有推开我,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更不敢用力…可能是我的错觉,抱着师父与师父如此贴近,我发觉师父有些不一样,从他的身上,我闻到了师父不同与往常的……不属于他的味道……这不是我所熟悉的师父的味道。

 

与此同时,就在我困惑的时候,一直跟着我监视我的那两个人突然在我身后喊道:“不可对大祭司无礼!”并立刻上前想要来制止我。

 

无礼……他们在说什么无礼,什么大祭司……?

 

我抱着的是师父,哪里来的大祭司。

 

被那两人一个拉一个扯,简直受罪,流月城的人力气好大,手劲好狠:“放开我!别拉了!疼死我了!”

 

“住手,你们两个先退下。”随着这一声命令,那两个人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有些吃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师父对别人下命令,原来他们都听师父的……。

那他们一直跟着我,监视我也是师父的命令?

 

听到一声叹息,我感到师父似乎有些吃力的退了小半步。

“……乐无异,你可以放开我了?”

“我不放,师父你要是不告诉我实话,我就一直抱着你。”

“我没办法告诉你什么实话。”果然用这种招数对师父有用,他终于肯耐心的和我说话了:“那我就一直抱着……。”

“乐无异……你真以为我是你师父?”

“嗯…虽然师父的味道和之前有些不同,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流月城,师父又换了衣服的关系吧……。”

“味道……?”师父的声音就在耳边,他的声音,熟悉而又……令人

惶恐不安:“师父,我是什么味道,师父能分辨的出无异的味道吗?”

 

师父的心跳声。

师父的呼吸声。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深吸了口气。

忘却一切。

陷入师父那漆黑幽深的双眸之中,就这样心甘情愿的坠落下去……。

如此的万劫不覆。

如此的寒冷……。

此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我抬头轻轻地在师父的嘴唇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陌生的触感……。

陌生的气息。

如此陌生,似乎从未有过……。

他没有躲开,没有拒绝我。

不是师父的味道。

不是师父的气息……。

 

我悄悄地松开了我的双手,放开了他,放开了师父。

 

我一步一步地退开……远离他,远离师父。

 

他是师父……他的确是师父。

我不会认错。

我不会搞错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乐无异,我不是你师父,我不是谢衣。”


评论(4)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