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十六章

对于我前世乐无异的胆量,我有时候不得不去感叹。

当我第一次看到流月城的时候,我认为流月城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它宏伟,庄严,神秘,而又…沧桑。这里的一切令我震撼,令我目眩……也同时令我感到危险。

要不是当时的自己下定了打死都要偷学到偃术的决心,又因为恰好偷学的对象是师父,我觉得,我不会一再的来流月城。

这里并不是下界的人可以随便来去的地方。当然流月城的人也不会想到下界的人会进入到流月城,更不会想到这个人…会将谢衣,从流月城带走。

 

我以为我不会再来流月城,至少在我不知道当初潜入流月城的那个缺口之前,我是进不了流月城的,即使有鲲鹏在……更何况,这里没有师父。

 

没有师父,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一切该如何解释……我现在,的的确确是在流月城。

 

当我醒来发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以为自己或许已经死了,当我问自己是不是死了的时候,我却又立刻发觉到:会问自己是不是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已经死了。

所以,我没有死,而这个陌生的地方,在我记忆之中是出现过的。

这个地方,的确是流月城。

我不知道我所身处的这件房间是在流月城的哪一处,但是我知道,我见过……房内的结构样式颜色摆设和记忆中师父的房间类似…。

不会有错……。

门外有人。

我听到了脚步声,他们打开了门,走了进来,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以及那面具,和百年前并没有什么大差别。

两人中,其中一人向我走来,将手中的衣物放了下来:“把衣服换上,随后跟我们去见大祭司。”

什,什么?

大,大祭司……大祭司!?

 

带着面具,说话语气毫无感情,他们站在门口处等着我,我看了看他们要我换上的衣袍,这不就是流月城人穿的……为什么要我穿上:“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大祭司是谁?他为什么要见我?”我有很多问题,但是他们根本不理睬我:“快穿上。”

“我不穿,我为什么要穿这个。”

“快穿上。”难道他们就只会说这一句话:“你们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大祭司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回答我我不穿,我也不会跟你们去见大祭司的!”

就算真的回答我了,我也不跟你们走。

回想之下,归根究底,我会来到这里,我会在这里,难道不是因为那个人……。

但是如果真是他把我带到这里,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他没有理由把我带到流月城,还留着我在这里住……。

这也太多此一举了……。

不,等等……他应该还不能确定我是谁,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只要我咬死不承认我就是乐无异,他就不能拿我怎么样。

可是不能肯定又能怎么样,他们流月城的人要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也根本无需费力,所以何必把我带来这里,还要我换上他们流月城的人才穿的衣袍……。

去见大祭司,到底为什么要我去见他…我从没见过他,他也应该不认识我才对…。

不对……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该不会是……不会吧。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迅速的把他们给我的衣袍换上,跟着他们出了房门,跟着他们带我去见大祭司……。

石阶,石地,石廊,石柱……石顶,古树以及一座巨大的雕像……看的我有些晕眩。

到达他们所说的主殿门前,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跟着他们进去。

他们所说的大祭司,就坐在主殿大厅中央的椅子上面。

他们见到他后,向他跪了下去。

 

我的猜测似乎没有错……那个大祭司,果真是他。

百年了,他居然已经是这个流月城的大祭司了,这简直令我感到吃惊,简直不可思议,要做大祭司,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师父应该比他更加适合才是……。

当然,师父是绝对不会愿意去坐这个位置的。

 

“…看来,你似乎很怕冷。”他见了我,站了起来,摆了摆手,先前带我来的那两个人,鞠躬退了下去。

我向面前的人走近了几步……发现他不像记忆中那般锋利,具有攻击性,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有压迫感……成为大祭司的他和我前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

前世的记忆或许存在误差……我无法证实。

“我是不是也要向你下跪鞠躬?”那人似乎并不在意:“你如果坚持的话。”

鬼才会坚持……。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还有,你到底是谁,想对我做什么。”即使我知道,我也必须假装先问一下,为了不让他起疑,虽然我觉得这些可能对他不起什么作用。

他看我的眼神很难琢磨,不知为何,他并没有让我感到害怕和不安。

 

先前遇到他的时候,分明让我有非常危险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了……。

 

“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谁了,至于这里,是流月城。”我自然不应该知道流月城是什么地方:“放我回去。”

“回去……?”被他一直盯着,使我全身都不自在起来:“既然来了流月城,你便不用回下界了……。”

当上了大祭司,果然有魄力,这也太目中无人了:“来流月城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是被你强行带到这里来的,凭什么我要留在这里。”

“凭什么……。”他居然笑了,虽然并不明显:“如果你能自己想办法离开流月城,我自然不会阻你。”

鲲鹏不在,流月城当年缺口的确切位置我也不知道,偃甲鸟又被他弄坏了,想通信给师父都不可能,这叫我怎么跑,难怪他要笑了,现在我就算凭前世的记忆重新做个偃甲鸟也不可能,我怎么能让他知道我会做偃甲,更何况……更何况还有个严重的问题……我能在流月城活多久!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流月城的人不思饮食,他们不需要吃喝!

不吃饭不喝水,我能活几天……我要怎么活下去。

想到这里,我突然就觉得饿了。

“既然不说话了,想必你也无法了。”现在哪还想那些事,先解决吃才是最重要的。

不吃饭,我到时候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跑了。

“我睡了多久了……。”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之后会问他这个:“该有半日了。”

半日……好,那就合理了。

“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我可以肯定他没有考虑过食物的问题。如果真是这样,我必须提醒他我不是流月城的人,我不吃东西会饿死的……当然如果他本来就打算把我带到流月城后,要把我给活活饿死的话就另当别论。

“我已命人准备。”这个回答出乎意料,流月城竟然有吃的!?我差点就喊出了口,还好忍住了,否则就穿帮了。

命人准备……他该不会派人专门跑去下界给我买食物,我不相信:“你带我来这里,又给我吃穿用住,到底想干什么?”

我很想知道。

“你不妨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又问我名字:“……无,无……我姓吴,名礼,礼节的礼……。”差点把真名告诉他,心跳的有些快。

“吴礼…。”这名字编的真有些无礼,不过好在还算个名字。

“你先下去吧……。”说完这句,他的意思好像是就这么安顿好我了,我可以先退下了:“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带来流月城,为什么我要住下。”

“……你很像一个人。”太直接了……被这句话吓的我退了一步,好在他没注意我……我像一个人,这么说他认为我不是乐无异了。

不行,我得弄清楚:“你说的像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可能这个问题我不应该问,他背对着我没有再说什么,大殿里实在太过安静,我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这种时候,我突然冷不防的又打了个喷嚏……流月城实在让我无法适应。

“你先回你的住处吧。”身后出现了之前那两个人,看来他们两人之后会一直跟着我,监视我了……。

“……乐无异。”

不能对这个名字做出任何回应。我知道……。

他在叫乐无异,他在等待……这并非是在试探我,而像是……。

不,不可能。

他叫着乐无异这个名字,对着我,对着一个他不能肯定是乐无异的人,对着一个不愿承认自己是乐无异的人。

一次一次的重复……。

不能肯定,并非是不能肯定……。

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我做什么。

 

我停下了脚步,我知道我不应该停下,我不应该这么做。

但是,我却那么做了:“……你,为什么要毁了师父的偃甲鸟…师父,说了什么。”

 

他根本早就知道了……。

偃甲鸟有师父的留言,这一切我应该早就想到。

 

“乐无异,你没有必要知道。”


评论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