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十五章

“我说…无疑,前天我见你用乌豆泡醋浆,泡了两天总算见你今早上煮它们了,这会儿又换小火熬了快一个下午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吃的……?”

看起来似乎真的像是吃的,但是这味道一定不怎么样:“不是……算了,先等熬的再稠些再说,然后我先试试……。”

丁里以为我说的试试指的是尝味道,问我可不可以让他也试试:“你试了也没用,我试比较能看得出来。”

“为什么我试就看不出来了?”丁里看着火,盯着锅内的稠体:“闻着这味道不怎么样。”

“自然不怎么样,这又不是吃的,我熬的是药膏,用来给头发染色的药膏。”

丁里这会儿立刻就明白了:“原来又是为了你师父做的。”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这的确是给师父做的:“我头发不是黑色的,所以由我来试最合适不过了。”

“…无疑,你在我家住了三天了,怎么没见你师父来找你。” 丁里拿了一根筷子想要去试试这锅药膏:“我看着已经蛮稠了。”

看了眼窗户,我算了算时候:“师父的偃甲鸟等会儿会来。”

“原来如此……。”

“丁里,这几日我真的没有任何异常?没犯过什么糊涂?”丁里想了会儿,肯定的说没有:“你最多有时候会睡的久一些,或者就是不说话,其它……还真没什么,你也没亲我。”

这是当然的:“看来问题出在……。”

“我早说你师父有问题了。”

“不,不是师父的问题,怎么说才好…其实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只不过,对师父……算了,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总之不能归责于师父。”

丁里都不想再听我的解释:“你说了也等于白说,还是别说了……自从你认了这个师父之后,真是变蠢了不少。”

变蠢……?

说的不错……前世的我,还真是蠢到极点。

而到了今时今日,我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一样的笨,一样的蠢。

简直…无可救药。

 

 

 

药膏的稠度还算不错,总算制作完毕可以用了。我先将药膏涂上一些到头发上,看着颜色没有问题,总算是个小成功,丁里一旁看着觉得有趣,便两手掏取了好些量,直往我头发上抹:“既然要试,干脆全涂上看看,我还没见过你黑头发呢。”

全然是为了自己好奇,丁里还真帮我把头发全给涂上了:“……这是给师父用的,你别给我用完了,我可弄了好多天。”

“怕什么,还有很多,你师父够用。”

“又不是只用一次,之后可要连续着上这种药膏。我之后还是要再熬一些。”

丁里擦了擦手,把干布扔给了我,要我把头发弄干:“……你黑头发看起来还是像个胡人。尤其是你的眼睛,看着更显眼了。”丁里看着没完,一边说着不习惯,一边端了盆清水过来要我看:“…总觉得你突然变黑了些。”

只要头发黑了就行,目前效果看起来似乎还不错,不知道给师父用是不是也能如此,师父的头发可比我的白多了。

想着,总觉得还是要多弄些药膏才行:“丁里,我再去集市上买些乌豆,总觉得不够。”

 

丁里借着怕我突然昏倒在大街上为理由,跟着我一同去了集市,还没走到我要买乌豆的地方,丁里就非常理所当然的和我失散了。


买完了乌豆我无奈只能去找丁里,四处转了转都没见着他,找不到,我只好去他常去的铺子再碰碰运气,谁知去了几家他都不在,找的有些累了,我只好抱着买好的一大包乌豆,在一个铺子门前坐下休息,抬头看见远处飞来了师父的偃甲鸟……它一定是在丁里那没找到我,所以便找来了。我懒懒的等着偃甲鸟,想着师父,想着不该想的……然后愣愣地看着偃甲鸟突然坠落,消失。

 

等等……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我隐隐之间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现过……。

师父的偃甲鸟……随后便坠落了。

 

我朝着偃甲鸟坠落的方向寻过去,走到街市角落一处无人的地方,看见前方站着一个人,那人手里捏着师父偃甲鸟的肢体,翅膀已毁。那人虽背对着我,但是却让我有种我或许认识他的错觉,我知道,这根本毫无根据,也无从解释。

 

我认识,我熟悉……这可能吗?

这不应该,这也不可能……我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追过来。

 

但是,不追过来……对我来说,更加不可能。

 

那人可以如此轻易的捕捉到师父的偃甲鸟,如此轻易的将它破坏。这一切代表着什么……这个人我不能靠近,我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我必须立刻离开,在被他发现之前,在他还没有察觉到我之前。


我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在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情况之下慢慢地退后,我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始终背对着我没有转过身来,我天真的以为他并没有察觉到我,更不会发现我,我盯着他,然后一步两步,三步……当我认为自己马上就可以毫无察觉的顺利离开之时,他突然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一瞬之间……。

 

“……怎么,你是来找它的…?”低哑的声音来自于我的身后…冷冽异常,令我不禁感到一阵恐惧,那人居然已经站于我身后,他使我无法再退后半步,我动不了,我逃不掉了……我看着他从我背后伸出的手,手里捏着师父的偃甲鸟…它,已经支离破碎了。

这个声音,我记得。

这个声音……我知道。

我知道他……。

我应该知道。

 

我已没有退路了,我逃不掉了。

看着身后那人手中的偃甲鸟,我艰难的想着该如何蒙混过去:“……怎,怎么是木头,我……我还以为是真的小鸟。”

“哦……?”那个人自我身后退开,转至我的面前,我一惊,连忙迅速将头低下,低的我自己都觉得很不自然。

那个人随后不发一声,静的让我觉得异常可怕,这一切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我熬不住,我也不想就那么耗下去,所以我便忍不住偷偷的抬头去看他。

 

他见到我似乎比我看到他更来的吃惊,我从没有想过会再见到这个人,当然,我想他也一定不会想到会再见到我。

会再见到乐无异,见到那个应该已经死了的乐无异,那个被毁去魂魄……不可能再有转世为人可能的乐无异。

“你…还活着……。”我怎么可能还活着,我那时确确实实的被你给害死了。前一世你想方设法要至于我死地,不择手段的要从师父身边把我除掉,我当然不能活着,我也没办法活着……。

 

我不能让你知道乐无异还活着。

我更不能让你知道师父又和我在一起了。

否则,我又得再被你害一次。

我受不起。

 

“你说什么?我当然活着,你这问的什么话,请问你是哪位?”我不能让他发现我是乐无异,我要想办法糊弄过去。

我无法平静,但是我必须镇定下来,这个人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必须理直气壮,我必须假装。

 

曾经流月城的高阶祭司,如今的他是何种阶位。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破坏师父的偃甲鸟……。

师父……。

为了师父。

是的…他自然是为了师父。

否则,他还会为了谁…还会为了什么理由…。

 

 “我是哪位……。”前世对于他的记忆并非很清晰,但是却很深刻,尤其是死前的那段记忆让我无法忘记……尽管如此,当这个人真的站在我面前……不知为何,我对他的厌恶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烈。我对他有种很特别的不适应感和陌生感,这突如其来的陌生感让我感到困惑,照理我应该非常痛恨他,是他毁了我的一切,是他杀了我,是他……让师父杀了我。

但是……。

“抱歉,我可能认错人了。”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能蒙混过去。

这绝对不可能,他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的:“你叫什么名字……?”

和记忆里的不一样,这个人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

我叫什么名字……我叫什么都可以,但是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叫乐无异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叫什么?不好意思,能让开吗,我还有事,你挡着我了。”

挡就一直挡着,他毫不客气,我想甩开他走,他便上来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毫无办法:“你是否见过一个叫谢衣的男人。”

“不知道…没见过。”他抓住我的时候,摸了我的头发,他似乎并不想被我察觉……但是我知道他碰了我的头发,我可以确定…我很吃惊,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做,好在我之前染了头发,好在我现在的头发是黑色的,好在我总算有个地方和乐无异不一样,虽然我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否具有意义。

“你不知道……。”再待下去我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只知道我已经开始出冷汗,身体也开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再持续下去不是被他发现,就是我有可能会突然昏过去……我现在要是真的昏过去,谁都救不了我。

怎么办,怎么办……。

要不还是跑吧……现在没得选择,但是我怎么可能跑得过他。

别说现在的我,上一世的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又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向吾痕真人学御剑术了,如果学了,我起码现在还能御剑逃走……。

 

我真是……太没出息了。

 

“怎么了……你冷?”死定了,死定了……身体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我……。”糟糕啊,丁里,你到底跑哪去了。

 

师父…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师父……。

 


评论(1)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