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十二章

醒来,听到清脆的响声,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不得不意识到,这一次的死而复生,不会有感人的,期待已久的,师父的拥抱,有的只会是我因为愤怒而还给麻里卡的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才还了他一个,真是便宜他了。

“好!知道还手打我了!你终于醒了!”

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但是看着麻里卡摸着自己的脸,我不禁想到自己的……被他用如此粗鲁的手段打醒,我真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该有多红肿。

忍不住揉了下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流眼泪,我急忙去抹,但是没有用,眼泪如何都停不下来:“怎么回事……。”

“看来你前世死的非常之惨……。”知道我很惨还拼命打我:“…惨了是惨了点…不过我前世不是自尽的。”

师父不在屋内,这件事我得先告诉麻里卡。

麻里卡问我是否能肯定,我告诉他:“我肯定,要解心蛊,必须是师父亲手杀了我。”麻里卡没有感到吃惊,有关心蛊的解法,他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我之前有怀疑过,但是你师父似乎很肯定你是自尽的。”

“师父杀我是在他完全失去记忆之后,在我死后…师父的记忆突然恢复了…但是恢复记忆之后的师父唯独忘记是谁杀了我…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一直以为我是自尽的,虽然这是一件好事…。”

 

“原来如此……想来第二个蛊让你师父的记忆全失,或许就是那下蛊之人的用意,但是当你被你师父杀死之后,心蛊得解,记忆瞬间恢复……我想那下蛊之人可能完全没有意料到吧…至于你师父为什么长久以来一直认为你是自尽的…我想,这可能是他不愿接受你是被他亲手所杀…也罢,你只要不是自尽的就好…其它你可以慢慢的问你师父。”

 

“不好,我不想让师父知道我前世是他杀的,还有就是……第一个蛊,是我自己下的。”麻里卡听完先露出了不好办的样子来,不过没保持多久他就开始大笑了:“ 你慢慢向你师父解释吧!”

看了看门口,没有动静:“师父到哪去了?”

麻里卡指了指窗户的方向:“你以为现在什么时候了,现在都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了……我告诉他你马上就会醒,你醒后必须立刻吃东西,所以叫他出去拿些吃的来,他一直在屋内守着你,我怎么能顺利叫醒你。”

“你只是不想让师父看见你怎么打醒我的而已!”

“以往被下此蛊的人都是连踹带打加泼水弄醒,我只是打你耳光罢了,你不感谢我反而一醒来就还我一巴掌!什么师父教出什么徒弟!好在我早早支开你师父,否则不定他会怎么对付我!”

原来他也有怕的地方,我捂着自己的脸,眼泪还在流:“你看我现在这模样,师父来了可怎么好……。”麻里卡想了想,转身退了几步,端起了离他不远处的木盆,我记得这木盆里有……。

一盆水直接向我泼过来,我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麻里卡已经完毕放下木盆,满意的笑道:“这样就没事了。”

从头到半身全湿透了这叫没事,我才醒没多久,就被如此对待,这简直和受刑没多大区别,我实在很想揍麻里卡,但是我却没有力气。真不知道之前那一耳光我是怎么打的。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师父总算回来了,见到我,他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随手捡了块干布:“怎么了,怎么湿透了?”

“……只有泼水才叫的醒他,中此蛊的人都这样对付。”麻里卡说的简单轻松又合理,师父半点都没有怀疑他,只管帮我擦干头发,随后来解我的道袍:“是否都湿了?”我点了点头:“可是师父,要是都脱了我就没衣服穿了……。”

 

“……要不要我回避一下?”此话一出,我抢过师父手里的布就向麻里卡扔去,他嘴里还啃着包子,一脸等着我的得意表情,我要揍他,我忍很久了,我一定要揍死他!我使出全力想要爬起来,却反被师父给制了回去:“别乱动。”师父将自己身上的外袍脱下帮我裹上:“是否饿了……?”

我点头,等着师父转身去拿吃的给我,只见麻里卡随手抓起一个包子突然就向我扔过来,直砸到我的脸上,我心里暗自下了决心:等我能动了,我一定要弄死他!

 

这仇可结大了。

 

我憋着气大口大口的咬起了包子,师父眼瞧着我像饿鬼似的吃相,给我倒了水,要我慢点吃,但是我就是慢不下来,因为一旦吃到了第一口,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饿。

“我说了他会很饿吧……谢衣,我看就这些个包子不够,你再去拿一些来,别饿坏了你徒弟,哈哈哈哈!”麻里卡顺其自然的把我师父当起了跑堂的,而师父也根本毫不在意,说要去再拿些吃的来,走去门口打开了门,只听“咚咚”两声,摔进两个人来。

包子鼓在嘴里,看着门口趴着的两人,我和麻里卡虽看不明白但还是静静的盯着看,师父此时叹起气来:“你们两个,怎么还不离开。”

原来是师父认识的人?

见地上两人的穿着打扮不像是中原人,一男一女,女的满头细细的辫发,男的也同样辫发,都穿着印有花纹的长袍,脚上穿的是靴子,靴子的样式很独特。两人小心的爬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头,一人一只脚抱着师父不放,嘴里喊着:“师父我们找了你那么久你别赶我们走!”

 

 听到他们叫他师父,我差点没被包子噎死。

 

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抱着别人的大腿求师父,我感觉自己被彻底的打败了。

 

这两人不依不饶的抱着师父,就是不肯放开,师父如何劝都没用,居然有比我还死缠烂打的人存在,虽然不敢相信,我却很好奇:“……师父,他们是谁?”

就如我听到他们叫我师父“师父”时同样的反应和表情,他们两人齐刷刷的看向我:“他是我们的师父,你是什么东西,从什么地方来的,居然敢叫他师父!”

这两人简直毫无礼貌:“我还想问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干嘛缠着我师父!”

这两个人终于放开了我师父,把目标换成了我,仔细一看,这两个人有些相像,该不会是对兄妹:“我和我哥乃吐蕃王族,你自是不认得,你叫他师父,可有经过我们的允许。”

头一次听说拜师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我拜的是师父,为何要先经过你们两个……。”

“好了,你们两个别在这胡闹了,还不快点回去。”我觉得他们不会就这样轻易回去的。

“我们不回去!我们还没玩够怎能回去!师父你别赶我们走!”眼看这两人又把目标换回成师父的大腿,我真是为他们着急:“师父你认他们为徒了……?”

“为师并没有……。”听到师父对我自称为师,这两人打击不小,使劲闹腾:“师父你不是说你不收徒弟的吗!为何收一个突厥人做徒弟!”

伴着麻里卡的大笑声,我大声抗议:“我不是突厥人!谁告诉你们我是突厥人的!”再一想:“我师父想收谁做徒弟关你们什么事!”

“不是突厥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人,长这般模样自然不能做师父的徒弟。”我到想知道,我到底长怎么样了就不能做师父的徒弟了。

“你们两个真是笨啊,谢衣眼光不好,就好无异那口,自然只收他做徒弟,何必多争。”麻里卡的话怎么听都觉得变扭,变扭归变扭,却说的那两个人接不上话来。

这两人看看师父再看看我,自说自话的在屋内的桌旁坐下,和麻里卡一起吃起包子来,他们居然没感到自己有任何的失礼。

“谢衣,我看你如何都需要再去拿些吃的来了。”麻里卡又再一次把师父当起跑堂的来,没等师父走出门外,那两个人先一步争着要为师父做事,蹬蹬蹬地跑出了门口,下了楼去拿吃的了。

没过多久,这两人一人抱着大盆的包子和肉,一人抱着两坛酒跨了进来,看架势简直像是刚抢劫回来似得……进门之后他们将食物摆满了一桌,开封倒酒,动作麻利,开始伺候起师父来,麻里卡乘势开吃开喝,毫不客气。

他们两个拿来的酒和肉,自然不会愿意分给我,我不想让师父为难,我也不削吃他们的,好在此时我已经能稍微动弹,我便裹紧了师父给我的外袍,下了床,打算自己下楼去客栈大堂弄些吃的。

谁知被从门外破门而入的人给撞的摔回屋内……。

 

看来那些肉和酒,真是他们抢来的了。

 

自从离开崇吾山遇到师父之后,我就没安生过。

 

师父,是我要认的…人是我要跟的,是我要缠着的……前世的死,也是我心甘情愿求来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之后该如何,之后的日子要如何继续,很多事情是我咎由自取,很多事我必须瞒着师父,就像前世那样,瞒着他,瞒着……直到死的那一天。

 

何苦……那么累…为何要,如此辛苦。

 

我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头晕的厉害。

 

我开始有点想念在山上的日子了。

 

有些想丁里。

 

还有…吾痕真人……。

 

我感到又累、又饿、又冷……头好疼。

 

耳边都是吵闹的声音,东西摔破的声音,女人喊叫的声音……。

 

我感觉自己浮了起来……。

 

轻飘飘的……。

 

 

“师,师父……船晃的好厉害……。”

 

“……船?无异,醒醒,没有船,你不在船上,无异……。”

 

 


评论(2)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