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九章


“你是何人,为何会在流月城。”


“我…我叫乐,乐无异…我,我想……学偃术。”


“……你偷学了几天了。”


“我如果,如果说…只偷看了半个时辰……你会不会放过我……。”


“你以为我会杀你……?”


“我,我知道,偃术…不可外传,尤其是下界的人……我,偷学三天了……。”


他笑了。

 



他的偃甲发现了我,随后攻击了我。


他看了眼我肩上的伤。


“是否饿了……?”

“恩,我在流月城,就没看见吃的……。”

“三天如何度过的?”

“来的时候带了几个包子和酒。”

攻击我的偃甲凭空消失了。

“伤无大碍,可还走得动?”

“要不是…要不是饿急了,我定能再偷学几日!绝不会被你的偃甲发现!”

真不知道是从何处得来的这般勇气,使得我在已经被抓的情形下还如此大言不惭。


他又笑了。


“如此看来,流月城还真是对乐公子招待不周了。”

“别叫乐公子,你叫我无异就行了……。”


我被他观察着。


对一个偷盗者,他本无需如此温柔对待。

 

他伸手将我扶起,被扶起的同时我感到似乎有暖流涌进身体……肩上的伤,没之前那么痛了:“尽快离开流月城,若被其他人见到,你就出不去了。”

 

“恩,我会回去…吃饱了我再来!”

我不想一无所获。

我不想离开。

“不准再来。”

这句话说的毫无威力。

我决不答应。

 

“我想学你的偃术!”


“偃术,不可外传。”


“我不管……对了,那个什么,我都偷看了你三天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那你叫什么?”


他叹了口气……。


“……在下,偃师谢衣。”

 

 

 

 

师父……。

你就是…我的师父……。

 

 

我以为这是梦,我又一次梦到了那个和我拥有同一张面孔的人。

我知道他,他是师父谢衣的徒弟。

也是我的……前世。

无异,乐无异。

 


我在经历我前世的事情,我可以旁观自己,同时也可以感受和体验。

 


被下蛊之前,我和师父都未察觉到。

我只是喝了一口麻里卡从客栈厨房里擅自拿来的酒。

随后麻里卡就告诉我和师父,我已经被下了蛊。

 

下蛊半个时辰之后,我觉得冷,很冷很冷。麻里卡说:感到冷是此蛊最不痛苦的一种,但是面对此种严酷的寒冷,即使不能算是最痛苦,但也足够折腾死人。

折腾到师父即使一直抱着我,紧紧地抱着我,我都感觉不到他身体带来的一丝温度。

 

麻里卡看着如此着急的师父,笑着轻松的劝道:“没用的,抱的再紧他都不会觉得暖和的,脱光了都没用。”

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想着要去和他回嘴,我真的是被气到不行了。

但是我使不上力,我开始觉得越来越困,根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当我意识模糊,感觉不到甚至什么都看不见之后,我听到了麻里卡的声音。

他告诉我,还有没多久我就会处于死亡状态。

在这之前,他要告诫我一件事情。

 

他说:对于我的前世,对于前世的师父,对于一切我所看到的,所经历的,所体验到的,所有的快乐,痛苦,悲伤……我绝不可投入,绝不可留恋。

 

我不能有任何的怀疑,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否则,我会醒不过来。

甚至,真正的死去。

 

“无异,听着……真正的你,真正的谢衣在我麻里卡这里,你绝不可对前世的一切有所犹豫和恋恋不舍,也不可对你前世的师父存有过多的感情甚至投入进去,否则……你的师父,会再一次抱着死去的你…再一次彻底失去你…独自一个人。”



独自一个人……不会的…。

我不会的。

这种事,我不会再让它发生的。

绝不会……。


评论(12)
热度(1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