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八章


死,而且生生世世轮回不止,如此轮回…罪孽岂不是越来越重。


我问麻里卡,有没有办法改变此种轮回,他爽快的给了我一个可以的答复,我天真的以为真的有办法,迎来的其实还是死这一个结果,不同的是,是自己杀,还是尤别人来杀。


“在我看来,最简单的方式无非就是改变他死的方式,被别人杀,罪孽落在别人那,他的罪孽就不会再累加。”荒唐的办法,也只有他才想得出来。

我知道,师父不会答应。


“你说的他指的是师父的徒弟,那你的意思他已经转世了…所以他现在是不是很危险,我们是不是应该快去找他?”

麻里卡听后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准备回答我,然而在说了一个字后又突然中断,像是有什么事情必须瞒着说不得的样子,他吞了吞口水,甩了甩手叫我去问师父,想来有关师父徒弟的事情我实在不太好问,而且看着师父现在一脸谁都不要来惹我的模样,我根本不敢继续问下去。


之前麻里卡所的那些话,那些蛊,虽然中的人是师父,但是他却不自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曾被如此害过,直到他徒弟死后,他竟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父问过:你为什么要自尽。

麻里卡给了师父理由。

师父的徒弟,为了什么而自尽,已经不需要再问。

师父会把所有是罪责算给谁,是那下蛊之人,还是他自己。


“之前你问我岁数做什么?”麻里卡和师父之前的对话有许多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那些话虽然关系到的都是师父和他徒弟,但是或多或少,总让我感到和我有些干系。


“问你师父。”麻里卡之后不管问他什么,他都一个借口,让我去问师父,我想问,师父就在身旁,近在咫尺。我知道,可是那又如何……。

 

“师父在想无异?”

我想起之前师父的面具被摘下,在终于看到他的脸孔之后那种熟悉异常的感受,我甚至都说不出话来……熟悉,真的好熟悉,我可以肯定我见过师父,见过他的脸,在那里,在那个时候。


那时在下雪:“无异,无疑……师父,我和你徒弟的名字好相似。”


“你怎知他叫无异……。”真难为麻里卡开始问我话了。


我看到师父的表情开始起了变化,手也微微的动了下:“师父一直在叫的名字不就是无异……从来不是无疑。”


“何时……。”师父的思绪回来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见过师父,师父的脸非常的熟悉,非常的温柔,非常的让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时候在下雪,我看到雪花落在师父的脸上,它立刻就融化了,变作了师父的泪水,我以为师父在哭,为了你怀里的那个人,他,和我拥有同一张面孔。”

 

师父从之前就没有再看过我一眼。

 

“你看到了什么!下雪?”我点头说我在梦中的确见过师父和他的徒弟:“我见到白色的雪和满地红色的血……。”

麻里卡紧接着问:“谢衣,能想起来那时候是否在下雪?”

师父吃力的回想着:“我记不得是雨还是雪,我只记得无异脸上的泪水…异常冰冷…。”

“如果能知道是下雪的话,就能知道他前世自尽的时段……谢衣,我不知道你之前在想什么,不管如何,你必须做个决断。”

“告诉我,下蛊的人是谁。”师父声音低沉,带着攻击性,这示意着师父现在所有的想法。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你徒弟,我怀疑,那个人能活到现在,你徒弟应该下了不少功夫。他为了能让你毫无察觉的活到现在,必定将那个人保护了起来。”

“保护?居然…保护他……。”麻里卡希望师父能冷静下来,虽然师父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冷静的迹象,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师父现在到底有多恨,有多怨,有多悲伤。

“谢衣,下蛊之人不能死,他死了,你必死无疑,你徒弟深知这个结果,所以才会那么做。”

“告诉我,下蛊之人在哪。”不管如何解释,师父所认定的便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下蛊的人。

“我只能告诉你他还活着,至于在哪,知道的人只可能是你徒弟。”

不经意之间,师父的视线转向了我,只是如此短暂的一次停留,让我察觉到了那个或许:“师父……我是不是就是你徒弟无异的…转世……。”

不言而喻,加上麻里卡的不断点头。

“所以师父不愿再收我做徒弟,所以师父才会对我忽冷忽热,师父恨无异,怨无异,怪无异……师父,你尽管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到无异头上,他是错了。”

 

“是为师错了……。”


这一声为师像是等了百年之久,我以为在之后的生命中都不会从他口中听到这一句为师,这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幸福了,我的视线渐渐地模糊了起来,心中的很多情绪开始迷乱。

 

“是为师的错……为师不该藏匿偷师的你,更不该收你为徒,不该教你偃术,不该和你一起离开流月城去人界,去中原,不该把偃术传授于人……一切的一切都不应该。受人嫉恨,受人猜疑,受人如此毒害……为师不该怀疑,本不该怀疑,你所学偃术一切都是为了他人,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为了保护更多的人,甚至是害你的人。无异…你为何唯独就不保护你自己,为何不让为师来保护你。为何自作主张,为何一个人说走就走,为何一切都瞒着师父,为何要让为师恨你。”

 

 

所有的为何,只有一个答案,师父心里明白……不会有任何结果,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不了,就像我改变不了师父的决断一样。

它如此坚固不可动摇,不可摧毁。

“你是否能让无异忆起前世之事。”师父在想什么,在盘算着什么,我很担心。


“可以,让他死一次,在死亡那段时间内可以使他忆起前世之事,但是能看到多少我不能保证……如果他能看到他死前那段经历,我就能帮他改变他的命。”

 

师父脸色沉了下来:“不可……。”

麻里卡似乎预料到这种结果补充到:“我可以对你徒弟下个蛊,此蛊可以让他处于几乎死亡的状态,只需一小段时间,之后立刻解蛊,他自会醒来。”


“是否会有危害。”师父小心谨慎的问麻里卡,麻里卡点头:“你徒弟会受些罪,此种蛊曾经用于逼供,让一些不肯说老实话的人去体验死亡,之后没有一个不把实话说出来的。不过对受刑的人,我们下蛊会重很多,而且可以让他们反复死上好几次。”麻里卡说的很轻松快活,但是在我这里听起来,如何都觉得可怕:“所以我要死了……。”

“不用担心,我会控制力度,你忍得过去。”

虽然不太相信麻里卡,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忍,但是师父却不能忍:“不必了。”

“我必须知道他死的确切时间。”麻里卡想要说服师父,师父却问了他一句:“你为何愿意帮我们。”

麻里卡一脸不用多问的表情:“我嗜好下蛊解蛊,尤其解蛊,打从一开始看见你身上的蛊,我就想着各种解开的手段,还有你的徒弟,他对你的感情,非常的浓烈刻骨,即使他的转世,也不可忽视。”

所以当他听到我叫他师父的时候,他才会那么说……。

情人……原来如此。


“我想试试这个蛊。”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尝试去说服师父,师父并没有阻止,但是也并没有表示同意。

麻里卡有些犯愁,他搞不清师父到底在想什么。想不明白他就坐不住停不下来,在屋里转了不少圈,转着转着就转出了房门。

屋里突然就之留下了我和师父两人。

他就坐在我的一旁。


“师父,无痕真人曾对我说:他说这世间上能做我师父的人,只有一个,他还没有出现,所以在他还没出现之前,我是绝不可以认别人做师父的……那时候我想不明白,我更分不清该认谁做师父,我只知道我想找制作木鸟的主人,记得我遇到你那会儿,意外之下给你磕了个响头,你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头磕一个就够了,如今想想,我拜对了师父,你也认了我做徒弟。”

我去握师父的手,他的手果然很暖和:“师父,我会想起前世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告诉你,那个下蛊的人是谁。”

似乎被我猜到了所想,师父苦笑了起来,然而这一笑,如此的温柔,就如温泉一般温暖舒畅。

手,被握紧。


评论(2)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