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六章

打从进客栈开始,我就没觉得自在过。

客栈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各种江湖走客混在一个大堂内,环视四周,就没见一个看起来顺眼和善的,唯一一个我自己要跟的,都是不肯露脸的,说起来…也是因为他的面具构思的精巧,不妨碍他吃饭喝酒,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睡觉也会戴着它。

我手里端着烤猪站在师父的身后,烤猪的顶端扑着鲲鹏,面对一整只烤猪,鲲鹏它只管吃,也不知道眼前的形势有多紧张。看见被师父用筷子点倒的十来个江湖走客以各种姿势躺倒了一地,我觉得我在崇吾山学的几年剑术,都白学了。

也怪我从来就没认真的去练过,现在想来,我现在除了躲师父身后护着鲲鹏和我们的烤猪之外,其它我什么都做不了。

之前当一整只烤猪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上错了菜,谁知被师父告知这烤猪的确是我们的时候我有种被糊弄的错觉,我说我吃不了那么多,我也不相信师父能吃的下一整只烤猪,另外我们桌上还有很多的包子和其它下酒菜,如何想都吃不了那么多……但是我忘记了除我和师父之外,另一个饥肠辘辘的肚子的主人,鲲鹏…当我望着桌上的烤猪束手无策,根本找不到下手点的时候,鲲鹏毫不客气的扑了上去,占领了烤猪,开始自顾自的乱啃起来……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鸡吃肉,还是吃比自己都要大好多倍的一整只烤猪,这种有趣的画面让我不得不感叹离开崇吾山去外面走走看看是多么的有必要。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引来了客栈大堂内一些走客的不满,拍案喝道:“我们的烤羊迟迟不来!他们后到的倒先上了!还废整只烤猪全数喂鸡!!”

我听着觉得不妙去看师父,他倒是当什么都没听到,自顾自的继续喝酒。师父什么都不做,我也只能当没听到,看着鲲鹏继续吃,直到有几个人耐不住了,缓缓逼近:“之前就看你们举止古怪并非善类!鸡怎么可能会吃肉!肯定是妖怪!”

随着喊声,那些人抄起家伙,最前一人先向我抽刀砍来。

光芒,法阵,巨型轮廓,一瞬之间,那人手中的刀已断,人被重重的甩了出去摔在桌底下。

竹筒,转腕击掌,筷子瞬间横飞出去,化作利器,将围攻而来的所有人尽数点中击倒。

一地的人憋着气不敢再做声…。

师父见势毫不在意的站起,转头叫我带上鲲鹏,和他去上房。

我点着头,数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小心翼翼的端着烤猪跟着师父去他所说的上房。

 

 

 

屋内四壁土墙,一扇窗,一个卧榻,几个矮凳,木盆,一张矮桌。点起几盏油灯几只蜡烛,屋内还是有些昏暗。

鲲鹏已经将那只烤猪吃掉了大半,虽然不愿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它真的能吃那么多,所以妖怪就是妖怪,我无话可说,一口肉都没吃上的我,总觉得有些饿。

进到屋内之后虽然没了乱七八糟的外人,但是一旦安静下来,我更觉得有些不自在。

不过好在,这不自在很快就被我的好奇心给取代了:“师父,你要不要洗个脸,擦个身体然后睡觉,一路风沙过来,我想师父你肯定很不舒服。”

“不必了,这点风沙我早已习惯,倒是你……。”

“那洗个脸!”不能那么简单就放弃:“洗个脸再睡吧师父,这样舒服些。”

“不必了。”必须想个法子让师父脱面具。

“我今天才拜的师,让我好好伺候下师父你行不行。”

“不必了。”师父坐在榻上,我端着盛着水的木盆对着他:“师父你除了说不必了,还有别的想对我说的吗?”

“你何以一定要我洗脸?”

“我没有…洗脸这不是想让师父舒服些吗…师父我水都准备好了。”

“你自己洗吧。”听这口气他是不会当着我的面洗脸了,所以他是不会脱下面具的,至少目前不会,也或许师父今后都不会在我面前将面具摘掉,端木盆等着师父等的手都开始有些酸了,我只好改变初衷把木盆放到师父脚边:“那师父你不洗脸,就洗脚吧,我帮你洗。”

“不必了!”这回不知为何真像是触怒到了师父,他没有预兆的突然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打开了木板门,听到关门声后,屋内只留下还蹲在卧榻边的我和还在啃着烤猪的鲲鹏。

 

 

 

 

等了很久,一直注意着门外的声响,想着师父还回不回来,没有回来,就继续等,等下去,就感到越来越慌。

师父会去哪里,今晚是不是就不回来了,他万一要是一个干脆离开了客栈我岂不是很难再找到他,越想越耐不住,虽已是深夜,但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时辰,我等不了那么久,我也肯定睡不着,我下定了主意走去门前确定门外没有什么响动之后打开了门,还没来得及抬脚走出去就看见了靠躺在门口土墙上的师父……我竟没想到,师父原来从一开始就没离开或者走远过,他一直在门外,但是却不愿进来。

我真的让他生气了?为了什么而生气……为了什么情愿睡门外也不愿和我在一个屋内相对?

我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使得师父那么不喜欢我……。

 

我蹲在师父身旁,轻声叫了他几声,他没有回应,师父没有回应那就有可能是睡着了,师父睡着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有机会可以看到他真正的样貌了,只要摘掉师父的面具,我就可以看到,师父不会发现,我知道自己已经碰到了他脸上的面具,只要揭开一点,我就能看到……。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心跳的那么快,只是揭个面具罢了,却像是在偷东西似的…的确是在偷东西……。

 

“无异……。”

老天哎!第一次干这种事就被抓到了!

师父不是睡着了吗!

听到师父叫我的名字我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急忙缩手跪地,先道歉:“师父我不是要摘你的面具!我以为你睡着了所以我不是要摘你的面具!”

我真是服了我自己连撒谎都不会,居然全盘托出!

“无异…。”

“……师父,你在叫我?”

看师父还是一动不动,不像是醒了的样子……难道是在说梦话。

可是说梦话为什么叫的是我的名字。

等等,不会……如果真的是梦话,那师父叫的就应该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师父……我是无异,我在这里…。”

无异这个名字,我曾在梦中听到过。

如果师父真的是在叫他的话…那……。

“无异…为师觉得好累。”

 

 

在梦中。

我听他唤他“无异……。”

而他自称“为师。”

 

 

“师父为什么会累…?”

“你为何要自尽……。”

无异自杀的原因师父竟不知道。

 

回想之前从丁里那听到的那个原因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是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师父会不知道。

 

“师父,你对无异是否有超出师徒感情之外的…。”

 

“这不是你自尽的理由…无异,这不是。”

“师父,你是否恨无异。”

 

“为师恨,百年间为师一直在恨。”

 

“所以,无异错了……。”

 

“生命,至为灿烂,至为珍贵…而又永不重来……身为偃师,你却亲手杀了你自己,亲手将自己的生命断送,甚至连同你的魂魄一起…为师怎能不恨你。”

 

怎能不恨……。

 

是的,怎么能不恨,但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连师父都不知道,除了他的徒弟无异之外,还会有谁能知道真正的原因。

 

 

 

在梦中,那个自称是为师的人,可能就是师父谢衣。

而那个徒弟,躺在师父怀中的徒弟,就是无异……。

和我拥有一模一样的脸的人。

 

如果我梦到的真是他们,那我又是谁。

为什么我会梦到他们。

为什么,我会和无异长得一模一样。


评论(2)
热度(1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