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三章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崇吾山去如此遥远的地方,为了找一个人。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制作偃甲鸟的人。

也不管他是否真的叫谢衣,是否还活着。

我只知道。

我所有的期望和激情只为了寻找这一个人而存在。

如果让我停下来,那至今为止,我的活着,便毫无意义。

 

 

 

 

 

我回到崇吾山之后被告知吾痕真人在混灵殿等我,在去混灵殿的路上,我见到很多崇吾山弟子神色紧张的往一处赶去,有的手里还拿着剑,有几个甚至在御剑似乎是要准备飞行的架势。

 

“天都黑了,怎么他们还在练剑?”对于练剑修行之类的事我虽不热衷也并不关心,但是至少我知道在这种时候肯定不是在修炼。

我多少感到有些好奇,就上前去拦了一个弟子随意的问了句,意外之下被告知崇吾山附近出现了一只妖怪,他们正要赶过去,听说几位长老早已赶到妖怪出现的三玄殿了。

“无疑!有妖怪看!”丁里不仅对修仙感兴趣,对妖怪也感兴趣,按他的说法,他总有一天会拜一个好师,练就一身的厉害本事斩妖除魔,虽然现在拜师的事情还没有着落,但是可以先看看妖怪,学习一下。

 

“我们还是别去添乱了,长老们都出动了我看那个妖怪一定很厉害……吾痕真人还在等我,我得先去混灵殿。”有些东西正在悄无声息的进展着,我不知道那些东西将会以什么姿态展现到我的面前,我只知道我控制不住的想要去迎接它们,兴奋和激动让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丁里虽然想去看妖怪,但是却只能跟着:“早知道你当初就应该让吾痕真人教你御剑飞行,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用两条腿跑了。”


“丁里你说的没错,其它不学都可以,我应该学御剑飞行的,这样我就能在木鸟飞走修复的时候跟踪它了,说不定早就可以见到修复它的人了。”丁里明显有些吃力道:“你,你现在真是……做什么都为了找那个人!”

“好在已经知道名字了……谢衣。”这个名字已经在我的心里重复默念了很多很多次。

“你认为修复木鸟的人就是谢衣?”

“见到吾痕真人就知道了。”

眼前就已经是混灵殿大殿的门口了,丁里这时总算是不行了,坐去石阶上,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见到吾痕真人慢慢地从殿内走了出来,他急忙站了起来,做出相当尊敬的样子。


无痕真人见了我什么都没有问,也没有要向我开口说话的样子,看来,他是都知道了,所以我也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吾痕真人,我要下山,明日便走,不,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离开。”


“何时回来。”一身灰色长袍的无痕真人神情平静淡漠,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隐隐约约间,我总觉得他似乎在等着什么。

“我找到谢衣,就回来。”我想从无痕真人那里得到一些有关谢衣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当初无痕真人和我提过的偃术大师,那个人就应该是谢衣:“无痕真人是否认识他。”


“见过。”这个回答并不吃惊,但是还是有些意外,当意外散去,我还想再问无痕真人更多有关谢衣的事情的时候,无痕真人伸出了手,然后掌心向上,一阵光芒之后,我见到他的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个发着光的东西,无痕真人手掌合拢,那东西便不再发光,当无痕真人将这件东西交到我手里之后,我才看清了它是一个月牙形的石头。


我问无痕真人这是什么,他只是说了要我保管好,说对我有用:“此物可以解开这世上任何事物。”

 

“多谢无痕真人……。”对于这个东西的用处,我在心里盘算起可以用它来切肉吃,但是它的形状又有些不太方便,不过我可以肯定无痕真人把这个送我一定不是为了让我干这种事。我将无痕真人送我的石头绕上了绳子,然后系于腰间,就在这时,风,突然就大了起来。

 

“无疑,时辰到了……它,来接你了。”

 

接我……谁?

 

谁会来接我……。

 

风越来越大,跟着动静也越来越大,我感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在靠近自己,当一阵巨大的声响在我身后突然落下之后,我转身见到了自出生到现在为止,见过的最为罕见的东西,蓝色的巨鸟,比我肩上的木鸟要大出很多倍的鸟。

它全身覆盖着艳丽的蓝色。

非常傲气威风的一个妖怪。

这应该就是之前崇吾山弟子所说的妖怪了吧…这个妖怪自落与我身旁之后,就再没有动过,它相当的镇静自若,对于其它漠不关心,对我对吾痕真人和丁里没有任何戒备,如此一来,我自然也不可示弱,不但不退开,我反而向它靠近,我看着它,它同样回望起我来,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可以摸你吗?”


我问它,它似乎能听懂我的话,动了动它的翅膀,我再去问,这是不是就是它同意的回答,它之后便展开了它的翅膀,像是邀请我的样子。


无痕真人的那句:它来接你了,难道指的就是它……?


乘上这只蓝色的巨鸟,可以到达我想要去的任何一个地方,找到那个我想要找到的人……我不应该犹豫,我更不用怀疑,它虽是妖怪,但是它不会伤害我,我可以肯定,它在等我。

当我决定想要乘上它的时候,我听到了丁里的阻止声:“无疑!你疯了!快离开那只妖怪!”

我没有停下,而它,已准备好带我离开。

羽翼展开,我向无痕真人道别,向丁里伸出了手:“丁里,你如果害怕的话就留在这里。”

丁里望着我的手一再的犹豫,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走吧……。”无需再等待下去,我知道它在等着我的这句话,就像我急切的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当我真正的说出口之后,我被它坚毅果断地带往天空。不再有回头的可能。耳边尽是风声,渐渐的……我再看不到吾痕真人,再看不到丁里,再看不清地面,直到整座崇吾山的星星点点也消失于我的视野之中。

 

 

 

 

 

这是一次失败的着陆。

 

我曾想象过很多次美好又激动人心的相遇都被这糟糕的着陆给毁去了大半。

路上我多次想要知道它的名字,它始终都没有告诉我,我知道它不会说话,但是我以为它会给我提示,但是结果是没有。

 

它从摇摇晃晃到直落地面相隔时间很短,我都没有一个准备,瞬间就被甩到了地上,好在摔落的地方是一片沙漠,沙地好在还算松软,虽然我现在满身满脸满嘴都是沙,好不容易抖去了大半沙土之后,我总算找到了已经变化为一只黄色类似小鸡模样的鸟……回想它一开始出现在我面前那威风凛凛的妖怪模样,我给它暂时取了个名字,叫摔鸡。

 

摔鸡看样子不仅累了,似乎也饿了,我将它捧与手中,查看了下它的身体,不想它身上居然还有伤,回头想了想,可能是在它闯入崇吾山的时候被崇吾山弟子或者被那些长老伤到的。

想到我在这种时候都没办法给它致伤,身上又没吃的,着急之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没想到突然听到有人的声音,急忙闻声去找,居然看到前方真的有人,还不是一个,旁边还停有一辆马车,我急忙向他们跑去。

 

那几个人身材魁梧,面相凶恶,脸上还有明显的伤痕,拥有这种长相的人我第一次见到,总觉得有些好奇……想想在崇吾山这种修道修仙的地方,从来不会有这种样貌的人出现…这是为什么。

 

总是问为什么是不好的,随随便便去和陌生人打招呼也是欠周到的,更何况我还是去寻求帮助的……他们不仅没有给我好脸色看,更没有给我说话解释的机会,一见到我,他们就立刻非常粗鲁的抢走了我唯一看起来比较贵重的东西,我的木鸟。然后绑了我的手和脚,把我扔进了马车。

 

这种时候我才惊觉到,我一定是遇到了强盗,土匪,或者可能是人贩子,不管是哪个,反正都不是好人,也不是好事。手和脚都被绳子绑着,我好不容易才勉强坐起身,定了定神,发现原来马车里还有一个人。

 

一开始注意到的是他的头发,灰白色,可能已经年事已高的关系…然后他身穿着如同发色一般的衣衫长袍,很是破旧,头上盖着粗布,因为戴着面具的关系,这人的脸完全看不到。

 

仔细想想之前自己的遭遇,想必他也应该是被抓了的,但是再细看一下他又好像没有被捆绑的样子,总不见得他会是和他们一伙的吧,我想去问个究竟,但是看不到脸看不到表情,他又不动不说话,我怕他在打瞌睡,所以只好在一边坐着等,等他有什么动作了再说,等着等着……却听到车外先有了响动,之后马车就突然晃动了起来,我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直接向前倾去头重重的撞到了地,就如同我向那个人磕了个响头一般,我的手被绑着,一时半会起不来,挣扎之下,那个之前还一动不动的人终于有了些反应,扶了我一把,总算让我恢复到了之前坐着的姿势,当我正想要感谢他的时候,这马车又晃了起来,我又险些头着地,好在那个人反应快,没让我对着他磕第二个头,真是谢天谢地。

 

“……头磕一个就够了。”没想到他还会打趣别人,虽然在我听来他似乎并非是真要拿我开玩笑:“老伯伯以你的年纪我再磕几个头你也受得起。”


“老伯伯……?”被叫做老伯伯他似乎并不习惯,其实听到他开口之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老伯伯:“如果你不喜欢被人叫老伯伯我便不叫。”

 

他没有纠正我,先将我手上的绳子给解开了,这时我才看到他手上居然有锁链,他被一条锁链铐着双手,锁链长度的限制导致他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动作:“是那些人干的?”我指着马车外问他,他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自己,反倒用这双铐着锁链的手来抚我的头发……这才让我意识到,难道是我头发上的沙子太多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去拍弄掉头发上的沙子,他停顿了下来看着有些手忙脚乱的我……手停在我的耳旁,然后慢慢地摸上了我的脸……很难解释清楚…我没有拒绝,也没有阻止,我总觉得有一股很难言语的冲动,迫使我无法忍受他手上禁锢着他的东西,想要立刻去毁坏它。

 

“我该叫你什么?”之前他还没有回答是否在意我那样称呼他,现在他反倒来问我该怎么叫我:“你叫我无疑就可以了。”

“哪个字?”我握起他的手,让他展开手掌,然后我在他手掌上写下疑这个字。

“疑,惑也……无疑,原来如此,谁给你取的?”

“吾痕真人,你可认识?”

“见过。”同吾痕真人一模一样的回答。

 

提到无痕真人,这倒让我想起他之前送我的那个石头。

我慌乱的去找自己之前系于腰间的那个石头,摸了好几处总算找到了,把它解了下来:“这个是无痕真人在我离开崇吾山之前给我的,他说这个东西可以解开这世间的任何事物。”是不是真的如吾痕真人说的一般,现在试一下就知道了,我拿着月牙形的石头对着那条锁链敲下去,石头瞬间发出蓝色的淡淡光芒,锁链就在此时开始渐渐地融化,随后慢慢消散,连同无痕真人给我的石头一起。

 

最后什么都没剩下:“为什么会这样?”

 

“不用管它为什么。”他始终都像是一切都意料之中的样子,而我的疑惑却越来越多……如今我和他都已经没有了阻碍,我问他我们是不是下一步可以逃走了。

“休息一会吧,暂时他们不会来对付你我,他们必定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一处客栈,否则一旦太阳落山,妖魔肆虐横行,平常人遇到它们必死无疑。”

 

妖魔,妖怪……妖怪!我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摔鸡!我的摔鸡!!我把它给忘记了!”

“摔鸡……?”

“是的!就是一只鸡!黄色的小鸡!之前还和我在一起,后来我被那些强盗扔进了马车后就……。”该不会把它给落下了吧,虽然它是个大妖怪,虽然它会飞,但是它受着伤,还饿着……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它了。

 

“你说的可是它。”沙漠这种地方还会出现第二只全身黄黄的小鸡吗?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我看着那个人手里的鸡,怎么看都是摔鸡啊:“它怎么在你手里?”

“你被扔进车内之前,它便先跳进了马车,一直在我身后躺着。”

原来如此,我大大松了口气:“它有些受伤了,还饿着,我得找点吃的给它。”

“一点可不行。”

“它能吃多少?”仔细一想它妖怪时的模样,这个问题问的未免就有些多余了,但是如果胃口一直是以妖怪时候为准的话,那的确是要吃很多才行,但是以现在这小鸡的模样,如何才能塞的下肚去。

 

马车一直颠簸着摇晃着,想要在里面好好的睡一会有些困难,我从那人的手中抱回了摔鸡,它似乎已经有些醒了,眼睛一开始只是睁开,之后突然睁大,警觉了起来,就在同时,从远处传来了嘶叫声,声音极其尖锐恐怖,不像是人所发出的,这种嘶叫声越来越接近,让人不禁汗毛直竖。马车在此时不再前行,虽然听到有人一次一次的抽动马鞭,但是马如何都不再移动半步。

 

“无异,下车。”那人先跳下了马车,然后再将我扶下,我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在叫我,因为我觉得我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他叫的……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

 


评论(1)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