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禁】第二章



坐于这家客栈内已有半个时辰,要等的人迟迟不来,走,到是走了不少人。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走,只因为我带来的一只木鸟。至今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见到它,都会害怕甚至厌恶它,他们口中所称的邪物,妖物到底是从何而来。

如何看,它都只不过是一只会动会飞的木鸟罢了,何以它会被称作为邪物和妖物。

这个疑惑我曾问过吾痕真人,他告诉我,这只鸟,从我出生不久之后就一直在世间到处寻找我,它寻了我十多年,陪了我到今七年多,从未离开过,也从未给我带来任何灾祸和伤害。害怕它厌恶它的人,并非了解它,也从未想过要接触它。对于不了解的事物,甚至是一百年之前就已绝迹的事物,他们会害怕会厌恶,甚至去诋毁它,谁都不能说应该怪罪谁……。

 

吾痕真人曾说过,这只木鸟,在百年之前被称为偃甲,是由一位偃术大师制作而成的。只可惜……所谓的偃术,偃甲,偃师到了今日,都已不存在了,他们都被人们视做为不详是邪恶,是魔道。所以,当这早已不存在的偃甲又再次出现在世间的时候,很多人都很惧怕。

 

“无疑!你又把那只鸟带出来招摇了!”等的人总算来了,他进了客栈直直的朝我走来,一边走一边挥着手,还撞上一个正要离开的人,那人想必也是急着躲我的木鸟吧。

我的原名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在我出生不久后,就被吾痕真人带上了崇吾山,崇吾山是个修道修仙的地方,无疑这个名字是他给我取的,至今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答应把我交给他,让他把我带上山。

“我带它出来透透气,整天在山上怕它憋出病来。”

 

“我觉得它不需要透气,需要透气的是你,你住的地方还不够你透清气的,居然下山来透老百姓的浊气!”每次丁里都会那么说,所以他老是借着上香祈福往崇吾山上跑:“那里没肉没酒没鱼,我也懒得练剑,还是下来的好,还能到处走走看看。” 丁里一直认为我应该和他换一换,他想去山上修道修仙,认个掌门做师父,学好剑术法术跟着他到处斩妖除魔济世救人,如果能成为某个得道真人的徒弟就更扬眉吐气了,越想就越不着边际。只可惜他没被什么长老真人看上过,连入门都不符合要求。

 

“……我其实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你到了现在都还不是吾痕真人的徒弟,你从小就是被他带上山的,他还教你修道,教你练剑,但是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没有师父,他甚至都不让别人收你为徒?”

“这个问题我早就问过吾痕真人了,他说这世间上能做我师父的人,只有一个人,他还没有出现,所以在他还没出现之前,我是绝不可以认别人做师父的……说到底,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可以做我师父的人会是谁,叫我怎么认。“那吾痕真人怎么说?”

“他说到时候我就会明白的,只要我师父他出现的话……。”

难道只有我的师父从出生前就已经安排好了的…一定要是那个人,那个我根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的人。

“哦,你老是下山不会就是为了来找你师父的吧!”或许这也算是个原因,不过更多的,我想了解木鸟的事情,了解偃甲的事情。

但是多次下山并没有太大的收获,很多人见了木鸟大多都是躲开,避而不谈,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真是让人无从着手。

丁里因为一直见到木鸟的关系,对它并没有什么想法,我曾拜托他帮我打听一些有关偃甲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收获:“这木鸟总觉得有些迟钝了。”

“是有些,它每次钝了都会飞走几天不回来,再回来的时候就回复如初的样子。”

“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丁里或许和我想的不谋而合:“偃甲早在百年前就被全部破坏烧毁,偃术也被当做是禁术邪术,而偃师也早已不存在了。这偃甲鸟难道会自行修复……。”

“自行修复何必飞走几天……我曾听到过传言,听说有人半年前在荒漠见过偃甲,甚至看见会用偃术的人出现。”

“传言可信度不高,但是也不是绝对……无疑,你想去?”我告诉丁里我的确有点想去。

“你对这只木鸟是不是有些执着了?

“不,我是对制作这只偃甲鸟的偃术大师执着罢了。” 丁里有些不可思议的想了想说:“你确定那人还活着,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是否活着我不能断定我也不能强求,我只想知道制作这只偃甲鸟的人是谁,为什么他做的偃甲鸟会一直待在我的身边,一直陪着我,一直守护着我。”

 

丁里回答不上来,也想不明白,我和他面对面坐着,之间隔着一张矮桌,桌子上停着木鸟,在不知何时,还多了一个人,此人看起来已年过古稀,他很是吃惊的盯着桌上的木鸟,他似乎看上去并不害怕的样子,更不是厌恶的表情,而是……。

“偃甲……。”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和丁里同时站了起来:“老人家你知道偃甲!?” 丁里很勤快的连忙扶他坐下,我们看着老人慢慢的伸手去摸木鸟,他丝毫没有担心害怕的样子,甚至露出了微笑:“认识,认识,我曾见过。”

“见过!?你见过偃甲?在哪里?!”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认识见过偃甲的人,我急切的想从这位老人那里询问到结果,无论多少,就算只是一丝半点也好!

 

“我记得我儿时曾见过……是叫偃甲没错…还有偃师…做偃甲的人,我的爷爷曾提起过一个偃术大师的名字……。”

偃术大师,吾痕真人曾向我提到过他……我问过吾痕真人他叫什么,他始终不提半字。

“他叫什么名字?!”

“……让我想想,偃甲,偃术……。”

 

丁里和我着急的等着老人回想起那个名字,丁里有些担心的一个劲的问我,这老人家年纪那么大了,能想起他爷爷说的事吗?

我们没办法知道,只能等。等了半天这老人就是没说出半个字来,到是把他的孙女给等来了。我和丁里一阵失落。

他的孙女看着自己的爷爷坐到了我们一桌,也坐了下来,然后问老人怎么了,老人就说他在想一个人的名字。

“谢衣……?”他孙女突然跳出的这个名字马上得到了老人的点头。

“谢…衣……你确定吗?” 丁里去问老人的孙女,她有些半知半解的说道:“我爷爷年纪大了有时候犯糊涂,不过说到偃甲偃师我到还算熟悉,我时常听我父亲母亲提起,也是因为爷爷那时候老是和他们说的缘故。”

“除了名字还有其它的吗?”

老人的孙女想了想,放低了声音说:“如今偃甲这种东西都被当成了不祥之物,其实我见过偃甲,我家里就有一个,听爷爷说,是很久之前传下来的,对于偃甲是邪物的说法我从小就不信,就如你们桌上的木鸟。”

 

“我想知道,那个偃术大师…谢衣…他还活着吗?”

老人的孙女有些不能确定的摇了摇头说到:“……传言说他已经失踪了,也有说他已经死了。”

“传言不可信。”虽然那么说,但是传言也有可信的地方:“他……怎么死的?”

“其实有很多种有关他的传言,有说他已经死了的,也有说他入了魔道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他被禁锢了起来。”

丁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来,拍了拍自己的头说:“我想起来了,我不久之前在什么地方也听到过这种事,只是我不知道那些人说的是谁。”

“你也听到过……?”

丁里忙点头说他喜欢到处走到处逛,总会在一些聚集各式各样的人群里听到不少事情,只是他没想到罢了。

“说到入了魔道我才想起来,不过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听的不完整,我只听到百年前曾有一个人在一夜之间杀了很多人,就为此,他入了魔道,并且他所带来的所有东西都被全数破坏禁毁。”

“杀了很多人……?” 丁里说很难描述清楚当时的场景,只记得那时说的人只提了句尸横遍地,到处是血。

而这两句话,顿时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梦,这个梦,曾出现过好多次。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味道。

“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吗?”

丁里按着头使劲回想:“这好像也有几种说法:说什么这个人修炼走火入魔,说什么被邪剑附体大开杀戒,还有一个……这个说法很特别。”

“什么特别……?”我和老人的孙女异口同声的去追问丁里,丁里喝了口水下去:“说这个人会杀那么多人,是因为他的徒弟被杀死了。”

“徒弟?”提到徒弟,老人的孙女突然想到了什么:“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谢衣有个徒弟!”

丁里连忙转头去问:“真的!?他有徒弟?”得到老人的孙女肯定之后,丁里开始有些疑惑起来:“如果真的是徒弟,徒弟被杀死了,师父为他报仇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是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按照我所听到的那种说法,他是一夜之间杀了很多人…所以那之后的说法也有可能?”

 

“什么说法……?”这说法传言是不是有些多了,不过,对我而言……有总比没有好,因为如此一来,总会在这些传言里找到我想要的线索。

 

“说两人有超出师徒感情之外的恋情,后因徒弟承受不住世人唾骂而自尽,乃至师父一夜成狂,杀人不计其数,最终坠入魔道。”

 

“这种说法可信?”我看着木鸟歪着脖子,像是在摇头似的:“不管何种传言何种说法,只要不是确切的说他已经死了,那就还有一点可能。” 丁里问我接下去打算如何,我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但是对于我自己的梦,我或许能从中找到些什么……。

 

还有就是:“我现在就回崇吾山,我有些事想问吾痕真人。”


评论(4)
热度(2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