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七章 完结

乐无异自回家后已过了好几个月,一开始他本还盼着师父会来找自己,但是随着一个月又一个月的过去,乐无异越来越觉得希望渺茫……想回去山寨找师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但是当初是自己说要走的,乐无异没脸回去,他也找不到理由回去,如此一想,乐无异开始后悔当初走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把馋鸡留在山寨,这样他现在就会有足够的理由回去。

 

每次想到这些乐无异就觉得难受,刚难受没多久,就听到偃甲房外有吵闹声,乐无异走去门口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就看见师父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后面跟着吉祥和如意。

 

乐无异不由得连忙揉了揉眼睛去看个仔细,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师父居然来了,师父真的来了……但是再一想,又不对,来的是原本的师父,不是高离天,真正的师父应该是高离天才对。乐无异垂下了脑袋叹了口气告诉自己:真可惜,来的不是师父…虽失望,但是能看到师父乐无异还是有些小高兴的。待到师父走到面前了,乐无异试探的问了句:“滴?”

滴点着头,走进了偃甲房,摆着手说:“别让那两个人跟着我,一路他们两个拦着我进来的,烦透了!”

能这么说话的也只有滴了,乐无异想如果师父谢衣也是这样的话,那他该会有多头疼,或者他还会喜欢师父吗……。

乐无异一边吩咐吉祥和如意以后看到师父不用拦着,随他进出,一边让他们准备一些酒和吃的送来。他回过头去,看见滴正在房内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你又借用我师父的身体,不怕被我师父发现?”

“不怕,他知道,他也允许我用他的身体出来了!”

这个结果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乐无异没想到师父居然会答应滴用自己的身体出来:“师父他……知道你来这里?”

“不知道,我没和他说我去哪,反正他让我用就对了!”滴朝着门口张望了下:“酒什么时候来,吃的什么时候来?”

“你等一下不会饿死的……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你家还不好找?随便问个人定国公府怎么走,他们都知道,我就一路问过来,有人知道我是你师父谢衣,还特意带我走。”

乐无异想想也是:“这一路你没干过别的事?”

“还没来得及,到了长安就先来找你了。”这种说法在乐无异听来有些反常,滴居然会那么安分,他不相信:“才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就变安分了?”

“安分是什么?对了,我来这里之前买了一盒胭脂,和我之前买的那个颜色不同,这颜色可漂亮许多!”滴拿出那盒胭脂,乐无异一看是橙色的,立马拿过来:“不准抹!”

“为什么不准!我现在都改了不穿女装了!抹下胭脂总可以了吧!反正你师父看不到!”

师父看不到但是乐无异能看到,这种事情不能再犯第二次:“你要是再想着干这些事,看我不去告诉师父!”

滴听到这句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到是告啊,你连山寨都不敢回去,你还想告状?”乐无异没想到居然会被滴给取笑,坐不住了:“谁说我不敢了!我只是…我只是,算了!师父讨厌我!我何必让他再看见我!”

“你还在在意这个?”滴抢回乐无异手里的胭脂盒,打开闻了闻:“我主人说你师父根本不讨厌你。”

“我对于你听到的,你说的,你主人说的之类,一概不信!”滴怪乐无异固执,乐无异认为滴说的话大多不可信,尤其是从他主人那听到的,滴说那次说话主人没喝酒没醉,自然说的是真的:“你师父亲口说他没有讨厌你,是你误会罢了。”

“师父他当着我的面说讨厌我,这还是误会?我有那么笨!?”

“你就是那么笨,你师父还和我主人说你挺傻的,还喜欢死搅蛮缠。”越说下去,乐无异越觉得师父真的很讨厌自己了:“所以师父烦我讨厌我!?”

“嗯,我觉得是蛮讨厌的,说真的你还真的挺笨的,我都快开始讨厌你了!”虽然面前说话的人乐无异心里清楚他不是真正的师父,但是看着师父对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说自己笨和讨厌,乐无异还是很受伤很被打击的:“所以我都离开好几月了,师父都不来看我!对我不闻不问!”

“没有,他有提到你!”

“他怎么提到我了!”

“他说你傻啊。”乐无异简直快被气死了,不想再和滴多说半句话,不是,是不想再听到滴说话,带着师父的声音的话。

偃甲房内之后一片安静,好在没过多久,家仆终于送来了酒和吃食,滴看见这些东西之后,也就完全不管乐无异了,只管自己吃喝,酒有多少全数喝完,喝完了还要,乐无异担心师父的身体,就没答应。然而滴终究是喝了不少酒,已经开始有些醉,便开始耍赖缠着乐无异继续要这要那,乐无异不理,滴就干脆死抱着乐无异不放手,两人在偃甲房内拉拉扯扯好一阵折腾,乐无异没想到师父的力气那么大,他本想干脆把滴安排在房内睡下算了,但是他没想到滴醉酒之后根本不睡,反而精神的很,死抱着自己不算,还咬!

乐无异实在受不了了,扒开了滴抱着自己的手,还有腿,弄开了腿,手又缠上来,在偃甲房里如此折腾下去简直没完没了,最受不了的是滴还咬自己,一开始是手,现在已经扩展到了脖子,妖怪就是妖怪,咬人简直是习性!最后乐无异实在没力气了,只好罢手,滴就这样抱着乐无异睡着了,而这种时候才午时而已,乐无异根本睡不着,他睡不着但是又弄不开滴,滴死抱着自己不放,怎么办,乐无异想怎么办怎么办想到后面也睡着了。

 

直到晚上乐无异才醒,一睁开眼就看见师父的脸,只差那么点就亲上了,最惊人的是,师父还看着自己,乐无异实在是被吓得不轻:“你,你你你!你快起来!”

“怎么搞的,我居然睡着了。”虽然醒了还可以说话了,但是滴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她还是压着乐无异不放:“话说你没醒之前我一直瞧你,在我看来,你是我目前见到的算是最漂亮的人了。”

怎么会突然谈起这个,乐无异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别管这个,你先起来!”

“我不起来,话说男女之间如果互相喜欢,是不是就会做这种事?”

“什么事情?”滴说着便低下头直接亲上乐无异,乐无异简直被吓的拼死挣扎:“住手!都说是男女之间了!我是男的,你现在也是!给我停下!”

“乐无异你骗我!什么男女之间才能做的事情,我现在不就对你做了,我也没死啊。”

“是不会死!但是也不能做!这是我师父的身体!”乐无异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被一个是师父但是又不是师父的人这样对待,他觉得自己以后都无法再面对真正的师父了。

“你不是喜欢你师父吗?”

什么都不懂真是幸运,但是同时也真是可怕。

“我是喜欢,但是就算喜欢也不能做这种事,不,我不知道……反正现在的你不是师父,所以不可以。”

“那如果是你师父呢,但是他是以高离天的身体模样,你会说可以吗”

“如果师父想的话……。”滴觉得很难理解:“如果你师父借用的身体不是人呢,是个妖怪或者更可怕的东西呢?”

“那我想,他是不会让我找到他的。”滴想也是:“你们人的想法我反正搞不懂,我挺喜欢你的乐无异,所以我想和你亲近,借用谁的身体我不在意,但是你却在意。”滴终于起身,放开了乐无异:“我要回去了,主人还等着我,我答应他早些回去的。”

 

 

 

滴再一次闯进乐无异府里是几周之后的事情,乐无异同样还是准备了喝的吃的招待,滴喝完吃完闹完就走。之后每一个月来一次,住三天,乐无异慢慢的都习惯了,他府里的家仆也都习惯了,之后不习惯的老爹和娘亲也习惯了。

 

 

 

这一日乐无异算着滴又该来了,早就让如意准备好了好菜好酒等着滴来,但是等了一天,到晚饭时间都没见她来,乐无异以为自己算错了日子,就先吃了晚饭,带着馋鸡进了自己的房间。

馋鸡似乎晚饭没吃饱,乐无异便拿了些点心给馋鸡吃,乐无异看着在盘子里啃着点心的馋鸡,出了神,连房里什么时候走进了人他都没反应。

乐无异没反应,馋鸡倒是先见到了人,那人走去桌旁,向馋鸡摊开了手,馋鸡蹦了几下,愉快的踩上了那人的手掌。

当乐无异回神之后,看见师父就坐在自己的身旁,而馋鸡在他的肩膀上:“你怎么这种时候来,晚饭都吃完了,我叫人帮你拿酒。”乐无异想起身喊人,滴拦着说:“那么晚了,我自然吃过了来……长安到处有酒肆,不怕没酒喝。”

乐无异还是第一次遇到滴来他府里,先不急着喝酒吃肉的:“才一个月不见,你越来越客气了。”

这客气说的让滴突然就不客气了起来:“那你让人拿酒来!我在你房里喝!”乐无异看着滴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既然喝过了你就别死撑,撑坏了我师父的身体我和你急,要是像之前一次喝醉了又对我做那种事情,我可受不了!”

“何种事情?”

乐无异没想到滴已经忘了,不过算算也应该是两年之前的事情了:“没什么!你这回住几天?”滴仔细想了想:“看情况。”

“……看什么情况?”看馋鸡待在滴那好像很舒服的样子,乐无异觉得有些不太对:“馋鸡什么时候那么喜欢和你亲近了?”

“可能是吃太饱了吧。”乐无异认真的盯着滴:“你喂过它什么吃的,我说过不可以给它喝酒的。”

“倒是没喂它什么,我来的时候它已经把盘内的点心都吃了,而你,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一说说到了乐无异自己,乐无异瞬间不自在起来:“我没想什么!”

“看来是有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想师父。”

“我不就在这里?”乐无异看都没看滴一眼:“别冒充我师父了你,每次见到你,都让我对师父有种失望的错觉。”

这话听的让滴忍不住轻笑了几声:“何等失望?”

“该失望的都失望彻底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失望的……就是真正的师父都不来找我。”

“你希望他来找你?”

“是,我希望,但是师父说他讨厌我,所以我不敢去找他,我只能等师父不怎么讨厌我的时候再来找我……。”所以一直在等,等了那么久,乐无异觉得很失望:“滴你和我说过,说我误会师父,误会他说讨厌我,你说师父其实并不讨厌我,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两年多了,师父一次都没来找过我?”

 

“如果他真来找你,然后告诉你他并不讨厌你,之后呢?”

“之后……?”乐无异从来没有想过所谓之后的事情:“我……我就可以回山寨,一直陪着师父。”

 

“再之后呢?”

 

乐无异这才发觉他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没有想过。即便他有想过,那也并不代表着真能得到。他低着头,想找到些什么去回答滴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冥思苦想,他都想不出该回答什么……一直陪着师父,在山寨里和师父在一起,这是不是他所想要的:“师父并不是高离天,他不会一直是那个山寨的寨主,师父总有一天会回到他自己的身体,然后离开山寨,然后……我可能会再一次见不到师父。”

乐无异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傻太笨了,就为了师父的那句话,就为了赌那口气,他就让自己不去见师父,让自己不去见最不想离开的师父:“我犯了个大错!滴!你说的没错,我真的很笨很傻!”乐无异突然清醒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对着馋鸡说:“馋鸡,现在就去找我师父!”

“等等。”滴护着馋鸡不让乐无异吵到它:“已是晚上,明早再去也不迟,它都打瞌睡了,无异。”

乐无异看了眼馋鸡,发现馋鸡的确有些摇摇晃晃了,只好作罢:“花了那么久我才想通,师父果然说的没错,我真傻,难怪师父会讨厌我了!”

 

谢衣听着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件东西给乐无异,乐无异没想到居然是之前在山寨里用过的皮影:“你把这个带来了!?”谢衣点了点头,乐无异接过之前和师父一起演戏拿着的那个女皮影,操纵了起来:“之前还不知道高离天就是师父,和他一起演皮影戏给寨里的人看……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感觉还挺奇妙的……。”

 

“春天如期而至,长安依旧繁华,我思念之人何时才能与你相见。”

 

“可怜的姑娘为何如此愁容满面,可否告知在下一二为你分忧解难。”

 

“先生从何而来,又要去向何方,我的忧愁无人能解,就如先生不会停止脚步,我知你明日便会离开此处,再不会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忧伤悲戚之人。”

 

 “可怜的姑娘你怎知在下会将你忘记,在下愿为你的美丽忧伤停止脚步,你可知你那悲伤的眼神让在下无法再前行半步,你可知你的美若天仙让在下倾倒不已。”

 

“真的……?”

 

“千真万确…。”

 

“师父你学滴学的一点都不像。”

 

“为师已经尽力了。”

 

 

 

如同回到在山寨的日子,乐无异和谢衣照旧同睡,一晚上聊了不少事情。

 

现在接管山寨的是高离天的女儿天依,以及以前寨内的几个主要的兄弟。

 

高离天的儿子天降,似乎对山寨的抢劫祖业并不热衷,一年前拿着之前抢来的钱以及带着那帮一直跟着自己的兄弟,到长安开了个酒肆,做生意似乎比做土匪更来的适合天降。至于那笔钱,就是乐无异的。

 

翁谷最终帮谢衣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而谢衣在离开高离天身体之前,让天依天降以及寨内众人,接受了高离天要离开山寨,只身一人去云游四海的决定。

 

而之前一直来找乐无异的滴,之所以可以一再的借用谢衣的身体,全是因为谢衣想要滴经常替自己看望乐无异的结果,作为条件,谢衣答应滴,为她制作一个只属于她的偃甲身体。

 

 

“我只是想要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彼此都喜欢做的事情,去彼此都想去的地方,帮助彼此都觉得需要帮助的人,那就足够了,我觉得这样我们都会很快乐,彼此永远都不会离开彼此,一直在一起。无异,这些话你是否还记得?”

 

“我记得,我还说过想和师父一起到处看看到处游历,然后和师父一起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将偃术发扬光大……当然师父愿意让我陪着他的话……我就一直陪着他。”

 

“如果他不需要你陪着你该如何?”

 

“我就一直缠着他。”

 

“缠到何时?”

 

“缠到师父不觉得是缠为止。”

 

 


评论(5)
热度(2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