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六章

乐无异自觉这次他是倒了大霉了,能撞到这种状况简直一辈子求都求不来,解释都别想解释清楚。

 

更何况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都不知道。

 

乐无异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重,他第一个想到的补救办法就是赶快让滴把衣服给换回去,起码别让师父看着自己的身体还穿着女装就好,虽然滴很不愿意,但是看着高离天这面无表情的表情,她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所以只好把衣服给换了。换完了她抱回那些衣裙胭脂很是自然的往乐无异身后躲,其实乐无异也想躲,但是就那么一个小山洞,他能躲哪里去。

 

高离天已经走到了他们两个面前,乐无异把头一低再低,接下去只怕就要下跪求饶了。

 

“想必你已不是第一次借用我的身体了。”谢衣这么一问,滴突然就不怕了:“没错,该有三次了吧。第一次去了长安,玩了不少天,喝了不少酒,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还买了不少我想要的,哦,还送了很多东西出去。好在谢衣你的徒弟是他,走哪要什么都报乐无异的名字都没一个人阻我。”

 

这样理直气壮的全盘老实托出真是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乐无异呆呆的站着听着身后的滴继续说:“第二次乐无异他来给主人送酒,主人倒了之后我就出来替主人把酒喝完,乐无异还带来了不少肉,就一起吃了。第三次就是这次了,我想试试长安女子们穿的衣裙,想试试那些胭脂水粉…想让他帮我看看……谁想你居然来了,坏了我的好事。”

 

“…看来这是我的过错了。”

 

“自然是你的过错。”滴理所当然的开始责怪起谢衣,乐无异听着急忙向谢衣解释滴是个水草妖怪,没有一般人该有的常识,谢衣耐心的听滴和乐无异两人一个自顾自的怪罪,一个帮着解释,心里不免感到有趣。

 

等滴终于责怪完了,谢衣就接着问了她一句:“那请问是否还会有下次?”

 

“自然有下一次,你能拿我怎么样。”身体一直都是由主人翁谷保管,滴自然不怕谢衣来拿走身体:“没有我主人,你也回不了你自己的身体,更何况你现在也不能离开高离天的身体。”

 

“……也对。”谢衣低头笑了笑说道:“但是我可以封了你借用的这个身体的味觉和视觉。”

 

“你敢!”滴本就一直躲在乐无异的身后把乐无异当挡箭牌,被谢衣这一句话激的,她连忙抓紧乐无异往后退,将手中的胭脂盒变作了一把短刀架到乐无异的脖子上,这时的乐无异还在为如何向师父解释之前那些事情而苦恼,一时半刻还没回过神来,傻傻的就被滴给摆布了过去,连刀已经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他都不知道,等发觉了他很是吃惊:“……滴你干什么啊。”

 

“没什么!为了不让你师父封了这个身体的感觉,我决定不离开这个身体了!”乐无异总觉得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闹剧:“滴你别闹了,这身体本来就是师父的。”

 

“是又怎么样!你之前还不是没反对我用你师父的身体!”这是个错误,也是个误会,乐无异并没有默许过滴可以用师父的身体,但是他也没有坚决的去反对阻止过,可是乐无异回头想来,他也没办法阻止滴:“我本以为你只是想喝些酒,吃些好吃的,所以也就……。”乐无异看着谢衣想着无论如何先认错才应该:“……师父,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本以为师父瞒着我自己的事情一定是有师父的理由,所以我就假装自己不知道,也就放任了滴借用师父身体这件事,是我没告诉师父…师父你别管我,她不会杀我的。”

 

“乐无异你敢小看我!”

 

“小看你怎么了,你个水草而已,还学着杀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人了!刀就在你脖子上,要不要我试给你看看!”

 

滴借着谢衣身体本身具有的体力和能力,想要牵制乐无异并不困难,而乐无异即使真的想反抗,也得先让那把刀离开自己的脖子才行,乐无异认为滴不会真的动手杀自己,所以就试探性的碰了碰那把刀,不想滴不愿被小看了便真的使了力道下去让乐无异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敢杀她,谢衣见乐无异的手开始流血,向着滴逼近了一步:“有些事开不得玩笑。”

 

“谢衣我知道你喜欢乐无异,我就不相信你会不管他,乐无异要是死了,你还能娶谁!”听到滴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乐无异现在真想被一刀杀了算了。

 

“我何时说过这些……?”

 

“你在和我主人喝酒时说的,我都听到了。”

 

“你能肯定这些话都是我亲口所说?”

 

滴想了想:“都是主人说的,自然就是真的。”

 

“你可知那时你主人已醉,说的都是胡话。”

 

“什么是胡话,主人既然说了你喜欢你徒弟就是喜欢,难道还有假。”

 

乐无异一路听下来总算听明白了:所谓之前滴所说的师父喜欢自己和要娶自己的事情,全都是误会,师父根本没说过这些。

 

虽然本来就不可信,但是真的亲耳听到了,乐无异还真是有些不是滋味。

“那师父就是不喜欢我了。”

 

谢衣没预料到乐无异会突然开口,问他这种显然不应该是在这种情形下会问的问题,回过头再仔细一想…谢衣以为这可能是徒儿想的计策,意图或许是想让自己与他配合,好让滴不再胡闹下去。

 

所以谢衣也就真的配合了:“为师自然不喜欢你。”

 

 

打击。

 

 

重重的打击。

 

 

乐无异还是第一次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师父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不喜欢自己,不喜欢就是讨厌了,乐无异这一细想使他不死心的接下去问:“师父你原来讨厌我!”

 

 

谢衣看着乐无异身后有些茫然的滴,想都没想就按照乐无异说的点头回答到:“是的。”

 

“真的!?”

 

“千真万确。”

 

“那我什么地方让师父讨厌?师父我哪里不好哪里错了!你告诉我我可以改!”

 

这个问题有点难到谢衣了,他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到底这徒儿有什么地方可以讨厌的,谢衣思索了一会儿:“……全部都讨厌。”

 

全—部—都—讨—厌—!

 

乐无异脑中开始不断循环起这句话来。

 

全—部—都—讨—厌—!

 

全—部—!

 

居然是全—部—!

 

“……师父我真那么差劲!?”

 

谢衣不出声,改作了点头。

 

乐无异对于师父给自己的点头肯定,还真是被刺激的快不行了:“师父你真的……!”

 

乐无异这种时候彻底忘记脖子上有刀这回事了,直接向着谢衣走过去,滴急忙松了手,丢了刀,刀落地之后,瞬间变回胭脂盒。

 

就在同时,谢衣找准了时机,推开了乐无异,想去抓滴。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乐无异被谢衣这一推,直接推的他摔倒在地,谢衣一惊,还以为自己用过了力道,急忙去扶他,滴就在此时趁机逃出了山洞,谢衣根本来不及追。

 

谢衣扶起乐无异急忙先去查看他脖子上有没有伤,发现只是一道浅浅的痕迹,谢衣总算放下心来,再去看他的手,也只是小伤口,总算是没事。

无异没事,自己的身体又被带走了,谢衣不想再追究下去,也追究不下去。

“无异,和我先回去吧。”

“师父,我要回去。”

“是要回去……怎么了?”

“我要回我自己的地方去,回长安,回定国公府。”

“怎么了,突然想要回去。”

 

“师父,我一直很仰慕师父,也很喜欢师父,但是师父不喜欢我…不喜欢就算了…师父还讨厌我,既然这样,我不应该再待在师父身边!”

 

“为师何时……。”谢衣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无异,你之前不是和为师……。”

“师父,我先走了!”

乐无异这所谓的走,是用跑的,果断迅速不拖泥带水,愣是没给谢衣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这一跑其实和逃跑没什么差别,当然他为什么要用逃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谢衣说的那些讨厌自己的话语,所以师父既然讨厌他,他当然不能再继续留着让师父再看到自己,所以跑的越快越好,免得让师父心烦,更让自己难过。

 

乐无异在赌气,他更不甘心。但是不甘心也解决不了问题,他搞不懂师父为什么讨厌自己,他更搞不懂师父既然讨厌自己为什么还会对自己那么好。他虽然想问师父,但是他又不想听到师父真的来回答自己。

 

因为万一师父真要是回答了,要是师父给的那些讨厌自己的原因很有说服力很合理怎么办?

 

乐无异甚至开始想象各种原由,各种可能,这使得他不得不跑。

 

而被留下的谢衣此刻思绪有些混乱,他肯定乐无异误会了什么,而这误会或许也是因为自己对无异的理解错误所导致的。

谢衣有些好笑自己居然会犯这种错误,实在是难得。

 

他回到山寨之后,先回了自己的住处,在屋内没有见到无异之后,他便去厨房找他,到了厨房发觉鲲鹏已不在了之后,谢衣只能无奈的叹道这徒儿实在是跑的太快。


评论(6)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