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五章

乐无异凌晨总算赶到了山寨,他虽一再小心谨慎地悄悄进屋,但还是在所难免的惊动到了谢衣,谢衣听到响动本想起身,被乐无异一声:“师父,你别起来!我马上上床睡!”

如此一来,谢衣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徒儿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的时候,乐无异就已经脱去外衣上了床,随后迅速躺下,一声不发。但是不久之后,他毫无悬念的忍不住很是老实的说了句:“师父,我睡不着。”

谢衣虽预料之中,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却并未注意到乐无异叫的已经不再是土匪头师父,他甚至忘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他只想到了无异能如此快速又不顾时间的赶来,只能是在鲲鹏的帮助下,所以便随口问了句:“无异,你的馋鸡呢?”

有些巧合的是:乐无异这种时候也忘记了自己其实不应该知道师父就是高离天这件事,自然高离天也就不应该知道馋鸡,但是他还是很理所当然的回答了谢衣:“我把它交代去厨房了。”

“……那明日可就没吃的了。”对话内容虽漏洞百出,但这师父二人却毫无察觉。

“师父,不用担心。明天我下厨做给你吃,以后都由我来!”谢衣听来感到有些突然:“看来之前让你吃的委屈了。”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师父!我只是想往后亲手做好吃的给师父吃!师父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什么都给你做!”这些话越听越觉得蹊跷,但是谢衣一时也弄不清楚到底蹊跷在哪里。

 

自乐无异从长安回来之后,整日里都高高兴兴,开心不已,较之前更多时间占着谢衣,从起床梳头到吃饭洗碗,从解决寨内事物到去牢内制作偃甲,天依只要想见父亲高离天,必定先听到乐无异的声音,这使得她恨不得立刻找个买主,什么人都可以,把乐无异卖了就行,让他消失就可以。天依不满的情绪越长越高,追随她的兄弟也不免开始打算起找乐无异麻烦的算盘来,只是每次那些人真想有些动作,就立刻被天降给挡下,导致天依和天降总是不断的争吵打闹和比试,导致寨内经常举行拔河的比试。

 

乐无异自然不管其它,只专心对待师父,把谢衣一周一次下山给翁谷送酒的活首先给揽了下来。

 

这一日乐无异照旧给翁谷送酒,如往常一样,翁谷见酒就喝,喝了就倒,倒了乐无异自然听师父的不去管他。他之后没有马上离开,乐无异在翁谷屋内四处张望了一下,坐下耐心等了会儿,没多久见滴慢慢地走了出来,她借用师父的身体走到了翁谷身旁,蹲下,看了他几眼,开口说了句:“乐无异,我们走吧!”乐无异仔细看了看师父,指了指:“你手里抱着的是什么?”滴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回答到:“衣裙,长安女人穿的,还有一些胭脂水粉,我去长安那次买的,一直没机会穿。”

“哦…。”乐无异点着头跟了出去,有那么一瞬间,乐无异总觉得自己跟着的是师父:“…等等!你拿着这些做什么?”

“这些东西还能用来做什么,自然是穿上抹上。”

乐无异如何想象都觉得这事不对,这事不正常:“慢着!这是师父的身体!师父是男人啊!”虽然乐无异一再强烈坚决的表示不可以,不行,师父的身体怎么能用来穿女人的衣服,抹女人的胭脂水粉,但是滴似乎并不在意:“好在还是个人,男人我也就无所谓了,我只是想穿上衣裙,抹上这些胭脂就成,其它我并不在意。”

“我在意!这是我师父的身体!怎么能用来干这些事!”乐无异拦着滴不让她继续走,他们走的山路有些崎岖,乐无异已经不知道自己跟着滴走到了什么地方:“你要是再阻我,我就哭给你看!主人说过,男人最怕女人哭了,只要女人一哭,男人就会什么都依着女人!”面对着有些不依不饶的师父,乐无异不免开始头晕起来。

“求求你行行好,你现在不是女人是我师父啊!”虽然这么说没错,但是乐无异似乎忘了,滴是妖怪,并没有一般人有的尝试,她说哭,就真的哭给乐无异看,乐无异一看师父还真的流出了眼泪,简直心脏都快要被吓停了:“你个妖怪怎么还真会哭!“

“我是河塘水草之妖,妖形你可以想象是何种模样,好不容易有个身体可以借用,还被你诸多阻碍!”

乐无异急着给师父擦眼泪,但是这眼泪刚被擦去之后又立刻流了出来:“你是水草妖……那你怎么喝的酒?”

“泡在酒里喝…不过之后借用了你师父身体之后喝酒可就爽快多了。”乐无异听完一时说不上话来,看着师父这哭的伤心,哭的眼睛都红了,实在是忍受不住:“别哭了!我让你穿!”

这“让你穿”的话刚落,眼泪就真立刻给刹住停了,一滴不漏。

滴将乐无异带到一处山洞内,这山洞是滴的住处,虽在翁谷的家中滴也经常留住,但是她偶尔也会来这里。滴就当着乐无异的面将谢衣原本穿着的白色衣衫脱去,然后换上滴喜欢的长安女子穿的衣裙来,乐无异实在看不下去,只能转身去看洞口:“你这……我师父的身体真能穿的上?”

“我买的时候就和商铺伙计说过是我穿,给我适合的大小。”乐无异这时候才想起一些似乎很重要而他一直都没想起的事情:“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你借用我师父身体在长安干的那些要命事……到处吃喝打架欠债闹事,真不知道我师父谢衣在长安的名声已经变成了什么样。”

“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对于妖怪的无知和天真乐无异认输:“没什么,你继续……。”

 

“我好了!乐无异你看看!”乐无异紧张,犹豫,他不敢看,不忍看,万般挣扎之下,他最终还是憋不住转头去看了眼,这一眼……他震惊,他无奈,他叹气,然后他又忍不住想笑,可是为了照顾到滴想要尝试做一个漂亮女人的那份心情,为了现在的师父只能任她摆布,为了此刻的自己还是同谋,乐无异心里重复默念着师父对不起,对不起师父,师父你可千万别怪我,也别恨我啊,然后轻声说道:“很美……很好看……很…。”


看着师父谢衣站在自己面前,上穿素色短襦,下身着红色长裙,加蓝色半臂,佩上白色披帛……乐无异头一次彻底的被震到无话可说的地步,这太为难他了,他无法找到任何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太混乱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滴却还在变本加厉的刺激着乐无异,她把一盒胭脂给了乐无异,露出不属于师父的笑容来:“帮我抹些在脸上,哦,对,抹多点好看。”

“淡点好看……。”乐无异有气无力的为师父做着最后的挣扎提议道,垂头丧气的别开脸看着别处,然后打开胭脂盒看了眼:“太红了不太好……。”

“我喜欢红一点。”

“淡点吧…淡点才适合姑娘。”

“你师父是姑娘?”

“你知道是我师父还要红点!?”

“既然你师父不是姑娘那就红点啊!”

“淡点!”

“红!”

“淡!”

“我说红点就红点!到底我擦还是你擦!”

“我说淡点就淡点!这是我师父的脸!”

“你抹不抹!不抹我就哭了!”

“慢着!我抹!”

“多抹点!”

“是…是……。”

乐无异憋着一肚子的苦水,端着胭脂盒,用手指蘸取了一点,闭上双眼,晃晃悠悠的准备抹。

 

“我觉得还是淡些的好,无异,你说呢?”乐无异点着头表示赞同,又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当他发觉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出自他此刻最怕会出现在这里的高离天之后,乐无异直接把手里的胭脂给摔了。

 

乐无异鼓足勇气睁开双眼,看见高离天已进洞口,正向着自己和滴慢慢走来。

 

乐无异只觉此刻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评论(6)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