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四章

这几日,定国公府经常有人拜访,说拜访其实是表面看起来罢了,实质上是送人,送什么人,送谢衣……。

自从乐无异知道自己师父在长安到处闹事欠债之后,就打定了要悬赏找师父的主意,谁要能把他师父谢衣找到,并把他送到府上,就奖赏此人五百两白银,此消息一出,就经常有人自称找到了谢衣并带着人来要奖赏。

其实这些被送到府上的谢衣,都不是真正的谢衣。

有的只是长的有几分相像,有的干脆冒名顶替只为赏银,之中还真有一个和谢衣长相相当接近的,但是细问之下,就能分辨出是否真是本人。

乐无异这几日里,接待了不少师父,也送走了不少师父,这使得他焦躁不已,找不到师父他急,找到了送上府来的又都不是师父他更急。都好多天了,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的师父,乐无异有些气恼的判断师父可能已经离开长安了,可是师父难道来长安就只为了给自己留一大堆的欠债,其它什么都不管了?他也不来看望一下他的徒儿自己…乐无异越想越觉得难过和不解,实在是憋不住了,他就打算自己出门找,正想走,迎面就看见如意跑了进来,嘴里喊着:“少爷,又有说找到你师父的人来了。”

乐无异听到此种消息心里多半清楚这被送来的师父不会是真的,但是他又不愿放弃,无论如何总要看一眼才安心,所以就让如意把人带到厅内。

那人是被两个人给捆着抬进来的,把人放到地上后,那两个人就说他们是开酒肆的,这人在他们的店内喝了不少酒,喝完了就说付账找乐无异,他们一想此人八成就是谢衣,所以就在酒里下了点药,这才把他给抓来了。

乐无异有点怀疑的去查看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据那两人所说,下的药不多,睡一会就醒,他们怕他醒了就跑,所以就用粗绳绑了他的手和腿,乐无异让如意把地上的人给解开了,细看发觉此人和师父谢衣果真一模一样,毫无区别。再仔细看乐无异发现了他眼角下的红纹,这个使得乐无异心里一惊,立刻叫如意找人把谢衣安排到自己的屋内,随后交了赏金给那两个人。

就如那两个人说的,药力并不大,睡一会就醒,当乐无异送走那两个人之后,进了自己屋内,见到师父已经醒了,乐无异见到好久未见,死而复生的师父本应好好感动落泪一番,但是当他看到师父醒来之后看到自己没有任何反应时,他实在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这是什么地方,我之前不是在喝酒?”

这说话的口吻和以往的师父完全不同:“这是我的房间,有人把你带到我这里。”

“你是哪位?”乐无异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师父,又可能不是师父的人:“我就是那个你每次要付账都会端出来的乐无异,你的徒弟。”

谢衣听到乐无异这名字多少起了反应:“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万能钱袋!”

乐无异听着觉得好笑之外又觉得好气:“没错,我就是那个万能钱袋,万能支票,既然你一直在用,为何还认不出我?”

谢衣四处张望了一下,不去看乐无异回答道:“我没见过你,但是听说过你。”

“哪里听到的?”乐无异内心在确认面前的到底是不是师父,目前看此人的行为举止和说话谈吐,完全可以否定他是师父,但是这样貌身体以及某些特征,实在让乐无异不敢下结论。

“我主人那听到的!说你住在长安,是定国公的儿子,叫乐无异,可有钱了。”

“你主人…是谁?”师父居然还有主人…乐无异这才想起师父初七的身份,他叫主人的那个人不就是沈夜,但是沈夜已经……。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谢衣,你难道看不出来?”乐无异当然不可能看不出来:“虽然你的确和师父谢衣一模一样,但是你除去表象之外,其它都和师父相差十万八千。”谢衣听着乐无异下的结论表示赞同:“也对,你自然能看出我到底是不是你师父,你每天都和你真正的师父在一起,这也难怪。”

“你说什么?我和我真正的师父谢衣每天在一起?”乐无异被这句话说的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什么时候和师父每天在一起了,他今天才抓到了一个可能是师父的人才对。

“难道不是,你在高家寨每天都和高离天在一起,如胶似漆,我主人翁谷说的。”主人翁谷!高家寨!高离天!?

乐无异根本没料到会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

“等等你说什么!翁谷是你主人!?还有高离天怎么了!”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不说了。” “谢衣”说不说就真的不说,直接躺下身去开始装睡觉,乐无异自然不肯放过,立马拉谢衣起来:“你给我起来,把话说完!”

但是不管乐无异怎么死拉活拽,“谢衣”就是不肯起来,抓着被子不肯放,乐无异还是第一次敢这么对付自己的“师父”,虽然面前的人不能完全算作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师父。

实在没办法对付了,乐无异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应对办法,就让人抱来了好几坛美酒,等着床上的“谢衣”有所动作。

用酒引诱“师父”果然有效,结果让这“师父”把乐无异所不知道的事情都给抖了出来。

这个所谓的“谢衣”其实是翁谷养的一个妖怪取名叫滴,因为翁谷好酒,但是又几杯就倒,所以每次翁谷喝酒醉倒后,剩下的都是她给喝完的,久而久之不免就养成了好喝酒的习性,而且滴之后越来越喜欢喝好酒喝美酒,她告诉乐无异,高离天就是他的师父谢衣,谢衣的灵魂借住在高离天的体内。至于谢衣原本的身体,谢衣正在修复,目前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她觉得好玩,又因自己原有的妖形不能见人,所以她就趁翁谷又一次喝醉之际,借了谢衣的身体,跑来长安到处喝酒玩乐。

 

她很激动的告诉乐无异,长安的很多女子都很有趣也很漂亮,她很想自己也变成她们的模样,只可惜她能借用的身体却只能是他师父谢衣的,所以她只要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就忍不住想要与之交往一番,因为滴是妖怪的关系,并且没有普通人的一般常识,到了长安之后完全不受任何约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在酒肆与人打架,看见擂台就去打,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只是看到什么感兴趣的就去掺和。她说会和酒肆的人打架,是因为看见很多男人对那些相当漂亮的胡人女子动手动脚,非常不规矩,她看着来气,所以就去教训了那些人。

 

至于有关乐无异的事情,都是在翁谷和谢衣聊天的时候偷听到的。

“那我师父说……那个,那个什么……他说喜欢我也是真的?”

滴点了点头:“恩,是吧。”

真实情况其实不是……这些话其实是翁谷在喝醉的时候和谢衣打趣乱说的,但是滴躲在一旁全都听了进去,都以为是谢衣本人的意思。

“要娶我的也是师父亲口说的?”乐无异觉得师父不可能说这种话,但是却又想证实。谁知得到的回答居然还是肯定的:“恩恩,是的。”

就这么是的,没错,这都是你师父亲口说的,这完全是你师父的意思的回答之下,乐无异完全相信了滴,对她好酒好吃的招待。

 

待到吃饱喝足后,乐无异告诉滴让她别把今天的所有事情都透露给她的主人和师父,他认为既然师父对自己瞒着这些事情一定有他的想法,乐无异打算假装自己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并且告诉滴立刻回翁谷那里,之后他也会回去山寨。

乐无异最后以时常送美食美酒,可以继续以他的名义到处吃喝玩乐为条件收买了滴。

然后他连夜和他的父亲母亲道别,以要找师父为由,带着馋鸡,匆匆的离开的定国公府。


评论(2)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