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三章

按道理讲,腿伤好了,能走能动能跳了,就应该回家了。

只不过乐无异压根就没想过回家这件事,他或许忘了,也或许习惯了,更多的可能是因为高离天的关系。两个多月来乐无异和他每天一同起床一同吃饭一同出门,一同蹲牢房。这牢房自上次演过皮影戏后,就被这师徒两人改成了偃甲房…他们在里面互相交流,互相研究,一同画图纸,一同做偃甲,最后一同睡牢房。

所以,要乐无异想起回家这件事,得先让谢衣想起乐无异其实不住在寨内这件事才行……。

好在,总算还是有人惦记着的,所以,就在天依当着乐无异的面提道:父亲,他是不是应该可以卖了的时候,谢衣才想起:该把乐无异送走这件事了。

 

天依心知肚明,她的父亲是不可能真把乐无异给卖了的,但是她也不愿意整天看着自己父亲老是和这个胡人在一块。所以,她开口提,不管多少次,不管谢衣回不回答,她都不放弃,坚持提,一遍又一遍的提,提到乐无异都觉得烦。

 

说起来乐无异这会儿想的不是回不回去这件事,而是他回去之后再来的事情,他回去之后再想来山寨的话,要怎么来,以什么理由来。还有这路线该怎么走。

而这些问题,谢衣在送乐无异回长安之时,都给了乐无异回答。

在回长安的一路上,谢衣教乐无异把路线都给记住了,理由也给了他好多个,这才使乐无异肯高高兴兴放心的和谢衣道别回家。

 

离家两个多月没消息,也不知道老爹和娘亲如何担心,乐无异心想这次回去肯定被娘亲一顿批,谁知走到自家定国公府门前不敢再走,不敢走的原因是门前不明的围了一大群人,各种人都有,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欠我很多钱的表情,乐无异张望了一下,看到门口的家仆正在接待他们,乐无异穿过人群就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门口来了那么多人。

 

不出现还好,这家仆看见乐无异刚开口叫了声少爷,他就立刻被身后围着的那群人给挤开了,就这样乐无异反被他们围了起来:“你就是乐无异!”乐无异被他们叫的有些困惑:“是,是我,怎么了?”

那些人听到乐无异问怎么了。

立刻一拥而上,也不管乐无异听谁的,争先恐后的先说自个的话。

“你就是乐无异!你是不是有个叫谢衣的师父!”

“你师父是不是叫谢衣!”

“谢衣是不是你师父!”

“你师父前几日在我铺子里拿了东西,说是由你来付账,我是来讨钱的!”

“谢衣他前几日在我酒肆里喝了不少酒,我是来问你讨钱的!他说这钱都问你要!”

“哎哎哎!他还在我这里拿走了不少好酒!这钱也是问你要!”

乐无异根本没办法听完整面前这群人说的话,但是他却听清楚了谢衣这个名字:“我师父!?我师父谢衣来你这喝过酒!?”

“他说他叫谢衣!还说所有的酒钱都由他的徒弟乐无异来付!”

“没错没错!他来我铺里也这么说!钱问你要便是了!”

乐无异有些惊喜:“你们见到我师父了!?他在哪里!?”

“人自然是找不到了!否则我们怎会聚到你家门前来讨钱!”

“我是卖糖葫芦的,他一人拿走了我全部的糖葫芦,说是要钱找你乐无异要便是,你是他徒弟,自然向你讨钱,他还说你是定国公府的少爷,有钱!”

乐无异越听越觉得不对,虽然听到师父来过长安这就代表着师父还活着是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师父为什么会到处吃喝欠债。

那些人不断的报着帐,乐无异只能全部先答应了下来说这些债他全收,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好一些人,还留下几个。

这几个人较之前的那几个商贩冷静许多,也比较礼貌。乐无异上前问师父欠了他们什么,其中一个女子上前回了句:“欠的是情。”

乐无异似乎没听清楚,接着又问了句:“欠多少钱?”那女人摇了摇头说:“欠的不是钱,是情。”

听清楚是个情字,乐无异傻了傻不敢再问,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一个女孩子亲自跑到他家门前向他要情债,乐无异还是头一次遇到,而且这情也不是他的情,是师父谢衣的……既然是师父的,她为什么来找自己。

乐无异实在想不通,转头去看另外几个人,小心的问:“你们……我师父欠你们什么。”

 

“前几日你师父来我酒肆吃饭喝酒,为了一个胡姬和其它客人打了起来,砸坏了我的店,还伤了我好几个客人,你说这怎么赔吧。他说有什么事,有什么要赔的都找你乐无异。”

 

 

“前几日我在西市遇到你师父,他告诉我他是头一次来长安,不熟悉这里,想要我陪他到处走走看看,她说我长的很漂亮,给我买了一个商贩的所有糖葫芦,还有其它很多东西,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又长的俊秀不凡,我很是喜欢他,所以……。”

 

乐无异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比听到师父为了胡姬打架还不敢相信!

师父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吗?他们口中的师父真的是师父吗! 

难道是别人冒名顶替要自己来顶债的!?

“等等……你说我师父…他真的说他叫谢衣?说我是他徒弟?”乐无异想确定他们口中的师父到底是不是谢衣,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师父。

“是的,他说他叫谢衣。”

“他有多高?脸上有什么特征?”乐无异很是紧张的去问那些人那个自称是自己师父的人的特征,得到的回答让他多少能肯定,那个到处在长安城游玩打闹吃喝欠债的就是自己的师父谢衣。

尤其是在有人描述到那个人右眼下有红纹的时候,乐无异更加能确定那个人就是师父。

样貌的描述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出入,但是那个眼角之下有红纹不会有错。

那个人真的是师父,真的是谢衣。

这些债真的是师父所欠下的……乐无异困惑了,眼前所发生的事他没想到过,他也想不到,他根本不会这样去想谢衣,去想自己最仰慕的师父…师父缺钱吗?师父会做这种事吗?乐无异认为这些行为无论如何都不是师父会做下的才是。他不相信,不愿相信,更加不敢相信……。

可是眼前那些要债的人,他们都说的有理有据。

乐无异想知道事实,想知道师父做这些事情的所有前因后果,他认为师父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不管是欠下酒钱,还是各种铺子的钱,还是为了女人打架,还是对陌生的女人留情,还是……。

师父一定有他的苦衷。

师父不会毫无理由的做这些事情。

师父既然说要我来付账,那我就付,这一定是师父给我的考验。

师父来过长安,所以师父还活着,这些欠债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师父还活着就好。

欠什么都可以,我乐无异都给顶着。

 

如此一来,乐无异最终的结论算是下好了,而这结论让他更坚定了几分,不再轻易的怀疑师父。他告诉自己,师父做什么事情都是正确的,不会有错,他要相信师父,其他什么都不用多虑。

 

“原来你就是乐无异,谢衣的徒弟……我是赵家家仆,我姓张,前几日我家小姐比武招亲,你师父谢衣在擂台上打败了所有对手,按理应立刻与我家小姐成婚,但他竟然转头就走,根本没把这门婚事放在眼中,我们的人拦了他,他如何都不愿留下,还说有事找你乐无异。”

 

这到底是什么事:“这……这种事找我做什么…?”

 

“他说他不喜欢我家小姐,说什么都不愿成婚,他说要我们找他的徒弟乐无异,他说他喜欢的是你,乐无异,他的徒弟,所以他不会和其她女人成婚。”

 

“你…你说什么!?”乐无异吃惊的直退了两步,好在身后就是门,有个靠处好支撑一下。

 

“这是他亲口和我家老爷所说,他说他喜欢的是他徒儿乐无异,他绝不会娶我家小姐,他要娶也只娶他的徒儿乐无异。”

 

听完这句,乐无异这口气,如何都缓不过来了。


评论(5)
热度(1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