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十章

乐无异没想到高离天把他安排到了他的屋内住不算,还让自己直接和他同寝,乐无异实在觉得有些别扭,他觉得有必要告诉高离天,有第二个人在他睡不着,更何况还是个男人,当然是女人他也不习惯,所以乐无异请求高离天帮自己再换个地方睡,有床就行。

一天之内,乐无异又是摔马受伤又是昏厥又是被关牢房,最后还被个他分不清到底是恶人还是好人的土匪头抱着放到了他屋内的床上。虽然乐无异并不觉得高离天真的会伤害自己,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担心,有些糊涂,更多的是猜不透。当高离天表示他可以把床让给乐无异一个人睡而他打算在地板上将就的时候,乐无异放弃了别扭,放弃了不习惯,拉着面前的土匪头说:“别别别!还是一起睡吧!”

这是乐无异做的决定,谢衣再三向他确认是否真的可以,乐无异回答了三遍可以,没有问题,好似这屋子这床的主人其实是乐无异而不是高离天的一般。

一个男人在得到另一个男人的获准后方才收拾起自己已经准备将就而铺下的席子,高离天吹灭了蜡烛,上了床,躺到了乐无异的身旁,这种状况乐无异是第一次遇到,他很难说出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有所期待,但是他不知道这期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窗外见月亮一如往常的挂着,屋内却是幽暗,乐无异和谢衣睡在同一张床上有些不自在,听着屋外传来的虫鸣之声不断,乐无异憋着很多问题想问身旁的高离天,他很想问,但是又理不清该问哪一个,想的多了,想的烦了乐无异就忍不住转辗反侧,翻来覆去的变换各种睡姿…谢衣被他吵的在心里直叹气,只好先开了口:“折腾了一天还不累?”

乐无异正烦着呢,听到高离天先说了,立刻脱口而出:“你真打算把我给卖了?”

“要卖也得等你的腿伤好了。”乐无异听着对方说的那么轻巧,忍不住继续问:“真的?那你已经找好买家了?”

“找好了…。”谢衣有些故意逗弄乐无异的口气说道:“将你卖去定国公府,无异你意下如何?”

乐无异轻声笑了笑回道:“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老爹一定会开高价买下我…那个什么…土匪头大哥,我想问你……。”

“无异,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到了可以告诉你的时候我自会相告。”这一句话堵的乐无异又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想了想,乐无异有些不愿放弃的问道:“我有件事必须要知道,土匪头大哥我师父……。”

“你师父不在这里。”

“……那面具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会做偃甲,所以这面具难道是你做的?但是面具上师父谢衣的纹章到底是……。”有关这些问题谢衣早就知道无异会问:“只有你拿到的那个面具上有纹章,而有你师父纹章的面具是寨内兄弟捡到的,我见了就仿造做了些,其他事情并不清楚。”乐无异听后急忙问面具是哪里捡到的,谢衣自然说不知道,使得乐无异再问什么都得不到结果。

可能再见到师父的线索突然就中断了,乐无异很是失落的喃喃自语道:“…算了…还是再去次神女墓找找看师父吧…回去先准备些东西,这次应该带多少……。”

“无异,你为何对你师父如此执着……?”这一路上来,乐无异从未停止过夸赞他的师父谢衣,即使受了伤,还是只惦记着要找到师父,谢衣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又有些好奇这徒儿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想法。所以谢衣问出了口,这一问,倒是让乐无异找到了话题,话题一开,就停不下来了。

乐无异从小时候开始怎么和谢衣相遇,长大后怎么逃家寻找谢衣,谢衣怎么突然出现救的自己和同伴,之后他说过什么,一起去过哪里,发生过什么事情,自己怎么拜师,最后师父怎么离开自己的全部经历都告诉了高离天:“我想见师父,我真的希望师父还活着,我不甘心师父为什么每次都用那种方式离开我我却每次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就因为他是师父,所以我就只能什么都听他的,只能他来保护我,我不能保护他?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给我一次机会也好,让我挡在师父面前,让我对师父说:师父,快退下我来保护你也好啊!”

“倘若真要是如此,那就都跑不了了……。”乐无异听出了言下之意:“算了,你说的没错,那时候我的确不够强大到可以救回师父!”

“但是还是不甘心。”乐无异同意道:“不错!”

“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这话题转的有些突然,乐无异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哎,不知道……。”

“还不累?”

“…累…但是我口渴。”

“说了那么久,自然口渴。”谢衣起身下床,给乐无异倒了碗水递到他手里,乐无异几口喝完,呼了口气擦了擦嘴:“……你总觉得你很像我师父,土匪头大哥。”谢衣听到这句,接过碗的手停了下来:“像在何处……你还是叫我高大哥吧。”

“哦…高大哥,除了样貌声音之外,其它如待人接物,举手投足之间,说话的口吻语气等等…其实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像个土匪,土匪哪有你那么斯斯文文的……还有你叫我名字的语调,我记得第一次在府里见到你的时候,就有种很难解释清楚的感觉,我觉得你很亲切很熟悉。现在想来,原来是因为你像我师父的关系,难怪你叫我乐公子的时候我特别不舒服。”

“乐公子……?”

“对!没错就是这个!这个乐公子又来了!我又不舒服了!”谢衣有些吃惊于乐无异的灵敏和准确:“好,那往后再也不叫乐公子可好……?”

“…好…果然很像师父会说的话……。”乐无异略微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忍不住去摸了摸高离天的脸:“这脸是真的……。”

谢衣觉得这徒儿实在有些傻的可爱:“难道还会有假?”

“你脸上的伤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谢衣自入住高离天的身体后,还真没在意过自己的长相以及脸上的伤,所以也就自然不知道这脸上的伤到底怎么得来的:“做土匪打劫的,脸上有伤并不奇怪。”

“你真不像土匪。”

“那土匪应该什么模样?”

“你女儿,儿子,那些寨里的兄弟那样的就很土匪……等等,看你女儿儿子都那么大了,那你几岁了?”

谢衣在心里推算了下高离天大约合理的年纪:“三十七有余……。”

“哦…那你夫人……好累…我…。”乐无异觉得有些失落,而这突如其来的失落感让他觉得异常疲累,这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再说不了一句话一个字……不久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就要睁开眼睛,乐无异觉得累,觉得还想睡,不愿睁开眼睛,嘴里却叫着饿。

“饿了?那起来吃东西啊!”

“不想起床,好累,吉祥,和娘亲说我今天早上想吃胡饼……。”

“胡饼?要不要我帮你赶去长安街市买啊!”

“好啊……。”

“好什么好!你以为你谁啊!你给我起来!”天依一大清早起床之后就往谢衣的住处跑,进了屋内发现自己的父亲不在,而乐无异却一个人霸占着父亲的床,睡的死死的不说,还说着梦话要吃的,内心之火不由得烧了起来,从桌上拿起碗,倒满水,就往乐无异的脸上泼去,乐无异被这一泼总算是醒了,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天依怒瞪自己,乐无异不由得往床后缩去:“你,你,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你在干什么!你竟敢躺在我父亲的床上!”乐无异一时还没弄清楚状况,四处望了望,没看见高离天:“你父亲去哪了?”

“你给我下来!”天依插着腰气势凌人,要乐无异下床,乐无异动了动,腿比之前没那么疼了,但是还是不能有太大动作:“我腿不怎么能动,要下床等你父亲来帮我……。”这一说说的天依更加生气了:“你还想等我父亲来服侍你!我看还是我来吧!”

“不用了!”乐无异连忙摆手拒绝:“我自己来!”对于天依的恶劣态度以及敌意,乐无异把这些都视作为土匪的特性,对于现在的形势,乐无异只能乖乖的先下了床再说,但是当他真的下了床之后,天依接下去就要乐无异滚出父亲的屋子,乐无异想着现在唯一能压制天依的高离天不在,自己又受着伤,只好照办,所以乐无异就只能扶着各种东西以及墙面,慢慢的移动,天依在乐无异背后实在耐不住了就推了他一把,把她之前的怨气都化作了力道使了出去,乐无异被这一推直接推的摔倒在地,还是脸朝下。

乐无异被气的不行,趴在地上喊:“疼死我了!你推我干什么!”乐无异之前还看见天依的脚就在自己眼前,之后居然就踩了上来:“闭嘴!一个大男人被我这么一推就推倒了,还摔那么难看!你还好意思叫疼!”

“我现在受伤你没看见!等我伤好了看你还得意!”天依似乎收到了挑战,有些兴奋:“这么说来等你伤好了要和我比试了。”

“比就比!你想比什么就比什么,我奉陪到底!”天依对于比试很感兴趣,甚至是很热衷,乐无异既然说要比试,正好让天依有了泄恨的好出路:“好!那等你的腿伤好了!我们就比箭!”

乐无异一听还以为是比剑,觉得自己应该还有些胜算,好歹他从小被老爹逼着练过:“比剑就比剑!说定了!”

“好!”天依撤了踩在乐无异身上的脚,把乐无异拉了起来,刚准备把乐无异扶去坐下,见到父亲进了屋,手里提着篮子,谢衣看到天依扶着乐无异这一幕内心多少有些怀疑,但是他也不打算去问,走到乐无异身旁,把篮子放去桌上,天依见状帮谢衣从篮子里拿了馒头,和一些小菜出来,先往自己嘴里塞上一个,然后丢给乐无异一个,分好筷子,坐下一起吃起菜来:“父亲,之前打劫来的那几箱黄金珠宝我查看过了,里面有几箱放的不是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和木头。”

乐无异听着觉得她说的那些东西就是自己带来引诱土匪的箱子:“有几箱里面的东西是我做偃甲的材料,为了撑场面只好塞满了带来……。”

“偃甲材料……?”谢衣有些在意的问了句,乐无异有些认真的挑着盘里的肉夹:“有一箱里全是木头,不过这木头价格也不便宜!”

“父亲!我之后就去扔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天依如何都要和乐无异作对才舒畅。

“慢着!!”

“不可!”正当乐无异说不行的同时,谢衣一起阻止了天依:“那几箱东西留着……。”天依一向什么都听父亲,自然不敢不答应,点着头说那就不扔:“父亲是要用来再做些会动的玩意?”

“不是会动的玩意,那叫偃甲。”天依朝着乐无异瞪了一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吃你的饭!”乐无异嘴里噘着肉,说着我有好好吃饭啊,就是肉有些少。惹得天依去抢盘里仅剩的一块肉。

“好了……。”谢衣让天依去厨房里再拿些菜过来,天依一开始不肯,但是她自己觉得似乎也吃的不过瘾,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吃肉只好去。

“……这天依的脾气真是被他父亲给惯坏了。”

乐无异有些听不懂:“她父亲不就是你?”

谢衣被乐无异这一问给提醒了:“……是,都怪我教坏这女儿了…。”

“你再怎么教也不应该会把她教的那么土匪习性…和你差太多了…高大哥夫人是怎样的人?”

一提到这夫人谢衣还真是从未见过,只是有一次听翁谷提过,说高离天的妻子早已过世。

“孩子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乐无异有些抱歉的说了句对不起:“高大哥应该很想念她吧……。”按照人之常情自然是想念的,所以谢衣只好点头说是。

“高大哥有想过为他们两个再找个母亲吗?”谢衣想着为他们找母亲的事情他可没这资格:“只怕没一个能受得了他们两个。”乐无异觉得这话似乎说的有些道理,也就同意到:“我也那么觉得,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看来你和天依还能相处融洽?”乐无异不是很自信的说道:“她就是粗鲁了点,其实投其所好,一般都能相处下去。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孩子,又挺漂亮。我看她对你这个父亲就很尊敬很听话,所以不会坏到哪去。”就是真的有些凶悍粗野。

“听你如此一说,我倒是放心了。”乐无异听着有些觉得不对:“不不不,我没别的意思。”

“别的意思?何意……?”

“我,我的意思是我对你的女儿没有别的意思。”乐无异有些尴尬的摸着自己的头:“就,就是这个意思。”

“……想来无异你还未娶妻吧。”乐无异总觉得再和高离天交谈下去,这意思就越来越向着不该去的地方去了:“没…不,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还没想过要娶妻……。”

“哦?如果真是要娶,无异你会选择怎样的女子做自己的妻子?”

乐无异不知道为什么高离天会对这种话题感兴趣还追问不断,再进一步想想,该不会真有想把女儿嫁给自己的意思吧……?

乐无异如何都要解释清楚并且拒绝:“我想…她不能太粗鲁凶悍…还有她至少对偃术有一定的了解,起码在我做偃甲的时候别老是管着我…哎,如果真是要娶回家,每天对着每天跟着每天在一起,我还是希望这个人可以与我有着相同的爱好,这样就可以一起研究图纸一起做偃甲,一起到处游历,一起帮助别人,无论做什么走到哪里我们都在一起…一直不分开…。”

谢衣认真的听着无异说完,仔细想了想,给无异下了个结论:“无异,你这要求,并非是要娶妻……。”

“哎……是吗?”本来就没仔细想过娶妻这方面的事情,乐无异觉得之前所说的那些想法,是他目前最希望获得的:“娶不娶其实不重要,我只是想要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彼此都喜欢做的事情,去彼此都想去的地方,帮助彼此都觉得需要帮助的人,那就足够了,我觉得这样我们都会很快乐,彼此永远都不会离开彼此,一直在一起,一直一直……算了,不说了,现在我只想先找到师父”

“……无异,你想找到你师父谢衣,找到之后又能如何,你见他之后到底想做什么?”

“见到师父?再见到师父的话我想继续向他学习偃术,想和他一起到处看看到处游历,然后和师父一起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将偃术发扬光大……他愿意让我陪着他的话……我就一直陪着他。”

乐无异毫无察觉的说着那些话,让谢衣有些困惑:“如果他不需要你陪着你该如何?”

“我偷偷跟着他。”

“你见不到他呢?”

“那我就一直找。”

“找到何时?”

“找到我觉得不可能再找到的时候。”

“那是何时……?”

“我不知道…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后吧。”


评论(2)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