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面目全非】第五章

自从乐无异从撒迪尔达接过那个刻有谢衣纹章的面具之后,他就再没心思想其它任何事情了,他的脑子里一直翻来覆去的想着一些实在没根据但是又不得不让自己觉得有些可能的事……那就是:


面具上面的纹章是师父的→面具是师父做的→戴的人都是土匪→师父帮土匪做了很多面具→师父在土匪窝→师父被土匪抓了→师父一定是不得已才做那些面具和偃甲帮土匪抢劫→师父有苦衷→我要救师父→师父你一定要等我。

 

然后推翻:

 

师父那么厉害不会被抓→面具有师父的纹章→面具还是师父做的→师父的朋友很多→其中可能也有土匪→师父到土匪窝里做客→帮土匪朋友做面具和偃甲→师父还是在土匪窝→我要去找师父。

 

再推翻:

 

师父不会帮土匪做东西让他们去抢劫→但是面具有师父的纹章→面具还是师父做的→师父做那么多面具是为卖了赚钱→师父缺钱→师父没钱→我要找到师父→给他钱。

 

再再推翻:

 

师父怎么会缺钱→师父造了那么多东西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缺钱→但是面具有师父的纹章→面具还是师父做的→戴面具的人都是土匪→土匪头会用偃甲→师父还是在土匪窝→师父为什么会在土匪窝→师父为什么要帮助土匪抢劫。

 

 “不行了!好烦!我想不明白!”乐无异在回府的一路上埋头苦想,推翻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遍终究没一个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那些土匪戴的面具都是师父做的。

他走到自家门口抓了抓头然后一脚跨了进去,抬头迎面见到一个陌生人背对着自己,手里牵着一匹马。乐无异看了一眼那人手里牵着的马,立刻反应到自家老爹一定又是看上谁家的骏马了,居然直接请到了府里来,想来这马肯定不一般。虽然乐无异并不懂马,但是光看这马的外形身材,多少能看出到底有多出色了,乐无异摸了摸头,绕去那个人的面前,还没等自己先问,只听到对方先开口问了句:“回来了……。”

乐无异虽然有些搞不懂状况,但是还是先回了句:“是呀,哈哈哈。”傻笑了几声又觉得不对,和这个人是第一次见,可以说自己和他根本不认识,他为什么开口问这句?

“……等等,你是谁?”看着乐无异相当疑惑又有些有趣的表情,那个人笑了起来,他没回答乐无异问的问题,似乎还在盘算着些什么的样子。

此人比乐无异高过半头有余,鼻梁笔挺,脸部轮廓分明,右侧脸上有伤痕,肤色相较乐无异黑了些许,气质很特别,乐无异也说不上来这个人到底给自己什么感觉……他一边打量着对方一边看着这个陌生人的笑容开始犯傻,时间长了还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你,你笑什么……?”乐无异似乎有些小生气,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在自家院子里取笑他倒是头一次,而且在自己还在打量这个人的时候,对方居然已经从他手里摸走了面具。

“这是你的……?”谢衣很清楚这个面具出自哪里,但是他不能直接问无异这个是从谁手里得来的,只好换了个问法,谢衣会出现在乐无异的府里,一开始连他自己都没料到。

这次谢衣来长安主要是为了买些物品和材料回去,但是在去西市的半路上突然被一个人拦了下来,谢衣看那人似乎是哪家府里的家仆,也就停了下来,听得那人说自家的老爷看中了他手里的马,并且开价甚高。谢衣不懂马,而他手里的马也是之前打劫来的,既然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下,谢衣也就不多说什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直到跟着那家仆来到定国公府门前,他方才知道,原来看中马的人正是乐无异的父亲乐绍成。

谢衣牵着马进了府,家仆要他先在院内稍作等待,他要去请老爷。过没多久,谁料先来的人不是乐绍成竟是无异。

谢衣见到无异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其实有些吃惊,之后又有些欣慰……随后又转向伤感。

见到很久未见的徒儿,谢衣的那句:“回来了……。”其实乐无异并没有听懂。

回来了。

为师…回来了……。


评论(9)
热度(1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