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久)

自从和师父一起生活后,有关前世的那些星星落落,我很少再会梦到了……。

有时候我会特意去想这些事情,脑子里不断的转,不断的问,为的是能让自己梦到些什么,可惜,就是梦不到。

久而久之我不再去勉强自己,只因为有的时候想的太出神,反而导致睡后怪梦连连,一旦做到这些怪梦,我就会很不安分,最后可想而知殃及到了师父。

之前接到了大编剧的电话,说她那部剧还想补一些内容,说是要我和师父再帮忙拍几段。我回想了下这部剧前前后后总共拍了3天,该有的内容都拍到了,连临时加的一小段:我死前和师父在一起的回忆剧情,虽然就那么几十秒,不过我总算是出现在了镜头里……不,确切的来说是我的衣服…所以大编剧说为了我这套三十亿的衣服说什么都要补,这个理由一旦扔出来不管放到什么时候都无比大气,不留任何反驳余地。

大编剧说需要补一段我死亡的内容,按照剧情我应该是被夏夷则这个皇帝角色给害死的,所以需要我去死一次,并且是在我师父面前死,还有就是我一定要怎么惨怎么死,这样之后我师父找夏夷则报仇的戏份看起来才会更有感染力。我想象了一下大编剧所说的怎么惨怎么死,一口回绝了大编剧:“这次不行,真的不行,我不能在师父面前死。”

大编剧估计没想到我会拒绝她,还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告诉她我不是在开玩笑,就这件事情我也不能开玩笑。所以我再一次告诉大编剧我不能在师父面前死,即使是假的,也不可以。

因为对师父而言,我的死亡对他来说,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真的死过。

在上一世。

在师父身边。

乐无异死过。

乐无异真真正正的死过。

 

 

 

 

 

 

 

“师父…。”

 

“嗯…。”

 

“师父…我,我,恐怕……。”

 

“好了……。”

 

“师父,我不想睡……。”

 

“无异,你真的累了。”

 

“我…我知道,但是我…不能睡,我真的不能。”

 

“睡吧……。”

 

我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苦的……咸的,苦,好苦好苦……。

 

 “师父,以后,师父就要一个人起床了……。”

 

“是……。”

 

“我,我不能帮师父…梳头了。”

 

“师父知道……。”

 

“师父,要,自己……做饭了。”

 

“嗯。”

 

“师父,要…一个人,吃饭了。”

 

“嗯……。”

 

“师父,一个人……无异不在了,不会在了……。”

 

“无异……。”

 

“一个人,一直一直一个人……。”

 

“无异……你累了。”

 

“师父,无异…食言了。”

 

“无异没有。”

 

“师父,恨我吧。”

 

“无异…。”

 

“我,好恨,我自己…真的,好恨……。”

 

“好了……。”

 

“留下,师父一个人……我,真的……该死。”

 

“为师会再找到无异的,不会一直一个人的。”

 

“多久……师父,要,多久……?”

 

“不会很久的。”

 

“会很久的……。”

 

“不会的……。”

 

“会的……。”

 

“无异…。”

 

我还想回答师父。

我可以再和师父多说几句话。

 

“无异……。”

 

上天我该怎么办我想再多说几句话。

师父在叫我。

 

“无异……?”

 

师父在叫我,他在叫我。

他真的在叫我……。

 

“无异……。”

 

师父……。

 

 

 

 

我见到了自己,见到了死后的自己。

师父抱着我,一声一声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都听到了,但是我无法再回应师父。

我看着自己紧闭双眼,再没有一丝动作……安静异常……而抱着我的师父也渐渐的停止了动作,停止了声音。

师父很平静,没有哭,没有流泪……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就这样一直抱着我的身体,抱了很久很久。

时间就这样像是停止了。

 

 

我不知道之后到底持续了多久,我只知道……。

我什么都做不了……。

 

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我醒了过来。

在师父的卧室里,在床上。

我意识到我梦到了我死前的情形。

以及……我死后灵魂所看到的片段。

当再次回想起这段梦境的时候,我眼泪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滚滚落下。

然后……师父被吵醒了。

 

 

我这次的状况很严重,不断的在掉眼泪,收不住,怎么自我调节都停止不了。

这种状况和前世被活埋那次的状态很接近,师父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我会突然这样,用尽了办法都没让我停止掉眼泪,流鼻涕。

而我,始终没有告诉师父,之前我梦到了什么。

我已经用掉了3包200抽的纸巾……。

我吃惊自己居然会哭成这样,一开始或许真的是因为受不住那种悲痛。

但是之后平静下来还是不停的冒眼泪。

我之后只能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着和师父说我没事,师父根本不相信。

师父不相信我只能再找理由一次次的告诉他我真的没事。

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使劲的笑。

师父不断的吻我,我的不少眼泪都让师父给尝了。

我问师父,味道如何。

师父说苦。

我说是咸的。

师父说是苦的。

我不想继续争了和师父继续吻着,继续抱着。

直到我恢复了为止。

 

 

 

流了太多眼泪,师父又给我倒了杯水送到我面前:“师父……这么喝我又要去厕所了。”

“那无异,为师做点东西给你吃。”师父说着就要转身出去,我连忙叫住师父:“师父别!师父我还是有点不舒服,你别出去!你陪着我就好了!我喝水就好了!”

师父想了想退了回来,坐回我的身旁,看着我把一杯水给喝完了:“真的不饿?”

我急忙点头说不饿!

师父收走了我手里已经见底的杯子:“无异,可是做噩梦了……?”

想想还是瞒不住师父,我只好点头:“是梦……但不是噩梦。”师父虽然不打算再追问下去,但是因为这次的反应实在太剧烈,不管怎么说都掩饰不过去的,所以:“师父,我想问……。”

“何事……?”

“我…我想知道……我死后…我死后……。”

“……想问为师有没有哭?问为师没有无异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我点了点头,想想马上又摇了头,我知道师父没有哭:“师父曾经说过你有很多时候都让自己陷入沉睡之中……。”

“那无异还想知道什么?”

“……师…师父将我安葬在哪?”

我简直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问这个!

“……湖底。”

等等……什么?

“湖底?”

“是的……。”我很清楚师父并不是很想继续这段问话:“你曾经对为师说过,你绝不愿再被埋于黄土之内,即便死去也不愿再入土。”

不愿再入土……。

也是…。

师父一直记得……。

 

 

或许我不应该问的。

虽然我一直想知道自己死时的事。

但是真的知道了,我却很后悔。

 

在梦里我很清楚我马上就要离开师父。

所以我无论如何乞求上天再多给我点时间,都没有任何改变。

我无法留下。

我必定要离开师父。

 

 

师父。

 

我知道你会等我。

我知道你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然后找到我。

你不会忘记。

你不会放弃。

你不会停止。

 

一直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一直找寻等待着乐无异。

那个对你食言的乐无异。

那个先离你而去的乐无异。

那个把你忘的一干二净的乐无异。

你不怨

你不恨

你不恨乐无异

你要是恨他多好……。

你要是真的恨乐无异那该多好!

 

 

长久的梦里,我见到自己一头长发马尾,一身蓝衣一直在等着一个人。

他一直在我身边。

他一直将我抱在怀中。

然而,我不知道他的谁。

我不知道。

 

我想去分辨,我想去看清。

但是我如何都做不到。

我一直想一直想,一直等一直等。

要多久。

我问了很多次,要多久。

我知道我会等。

即使忘却所有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等下去……。

 

我等了很久。

真的等了很久很久。

等到灵魂无法再忍受。

等到快要麻木。

等到快要支离破碎。

 

等到……想要剪断一切……。

剪去所有等待。

剪的一干二净。

不再让自己有所期待。

不再让自己问那个人。

那个我已经忘记的人。

那个我爱透恨透的人。

 

会有多久。

还有多久。

告诉我,有多久。

到底有多久。

 

师父。

 

我差点就切断了你我前世所有。

切断了你的承诺。

如果那天我们没有相遇。

或许我就再也等不到你。

我将会失去一切。

我将会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乐无异。


评论(5)
热度(1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