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技术和尺寸)

大编剧的剧还剩下一部分的戏拍完就可以解放了,这是我们所有人最期盼的。

夏夷则这次来把乐天也一起带上了,我见到夏夷则后第一件事就去问候他日子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被家暴,顺便查看了一下夏夷则的脸上有没有出现新伤,一圈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我很是失望的看了一眼乐天。

当夏夷则和师父去忙的时候,我找了个比较没人的地方坐着,和乐天一起。

之前我就觉得今天的乐天有些安分,甚至有些疲倦,我问他怎么了,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这种反常的举动总让我感到有那么点熟悉,仔细想了想我发现我可能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所以我就直接问了:“很疼?”

乐天被我这么一问惊的直接站了起来,脸瞬间通红,我看着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脸的乐天起这种反应,心里实在很难说清楚这到底是何种滋味……我抬着头和乐天对视了许久,乐天都没挤出一句话来,所以我只好继续问:“第一次?”

乐天愣了一会儿然后摇头。

“几次了还疼?”

“蛮多次了,不过还是疼……。”乐天慢慢的坐了回来,开始和我正常对话,虽然我们对话的内容怎么都不算正常。

“蛮多次是多少次?”

“3……5次吧……。”

“5次算蛮多次?”

“我以为第二次就不会那么疼了……。”

“才第二次当然还是会疼。”

“你和你师父几次之后才不疼?”

“这我没仔细算过……除非师父有时候太忘我,或者罚……不,没什么。”

“看来你和你师父还好……。”

“真的那么疼?”

“真的……。”

“我想想……。”

“想什么……?”

“我还不至于非常疼,虽然和师父的第一次的确要了我的命……。”

“所以是夏夷则的问题?”

“技术问题?”

“你想说你师父的技术比夏夷则好?”

“我师父是因为经验比较多……吧……。”所以前世的乐无异是不是比我更疼?

“你师父的经验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个问题我要如何向乐天解释清楚:“次数的问题……。”

“次数?除了你,谢衣还有别人!他还有别人!?”

“不……也对……也不对,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我还以为你师父很不擅长这种事,看他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来,之前我都主动要和他上床了,他都没碰我,原来是装的?”

“这…乐天你别误会…这是个学术问题……当初主要是机关你没选对。”

“机关?算了,看来人不可貌相,你师父简直衣冠禽兽。”

“不是啦!”

“怎么不是!”

“总之那么多次你还疼是因为夏夷则技术不好!”

“那你之前不也说第一次你也疼的要命!”

“第一次当然疼!”

“你师父经验那么多还疼和夏夷则还不是差不多!”

“差不多乐天你现在还不是很疼!”

“那就不是你师父技术问题!说不定是尺寸问题呢!”

“什么!”我和乐天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说法都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我师父的尺寸不如夏夷则!?”

“我没见过你师父的,但是那么多次了我还是那么疼只能这么认为了!”

“我见过夏夷则的!我不觉得!”

“见过又怎么样!我又没见过你师父的你完全可以瞎掰!没人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有本事你让你师父给我看!”

“凭什么让我师父给你看!”

“那你看了夏夷则的!”

“又不是我想看!那时候我没得选择!”

“怎么!你看了还卖乖!”

“怎么样!反正我师父的尺寸绝对不会不如夏夷则!”

“口说无凭!你拿出证据来啊!”

“你要我怎么拿!”

“给我看啊!”

“你休想看我师父的!想都别想!”

“乐无异你不给我看就代表你心虚!”

“我心虚!?我说夏夷则不如我师父就是不如!”

“你师父才不如夏夷则!”

“你才不如!”

“你不如!”

“你!”

正当我和乐天吵的不可开交,又要打起来的时候,夏夷则出现了,穿着拖沓的皇帝服装跑了过来,急忙隔开我和乐天:“你们怎么每次见面都要吵?”乐天狠狠的看了夏夷则一眼后,狠起一脚就去踩夏夷则,夏夷则穿的鞋子不是皮鞋,是古装用鞋,布料制的……可想而知有多疼,我低着头同情的看着夏夷则的脚…捂着嘴忍着笑……。

“夏夷则!你和乐无异一起洗澡让他看光这件事我和你没完!”扔下这句话后乐天转头就走,迎面看见师父赶了过来,师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见到乐天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乐天恼火的对着我师父骂了句:衣冠禽兽。然后就走了……。

乐天你竟敢骂我师父!

夏夷则咬着牙忍着疼看着乐天走远后,来问我:“无异,你又和乐天说了什么?”

“夏夷则你的乐天居然敢骂我师父衣冠禽兽我和你没完!”

“你和乐天什么时候和我有完过……?”

“这都怪你!”夏夷则实在有些无辜的问我他到底做了什么,今天一开始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会你们就吵成那样,甚至都快要打起来了。

“这要问你自己夏夷则!”

“无异,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夏夷则就算你问我我也不能告诉你,这件事根本说不清楚!也开不了口!

夏夷则相当苦恼的留在原地实在想不明白又问不出什么来,师父之前被乐天突然骂了那么一句衣冠禽兽有些在意,来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想了想,实在觉得之前和乐天的争吵有点危险,指了指师父的下身说:“师父!下次乐天要是靠近你你可千万要注意,别让乐天有机可乘!”

丢下这句话后我赶紧跑,完全不顾师父会怎么想。

更不去管夏夷则。

之后在师父和夏夷则拍戏的时候,我和乐天就站在一旁观看,没看多久我和他就开始面对面互相怒视着对方,争吵不休,其内容隐晦外人根本无法解析……导致夏夷则和师父连连NG,剧情无法顺利进展,惹的大编剧派人把我和乐天拖出拍摄地,扔去了几百米远的地方,再也没让我们有机会靠近。


评论(4)
热度(1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