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野外煮饭技能点加1)


和一个没有脾气也从来不会生气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到底有多幸福,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真是幸福的快忍受不下去了。

有段时间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师父会一点脾气都没有,我更想不通师父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我的气。就拿前世夏夷则的那件事来说吧…我都那么正大光明了,师父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过我!加上前世乐无异也从来没在文字里有提起过师父为这件事生过气……所以师父真是滴水不漏,一点有介意吃味的足丝马迹都寻不到…他对我到底怎么想的…他表现出来给我看一下哪怕是假装的也好啊……不对,假装就太可恶了……会不会其实师父曾经生过气,但是乐无异没有留下,或者乐无异根本不知道,他没发现?

算了吧……乐无异都发现不了我怎么可能从师父身上再查到什么,师父既然瞒得住我就肯定没办法发现了。

没办法就只能没办法了,所以我最后只能放弃。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那么在意师父的看法,虽然师父之前有说过他不是完全没介意过,但是那些话听下来和不在意几乎没什么差别,师父觉得一直欠我的一直还不清,所以他死活都不会怎么样我,而我怎么样他都会一再容忍我,但是到底能容忍我到哪个度,我就不知道了。

有时候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要知道分寸,即使面对的人是我师父……。

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做自掘坟墓。

什么叫做生气。

 

我记得乐无异留下的文字有段内容是写着师父要杀自己,而那时候的师父是以初七的身份出现的。我那时候就很想知道,这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如今我看着师父穿着用于拍摄大编剧影片几近初七的黑色系服装,神情严肃眉头紧锁盯着我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师父生气时会是什么样子了。

这时候的我同样穿着属于自己前世的那套蓝色古装,扎着马尾,头上系着抹额,我有种自己已经回到前世的错觉。

当然这不是在拍戏,之前师父和夏夷则那部分的戏已经拍摄完毕了。

我现在和师父在拍摄地的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在比较高的山坡上,我是被师父连抓带拉着一路爬着阶梯走到的这里,平时缺少锻炼突然来这么一下真是要我的命了,看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师父我简直喘不过气来了,师父望着我的表情很严肃,我觉得不太妙,连忙憋住气一动都不敢再动。一路上师父手里紧紧的握着刀,这个道具做的实在太逼真,让我怎么都有种会被师父突然干掉的错觉。我本想退开的,但是我刚想动,师父就逼的更紧了,抓着我的手开始疼起来,这使得我有点恼火:“师父你干什么!”

“无异,你还没说够?”

“师父,你嫌我烦?我一直都喜欢说话师父你难道现在才开始受不了?”

“无异,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之前和夏夷则在一起的两周里的确有些事情我没告诉师父!因为就算告诉师父你也不会怎么样,你根本不会在意我和夏夷则在一起会做什么!”


和夏夷则聊天是我的错误,我本来只是想嘲笑下乐天在夏夷则脸上留下的新伤,谁料到夏夷则居然也和我开玩笑说起了我一开始被关在房里的事情以及一起在浴室里的事情,甚至还被夏夷则提到了我背后的胎记,好死不死居然正好给师父听到了!夏夷则你个混蛋我和你没完!


“这并非代表无异你可以任性妄为。”


“师父我没有,我和夏夷则只是在开玩笑,他会知道我身后的胎记只是因为我和他一起在浴室里洗澡!我们什么都没做!”我到底在说什么!都一起在浴室里洗澡了还会什么都没做!大概只有我师父才会相信,相信个鬼!师父现在的表情看上去会是相信我说的话的样子吗!师父为什么突然就在意起来了!该在意的时候不在意不该在意的时候居然直接动手了,师父的点位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摸不准啊!


“无异,你让为师如何去理解这个玩笑?”


“师父,你现在问我我也解释不清楚,我能告诉师父的只有我和夏夷则真的没什么,或许前世的我真的对他有着或多或少的感情,但是这一世的我爱的只是师父你,师父你之前一直都不介意这些……之前夏夷则和我真的只是在开玩笑,我们只是在互相取笑吐槽对方罢了师父!自那次事情过后我真的很久没见到夏夷则了,一时高兴就……。”我总觉得我说的越多越起反效果。


“无异,只因为师不介怀与你,你便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闹?”


我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用解释了,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而且师父现在的样子已经完全像是另一个人了。对师父而言,我做什么事情都是胡闹,那他做的事情就是正经事!?


“我胡闹?好,我胡闹!师父那我问你,当初把我交给夏夷则的人是谁?是谁和夏夷则串通好的把我带到的泰国?不是师父你吗?还有你和我商量过吗?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害怕有多伤心难过吗!我都想过要是夏夷则真的动我我就不活了你知道不知道!”


“为师会将你交于他便知道他绝不会伤害与你。”


“你相信夏夷则就把我交给他!就像前世你为了报答夏夷则对我的救命之恩以及对你的恩情就要把我让给他!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什么都是你自作主张!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

“无异,当年那份恩情为师必须还给他,如果没有他为师再无可能见到你。”

“见到我又能怎么样!你把我让给夏夷则你还见我干什么!万一夏夷则真的要我呢!你就走?!那有什么意义!”

“为师绝不会再离开你。”

“可笑!你把我让给夏夷则你留下做什么?每天看着我和夏夷则在一起!?然后看着我和他上床?”

“无异!”师父你原来真的会生气。

“我根本想不明白师父你对于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止说了多少次我喜欢的是师父你,你为什么总是要把我推出去,什么恩情,什么还债,师父你是不是太过自傲了,你真的认为这样做我会开心?”

“你对夏夷则确实存有感情。”

“所以师父你就把我丢给他,你想试探我这一世是不是还会爱上他?”

“为师未曾想过。”

“你既然不介意,那为什么之前一听到夏夷则提到我身后的胎记就立刻把我拉走?你根本就介意,你既然介意为什么还要否认?你曾说过不想给我增添任何烦恼,你说上一世实在太苦太短,你说你始终认为能给我的太少,能有另一个人和你一起爱我,你不会去阻扰,师父你说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看到这些?你真的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我?那为什么夏夷则第一次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会是那种表情,师父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内心真正的想法,师父你根本不愿意,但是你却一直在说服你自己去接受!师父你一直以不介意无所谓随便我的态度对待我,你叫我该怎么做?我会和夏夷则走那么近,很多时候都是师父你给的机会!之前我会和夏夷则相处两周还不是拜师父你所赐!师父你不就是想要我和夏夷则在一起吗!你做到了!我的确每天和他在一起,每天和他一起洗澡一起上床,和他上床!你满意了!”


“为师或许太过放任你了无异!”


“放任我!太可笑了!你从头到尾都无所谓我!一次一次的把我往外送!现在却说你在放任我!师父,我哪次不都跑回来了!我一次次的跑回来告诉师父你不要再把我往外推!师父你做到了吗!你做到了吗!你没做到!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现在就去找夏夷则!不用你送!不劳烦你!我自己来!”我觉得我快疯了,我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会说出如此过分的话来!反正说都已经说了,我也没什么退路可走了,反正师父还是会和往常一样,过一会就会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如往常的笑容一如往常的表情一如往常的态度,我不想看到!一点都不想!


我转身要走,只听到身后的师父说了句:“站住!”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师父将刀对准了我的后颈……。


我愣了……别人家里闹闹矛盾吵吵嘴干干架就算完了,我这里直接动刀要不要那么夸张,师父这是要杀我吗,原来师父一生气就动刀的?

我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了,我明显是在故意激怒师父,而师父这次真的被激怒了……自掘坟墓了我又自掘坟墓了,我早就应该把我自己给埋起来的,现在这种局面我要怎么收场,前世好在乐无异学过剑还会偃术,还能和师父较量,这一世我可什么都不会我只会说话……只会烦人。

我感觉到师父的刀在我身后划过,之后我发现我的头发瞬间就散了……师父弄断了我扎马尾的头绳,我本还有些不明状况的想去摸一下自己的头发,谁知猛然感受到师父的手指插进了我的后发,头发突然被扯紧让我一阵吃疼,想开口叫师父师父居然按住我吻了上来直接堵上了我的嘴。

我很意外,我很震惊,我没想到师父居然会用如此强硬的手法对我做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过,根本不可能有,师父会做这种事?我求师父做师父都不会!师父真的生气了!师父真的生气了!师父真的生气了!虽然这种生气的方式我并不讨厌!但是师父真的生气了我却很高兴!


我居然很高兴!我到底怎么了,师父生气了我反而那么高兴那么兴奋……是的,这让我很兴奋,师父吻我吻的很深,我张着嘴让师父吻,他使劲抓着我的头发按着我,力道开始渐渐放轻,他的另一只手在我的后腰上移动摸索,再往下就是我臀部的位置了,我等着师父下来……我现在动不了,我除了两手环抱住师父,其它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所以,我就专心接吻,专心的和师父纠缠。我感觉到有某种东西从背部直冲到了头顶,身体不由的轻颤,双腿一软,师父似乎察觉到了立刻拉了我一把,然后抽去了手放开了我,我见到师父满脸抱歉的看着我,我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怎么突然就停了……我都起反应了为什么突然就停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师父更不知道要对我说什么,当我看到师父突然有些不自然的弯腰转身时,我起了一个很邪恶的念头。师父背对着我想去捡地上的那把先前被他扔在地上的刀,我连忙几步上前踢开了地上的刀,然后从背后一把将师父抱住,紧贴师父身体,一手向师父的下身摸去,师父的反应一向很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继续:“无异!不得胡闹!”


我和师父叫着劲就是不放开:“师父,这种时候你还忍?你都起来了师父。”我告诉师父我都看到了你还忍,师父还是死撑:“为师没事……。”


“师父你没事我有事!饭都开始煮了你说停就停!你有没有考虑过已经剥了壳躺好的米!”我死死的抱着师父不肯撒手,那只被师父牢牢制住的手我怎么样都动不了,我就干脆另辟渠道用自己的身体去贴紧师父去蹭师父,让师父知道什么叫做我已经有了反应!


“无异!放开为师!为师怎能在此处与你煮饭!”


“怎么不能了,师父这里即没人又那么偏僻!师父你起得头你要负责!你不能说停就停啊!”师父似乎还想争辩什么,即不做任何反应也不和我说话,我歪头向前想去看师父此刻的表情,发现师父神情凝重像是如临大敌似的……这种事情对师父而言或许真的有些为难他了…不管怎么说师父都是相当含蓄保守的人,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师父突然放开了抓着我的那只手,叹了口气:“……此等行事为师还是第一次……无异,速战速决吧。”

速……战速决…我有没有听错师父!

师父居然真的答应了!

我不相信!

 

 

 

 

 

未完待续

 

 

 

 

 

 

 

 

 

 

我真的蛮想未完待续的……。

 

 

 

 

 

 

 

说实在的,那么不要脸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做。

这里毕竟不是在家里,虽然师父和我所在的地方是在一个山坡上而且真的很偏僻也没人……但是真要做起这种事情来还有些害怕有些担心的。

师父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就直线做了,他说速战速决就真的速战速决一点都不拖拉,师父从头到尾一件衣服都不脱,只管解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师父已经不知道有多熟悉了,简直熟门熟路,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解开。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我和师父在的地方虽然是一处屋内,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只能站着,没有床要怎么做我真的不是很清楚,师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但是又不能半途而废,所以只能做下去。

我和师父紧紧缠在一起我问师父在这种状况下煮饭是不是比平时刺激许多,师父回答说今天要不是我故意激怒他我们不会在此处做这等无耻之事。我说师父我要是不故意激怒你,我怎么知道师父你的真正想法,师父你介意就介意你不高兴不爽就说出来何必忍耐,何必顾虑我,我要的就是师父的介意师父的不爽。师父有些吃力的看着我,手摸进我的腿部内侧,我深吸了口气:“无异,你别紧张。”我感受到师父舔上我身体,我的注意力却在别的地方:“师,师父,我能不…紧张吗,万一要……是真的有人突然,闯进来可怎么办啊!”师父笑着说我先前还说这里偏僻没人非要煮饭,真的煮了却害怕被撞见了。我说当然怕啊!但是身体受不住想要师父我没办法啊!所以这都是师父的错。

师父没理我要我转身过去,吻上我的背部,我贴着墙看不到情况我更担心了!谁料师父居然一口咬上我背部胎记的地方,以往和师父煮饭师父都喜欢吻我的这里,这次却是咬了上去,差别太大,让我大大的收到了惊吓!

“师父你干什么咬我!”师父不说话只管进一步动作,不给我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煮饭刺激增加一倍的话,那快感也同样成倍的增加。快感增加的同时,疼痛感也逐步增加,我感到师父的力道比以往大了许多,似乎比平时强势许多更霸道很多,随着一步步推进,疼痛感和快感已经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差距,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谁想立刻被师父捂上了嘴。师父不让我叫,又不停下,我实在忍受不住,最后只能去向师父求饶,但是师父并没有想要放过我的意思。

这时候我才终于了解到!师父根本一开始就想要惩罚我!对我之前故意激怒他的惩罚!对我之前说的那些话的惩罚!

但是受着这些惩罚的我却感到莫名的开心,我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师父一开始说的速战速决到底速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已经感受不到了,我只能在疼痛以及一波高过一波的高潮之中不断的呻吟喘息着。这一次到底折腾了有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后面意识已经完全模糊。

我只记得我是被师父抱着回到大编剧剧组那的,师父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说什么我在山坡上摔了一跤……这个理由大部分人还真的信了,师父把我抱上车之后就一直抱着我要我休息。

我除了喊疼其它什么我都说不出来。

这一次给我的教训我牢牢的记住了。

以后再也不能让师父生气了。

让师父生气最后惨的是我自己。

我不想再尝试一次。

这次是我自作自受。

我认了!

 

 

回到家之后,我和师父又煮了一个通宵的饭。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醒了过来,一清醒就见到师父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放到我的面前,我闻到一股从面里飘出的奇异味道之后,立刻蒙上被子装死。

“无异!”师父想要掀开被子,我死死的抓住被子不放:“师父,我很累!我想继续睡一会!”

“那也得先吃些东西再睡,无异。”吃下去我还能活?

“师父,我现在不想吃面,我比较喜欢吃饭!师父!”

“无异,你还嫌饭煮的不够多?”我想了想,打开被子朝着师父点头说:“恩,不够多……。”

师父放下了手里的那碗面,低头吻了上来:“那还要再继续煮?”

我摸了摸自己的腰,感受了一下还没退去的那些疼痛,想了想,回了句:“师父,煮吧!”

“……好。”

 


 -----------


我为什么要用第一人称写文……。

够了……。

 

 


评论(12)
热度(13)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