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泪)

我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夏夷则压上来的重量,我紧闭双眼,连呼吸都不敢了。

“你到底在紧张什么…你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夏夷则紧贴着我说话,我的耳朵好痒,我想推开他,但是我又不敢:“别的男人我是第一次!不,我不会和你有第一次的,我反悔了!我不上床了!”

混账,我推不开夏夷则!

“这种时候还能反悔?”一直被不是师父的男人贴着耳朵说话让我实在难以忍受,想到之后还要做其它的事情我还不如干脆先反悔,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夏夷则说实话我不讨厌你!但是要和你上床我做不到。”我感觉到夏夷则快要吻过来了我连忙喊停:“停!你别吻我!我们再商量一下!吻我解决不了问题!别吻我夏夷则!夏夷则你个混蛋王八蛋杀千刀的死毒贩去你的!”

“继续。”夏夷则咬着我的耳朵说了一声继续,我没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夏夷则接着就在我耳边说道:“房间内有窃听器,无异,继续骂。”

继续…骂……?

房间内有窃听器是什么意思。

等等……。

难道…。

夏夷则现在每说一句话都直贴我耳朵,难道是为了不让别人听到?

我平时不怎么骂人你突然叫我骂你我反而想不出该骂什么了啊!

“你……你他妈听不听得懂人话!我叫你别吻我!”

“无异,乐天并没有死。”

乐天没有死!?

“你小心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走路被车撞死!“

“他和你师父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开车被卡车撞死!骑马就被踢死!贩毒被警察打死!”

“这两周里你必须留在我身边。”

“夏天被晒死,冬天被冻死,白天被狗咬死,夜晚被鬼吓死。”

“我答应过你师父不会让你出任何事。”答应过我师父……我师父知道?所有的事情我师父都知道?

难怪师父会告诉我们夏夷则在泰国……原来一开始就和夏夷则串通好了?师父你为什么每次都把我交给夏夷则,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夏夷则你……?”还没等我来得及说出之后的话夏夷则突然就猛掐我,疼的我忍不住直喊:“疼啊!你干什么!”

“继续。”继续个魂!这是要我继续叫下去吗?夏夷则你有没有搞错,要我对着你叫什么!这种要命的时候夏夷则居然还是压着我不放,表情明显告诉我,我要是不继续叫,那他就要采取非常手段让我叫了。

我怕疼所以我只好装着继续叫,一边叫唤一边听夏夷则告诉我师父和乐天目前的状况。

有关我和夏夷则在这个房间里所做的事情所发出的声音我实在不方便做详细的描述,我只能说我真的叫的很辛苦。

我也不知道夏夷则听着这种声音到底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反正我是坚持不下去了。

叫的我一身的汗,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向夏夷则提出:“我,我要洗澡……让我洗澡!”夏夷则看了下时间,终于放开了我,把我拉进了浴室,打开了水龙头,冷水直接浇下来,我一阵哆嗦:“开热水!”

夏夷则一边笑着一边和我一起淋着:“辛苦了,无异。”

这种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夏夷则,你这次玩我的事情我和你没完!”我和夏夷则都穿着衣服,在浴室里面对面站着淋,夏夷则锁掉了浴室的门:“这里没有窃听器,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

“还好只是窃听器,万一要是摄像头,你是不是就真的要我在房间里和你上床!”夏夷则低着头有些抱歉的看着我:“那真的只能委屈你了无异。”

“我不干!”

“无异,我想我那个大哥不会有兴趣看完自己弟弟和一个男人的全程床戏的。”我听着好像有那么点道理:“那你还是让我配了一整出床戏的音!”夏夷则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让我实在恼火:“你什么时候和我师父串通的!”

“就是那次被你打扰的茶室内。”茶室?

夏夷则和师父在茶室里谈的居然是…我完全没想到。

“你没有杀乐天?你对乐天开枪了啊!”

“我早在你们被带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我枪里的子弹做过手脚。”

“我师父知道?”

“有些事情你师父知道……无异,乐天的事情其实对我来说是个意外。只不过,当你答应留下要我放你师父走的那一刻起,你师父就应该已经察觉到乐天并没有死了。”

“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你父亲和你哥哥面前假装杀了乐天?”

“我会突然来到泰国,有一部分原因是察觉到已经有人开始盯上乐天了,所以才会发生你们一到达泰国就被人带到我面前这件事。”

“把我们带到你这里的不就是你哥哥吗?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他怀疑我,他想用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罢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带你们来的那个人,早已是我安插在他身边的人。”

“……所以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无异,我之前说过了,杀了乐天对我而言最为安全……在这里,只有让别人都以为乐天已经死了,这样对他才是最安全的。”

“那对我呢?”全身已经淋透的我和夏夷则在浴室里居然开始悠闲的聊起了天,夏夷则问我是不是干脆脱了衣服洗个澡,我说那你要不要也一起。他不回答我我也不做任何动作,所以,我们两个还是保持原样,继续穿着衣服淋着。

“无异,我的父亲是亚洲最大的毒枭,我是他的儿子。对他而言,毒枭的儿子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毒枭的儿子,即便我做了警察,最终还是毒枭的儿子。”

“你是警察……?”

“我之前的身份是香港警察,而这个身份是我父亲给我的。”

“…你…你是你父亲派去的卧底…?”

“你觉得呢?”这种时候还问我:“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做你父亲的卧底?”

“一开始我的确是我父亲的卧底,不过很多时候我所做的事情和我父亲背道而驰,他应该早就察觉到我想摆脱他了,所以不久前他派人在内部散布我是他儿子的信息,逼我回到他身边……毒枭的儿子就是毒枭的儿子,即使做了警察最后还是要回去,只不过,对于我来说,回来并非是件坏事。“

“夏夷则,你该不会想抓你父亲吧。”

“他的行踪太过隐秘,这次要不是为了逼我回来他不会出面,还有,下周在香港有一批大的要出货。”

“ 夏夷则你现在是警方的卧底……?”

“还有什么比毒枭的儿子更让人放心的卧底?”

“让毒枭的儿子做卧底不也有分分钟被反卧底的威胁吗?”

“我之前就是反卧底。”

“夏夷则你还能分清楚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吗?”

“我很清楚。”

“夏夷则你真的恨你父亲?恨到要帮助警方抓你父亲,还有你的兄弟?”

“无异,这不是我的恨所做的决定……我父亲是个毒枭,他杀了多少人,害了多少人已经无法计算,作为一个警察我今天如果不去抓他,那这个国家之后将会到处都是毒贩。”

“夏夷则,你要我一直留在你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能帮你什么?”

“无异,你知不知道你父亲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老爸……我老爸不就是开了个公司,拍拍电影什么的:“我老爸怎么了?”

“看来你真的是一无所知……你父亲以前是香港黑社会大佬级人物,他开电影公司有一部分目的是为了洗黑钱,你觉得他要是知道你现在在我父亲这个亚洲最大的毒枭手里,他会做什么?”

“……我,我老爸……!?你说真的?”夏夷则很严肃的告诉我,他说的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

我有点头晕:“…你让我消化一下,就那么两天而已,我受到的刺激足够让我消化一辈子……。”

“无异,抱歉,我知道你很容易受情绪影响导致身体的不适,所以我一直想要你注意自己的身体。”

“…算了,偶尔刺激那么几下我还顶得住……只是,即使我老爸真的知道我现在在你们手里又能怎么样,他根本确定不了我的位置,而且我现在在泰国,并不在香港。”

“只要你在我手里,之后的行动就能进展下去,无异,之后的事情不需要你去了解,你只要一直跟着我就可以,我不会让你出任何事,这是我对你的保证,也是对你师父的承诺。”

“夷则,既然你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决定要去做了,那我就不问了,我会照你的话做……只不过,连你安排的房间里都装了窃听器,你父亲和你哥对你的怀疑可想而知,你之后到底要怎么做?”

夏夷则低下头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我脖子上的项链:“你知不知道你认的干爹是做什么的?”

我黑着线问夏夷则你别告诉我我的干爸也是黑社会,夏夷则总算摇了头:“他不是黑社会,他是警察,你脖子上的这根项链就是他的夫人送给你的吧。”

我低头看了眼那根项链:“是的,怎么了……。”

“没什么,这里面有追踪器。”

好吧,我认输……。

“当然,他们的目的是出于以防万一,并不是有意的。”我点着头说我了解,我知道他们很关心我,也对我非常好。

“我父亲是一个相当小心谨慎的人,不用特殊的手法把你留在我身边骗不了他,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会察觉你有任何问题。”

“也是,他们怎么会想到你从别的男人手里抢来的男人身上会带着追踪器,老爸是黑社会老大,干爸是警察呢……。”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夏夷则,你是不是从第一次遇到我,就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甚至已经预见到了今天可能发生的所有事?”如果真是这样,那夏夷则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无异,你我早在一年之前就见过一次。”

一年之前……?

还没遇到师父之前?

“一年之前在香港,曾在一个商场发生过一起抢劫案,而你那时候就在现场,我那时候也在,身份是警察。当时场面很混乱,我很清楚那时候我见到了你,你被你父亲安排的人带走了,那些都是什么人我之后查过。”

“……那次你也在!?”那些救走我的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原来是我老爸的人!

“之后我因为一些事来到了国内。而后我会答应大编剧来拍她的东西是因为我看了她私人发给我的一段视频,在视频里我看到了你。我第一次在香港见到你的时候就有种很特殊的感觉,我并不清楚这感觉到底是什么,所以当我知道有机会可能再见到你的时候,我答应了大编剧的邀请。”

终于对上了。

之前古董把从大编剧那里听来的信息告诉了我。

按照大编剧所说,她第一次去邀请夏夷则帮她拍那套片子的时候,夏夷则很干脆的拒绝了她,然而大编剧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放弃,一次一次的去找夏夷则,最后一次还把她之前舞台剧的视频发给了夏夷则,之后没过多久,就得到了夏夷则同意帮忙的回答。

那次在大编剧剧院后台见到夏夷则的时候,大编剧说夏夷则的态度不像是第一次见到我,那时候夏夷则还拉了我一把,那时候大编剧就感到有些奇怪。

因为最先接触夏夷则的是大编剧,大编剧认为夏夷则并不是一个会注意别人的人,在大编剧看来,夏夷则对别人都比较冷漠,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对我却没有。

在去影视城的路上,大编剧一直注意着夏夷则以及我和师父,她说我因为是坐在夏夷则和师父的中间,所以并不是很安全,尤其是当车减速或者拐弯的时候,夏夷则都会特别注意我。甚至发生过夏夷则和我师父同时为了防止我向前倾伸手揽我腰的举动,大编剧表示,这是她目前为止看到的最为尴尬的一件事情。

而之后第二次的视频,夏夷则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

所以……。

“……夷则,我问你,你对乐天说的那句不需要另一个乐无异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是实话。”

“夷则,我爱的是我师父,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或者是下一世。我知道上一世的乐无异同样也爱着夏夷则,但是这一世的我,爱的只有师父,只有谢衣。”

“无异,上一世的我的确喜欢过乐无异,而这一世的李君严……他不需要另一个乐无异。对我而言,乐天就是乐天,他并不需要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乐无异,这就是我想告诉乐天的。”

“乐天他喜欢你。”

“希望吧……我怕他再次见到我的时候又会用茶叶蛋砸我。”

“你好好向他解释吧……。”夏夷则苦笑着把水调冷了些:“脱衣服洗澡吧,这热水再淋下去就快要缺氧了……做戏做全,出去后和我上床。”

我听到上床吓了一跳马上说不,夏夷则说只是让你和我睡一张床,你不用那么害怕,我说你这种说话口气我能不怕吗?夏夷则就问我拍了几次戏还不会演戏?我说夏夷则你会演我不会,你演戏演的太真实,夏夷则告诉我如果不会演戏怎么做卧底?

原来做卧底的都是演员出生,我问夏夷则那是不是做卧底的都先要去戏剧学校学习。他没回答我,脱了衣服开始洗澡,我只能看着,一边心里默默的向乐天道歉:乐天我看到了你的夏夷则的裸体…你可千万别恨我…虽然夏夷则也看到了我的。

我问他出了浴室门和你躺到床上之后是不是就不能说话了。

夏夷则说你可以说话但是不能乱说话。

我说按照剧本来看,我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和你一起躺到床上去睡觉,我不是应该反抗,就算不反抗我也应该很不情愿或者哭啊。夏夷则说你又不是女人,要怎么哭。我说我不知道男人被强暴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夏夷则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我,思前想后最终还是要我别说话,要我安静的和他睡觉。

这一晚上,我怎么都无法入睡……。

 



 

两周之后的某一个晚上,夏夷则将我带到了一个地方,一架直升飞机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等着,夏夷则告诉我,我的师父就在那架直升飞机里,之后这架飞机会带着我和师父去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个地方会有很多我熟悉的人等着我,之后一切都会结束,我问夏夷则你不一起走吗,夏夷则笑着告诉我,他要去接乐天。

在我上直升飞机之前,夏夷则吻了我,是在他确定师父不可能看到的情况下,我告诉夏夷则,对于他的吻我并不觉得陌生。夏夷则告诉我,他也同样这么觉得……。

上了飞机之后我见到了一直在等着我的师父,师父见到我后立刻将我抱进了他的怀里,而我也顺势一直紧紧的抱着师父,偷偷的掉下了眼泪。

这些眼泪到底是为了谁流,为什么而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几天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去问师父:“师父,你和乐天在夏夷则所安排的某个安全的地方住了两周,你们每天都在做什么?”

师父最后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我一句:“每天听乐天…骂夏夷则。”

是吗…。

原来如此……。

自求多福吧,夏夷则……。


评论(13)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