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使用)

送饭的时刻又到了,这次我没有再假装昏睡,我就坐在床上等着夏夷则来送饭,他进门后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端着饭朝我走过来:“…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就这样躺着吃吧。”听他说要我躺着吃,那我就好好的躺着从他端着的盘子里拿起一碗饭开吃,反正现在吃什么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没有什么味道,所以我干脆就进饭,不吃菜了。

夏夷则见我只吃饭,不肯吃菜,抓着我的手把我的筷子给没收了:“我还是喂你吧……。”他夹着菜在我嘴边停了下来,我看了一眼菜,别过头去:“我自己会吃!”

“我觉得你不会。”夏夷则移开了那些饭菜:“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很容易被你的不良情绪影响,你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对待你自己。”听到这些话让我很有想打夏夷则的冲动,要不是因为他做了那些事情我会这样吗:“你在我面前杀人了夏夷则!”

“然后呢?”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简直让我抓狂:“你杀了乐天啊!还问我然后?”

“我现在只关心你的身体。”这个回答简直不可思议:“你在杀了乐天之后还想杀我师父!你杀人了夏夷则!你还会关心我的身体?你关心我身体你还杀人!?简直可笑!夏夷则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乐天!”

“无异,你冷静点…。”要我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夏夷则现在能冷静的大概就只有你了:“理由我已经说过了。”

我不要这种回答,我不接受这种回答:“这算什么理由!就算你不需要他!你可以放他走!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

“杀了他对我而言最为安全。”夏夷则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什么叫做对你最为安全!放他走你怎么会不安全!”

“他知道的太多了。”我真想不到夏夷则会那么简单的说出这种理由,我一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这样……?”

夏夷则没有一丝犹豫的点头回答我:“就这样。”

我忍到极限了:“夏夷则,我可不可以杀了你?”我问他,他看着我笑,这个笑容让我实在摸不透:“无异,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养好你的身体,乖乖的留在我身边,任何多余的事情都别做。”

“不然呢?”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必要回夏夷则这种问题,我似乎还抱着某种希望,但是,夏夷则不会再给我什么希望,我知道,但是我为什么就是不愿相信不愿放弃:“无异,如果你的身体到明天还没有好转,那后天你师父登上的将会是去天国的飞机。”这是威胁,他说到就会做到……夏夷则会那么做,就像他一开始说的那样,我留下,他就放师父走,我如果做了什么,他就动我师父。

师父…他可以一直用师父的安全来威胁我,只不过现在威胁我的唯一理由只单单是为我的身体……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身体的好坏对夏夷则而言为什么如此重要?

我的身体……。

“我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你放心,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会好好的吃饭!”我起身去拿之前没吃完的饭和菜,在夏夷则的面前一口一口的吃给他看,连同自己的眼泪一起吞进去。夏夷则看我眼泪不停的往碗里掉,收走了我的碗,帮我擦眼泪:“…你说的会控制你自己的情绪毫无说服力,无异。”

“你给我点时间!”我向夏夷则保证我会控制好自己,只求他别动我师父,夏夷则一再的答应我,但是我就是没办法放心。

“夏夷则…我可以陪你上床,但是你之后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不行。”我连说出那个请求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夏夷则一口回绝了:“夏夷则!我只是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之后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

“从你答应留下开始,我就拥有使用你的权利,你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向我开条件。”

“你……!”毋庸置疑的让我说不出一句话来。面对现在的夏夷则我还有什么办法,我没有办法了,现在的我对夏夷则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已经到手的玩具罢了。

古董曾经说过一句话:以一个皇帝来说,夏夷则那时候想要得到你,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那时候的我并没有仔细去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认为夏夷则不会那么做,但是到了如今这个问题或许有了结果。

夏夷则真的想要得到乐无异,他会怎么做。

我看到了,我亲身体验到了。

夏夷则真的那么做了。

而对此,我束手无策。

这里是泰国,是他父亲和他的地盘…我现在就连自己具体在哪个位置我都不知道。

身上的东西都被没收了。

根本不可能联系到任何人。

报警……。

怎么报警,就算真的给我手机让我报警,面对拥有自己军队的毒枭,警察可能也救不了我。

我老爸老妈就更加不可能找得到我了……。

我难道只能一辈子留在夏夷则的身边?

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

再也见不到师父。

再也见不到师父…………。

师父……。

师父会怎么做?

我不在了,留下师父一个人要怎么办?

师父该怎么办……。

 

“夏夷则你个混蛋!之前的你原来都是装出来的!说什么自己是检察官!连李君严这个名字都是编出来骗我们的!你好好做你这个很有前途的毒贩!何必来招惹我们!玩什么朋友游戏!”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夏夷则束养在他身边一辈子,不能再见到师父我不能忍受:“无异,你冷静点。”这句话听得我好厌烦:“我不能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你想杀人就杀人!你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我可以随便你使用!你用啊!你告诉我你要怎么用!上床是不是!你知道我喜欢的是我师父!你明明知道!你根本什么都得不到!你应该很清楚!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你告诉我!我想不通,夏夷则你能想通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夏夷则想要伸手再次帮我擦眼泪,我一手甩开了他,夏夷则的表情告诉我他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在隐忍我:“看来用你师父的安危来威胁你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无异。”这句话本身就是个威胁,我一边去擦自己的眼泪一边退:“好!我不说了,我冷静!夏夷则你最好说话算话!”夏夷则点头告诉我他一向说话算话:“我说过我有权利使用你就一定会用,无异,上床吧。”

我之前说的那些话简直是自掘坟墓,突然就进展到这一步我完全没想到,我看着身后的床,再去看夏夷则,我后悔了,我想反悔。但是反悔有用吗,从一开始夏夷则想要得到我开始,不就应该知道早晚会进展到这一步……。

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有什么办法。

“我不习惯除了师父以外的男人碰我!”垂死挣扎也只能到此为止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就像我不能阻止夏夷则走向我一样,我发现如果再往后退就只能退到床上去,根本没别的选择……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被一个男人逼着上床,我甚至都不能求救,求谁去,求门外的人?他们不拿着枪要我乖乖的躺平等着夏夷则已经很谢天谢地了,而对于夏夷则,现在的他根本不会在意我的想法,我都没有任何可以违逆他的权利,他说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就因为我的师父还在他的掌握之下,在这种一面倒的情况之下,还有什么办法,作为男人我会走到这种地步也算罕见!可以不上床吗!我不想上床!这世上能碰我的只有师父,我不想和别的男人上床!

更何况这个男人是夏夷则!


评论(8)
热度(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