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毒枭的儿子)

我可能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一切都是我所不能接受和忍受的,所以如果这真是梦,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就会消失,一切都会归于零,那么,我愿意醒过来。

但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又醒了过来,那我接下去该如何面对发生过的一切……我不敢睁开眼睛,我怕看到事实,我怕看到夏夷则……。

我听到门外有陌生人的声音,他们在说话,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我应该清醒了。

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陌生的被子,陌生的房间……空调开的有些冷,我掀开被子感到一阵冰凉,下了床好在下面踩的是地毯,我赤着脚走去门口,打开门迎面对着我的就是两个陌生的男人,他们两个守门似得一人站一边,看到我神情严肃,带着防备。

我见到这种势头,退了一步回去:“……夏…不对。”我使劲去回想那个名字,他在这里不叫夏夷则,也不叫李君严,作为毒枭的名字,他应该叫:“…易…,易坤……。”

还没等我说出后面的话,那两人之中的一个直接回了我一句:“进去。”然后毫不客气的重重的关上了我面前的门,我看着被关上的门呆了许久。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夏夷则要把我关在这里,我就连出个房门都不可以。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在做什么,他之前所做的事情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界限,我在努力排除这些是出于他本意的可能,但是那一切都是在我面前发生的,是我亲眼所见,不由我不相信,也不由我不接受。我现在就像个女人一样被他强行带到了这里,然后被关进了这么一个房间内,门外还有人看守。我很清楚那些人他们不敢动我,但是我也逃不掉。

夏夷则之前有进来过,我假装自己还在昏睡,我不想见到他,无论如何,这种时候我不想见到他。我怕我一激动会对他恶言相向,甚至想去……。

我不敢想象,我居然会想要去杀夏夷则……我对自己感到恐惧,同时我对夏夷则感到害怕,我非常害怕,我或许根本不了解夏夷则,就像古董说的,我真的了解夏夷则吗?不……我不了解,我所了解的只是前世乐无异所了解的夏夷则,这一世,一切都不清楚不明白……无法定论。

夏夷则最后只是留下饭菜就离开了。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活着,好好吃饭。

我答应过夏夷则,如果想要我师父安全的离开,那我就什么都不可以做。

所以为了师父我什么都不会去做,即使我真的想做什么,我也做不到。

门外那两个人都带着枪,我根本逃不掉,我连走出那道门都不可能,就算真的能摆脱门外那两个人,走出去后肯定还会有更多带着枪的人等着我…根本毫无意义。

夏夷则可以当着我和师父的面杀了乐天,他就同样可以杀了师父,他虽然答应过我只要我不离开他他就让我师父安全的离开泰国。

我答应了,我选择留下来,留在夏夷则身边,夏夷则保证让师父离开泰国,安全的离开,带着乐天的……。

一开始陪着乐天一起到泰国来或许就是个错误,古董和大编剧一再的劝阻我们,到了泰国一切都不会受控制,我们这样乱来不会有任何结果。乐天劝不住,我也劝不住我自己,师父不用说肯定陪着我一起。

就这样我和师父以及乐天一起来到了泰国,刚下飞机就被盯上的我们根本一无所知。

我们天真的以为夏夷则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找他,所以派了熟人来带我们去见他。

但是到了那个地方我们才发现那是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应该踏入,也不可以踏入。

夏夷则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熟悉的夏夷则,他也不叫夏夷则,更不叫李君严。

他叫易坤,他的身份的亚洲最大毒枭的儿子,他的父亲和他的哥哥就在他身后的车里坐着,车周围站着的那些人都是雇佣兵,而把我们带到夏夷则面前的人,是夏夷则哥哥的人,我不知道他哥哥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们所有的人在想什么在打什么主意,在笑什么,在看些什么我都猜不出看不透。

或许乐天和我一样的迷茫和不理解,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直冲到夏夷则的面前对着他责问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为什么不说一句就走的一点消息都不留,夏夷则身后的父亲一言不发的听着,看着……而夏夷则也同样沉默着任由乐天问他,当夏夷则的视线从乐天的身上移至我这里的时候,我很害怕,这种神情是我第一次从夏夷则的脸上见到,那一刻我真的很想立刻带着师父和乐天离开,能离开多远就多远……但是夏夷则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当我还处在不知所措的状态下的时候,夏夷则拿出了枪对准了乐天,他留给乐天的最后一句话是:乐天,抱歉……这一世不需要另一个乐无异。

然后他朝乐天开了枪。

夏夷则对乐天开了枪。

我听到枪声之后被师父拽进了怀里,师父挡着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想要去确认,我不相信夏夷则会真的杀了乐天,我挣扎着想去看,师父始终抱紧我不让我看到那一切,我看不到,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但是我之后再也没听到乐天的声音,再也没有。

这一世不需要另一个乐无异。

就像夏夷则所说的。

不需要另一个乐无异。

所以,现在留下的,就是夏夷则你所想要的。

那么,乐无异所爱的人,是不是也是不需要的。

所以,我的师父,你也不会留下。

我问夏夷则你要什么。

夏夷则回答我,我要的是你。

我告诉夏夷则,要我留下,就让我师父走。

夏夷则答应了下来。

我要师父的安全。

我要夏夷则的保证。

夏夷则告诉我,我留在他身边一天,我师父就安全一天。

他用他的命来保证我师父的命。

只要我留下。

只要我不离开他。

我答应了夏夷则。

夏夷则答应了我。

师父。

带着乐天的尸体离开吧。

乐天。

对不起。

乐天。

评论(10)
热度(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