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传言)


乐天挂了电话之后,我立刻给大编剧去了电话,想要从她那里挖出点夏夷则的信息。大编剧说给她一个晚上,因为有关夏夷则的事情她也知道的非常少,大编剧几乎也只知道夏夷则的手机号码其它一概不知。然后我又给古董打了电话,问古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夏夷则的行踪,古董说目前为止的情况不明确,夏夷则到底是出门了还是去干什么了根本说不准,现在他也不能算失踪,因为才两天而已,古董说我们对他的事情根本不了解,之前也从来没问过……我说这不就是因为他是夏夷则所以就不去了解了吗…因为已经很了解了。古董听完立刻提醒我:“喜悦,你真的了解?那你知道前世夏夷则失踪的真正原因吗……?”

我听到这句后立刻傻了,对,失踪,夏夷则的失踪!

“喜悦,有些事情很难说,尤其是有关前世今生的说法,有关轮回反复这种东西并不少见,前世发生的事情有可能到了下一世会再次出现,只是方式有可能会不一样…我有些担心,如果真是这样,如果真要是和前世一样,喜悦你这一世也不可能再找得到夏夷则的。”

不可能,哪有这样安排转世的:“我和师父不就没发生过前世那些事情!”

“拜托你师父根本没转过世喜悦……。”对…对了,不提我都差点忘了…师父是例外,那如果真的和古董说的一样,那夏夷则不就……。

“不行!必须找到夏夷则!我不相信到了现在这种科技网络那么发达的现代,会找不到夏夷则!”前世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再发生!要是这一世又找不到夏夷则,那乐天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回过头来仔细想想现在知道夏夷则最多事情的反倒是乐天。

乐天不知道夏夷则去哪了,谁还有可能知道……现在的乐天在干什么,他在得不到夏夷则任何消息的情况下会选择做什么……?

“无异,去找乐天……。”师父和我想到了一起,我接过师父递过来的手机,拨通了乐天的电话:“乐天,如果你现在还站在夏夷则家门口等他,我劝你还是先和我见个面。”

“乐无异…你,你怎么知道我……。”乐天突然停下不再继续问我:“乐无异,你现在在哪?”

我在电话里和乐天约了一个地方碰头,考虑到有可能晚上要通宵,乐天直接告诉我去我上次和他第一次碰面的那个酒吧。

当我和师父到达酒吧后,进了门就看见乐天端着两大杯啤酒送到我和师父面前,我接过乐天手里的两杯啤酒告诉乐天,之后还有两个人要来,他点了点头,带我和师父上了二楼,酒吧的二楼没有一个客人,酒吧的老板直接把二楼包给了乐天。我和师父坐下后,师父看着啤酒,对着我和乐天说了句:“很久没喝到此种酒了……没记错的话它是叫啤酒?”乐天点了点头说是的,和师父在一起的三年中乐天有给师父喝过啤酒,只是那时候的是灌装,这次是在啤酒杯里……。

乐天这次见到师父再也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也不会不自在了,现在的乐天面对着师父很轻松也很自然,这么一来反倒让我感觉不自在了。我突然想到,当初如果师父碰了乐天,乐天那时候也愿意做师父的乐无异的话,那我岂不是遇不到师父了,这么一来师父就会是乐天的……而我……岂不是就变成是夏夷则的……?

会不会是这样?

之后会不会让乐天也同样打开那个箱子,然后同样看到了箱子里的所有文字?

如果是这样,那乐无异所说的另一个乐无异就变成了我。

那么今天面对夏夷则失踪的就会是我,而不是乐天。

如果存在这种可能,如果其中一个环节真的出了问题的话,我……我今天爱的就有可能会是夏夷则?而不是师父?

会这样吗?

有可能是这样吗?

不,等等……师父曾经说过,乐天没有前世乐无异的胎记,但是我却有。

我有和乐无异一模一样的胎记。

所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

我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对于乐天的事情对于夏夷则的事情我到底怎么想的我有些混乱。

当我想到如果乐天找不到夏夷则,也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他的时候,他会怎么做……我会怎么做。我很清楚,我所做的选择就是乐天会做的选择。我所害怕恐惧的就是乐天会害怕会恐惧的。

师父之前见我一直不说话想来问我怎么了,我因为一直出神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听不到师父的问话,师父最后无法,只能用最古老最能对我起作用的吻我的方式,打搅了我,让我回过神来。

乐天一边喝着酒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师父和我,我让乐天转开头别看,乐天倒是真的听话把头给转开了。之后古董打来了电话问我在酒吧的什么地方,我离开位置下了楼去接古董和大编剧上来,大编剧看见乐天就直接傻了。

古董因为之前我和他有提过乐天的关系,他不至于那么吃惊,但是还是对乐天从头到脚细看了一遍,乐天被大编剧和古董看的忍不住问我:“乐无异,你朋友都那么变态?”我说我朋友不变态,只是看到第二个我感到吃惊罢了。

“哦…想来这世上有你一个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出现了第二个还不让人疯了。”听着乐天的话有些故意惹我的样子,我正好还没坐下,双手撑着桌子对着乐天:“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乐天!”乐天见势也站了起来:“我对你不满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你倒是说啊!”乐天看了一眼师父:“我们到外面去说!”

“有本事在这里说!”

“这里太小我怕施展不开!”乐天的言下之意是想要动手了?

“别以为你很会打架!我也会!”

“乐无异你也会?你会什么!你除了假装不舒服让谢衣担心你骗他亲你你还会干什么!”

“你说什么!我装!?我装什么了!师父亲我怎么了!碍着你了!”

“看不惯怎么样!”

“谁让你看了!”

“被逼的啊!能不看到吗!”

“谁逼你了,你可以看别的地方啊!”

“好了……你们两个,这次就当是为师的错,你们两个别闹了。”

乐天本来还想要继续争下去,看到师父来劝,马上坐了下去,拿起酒就开始闷喝。他喝,我也喝,之后直接变成了我和他开始拼酒喝,看谁喝的快,看谁先把一大杯啤酒给喝完了!

大编剧和古董在一旁只能安安静静的看我和乐天喝酒,直到我和乐天都把酒杯里的酒都喝干净了,古董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迄今为止最有意义的一句话:“夏夷则现在可能已经不在国内。”

听到这句话,乐天突然站起来盯着古董问:“夏夷则他现在在哪里!?”古董捏了捏鼻梁说道:“目前从大编剧那得来的消息以及我朋友查来的消息来看,我估计夏夷则已经不在国内了。他昨天可能去了香港,也可能去了泰国……。”

“古董你朋友是旅游公司的?如果是的话,连夏夷则去哪个国家都不能确定?”我问古董,古董说不是:“现在看来事情有点复杂……我不能告诉你们我朋友的身份,但是我能告诉你们,夏夷则的身份有点特殊……。”

我想了下觉得古董说的身份特殊有些预料之中,因为夏夷则的前世身份就很特殊:“能怎么样特殊,大不了他又是哪个国家元首的儿子?”古董摇头说不是,有可能比是个国家元首的儿子复杂,我说能复杂到哪去,在一旁一直仔细听的乐天根本听不懂我和古董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国家元首的儿子?夏夷则不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我要是告诉乐天夏夷则前世是个皇帝不知道乐天会是什么反应,但是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大意义:“我们先不说他的身份,乐天你有见过夏夷则的父母吗?”乐天想了想摇头说没见过,夏夷则一直一个人住。

“那就对了,你有见过夏夷则和他家人联系过吗?”古董继续问乐天,乐天还是回答说没有,他说很少看见夏夷则打电话,几乎没见过。

“没错……大编剧和喜悦都打过夏夷则手机,但是你们有没有见过夏夷则在我们面前用过手机?”

我和大编剧统一回答:没有。

“不对……等等,我曾在夏夷则家里见过那种看起来很古老的手机!”乐天抓了抓头发:“……应该是诺基亚,我那时候还问他这手机是他用的吗?他没理我……。”

“那就没错了…我朋友曾试过查夏夷则手机关机之前的位置,时间是按照乐天提供的时间估算的……但是查不到…所以我怀疑夏夷则用的手机是诺基亚8210,这部手机没有WiFi没有蓝牙更没有全球定位,基本上要查他行踪很困难。”

“夏夷则不在国内和他用什么手机有什么关系?”乐天问古董,古董有些头疼的说道:“你们想想,现在还会有什么人用这种型号的手机。”

大编剧想都没想就抢着说:“电影里可见多了,黑社会啊,那种做非法勾当的人一般都用这种,或者卧底,还有……。”

越说越离谱:“古董你该不会要告诉我夏夷则是黑社会的吧?和前世差太多了吧!还有你朋友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好好奇!”

“我朋友的事情你就别好奇了喜悦……我有几个朋友对于某个世界可是非常专注的。”

“什么世界?”乐天和我同时去问,古董并不打算告诉我们:“喜悦我觉得这件事情最好能到此为止,因为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能涉及的范围,如果非要追根问底,我觉得还是等夏夷则回来比较好。”

“夏夷则要是不回来呢?”乐天问古董怎么就能肯定夏夷则会回来,古董说他不能肯定:“现在除了等夏夷则主动来联系我们,没有其它的方法…因为现在就算是警察都不可能查得到他……。”

“古董,你的意思是夏夷则在躲警察……?”我越来越听不懂了:“古董你朋友到告诉你了些什么?”

“……我本以为夏夷则既然要刻意隐瞒自己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别人查到他的信息,但是我朋友说,有关夏夷则的传言在他离开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散播开了。”

“什么传言?”我和乐天急着问古董,古董严肃的说道:“有人故意传播这个消息…有关夏夷则是香港最大毒枭儿子的传言……。”

毒,毒……毒枭!?

“夏夷则的老爸是毒枭!?”

“还是拥有独立军队和农民的毒枭,活跃香港、泰国及台湾等地区,这是我从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

“独立的军队和农民……。”这真是比做皇帝还要霸气啊……。

“你确定你朋友不是在瞎编?”大编剧实在不能相信古董说的这些内容:“夏夷则老爸如果真是毒枭的话,夏夷则为什么会在国内做检察官?”这种问题问古董也没用,夏夷则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管这个是不是事实,找到夏夷则才是重点。”乐天虽然说着要找到夏夷则,但是他和我们一样,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找:“不管这个信息是不是真的,现在能确定的事就是夏夷则如果不主动联系我们,我们肯定找不到夏夷则。”古董说的没有错,我们根本没有其它任何方法能找到夏夷则。

“不能去香港或者泰国找他吗?”乐天问出了一句我也想过的办法,古董马上反对:“香港和泰国不是国内,万一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根本没人救的了你。”

“这倒是,万一夏夷则真是毒枭的儿子,那真是分分钟死无全尸……。”大编剧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不相信夏夷则会是毒枭儿子的传言。

“可以让我死,但是不能让我见不到夏夷则!我要去香港找他!”乐天铁了心的要去找夏夷则,古董怎么劝都没用,师父在一旁一直听着没有说过一句话,正当我也想去阻止乐天的时候,师父拉了我一把:“无异……乐天,他现在应该在泰国。”

泰国……?

夏夷则在泰国?

师父为什么会知道……。


评论(10)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