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 【我爱你】

没完没了的番外篇……。

够了= =


自从和师父在一起后,我就经常往博物馆跑…无论是因为师父的工作还是因为师父的兴趣,反正他要去哪我就跟哪,无论什么地方…就因为这个,老爸总是找不到我,他那边成天要我去他公司帮忙我当然不能让他随随便便就逮到我,我对他的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我都和他说过好多次了,但是老爸就是不肯放弃,所以我也就从来没停止过反抗。


一直跟着师父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层,里面的展品都是一些古人留下的书法……我看了一圈然后和乐无异留下的文字做了个比较,发现乐无异的字写的比较随意,不那么规矩…但是当我看见有一个纸本上面都是无法辨别的草书之后,我总算庆幸自己前世写的还算规矩不至于那么随便!否则我就真的一点都看不懂了。师父在我身旁也在看那帖草书,我就问师父上面写的是什么。


“……彦先羸瘵,恐难平复。微居得病,虑不衍计,计已为苍。年既至男事复失,甚忧之……无异,此书使用秃笔书写,笔法老健,整篇文字格调高超,令人赏心悦目。”


我后悔不应该问师父的……只有师父才能理解这篇草书到底哪里赏心哪里悦目了。我忍不住抓了抓头发点了下头,假装自己理解了然后回答师父说:“是是,的确赏心悦目,师父喜欢就好,以后多来看看。”师父微微笑了笑…早看穿了我说:“…倘若真要常来,只怕无异你会在馆内打起瞌睡。”听到这句我连忙争辩自己绝对不会打瞌睡,最多打哈气……想想都后悔这个争辩真是争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无异,为师突然想起之前见到乐天一事…为何你对他的态度会如此紧张恶劣?”不说我都忘记了,我都忘记问夏夷则乐天之后到底有没有联系过他,有没有真的早中晚三顿鸡蛋喂他了……。

那次在餐厅和乐天差点打起来被师父给看见了…话说之前我找过乐天那件事师父并不知道,我要怎么解释…我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好…对了,想了想我就说当初师父你和乐天交往了三年我能不紧张不恶劣吗,师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解释,所以就问了句:“无异你可是介怀此事……?”我之前的确介意过,但是放到现在已经没这个必要了:“……算了,师父你都不介意我前世对夏夷则的感情,我现在又有什么理由去介意你和乐天在一起的三年……只是,只是…师父,我其实最介意的是师父你的不介意。你怎么就能毫不在意我和夏夷则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我都这样了师父你都不介意,师父你会不会太宽容大度了……。”

“那无异想为师如何介怀?”我的老天哎……这种问题还要来问我,我真是服了你了师父,我恨死你了!

“师父你爱怎么就怎么吧!我无话可说!我说了也白说!”我又想去抓头发,但是师父先一步制止了我:“无异,为师并非没有介怀过此事。前世为师能与无异再次相见并且厮守一生已属不易,为师不愿给无异增添任何烦恼,上一世实在太苦太短了……为师始终认为给无异的太少太少……另有一人能与为师一同爱你,为师自然不会去阻扰。”

我听到了什么?

“等等师父,你前面说了什么?”

“…为师并非没有介怀过此事……?”我抓紧了师父的手:“不是这句!是另有一个人一同什么?”师父看着有些激动的我实在猜不透我到底有什么用意:“与为师一同爱你?”

“对对对!就是这个!师父你把爱你前面的五个字换成我再说一次看看。”

我有些期待,我真的很期待!怎么说呢,这或许是我灵魂深处已经期待了很久很久的时刻!

“为师……我…爱你……。”

等了那么久终于听到这句话了!

“就是这个!第二世了我第一次听到师父你对我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咧着嘴对着师父笑,师父有些歉意的口气问我:“为师…从未说过?”我猛点头说师父你从来没对我说过这三个字:“从来没有,今天总算听到了,虽然是我向师父硬讨来的,但是还是听到了!师父你再多说几遍好不好?”我再次用饱含期待的眼神望着师父,不给师父有任何拒绝的机会:“无异喜欢听……?”

“嗯!无异特别喜欢师父说这个给我听。”

“…那…为,为师……。”师父突然有些为难的样子,略微查看了下四周情况,想了想,靠我稍近了些,轻声的又说了次我爱你……配合着师父的声线,听得我简直快要烧起来了!

要不是现在在博物馆,我真想立刻马上和师父煮饭!

想想算了!要求不能太高,先抓紧机会求师父继续对着我说那三个字……我有些得寸进尺的和师父说师父你别停,请一直说那三个字,直到我听够了为止,师父见我坚持实在无法,只好依着我继续说那三个字,一边注意着周身较接近的来往游客,一边轻声在我耳边重复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无异……直到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

这是师父的手机铃声,之前为师父设置手机铃声的时候我有让师父听过一些,要师父选择一个他喜欢的音乐,师父最后选了一个不是音乐的铃声。这个铃声只是单纯的昆虫叫声,师父说他喜欢听昆虫的鸣声,所以之后就一直用的这个。

师父接通电话之后开口就说:“我爱……。”顿了顿师父有些尴尬的瞧了我一眼,立刻切换回去说:“在下谢衣……。”

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想不对…等等……!

我在这里师父居然在接别人电话!!

What……!?


谁打师父电话?


我在师父旁边还会有谁给师父打电话…大编剧……夏夷则?


除了他们两个还有谁会知道我师父的电话……。


“……可是乐天?”乐天!?我居然把他给忘了……乐天有我师父的手机号码,当初还是我留给他的,他终于找到理由给我师父打电话了吗?什么事情…他找我师父什么事……。

 “……你稍等片刻。”师父说着就把手机转给了我,我想都没想就接过了师父的电话去听,其实师父不给我,我都想去听,现在正好,省的我去抢:“喂?乐天,你找我师父什么事?”


“乐无异!夏夷则人在哪里!?”有关这个问题我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夏夷则在什么地方你应该去问他!干嘛打我师父电话问我!” 都亏你的电话还坏了我的美事!可恶:“乐无异我除了你的电话还能打谁的,认识夏夷则的人里我只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我能怎么办!夏夷则的手机关机了!我打了两天电话了!”什么,关机……夏夷则?


还打了两天电话…到底有什么事那么急?


“你确定是关机?说不定是没电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有一天我居然会用这句话去劝别人,曾经一度被别人劝的我还不愿意接受…现在换过来去劝别人我不心虚都难…感谢上天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感受到劝我的人那时候的心情,真是辛苦他们了……。


“乐无异你以为夏夷则是谢衣吗,不每天提醒他就不给手机充电,有时候就算提醒了也没用!”


“你是来向我吐槽我师父这事的吗?关于我师父用手机这一问题任谁都没辙,你和他在一起三年都没矫正过来我看就省省吧。”


“我!我们先回来说夏夷则…他两天都不充电这个几率不大,他毕竟不是你师父……!”乐天和夏夷则从遇到那次开始算起来到现在也就两个多月,发展的那么快?才两天找不到人居然就那么急:“你那么急找他到底什么事?他欠你钱了?”


“我不缺钱……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去哪了,你有没有办法找到他。”想想至今为止,我能找到夏夷则的唯一方法也就是打他手机:“除了打他电话找他,我没有其它方法……我也不知道夏夷则家住哪。”


“……你不知道?他没告诉过你?”这句话问的别有意味,我当然不知道夏夷则住哪,但是我现在可以肯定乐天知道……也就是说夏夷则也不在家里:“不知道,他从来没说过。”


“这样啊……。”听乐天的口气总觉得他好像放心了什么似得……然后我隐约感觉我好像又知道了什么:“……乐天,你是不是喜欢夏夷则?”


停顿了足足有十秒,我居然还很耐心的等了乐天十秒:“我没喜欢夷则!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喜欢他!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原来如此…已经叫夷则了…那就是肯定喜欢了……才两个多月夏夷则你到底对乐天干过什么……。”


评论(9)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