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食言 另一个乐无异】


-------------


现在病房里就只有师父和我,我在等师父开口,等了段时间没声音,我嫌太安静,打开了电视,想让气氛缓和些……其实现在也没有怎么紧张……我以为师父介意,我以为师父会在意夏夷则,但是也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因为很多事情师父早就知道,而且还让夏夷则来找我,甚至还想让夏夷则想起我的事情……所以,我搞不懂,我很想知道师父到底怎么想的,他真的完全不在意?如果我前世真的脚踏两条船,而师父也知道,师父还不介意,那这种事情叫我怎么面对,叫我怎么接受……。


我看着师父,而他在看他手里的那件东西,我仔细去看,发现师父手里的那些布料很眼熟,再想想终于知道是什么了……这不就是乐无异前世留下的文字嘛!师父为什么拿着这个!难道穿帮了……师父难道早就知道我看过这些东西了…也就是,这些文字师父也知道,也都看过……?


“师,师父……这些……。”原来早就穿帮了…原来师父一直都知道,只是师父他一直不拆穿我罢了:“为师手里的无异并未见过……。”我没见过?难道不是乐无异写的:“师父,这是谁的?”


“这是无异你前世所写……只是,这一部分当年被为师藏了起来置于别处,并未放入之前被封锁的箱内。”居然还有隐藏文件,师父当初把这部分藏起来是为了什么…难道为了不被我发现?


“师父你为什么要藏起来?里面写了什么?”师父走了过来把布料展开置于我面前,我看了一眼…字迹的确是乐无异的,落款也是,文言文这点就不提了……让我看古董翻译好的文档我必定头疼,但是看这个就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我一直自认为看不懂,所以才会去让古董帮我翻译……其实,如果真的尝试去看,真的能看懂。我看了一眼,文字的开头写着:


这世上如有另一个乐无异,那么,那个乐无异便是属于夷则的。



看完我猛地卷起布料抓紧,像犯了什么大错似的看着师父:“师父!这真的是我前世写的?”师父点头:“这的确是你前世留下的……。”乐无异你有没有搞错!这种东西都写出来!还让师父看见了,看见不算还让师父给藏起来藏到现在…师父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情把这份东西留到现在的:“师父…你……为什么要把这部分藏起来…?”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不想让我看见啊…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拿出来。


“无异前世所留的那些文字为师都听你读过,当年你每书写一篇便会读给为师听…只是这部分你未有读过,在你写完之后便想要将它焚毁……只是那时你行动不便,加之又善忘,所以为师便自作主张将之收藏至今。”乐无异想要烧掉这部分…?


“…师父你知道多少?”现在问这个是不是太晚了,师父当然是全部都知道了,而且乐无异居然那么坦然的写了出来,完全没有考虑过师父的心情吧!什么叫:这世上如果有另一个乐无异,那这个乐无异就是夏夷则的!有那么说话的嘛!太过分了!


“师父!那时候的我脑子一定也有问题,才会写下这种话!你千万别当真啊!”师父看着我如此认真的做解释,笑了起来:“无异,对于感情你从来都是主动直接,从不喜欢拐弯抹角,何以要为师别当真,为师对于无异的感情每次都认真对待,怎能不当真。”该认真的时候不认真,不该认真的时候师父你倒是很认真,你是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那师父的意思是我对夏夷则的感情也是认真的?那师父我前世的确脚踏两条船了?”师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脚踏两条船是什么意思,我很简略的给师父解释了一下,师父继续笑着说到:“为师可比船稳当……。”师父你这种时候居然还笑的出来,你的恋人都爬墙了,你还那么无所谓!


“师父……如果当初我真想焚毁那些内容,不就代表着我的前世并不想这一世的我知道我对夏夷则的感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留下那些文字,甚至还拿出来让我看想要我知道,你甚至还去逼夏夷则想起以前的事,师父,对于这种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即使我真的爱上夏夷则你也无所谓?”我将被自己已经捏皱的布料丢开,不打算再继续看下去,师父对于我的是责问似乎早有准备,不急不慢的去捡被我丢在地上的布料,重新交还到我的手里。

“想来为师的确有错,为师急于想让他忆起前世之事,只为知晓他失踪的真正原因…无异,对于前世夏夷则的失踪,你至死都没有放下过,你一直在寻求原因,你想得到一个解释……。”

夏夷则失踪的那件事……。

师父……一直没用忘记过…。

所以是为了我…是为了我所以才去刺激夏夷则,好让他想起什么。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无异,当年你想焚毁这段文字确是为了不让这一世的自己看到,不想让自己感到迷茫甚至去猜疑自己。对于夏夷则存有感情对你来说情有可原,并非过错,为师也从未有介意。无异,这是你前世的另一段真情,是你前世所留,为师应当让你知道。”师父并不想勉强我什么,如果我不想继续看那些文字师父表示可以将它拿走,我看着手里乐无异留下的文字,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更有些好奇:“师父…我看……。”

在我决定要继续看下去之后,师父起身开了门要出去,我急忙问师父去哪,师父表示去看看夏夷则,想知道他是否已经买完东西了,然后关上了门。

病房里只留下了我和打开的电视以及手里的文字。

 

 

这世上如有另一个乐无异,那么,那个乐无异便是属于夷则的。

 

我曾经和师父说过这句话。

在我已经哭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的状况下,我对着师父说出了这句话。

那是夏夷则已经失踪了7年之后。

我一直没放弃过找他,师父也没放弃过一直在找夏夷则的我。

我知道夏夷则对我的感情,是在师父告诉我,我曾把夷则当做是师父的那一次之后。

当师父将从夏夷则那里收回的抹额交给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吃惊,因为我隐隐约约有察觉到过,只是我没有去证实,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知道夏夷则一直在隐藏自己。

我知道他不希望我知道。

所以我便一直都装作不知道。

我爱的是师父,但是我也对夏夷则存有感情,这一感情藏于暗处,永远都不会告知对方。

我曾痛苦过,我曾内疚过,我甚至煎熬过。

我恨过自己,但是我无法恨自己对夏夷则的感情。

我知道师父清楚这一切。

师父却从来没有怪过我,也从未介意过。

但是这不代表我就可以原谅我自己,也不代表我就可以被原谅。

更不代表我可以放任我自己。

夏夷则在失踪之前,有一次在与我对弈之时,问过我一句话。

他问我:无异,如果我有一天突然失踪了,你会怎么做?

我不假思索的下了一子,然后很理所当然的告诉夷则:我会去找你,我会一直一直找你,直到找到为止,无论用什么方法,无论花多久,我都会去找你,夷则,我不信到死我都找不到你。

那时的我或许真的说对了……。

我或许真的至死都找不到夏夷则。

那一次我将头上的抹额摘了下来,交给了夏夷则,告诉他,当年师父一直带着我的抹额,所以我和师父才会再次相遇,这抹额或许有着特别的灵力也不无可能。我将这个送给了夏夷则,告诉他如果真的哪一天我们分开了,只要你带着这个,我们就一定会再相见的。

然而,他没有带走我的抹额,他之后还是还给了我师父,他告诉我师父:他不能留,他也不能求,他可以从未拥有过乐无异,但是他绝不能失去乐无异。

那句诅咒,从未离开过夏夷则。

我和夏夷则之间的感情终是藏于暗处,永远都不会被拆穿。

我找不到夏夷则。

我永远都无法知道他失踪的真正原因。

我找了夏夷则很久很久,师父陪了我很久很久。

直到我不能再走了,我都没有找到夏夷则。

我曾恨过怪过,我赌气说过如果找到夏夷则我一定先揍他一拳,问他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突然失踪。

为什么。

我问过很多很多次为什么?

没有结果

不会有结果

我没有找到他。

我不可能再找到他。

我无法找到夏夷则。

我…食言了。

师父,夷则。

我对你们都食言了。

我说过我不会离开师父。

我说过我会找到夷则。

我没有做到。

我什么都没有做到。

这一世,这一生……。



这世上如有另一个乐无异,那么,那个乐无异便是属于夷则的。


如果让我找到夷则的话,我会揍他一拳,狠狠的揍他。

 

 

 

 

那天夏夷则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当师父拿着水果以及我的抹额进门之后,一切都有了答案。

夏夷则做出的抉择和前世的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告诉了我,他喜欢我。

而我……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和他说。

 

 

 

 

之后我在我老妈的再三逼迫下,住了三天的医院,老妈说为了我的身体着想,还是多做一些检查比较好,而且要检查的仔细加透彻,害得师父也和我一起在医院住了三天。然后终于等到出院的那天下午,大编剧有些不明所以的突然告诉我,说原本要来的夏夷则出了点事来不了了,我问是什么大事连我出院都来不了,大编剧就回了句:他被人打了。

我和师父都吃惊于这个回答,谁能打得过夏夷则!

少林寺来的还是武术冠军?

我无论如何都想去见识一下打夏夷则的那个人,所以打了个电话给夏夷则让他报告他的所在方位,下了车我就冲进了那座商厦,直达6楼的餐厅,在里面见到了夏夷则,以及另一个人。

乐天……。

见到乐天我先是吃惊,然后就觉得有些能理解为什么夏夷则会被打了,乐天早在遇到师父之前就老是喜欢打架,只不过,他这次为什么要打夏夷则?

“乐天!你为什么打夏夷则!”我冲到乐天面前就责问,完全不顾夏夷则到底被打的如何,我有扫过一眼,可以明确一点是打在脸上。

乐天看见是我,立马表现出厌恶的神情来,看了一眼夏夷则再来看我:“什么夏夷则?他不叫李君严嘛?”

“你管他叫什么!你为什么打他!”

“你管我为什么打他!我在这里吃饭吃的好好的!他上来就叫我乐无异!我能不打他嘛!”

“我哪里得罪你了!叫下乐无异怎么了!你就可以打他了吗!”夏夷则在一旁想要来劝我和乐天,谁知乐天顺势推了夏夷则一把,我急忙去拉夏夷则:“你还推他!”就在我和乐天拉拉扯扯快要打起来的时候,师父赶到了。之前师父和我一起到的这座大厦,只是我是跑进来的,所以和师父前后有时间差距,当师父出现在我和乐天面前的时候,乐天明显没有预料到,直接松开了手,急忙往夏夷则身后躲,我心里暗想:这反应好有趣,像是看到我自己似得……想想又不对,我为什么会这样。

乐天瞬间安静异常,简直和之前派若两人。夏夷则揉着被乐天打伤的脸,想来做解释,其实解释也没意义,因为有关乐无异这个名字对乐天来说,的确是个爆点。而夏夷则,想来肯定以为乐天是我,所以才会叫乐天乐无异的。

而乐天恨死乐无异这件事情,师父根本不知道,所以乐天赶紧阻止拉开夏夷则来做解释,他肯定不想让师父知道他恨乐无异这件事。

我看着乐天着急担心的样子有些想使坏,便告诉师父打夏夷则的就是乐天,师父见到乐天也是完全没有想到,只是既然见到了,师父就想去问问乐天的近况……乐天看见师父向他走过去,以为师父真想要问罪自己,一直往后退,还不忘拿着夏夷则当盾牌使。

“我,我打他是我的错!我之后会赔偿的!我负责到底!真的!”一边躲一边终于喊出了这句话,我听完连忙接上去问他要怎么负责到底,乐天不敢看师父,只能瞪着我说:“我之后每天煮三个鸡蛋给他敷脸,早中晚各一次!直到他的脸消肿为止!”为了表示诚意,乐天直接拿了夏夷则的手机拨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之后我会联系你!”说完就逃也似的跑了。我都来不及拦他。

师父见到这种情形太过突然有些不太明白,夏夷则就更加不明白了,我告诉夏夷则不明白就别明白了,之后就等着乐天是不是真的会打电话联系你,然后真的给你天天煮鸡蛋帮你早中晚敷脸吧。夏夷则笑着说:“我一开始真以为他是你,想着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头发也剪短了。刚叫了声无异,他就非常敏感的问我叫他什么,然后我又叫了声乐无异,他立刻毫不留情的给了我一拳……。”我憋着笑说你今天在劫难逃,遇到他不管如何都一样的结果,除非你是师父。

夏夷则和师父都不明白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懒得做解释。

我说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干脆一起吃个饭吧,我反正也出院了,好多天都吃清淡的东西,现在终于解放可以吃别的了。

师父一开始对我还有些顾虑,之后还是拗不过我,夏夷则也只好陪着一起,虽然这顿饭吃的夏夷则相当的辛苦。

乐天下手还真是不轻……。


评论(8)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