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表白】

原来应该这样……tag不能随便打,喜欢夏乐的小伙伴不要恨我。

番外内容涉及不少夏乐内容……请谨慎。


-----------------


诊断结果:胃溃疡。
主要原因医生说的比较专业和复杂,我没怎么听进去。后来古董给了我一个总结:主要是因为我饮食方面不规律,还有就是情绪太过不良引起的。
我说我情绪不良还不是因为你害的,古董一边说是一边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找夏夷则会把我自己给找进医院,连带我师父都在……。
“事情太过曲折,我已经无法解释清楚了,就算能解释清楚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古董,我现在很混乱。“我盖上被子打算躺平,古董立刻拦住了我:“你别逃避现实啊,夏夷则和你师父还在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他们什么都不肯说,我都以死相逼了,最后还不是落得进了医院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结果,我问不出来…我认了。”我说我要睡觉,拉着被子要盖,古董就是不让我睡:“你要问什么?你能问什么?你师父在你怎么能问那些事情?”我不明白古董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不能问?“
”喜悦,昨天晚上我分析的事情…我们这样说,夏夷则喜欢乐无异以及你师父和夏夷则之间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乐无异是不知道的,所以你不可以去问你师父。乐无异前世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这一世怎么能知道,这BUG太大了,你一旦问出去很多事情你就穿帮了你知不知道。“说…说的没错,我差点把这一层给忘了,好在师父误会我我误会他了,否则之后的BUG我要如何扯:“还好,还好…师父只是误会我而已……没事,这件误会误会的太好了…就这样误会下去吧。”但是这误会也太扯了…简直天方夜谭,师父会怎么看我,夏夷则会怎么看我啊…不行,这个误会实在太误会了。我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经过和古董具体说明了一下,古董非常认真的给了我一个建议:“…喜悦,已经无法挽救了,你干脆就这样误会下去吧,然后揪着这件误会,逼你师父把实情告诉你。”
“逼……这要怎么逼?”
“所谓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师父这种人应该对付不了这种事情。”这算哪门子的建议:“我又不是女人!这种事情我怎么做得来!”
“你之前被误会成这样已经够离谱了,还怕什么,反正也挽救不了了,那就干脆将错就错吧,以你师父和夏夷则有一腿这件事情为理由闹,直到你师父受不住把实情说出来。”
这个方法有用吗……假借师父和夏夷则有一腿这个前提…这到底是什么事!
“古,古董…我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情,连我都不相信的事情你叫我怎么闹下去,我怕我会憋不住笑出来啊……而且,面对师父我做不到啊,你要我怎么和师父闹,要我骂师父始乱终弃?骂我师父爱上夏夷则了吗?不行啊!我会想笑啊!你先让我缓缓。“
”喜悦你就忍一忍行不行啊……。”我摇头表示我忍不了,这种事情要我怎么忍,我光想到要和师父说这些话我就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喜悦……如果你对你师父不行…可以换夏夷则试试。”我听着觉得这个更加不靠谱:“…你觉得可以?但是夏夷则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啊。”古董摸了摸下巴看了看门口:“他虽然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但是他对你是有想法的,就按大编剧给我的信息来看,你可以试试……。”
“大编剧给你什么信息了?”古董这话听着有点神秘:“…对夏夷则能试出什么来…之前师父刺激他也没让他想起什么来啊。”
“刺激的人和方向不一样,你师父…可能有他的想法,而你…夏夷则肯定对你有看法…。”
这个肯定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结论,我问古董,古董说之后会向我解释,他走去门口看了看:“我出去看看情况,想办法让夏夷则单独进你房间,你抓紧办事!大编剧也应该到了,我让他拖住你师父。”
“你要我怎么抓紧办事…还有这件事你是什么时候计划好的……喂!”没等我把话说完,古董就已经不见人了,然后过了没多久,夏夷则真的独自一个人进来了…太顺利了吧,古董是怎么做到的!我还没做好准备,怎么开始闹,怎么起头…我不会啊,这种事情从来没干过可怎么办!
夏夷则进门回头看了眼门外,稍微犹豫了一下,把房门关上了。这一关门可好了,门都关了,我就真的可以开始了,自由发挥,反正题目就是:夏夷则和师父有一腿,我是师父的原配,夏夷则是第三者……让我好好想想,这种戏码在电视里是怎么演的来着…。
夏夷则走过来了走过来了,机会就在眼前,不管夏夷则知道多少记不记得,先试了再说,说不定真的如古董说的能试出什么来。“无异……你怎么样?”看夏夷则很担心我的样子不免让我开始心虚起来……夏夷则,对不起了,我只能拿你开刀了。
我不知道这种方法适合不适合用在夏夷则身上,但是我也只想到这一个方法,这种方法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电视剧里看到的,反正,总之……我下了病床,直接跪在了夏夷则面前。这一跪,把夏夷则给吓得愣在当场:“夷则,算我求你,把师父还给我吧!”说出这句话之后我忍不住在内心骂起我自己,我这到底在干什么,这样拿夏夷则开玩笑会不会太过分了,但是如果我不那么做,我该用什么方法去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
师父…我真的!好恨你!
“无异!”夏夷则想把我给拉起来,我偏不起来,铁了心的要继续跪:“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不起来!”
“无异,我和你师父真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我和你师父真的什么都没有。”我跪在地上看不到夏夷则的表情,但是光听声音就能知道,夏夷则真的很心急很冤枉……我知道夏夷则无辜,但是现在除了继续下去我还能怎么办:“夷则我知道你喜欢我师父!但是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夷则,没有师父我会死的!你离开师父好不好!”
“……我没有和你师父在一起,无异,我没有喜欢上你师父,你真的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你之前挂断了我两次电话,就是因为不想让我知道你和我师父在一起!”
“挂断你电话是我不对,但是真的不是因为不想让你知道……我和你师父并不是那种关系,无异,你真的误会了。我不可能喜欢上你师父的。”
“我不相信!你们都私底下偷偷约会了!你还说你不喜欢我师父!你如果不喜欢我师父,为什么要和他单独碰面!为什么接到我的电话还吞吞吐吐!你明显心里有鬼!被我抓到了你还不承认!”这种话说着说着连我都快说服我自己了,仔细想想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简直不敢相信。
“无异…你先起来。”我拼命抵抗坚决不起来:“我不起来,你不答应我离开师父我就一直跪下去!师父要是离开我了,我也不活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算算这间病房在十二楼,跳下去威力应该不小,不,跳下去保证小命没有,说着我就假装做出要去开窗跳楼的架势来,夏夷则连忙拉住我:“无异你冷静点!我并没有和你师父在一起。你师父一直都是你的,他爱的是你,不是我,我也没有爱上你师父,我从来都没有和他在一起过,我们什么事都没有,请你相信我。”看来以性命要挟对夏夷则管用,确切一点来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对夏夷则适用,他明显已经开始乱了…但是现在这种状态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好…我都要跳楼了,却还是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一直在喜欢和不喜欢的问题上绕来绕去,简直毫无意义也毫无结果。到底应该从什么地方切入才对,古董说的将错就错下去到底应该怎么引导……现在反反复复在一个问题上绕,绕的我都快没东西好说了,我是不是真的跳下楼算了……。
“夏夷则你一出现就勾引我师父!才多久你就和我师父私会!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现在还不让我跳楼!你要我看着你和我师父结婚你才满意吗!我不答应!你放开我!你让我跳!我今天一定要跳下去!我死后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好在夏夷则一直拉着我,好在夏夷则力气还算大,否则他要是不拉我,力气还比我小,那我可就真的装不下去了,这里可是十二楼,跳下去可就真的玩完了。
“无异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和你师父根本什么都没有。你不相信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你起码要相信你师父。”
“你要我怎么相信!他都不会主动打电话给别人的人怎么偏偏就找到你了!”
“今天不是你师父找我,是我找你师父,电话号码是我问大编剧要的!"
"哦!夏夷则你果然和我师父有什么!否则你主动约他见面干什么!昨天师父也很反常!居然把第一次见面就送我的抹额切断送给你!你说你们没什么谁相信!你说你怎么解释!”
我也想知道这要怎么解释,夏夷则能解释清楚我把项上人头送给他。
“你师父没有把抹额送给我,你能不能冷静点!这个抹额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你师父怎么可能会送我,要送也是你送……。”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送?
“我不管!说什么都没用!你不离开我师父我还是要死!我还是要跳下去!”
“无异!你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师父!”
“你怎么不可能喜欢上我师父了!我师父哪里不好!”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你师父也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无异我真的没有和你师父在一起!我和你师父根本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你们都偷偷约会了!”
“我没有和你师父约会,你要我说几次才肯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承认喜欢我师父很难吗!我什么都看到了!你还不承认有意义吗!”
“不存在的事情你要我怎么承认,而且你看到的只是我和你师父在茶室里,其它什么都没有。”
“在茶室里还不够?!在茶室里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和你师父什么事情都没做!”
“你有什么证据说你和我师父什么都没做!”
“无异你能拿出我和你师父做过什么的证据吗?”我还真拿不出…拿得出我就真的要去跳楼了。
“夏夷则别以为你是检察官就了不起!你抢我师父我和你没完!你说你和我师父没有什么,你说你不可能喜欢我师父,你拿出证据来!你为什么就不可能喜欢我师父了!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你也别说你其实喜欢女人,喜欢女人和喜欢我师父不冲突!”
“无异你到底在坚持什么?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我喜欢你师父。我现在确定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师父,我对你师父没有那种想法。”
“我不相信!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师父!”
“无异,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为什么,你凭什么肯定我喜欢的就一定是你师父而不是你?”
用那么认真的眼神看着我,还对着我问这种问题要我怎么面对……之前我还以为会争个没完没了,这一突如其来的深情问话问的我哑口无言,虽然古董已经告诉过我了,但是真的亲耳听到,亲身体验还是被震到了……。
“……你喜欢我?”
夏夷则点头:“是……。”
“你…确定……?”夏夷则看我不动了,慢慢松开了我:“…你相信我……?”
如果古董分析的是正确的,那我多少相信一点,但是我不能肯定,因为我并不认为夏夷则已经想起前世的事情……我点头又摇头,正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夏夷则的时候,身后的房门被打开了……大编剧脸色超级难看的看着我和夏夷则。
怎么了……有那么震惊吗,我望了一眼大编剧身后,没有看到师父。
“大编剧,我师父呢……?”大编剧按了按她的额头说道:“我和你师父刚才在门外听到你和……夏夷则是吗?听你们两个在说喜欢不喜欢的对话…。”古董不是叫大编剧去拖住师父了吗?为什么会在门外!
“听到多少!?”我急忙转身走到门外:“师父哪个方向走的!?”
“就从:你凭什么肯定我喜欢的就一定是你师父而不是你这句话开始听的……。”我问大编剧然后呢?我师父听到后什么反应:“……说实话谢大哥表面看不出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他什么都没说,突然就转身走了。这种状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种状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这种小说里才会有的段落怎么会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现在要怎么收尾,夏夷则又该怎么办,本来只是想问出夏夷则和师父之间的事情,现在变成了逼夏夷则向我表白了,虽然这多少能证实古董的那些说法和结论,但是却让师父给听到了,虽然师父早就知道了,但是……。
不行!
“我去找我师父!”我出了电梯就急忙掏出手机打师父电话,电话居然关机!
关机……为什么会关机,以前从来没有过。
怎么会关机…。
师父听到了。
他听到那些话后的反应是走。
走……。
去哪?
到什么地方去?
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
还会回来吗?
要是师父不回来……。
要是师父电话一直关机。
要是师父不回我电话。
我是不是……。
我是不是就见不到师父了。
我是不是会找不到他。
我是不是就永远……。

混账……。

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给师父装个追踪器!

我不甘心!

师父你到底去哪了!

评论(21)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