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误会】

我缓不过来……所以一晚上都没睡。我一晚上没睡,所以古董也没办法睡…他在我的逼迫下,最终读了一晚上乐无异留下的文字给我听……。

听完已经早上6点,我实在挨不住了和古董说要小睡一会,之后还要去找夏夷则,古董说我可以放心的小睡,他到时候会负责叫醒我,叫我放心……但是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这叫哪门子的放心!

我醒来的时候古董还在呼呼大睡,我想着还是别吵他了,直接出了门,头发都没去打理。

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必须尽快联系夏夷则,今天必定要把事情给办了,虽然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好在我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给夏夷则打电话。

“……夏夷则,夷则,我是乐无异,就是那个魏熙悦,那个乐兄!那个什么!我找你有事,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在哪,告诉我地址我去找你!”电话没接通前我在担心接通了我该说什么,该怎么开口,但是电话真的接通了,我却一下次说的太多,我都停不下来。我本想把昨晚所有听到的事情直接去问夏夷则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快点见到他,但是……夏夷则他根本连自己都不知道,我又能问出什么来,我能知道什么。我等着夏夷则回话,我知道这个人回话一般会比较慢,但是这次似乎慢的有点急人了:“夏夷则,是不是你?这是你的电话吧,你在哪快告诉我。”

“……我现在有点事不太方便,过后我再打给你。”说完这句话,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通电话最后只能让我确认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电话的确是夏夷则的,电话里的确是夏夷则的声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然后怎么可以,我连忙又打了一个过去,响了好几声夏夷则才接通:“喂喂!夷则我找你有急事,等等!你别挂我电话,你先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再挂!我过来找你,你不方便我可以等你,你先让我见你!”

“……我现在在…算了……我之后告诉你吧……。”

“别别别啊!你等等,你别老是之后再告诉我啊!你就告诉我你此时此刻现在的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喂喂!你别挂我电话夏夷则!喂!夏夷则!”混蛋!居然真的挂了!夏夷则你到底什么意思!别以为挂了电话我就没办法了!我可以继续打!

这是第三次打过去,夏夷则你挂了我两次电话,别怪我不客气:“夏夷则!你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已经挂了我两次电话了!你再挂一次我和你拼了!快告诉我你在哪!你就算在月球上我也要马上过来找你!快说!”

“无异…你……。”我什么…我怎么了,谁叫你挂我电话……。

怎么回事,又没声音了……夏夷则怎么说话总喜欢突然停止,知不知道听你说话真的等的很累啊:“无异,夏公子现在和为师在一处茶室内,你过来吧。”

等等…什么……。

师父?

师父!?

为什么!

为什么师父会和夏夷则在一起?

发生什么事了?

师父找夏夷则要做什么……。

该不会……。

我握着手机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师父在电话里告诉了我茶室的地址,我能记住这个地址完全是因为我本来就知道那个地方。

要不是我打电话找夏夷则,我肯定就不会知道师父和夏夷则见面这件事情。也就像前世一样,他们瞒着我,瞒着我……瞒着我很多事情!

除了古董分析的那些事,或许还有其它的,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会有多少事情?还会有什么……?

会不会比古董告诉我的更加复杂?更加让我无法想象……。

我可能并不想知道…。

我或许根本害怕知道。

但是我又不得不迫切的想要去了解。

有关前世的事情,我能想起来的寥寥无几,要不是有那些文字在,我或许只知道师父,只相信师父……。

我必须过去,我要知道他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他们现在在谈什么,在说什么。

把我让给夏夷则,师父会不会又想……。

他要是真的……真的打算那么做…那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如果师父真的打算那么做,现在让我过去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想不通,我也想不明白。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越想越急躁,越想越头疼,我都不知道我在急什么头疼什么,但是我就是没办法平静下来,直到赶到师父和夏夷则所在的地方,我的胃都开始疼了。

没等服务员给我带路,我就直接闯进了夏夷则和师父所在的那间茶室。茶室不大,里面的装潢摆设都是古式的,夏夷则和师父面对面坐在红木沙发上,两个人同时略显吃惊的看着我。

“无异,你何以每次都如此莽撞……?”这种时候还管莽撞不莽撞?我要是再不来,说不定就被师父给让出去了也说不定:“师父!你和夏夷则在干什么?”

“为师有些事情……。”

“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需要师父和夏夷则单独两个人见面?”我站在门口堵着门问师父,师父显然被我问的有些突然。

“无异……你找夏公子是否有急事……?”本来是有急事,但是现在加上师父也在彻底升级到恐怖事件:“师父你问我找夏夷则有没有事情是想岔开话题?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找夏夷则什么事情!”胃好疼,越来越疼了!

“无异……你师父不是……。”今天必须问出结果来,不管用什么方法:“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师父你为什么要找夏夷则,师父你平时都不会主动打一个电话给我,你现在却和夏夷则在一起,你们瞒着我到底在干什么!?”夏夷则本想说的话被我直接截断,当他还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师父阻止了他……。

“无异……你是否误会为师什么……。”

“误会什么?师父你会怕我误会你?师父你敢说你从来没瞒过我什么事情?”师父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变化,起身向我走来:“为师的确有事瞒着无异,只不过……。”

“好!师父你既然承认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师父,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为什么很多事情你都要一个人做决定,你想干什么?你和夏夷则在干什么!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你能不能明确的告诉我!”

“……为师和夏公子…并未在做什么,无异,你是否……”

“我不相信你们没干什么!你们瞒着我在这里偷偷的见面肯定在做什么!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无异,你冷静点…我和你师父真的没做什么,你是不是误会……。”

“我不相信!你们两个肯定有事瞒着我!你们之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快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有些不明所以的样子简直让我匪夷所思,他们还在装傻?我都问的那么直接了,为什么还要瞒我!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不能冷静,不肯说是吗,不肯告诉我是吗,也是,前世到死都没告诉我,师父和夏夷则这瞒人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不得不让我佩服:“这间茶室有监控吗?你们不说我去问!”我一定要知道师父和夏夷则到底说了什么,我一定要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二话不说转头就要开门,被师父直接拽了回去,师父的力道一向很大,对我使劲对师父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了,所以一旦发生什么突发状况要拽我拉我,我必定难以保持重心平衡,而师父必定接下去就是抱我,以免让我碰伤,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一样的结果……习惯是很可怕的,所以当师父最后抱着我的时候,茶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服务员小姐愣愣的看了一圈,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得,故作镇静的说:“……时间到了,请问是不是还需要再加时?”

“再加一小时…麻烦了。”服务员对着夏夷则点了点头随后关上了门,茶室内在之后安静了好几分钟,而在这几分钟里,我充分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胃好疼!

我本想忍一忍,不管如何现在都是一个问出答案的好时机,夏夷则和师父都在,还被我抓到了!我不能错过,我不想错过,过了这一回,下次可就没那么好的机会了!可是偏偏好死不死的是: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按着自己的胃实在掩饰不过去,师父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反常,迅速做出要把我送去医院的决定,我怎么可能答应!我死活不配合:“我不去!你不把我刚才问的事情告诉我!我疼死了都不去医院!”我挣开师父再次堵着门死活不出去,师父和夏夷则起先还来劝我,我如何都不听他们劝,他们也就不劝了…之后夏夷则直接用威胁的表情对着我:“无异,你觉得以我和你师父的身手,你堵着门有什么意义?”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要用武力对付我?

“我胃疼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不告诉我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死守这扇门!你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吧!师父那么对我我也不想活了!”现在说我耍无赖我也不会退步了,我非要你们把瞒我的事情全部给我说出来!

“无异,你到底想要知道为师和夏公子的什么事?为师和夏公子并未做过什么苟且之事……。”师父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认真的看着我,连同夏夷则一起。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苟且……之事?

苟且之事到底是什么事情!

和我问的是同一件事情吗?

师父和夏夷则在误会什么!

不对,是师父误会我什么了?

也不对……。

师父之前就说我误会他了。

我误会什么了!

我什么时候误会师父和夏夷则有那种事了?

“师父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啊。”

“无异,我和你师父真的没做什么……。”夏夷则你就别添乱了!

已经乱到我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了!

“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我胃好疼啊师父!”

我头也好疼啊……救命。


评论(9)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