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断】

我不知道之前师父说的刺激一下夏夷则是不是指这个,我只知道师父切断了我头上的抹额倒是先刺激到我了。

这个东西对我和师父而言意义非同一般,师父怎么可以不通知我一声说切断就切断了!?不对!就算通知我我也不会答应!

“师父!你干什么!”师父背对着我没有理睬我,紧紧的盯着夏夷则,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能得到什么结果,师父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说这种话去刺激夏夷则,并且……师父为什么认为这么做能让夏夷则想起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夏夷则的回答和我想的一样,我也不明白师父到底在说什么。

“三皇子,你应该明白谢某在说什么。”

三皇子……?

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这到底是哪一段历史遗留问题?我抓破脑袋都不可能回忆起来啊,就算再怎么刷那些文字,也不会有任何蛛丝马迹……。

我看着师父和夏夷则对峙,却只能僵在原地,我感觉现在的自己简直像个局外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事态发展下去……我不太能肯定,这件事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也或许,这单单只是师父和夏夷则之间的事情?

“……这一生…所憎如影随形,所求永不可得……事与愿违,永无安宁。”

什么……。

这是什么………?

等等……这些话,为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这几句话我可以确定我有印象…但是…我还是不明白……。

我去看师父,师父似乎对夏夷则的回答有所预料,神情比之前缓和很多,而先前还在师父手中的抹额,已经握在了夏夷则手里。夏夷则看着手里的东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又不能确定,夏夷则或许根本不清楚他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我看着他的表情,感觉他比我还疑惑和吃惊:“…所求永不可得……在下也不敢求。”说完这句,夏夷则退了几步,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戏在还没有开始拍的情况下就突然被终止了,因为皇帝走了,所以无法继续拍下去。

大编剧一直在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问我和师父到底对李君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一个都回答不上来。当然也别指望师父会给我和大编剧任何解释。自夏夷则走后,我都不敢找师父问之前的事。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不敢问。

最后大编剧决定把戏拖后一周再拍,首先的问题是先把李君严的问题解决。

这解决问题的主要责任就交给了我。我问大编剧这事为什么交给我,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编剧就回我说人是我弄走的,自然要我找回来……简直胡言乱语,现场发生了什么是人都看到了,我一句话都没和夏夷则说过,明显不是我把人弄走的。

“那你叫你师父去找李君严。”万万不可!

“是,是我不好,是我弄走他的,他的事情我负责到底!你千万别找我师父!”大编剧一脸得意:“自从你和谢大哥在一起后,我真是多了一个言听计从的好仆人。”这说法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这又能怪谁……师父啊师父,你为什么总是能有意无意间害到我。

“大编剧,你把夏夷则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之后试试去找他。”在大编剧给我夏夷则的手机号码之后,古董隔开大编剧告诉我,有些事情想和我探讨一下。我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和师父以及大编剧古董四人吃完晚饭后,我以古董要仔细研究我的衣服为由,让师父先回家。我告诉师父我今天晚上去古董家之后就直接住他家里,明天再回师父那。师父没说什么,只是要我多加注意自己……我最后还是没有问师父任何有关今天发生的事,我知道师父不希望我问起,他也不会回答我。

所以,我打算明天就去找夏夷则,问不到师父,我可以去试探夏夷则。

只要能让他想起什么的话……。


-----------

总觉得番外篇都快变成长篇了……。

这是我的错……不要恨我啊!

我是不是应该打夏乐tag了= =……。

评论(8)
热度(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