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刺激】

在夏夷则身上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他和师父有发生过什么的头绪……。

夏夷则能想起来的东西我根本理解不能:“……师父,夏夷则之前说的那些…算不算是和前世有关的梦?”师父略微点了点头,没有回我话。师父不回我,我又想知道,所以就只好继续问:“师父,你为什么问他有关我头上这根抹额的事情?”

不回我……。

“师父你知道什么……?”

还是不理我…可恶,肯定有事瞒着我……。

到底什么事情要瞒着我一千多年啊!


“师父!”我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并且用很强硬的态度要求师父回答我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强硬态度用到师父身上,只是跪在他面前而已。我也想不出能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师父的不回答,要是能对付,早在前世我就对付过去了,还至于那时会那么惨吗……。

“……有些事为师也想弄明白…无异,夏公子既然表明他曾梦到过你……稍加刺激或许可以让他想起其它。”

稍加刺激……?

“师父,你不会想要在拍打斗戏时对夷则动真格的吧?你可别杀了夷则啊!”师父使了一下力道,把我从地上给拉了起来,不让我继续跪他面前:“…为师只听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听说过人之将死,会令其想起梦中所有…无异,为师不会杀了他的……。”

“师父,当初我想不起一直梦到的那个人就是师父你,当时师父为什么不干脆刺激我一下好让我想起来……?”师父握着我的手看了看我:“前世为师还刺激的你不够……?”听到这句我瞬间明白了什么,连忙点头说够了!太够了!

“那还要为师再刺激你吗……?”我急忙摇头说:“不,不用了,师父你把这件事忘了吧,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师父带有作弄意味的笑容又出现了……和以往不同的是:面前的师父此时此刻是初七的装扮而已……这么一想,我突然有些控制不住,忍不住就去吻师父,师父对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毫无防备,但是这次却没有立刻制止我。

以往只要不是在师父家里,做这种事情马上会被师父严厉制止。按照师父的话说:不可在外如此胡来。我问师父,我这是胡来?师父说在人前不可做此事。我说师父你说的不可以做的事情是指哪些,师父你第二次见到我可没少对我动手动脚…现在换我对师父你动手动嘴就不行了?师父说不可,我偏说可以。如此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终究是争论不出任何结果,师父说管他说,我管我做。

我这次做了,而师父却不制止了。

所以问题就来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糟糕啊……被看见了被看见了被看见我和师父接吻了。这是我的疏忽这是我的错…我就只照顾我自己的一时私欲了!完全忘记了现场的状况!

“……我,我我我,我在和师父串戏!没错!我在戏里和师父就是这,这,这种关系!现在在试……试,试重要的戏份!”这样能敷衍过去吗!这几个摄影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好在这种时候让我看到远处的古董和大编剧了,简直救星……我急忙招手向他们求救!

“……之前我们没听大编剧说过有这种剧情啊…这部戏什么时候又升级到师徒伦理加同性探讨了…。”这部剧还有很多地方是你们所不能理解的……拜托。

“…你们几个别在这里摸鱼烦我的主角!快过去帮忙干活!”大编剧赶了上来,随口一句就把他们给赶的远远的,一刻不耽误:“…喜悦你下次注意点,虽然我很快就接受了你是Gay的事实,虽然我不愿承认这是真的,虽然我不相信谢大哥会喜欢你,虽然这对我的打击很大,但是我还是接受了,当然别人不会有我那么宽容大度的。”

“等等,打击到你的到底是因为我是Gay,还是只因为师父喜欢的是我!?”

“……你们在这里讨论这种问题到底有什么意义?”古董一副头疼的样子看着我们,他的身后还跟着夏夷则,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师父已经走到了夏夷则的身旁,并且和他说了什么,夏夷则先是愣了愣,随后就和师父一起走开了。

“…哎哎!师父……。”我想着要赶快跟上师父和夏夷则,却被古董给一把拦住:“…你师父和夏夷则要先串一下动作,你最好别在旁边。”

“…为什么我不可以在旁边围观,我要看啊!我今天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看我师父的初……不,不是,是看师父!”古董歪着头看我,问我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明白,我说你说的我不明白到底是不明白什么。

古董说你不明白的东西你真的不明白吗?我说我不明白的当然就是不明白了,我怎么能明白我不明白的东西?古董说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明白你不明白的东西是什么。我说我如何才能明白我不明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不明白古董你在和我绕什么啊……绕的我好辛苦!”

“喜悦……你们的世界我不懂……。”

“我更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古董!”我看着古董干着急,也不知道着急什么,古董看着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让着我陪我去看师父。

说是串动作,但是在我看来,根本不像……这和上次看到的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师父和夏夷则都换了一套衣服而已……而且换的和前世都快差不多了…连我也是……。

“喜悦,你真的要看他们所谓的串一下动作吗……。”

“……很,很好啊……多流畅多真实啊…。”我真佩服这种时候我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对啊,真实的可以……简直像是真的开打一样,所以我才让人卡好机位,就算他们串动作我也让摄影别放过了。”大编剧叉着腰在一旁不停的夸赞自己的机智。

我只能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看着师父和夏夷则交手……。

“…这次李君严明显比上一次来的认真很多啊……。”古董每次看这种都非常的起劲,还带分析:“不知道你师父上次是不是算认真了……。”

“……他最好别认真…。”这次可没什么妃子冲过去再叫他们住手吃饭了:“大编剧,不是拍戏吗,可以N一下G吗?”大编剧有些不太愿意,但是又觉得不太对,叫了停,但是师父和夏夷则都没停。

叫了几次都没结果……。

“停不下来…。”又来……到底怎么回事。

“喜悦,你师父果然擅长用刀,上次就看出来了,可惜上次他拿的是道具剑……。”我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那这次拿的是什么?”

“是刀,虽然也是道具,不过比上次那些质量可好很多。”我问古董这质量好很多是怎么个好法,古董说一般情况下不会那么容易打断就是了。我问那夏夷则拿的剑呢,古董说好像也质量比较高的那种:“…喜悦,我看你还是让他们停下来吧。”

“古董,我要是能让他们停下来,就不用那么着急了,要不你现在先找一套能吓到师父的衣服给我穿上,我再去试一次……?”大编剧想都不想就说没有,古董有些无奈,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对我说:“你就直接走过去,走到你师父和夏夷则之间试试。”

试试……这试试会不会把我的小命给试没了……。

虽然担心,但是也觉得别无他法。

我深吸一口气,跨出第一步,然后直接向师父和夏夷则走过去。又是这个画面,又是去叫停,但是不知为何总让我感到……这次和上一次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当他们的动作都停止在互相用手里的武器对着彼此的时候,我正好走到了他们两人之间,所以这两把武器等于都同时对准了我,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就在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况下,夏夷则先收回了他的剑,而师父没有收回,反倒将他手里的刀再次对准了我。

这是要做什么……?

我看着师父想知道他到底打算做什么,没想到只是那么一瞬间,我头上戴着的抹额就被师父一刀弄断了……会不会太准太快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师父已经捡起了抹额,送到了夏夷则的面前:“…你可以将它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不用还我…如此一来,他便是属于你的。”

恩……?

什么……。

师父在说…什么……。


评论(8)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