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抹额】

短剧拍摄当天,我才了解到我这个徒儿的角色真的是比跑龙套的还要跑龙套。

按照大编剧的解释:我这个徒儿的角色基本出现在夏夷则和师父的台词里面……也就是:其实我这个角色早就死了,还是被夏夷则这个皇帝角色给害死的,所以师父才会去杀他。总结来说:反正我什么都没干就已经死了很久了,我真的觉得我好无辜。

“师父!下一次大编剧要是再用我来坑你拍戏,你下次绝对不要答应她!”我盯着师父很严肃的告诉师父,不要每次都答应大编剧的要求,师父整着衣服看着我点头,这头点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答应我的意思。

师父和我坐在外景地一处石椅上,脚下是青灰色石砖,四周全是古代样式的建筑,距离不远的地方停着几辆车,车附近有不少人在忙着拍摄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摄影师里还混着上次那几个家伙。大编剧告诉我,他们几个一听到我又要拍戏,都自告奋勇的说要来加班拍,态度相当积极诚恳,大编剧实在是被他们感动了,所以就点头同意让他们来帮忙。他们先前一见到我就问我今天演哪个宫女哪个嫔妃。我实在懒得解释,随便敷衍几句告诉他们我今天就演个死人,他们居然兴奋的继续问我:是被砍死的还是被吊死的还是自尽,死的惨不惨。我说死的很惨,他们听到后简直乐的不行!说一定要好好的抓住我这历史性的一死……这种时候我觉得我做人特别失败都不知道为什么!

师父坐我一旁比平时要来的沉静,看着像是在想什么,我问师父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师父摇头说并非身体不适,只是从之前开始就有自己仿佛身处过往的错觉:“为师身上这一身衣服无异可熟悉……?”没……没想到师父已经发觉了…所以这是不是代表着,这套衣服已经和文字里所描述的样子很接近了?

“师父,这套衣服是不是让你怀念起过去的…哎……。”虽然我问的小心,但是我知道师父其实早就看穿了我:“为师并未觉得初七的过往有什么可值得为师怀念的,倒是无异你很是期待。”

没错,我是很期待,我期待了好多天了,今天总算是看到了自然不能放过。我要不停的看,不断的看,看够了才行!

“师父,这次的装扮很适合师父你,比之前的王爷,还有之前的之前的师父装扮都要适合!”

“看来之前的为师让无异感到乏味了。”听师父这句话的口气不算认真,但是也不像调侃,更不像往常有那种打趣故意逗弄我的意思,师父这种找不到什么情绪和把柄的口气听得我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师父,而且现在的师父和平时的师父让我感到多少有些差距。不知道是因为衣服发型的关系,还是我自己的错觉。

总觉得,此刻面前的师父,很难对付……。

“简直不敢相信你会对我要拍的戏那么认真,居然连戏服都直接穿来了!”大编剧一边打量着我身上的衣服,一边假装夸奖起我来,而她身边的古董直接扑了过来,查看起我身上这套属于本乐无异前世的衣服来。

“……我是为了配合我师父而已,省的你又随便给我套上一套不知道什么地方弄来的衣服。这样我情愿穿我自己的!”大编剧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这衣服是你的?你会没事买套古装自己家里穿?”

“这套衣服就是我的家居服,我在师父家里天天就穿这个!”大编剧吃惊的看着我,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这种衣服你竟然当家居服穿!你都不嫌麻烦?”大编剧不想理我从而转向师父:“谢大哥,你每天看着他穿成这样在你面前晃,作何感想……。”

问我师父还不是白问……。

“谢某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这种回答只能让大编剧感到无话可说,所以问了还不如不问……这时候的古董总算是查看完毕,终于放开了我……的衣服。

“的确没什么不妥…只不过……。”古董托着下巴,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我身上的这套衣服:“喜悦,你穿着文物级别的衣服就这样来跑个龙套你觉得合适吗?”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只出现在台词里的龙套我算不算是史上第一人…说起文物,古董你都看了半天了,这套衣服估价多少……?”看着大编剧在一旁急忙竖起耳朵来,我突然起了一个念头。

“估价三十亿人民币左右。”

“三十亿!!”大编辑抓着古董问:“你确定!?”古董很确定的告诉大编剧他的估价不会有错。

“大编剧,你要不安排我这个跑龙套的在你的戏里随便出现个几秒也好啊,这样你就可以说你的这部戏投资超过三十亿了。”大编剧听完马上点头开始考虑起我的建议来:“出现几秒不够,起码要给你几分钟才对得起这套价值三十亿的衣服!”

“大编剧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拍这部戏的……。”古董问了也是白问,显然大编剧现在主要目的已经完全是为了这套衣服了,之前的那些理由已经不重要了。

“剧情已经明确交代喜悦死了很久了,大编剧你要怎么安排喜悦再活过来……?”什么叫我已经死了很久了…能不能用剧里人物的名字…算了,想来我那个已经死了很久的角色一定也是没有名字的!

“谁说要活过来了,死了也可以出现的啊!”古董和我听到这句回答后连忙异口同声的问:“诈尸吗!?”这么一来,这剧不就从武侠片直接升级到灵异片了!大编剧看着我和古董不急不慢的说了三个NO…然后:“这部戏不是以谢大哥自尽追随他徒弟而去做的结局吗…我们可以安排喜悦在最后灵魂出现一下来接谢大哥走啊,何必诈尸!”

听到这里我和古董都感叹原来可以这样啊……大编剧说当然可以啊,就这样吧,这样不错。

“是否可以理解为,为师在临死之前,见到无异你前来接为师一同离开……?”大编剧反应飞速急忙抢在我前头先回答了师父:“没错!谢大哥最终倒在了血泊之中,此时漫天雪花纷飞,整个世界都化为雪白,这时无异撑着白色的伞缓缓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你最后流下了眼泪,等着自己最心爱的徒儿来接你离开这个人世……。”

“等等!哪来的漫天雪花纷飞整个世界雪白一片!”我指着头顶上的大太阳问大编剧。

“车里放着很多人造雪景雪花的道具,不必担心。”夏夷则突然冒出来让我不免心惊了一下,而他一出现,一看到我,表情就变了……一旁的大编剧听到夏夷则说有制造雪景的道具,立刻拉着古董去车里确认…留下了我,师父还有夏夷则三个人。夏夷则见到师父先打了个招呼,和师父相对点头笑了笑。之后夏夷则就直接盯着我不放了……他先是看我,然后看我的衣服,再凑近了看我额头上那根金色的头绳……而这时候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夏夷则出现后,我师父就一直在注意夏夷则,注意着夏夷则的一举一动,这简直要我的命了……师父果然对夏夷则有想法,夏夷则或许真的和师父发生过什么……怎么回想那些文字里都没有提到过有关夏夷则和师父之前的内容,我可以确定没有看到过,或许前一世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或者师父和夏夷则都瞒着我……。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我应该怎么对付……。

“无异……这套古装是…你的?”夏夷则你转性了!居然出口就叫我无异!

“……啊,算是我的……怎么了?”夏夷则若有所思的再次确认了一下:“我似乎在哪里见过,总觉得很熟悉……。”熟悉,居然觉得熟悉,那不就代表着:“……你有梦到过吗?所以觉得熟悉。”提到梦,夏夷则似乎想到些什么:“之前你问我是否梦到过你…我回去后有仔细回想过,在梦里我的确有梦到过什么人,只不过……”

“……是谁?什么模样?”夏夷则摇头表示无法辨别:“说不清楚……。”

“……你是否对无异额头上的东西存有印象…?”师父突然开口问了这句,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而夏夷则像是被点醒了一样向师父点了点头:“…在梦里我似乎曾拿过类似这样的东西……而这件东西,应该是我从什么人那里拿走的……。”

拿走……这到底都梦到了些什么东西,重点在哪里?

夏夷则我很想知道你前世皇帝做的好好的为什么会失踪啊!为什么你却只是梦到一件东西,还是我的东西……。

让我想想…不行,根本没有一点印象,现在的我也不可能再梦到什么,我除了师父就没梦到过别的人……乐无异不知道,我不知道……所以知道的只有夏夷则他自己,以及…师父……。


评论(5)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