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番外篇【初七】

我知道,每次只要大编剧一大清早打我电话,就准没好事。

但是我还是每次都随叫随到外加不迟到,有时候我还是挺恨我自己这种讨厌迟到讨厌别人等我的坏习惯。

到了大编剧约定的面店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大编剧总喜欢约在这种店见面,每次见面我都必须观摩她点的所有菜色,外加各种面的种类。

不过这一次终于有不一样的地方了,那就是坐大编剧对面的李君严……不,应该是夏夷则。大编剧和古董永远都是固定的模式,固定的位置,我到了就直接坐夏夷则旁边,没等大编剧和古董和我解释状况,我先给夏夷则来了一个久违的感人肺腑的紧紧的大力的拥抱。

“夷则!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你还好好的活着啊!”夏夷则被我抱的异常震惊加莫名其妙,他本坐里面,被我抱的只好往后倒,直靠到墙上。我感到他想挣脱我,所以我就不服输的加重力道继续使劲的抱他,他见我使劲他也使劲,就这样我和他开始比起了力道。这个画面真不怎么好看,但是我就是停不下来。

大编剧和古董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吼着叫我放开夏夷则,引来了店里很多其他客人的侧目……。

“上次你还一脸仇视嫌弃李君严,今天怎么就突然转性了!”大编剧把我拉到了她的位置,让我坐她旁边,而古董则换到了夏夷则的旁边:“没……有,我怎么仇视嫌弃他了,我见到他可感动了!”我对着夏夷则笑,他看着我实在很不自在:“……我真不知道你我之间有什么可感动的地方,乐无……魏熙悦,恩……。”他果真还没考虑好到底叫我什么……?

“……夷则,你要么叫我无异,要么叫我乐兄,你自己选一个吧。”这个选择题夏夷则显然听不懂:“你叫我什么?”

“夷则!”夏夷则一脸不明白:“……我叫李君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叫夷则?”算了……前因后果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也知道夏夷则肯定是一无所知:“……恩,有次我做梦,梦到你登上了皇位。我问你,之后我是不是该称你为陛下了,你摇着头告诉我,我可以一直叫你那个名字:夷则,夏夷则。”

“喜悦,你这个梦,都可以写一个短剧剧本了……。”大编剧很有兴趣的等着我说之后的剧情,我就简略的说了一些有关夏夷则和我的事情,以这一切都是我的一个梦为前提。

听完之后,大编剧夸赞我这个梦做的好,说要把这段内容记下来。而这时候的夏夷则,有些出神……我之前注意到他在听我说我做的梦时,就有些不太对劲,表情显然严肃了很多。等我说完后,他和我曾对视了几秒,之间我见到他似乎开口想要和我说什么,但是或许碍于大编剧和古董的关系把快要说出口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看着夏夷则低着头我伸手至他的面前左右挥动要他回神看我:“夷则,你怎么了……?”

“……我没事。”他退了退示意我不用担心……并且,默认了我叫他夏夷则这个名字。

改坐夏夷则旁边的古董从头到尾都用喜悦我怎么觉得你说的那些梦话我很熟悉,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的表情盯着我……我只好对着古董眨了眨眼告诉他你知道就好,别拆穿。

之前古董帮我翻译乐无异的那些文字的时候,我就告诉他,这些内容别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大编剧……我怕她一旦听到了这些,一定会把所有的内容改编成剧本,然后投资,不,是倒贴去拍成电影,这么一来,遭殃的肯定是我们。古董也说绝对不能让大编剧看到这些内容,否则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剧情,更加不会放过里面的谢衣和乐无异这两个角色,到时候我和师父就麻烦了。

“君严,这次我想拍个古装类短篇视频,主题是刺杀。你这次的角色还是皇帝,并且这次涉及到打斗戏,你学过剑术,之前那次拍摄我觉得你打的不错,所以这次还是想找你来演。”大编剧看了我一眼:“你公司有没有会打的人借给我,我缺一个会打的杀手角色,或者你借我一个武术指导也可以。还有摄影师也顺便一起借我。”信息量有点大,我有点转不动……。

“那是我老爸的公司到底要我说几次!一次比一次借的复杂,你下次是不是把整个剧组干脆借过来算了!“大编剧表示如果可以她真想那么做:“…目前就这些,等我想到了别的再找你借。”

这简直是完全无视了我的难处:“…我们能找简单的方法解决这个杀手的问题吗?直接找一个会打的人,总比找一个不会打的加一个武术指导来的简单很多吧……还有,夏夷则不是会剑术吗,让他指导下?”

“……不行,皇帝用的是剑,杀手用的是刀,没办法指导。”

“杀手必须用刀……?”大编剧点头肯定的回答我:“没错,反叛才用刀!”我和大编剧对反叛为什么一定要用刀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完全不管还在一旁的夏夷则和古董,夏夷则的想法和意见本来就不做参考,他也不会提出什么看法……而之后听古董的意思是:大编剧从小看武侠剧根深蒂固反叛基本是用刀的,所以很难能让大编剧做出退步。

“现在还管什么根深蒂固的东西,既然是杀手用暗器不是更加合理!”

“我可没说不能用暗器!但是拍戏自然要拍华丽的武打打斗画面,暗器怎么华丽!暗器讲求的是快速准确!几秒就解决了还拍什么!”

“暗器可以有,打斗也不能缺少,最后刺杀未成,以杀手自尽作为结束如何?”古董给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大编剧勉强点头同意了:“现在就等那个会打的人了……。”大编剧吃着面认真的想着那个人的可能性,随后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迅速拿出手机拨起了号码,大编剧直接按了免提,电话接通,对方开口第一句就是:“在下谢衣……。”

听到是师父的声音,我和夏夷则同时愣了一下。

“谢大哥,我是大编剧,我想求你帮我拍个视频。剧情是这样的……。”大编剧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她的初衷,她的想法,她要拍的视频的主题和剧情,然后还有一起出演的人是师父上次见过的夏夷则。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是什么内容什么请求…师父每次都会让别人把想要说的全部尽数说完,而且师父每次都会很有耐性的去听:“……喜悦这一次还是演谢大哥的徒儿谢大哥觉得如何……?”徒…什么徒儿…什么时候有徒儿这个角色的……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到了师父那为什么就突然多了一角色……大编剧你为了拉我师父演戏每次都要拿我做附赠小点心……这回徒儿这个角色肯定又是个跑龙套里的跑龙套!

 

电话挂断后,大编剧满意的宣布,下周拍摄视频:“……我要让裁缝赶出一套杀手的衣服。”

“杀手的衣服不就是全黑的吗?还要特意去设计定做一套?”大编剧说自然要特别定做:“谢大哥杀人的时候必须穿的和以往所有电视剧电影里的杀手都不一样!”

 

什么叫我师父杀人的时候……这种讨论我简直听不下去了。

 

“拜托大编剧,杀手就是杀手,去刺杀皇帝还要穿的很突出怎么杀人,他是去刺杀皇帝的,又不是去勾引皇帝。”古董说的或许有些道理,但是在大编剧这里不起任何作用,大编剧已经开始打电话给她的闺蜜裁缝讨论起服装的制作了。

说到杀手,之前我也有想到过找师父来演,一是因为他会武功,二是因为我想到了乐无异文字里提过不少次的初七。

对于初七的描写,我看到的时候有特意想象过,虽然和师父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但是气质态度口吻完全不一样。其实我一直想看看师父初七时候的样子,可惜一直没这个机会,我也不能直接和师父说我想看师父你初七时候的样子……。

我把有关乐无异留下的有关师父初七时候的穿着描写报告给了大编剧,建议她可以朝这个方向做衣服,引来了古董的无奈眼神。他好像在说:喜悦你已经没救了……。

“衣服总体颜色是以黑色渐变过度到橘棕色再到暗金为主,腰带以暗金色为主……。”大编剧和电话另一端的裁缝仔细的说着服装的颜色,古董听着觉得有些地方不太适合:“一个要去刺杀皇帝的人,穿的衣服会不会显眼了点……?”

“没事,有面具。”我现在想的只是要看看师父穿上后的样子,对于拍什么我完全不在意,文字上描写衣服的内容还算清楚,只是缺少细节,之后的是不是只能靠想象了。

“……不建议戴面具,不能浪费谢大哥的脸。”大编剧在意的和我在意的完全不在一个点位上。同样是没救,大编剧比我更厉害一点。

 

我们四人一桌就这么讨论到了傍晚。

 

夏夷则在一旁一直没出过声,直到我们要结束离开了,他选了一个空挡,问了我一句话:“…乐…无异……你确定你梦到过我?”居然能忍到现在才来问我夏夷则你还真耐得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只好心虚的点了点头,然后回问了他一句:“夷则,你有梦到过我吗?”他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他似乎不能确定,但是好像又有些什么想说的却说不上来。

“你师父……。”这一句突然的开头让我有些意外:“我之前和你师父过招的时候……发觉,你师父对我有些……可能是我多虑了。”

“……夷则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有些什么……?”我去追问夏夷则,他就是不肯说清楚,我说你顾虑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我师父对你怎么了。古董正好听到我们说的话,问夏夷则那次过招我师父是不是有些认真,夏夷则回答说感觉道具剑在我师父手里根本当真剑使,每一剑都对准他的要害。我说不应该啊,师父对人一向都很温和,怎么就对你……想了想,我直接问夏夷则你对我师父做过什么。这话问的夏夷则哑口无言。古董推了推我说我是不是搞错对象问了,这句话应该问你师父才对,我说我师父不会无缘无故去针对别人的…更何况是夏夷则……不对…为什么是对夏夷则…夏夷则…就算真的有什么,那也可能是师父对过去的夏夷则,而不是对现在的李君严……。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会让师父对夏夷则做出这种……。


评论(7)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