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五十六章) 完结

师父好久都没有说话,等的我都快睡着了。



我说师父让你回答这个问题很困难吗…需要考虑那么久?

师父点头笑了笑说确实需要酝酿一下才能说清楚……所以要我继续等…我等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说师父你再酝酿下去我可就睡过去了,我听不到了可要怎么办?师父就说不能如何,无异睡过去了那为师便可不说,我说师父你这是耍赖加逃避问题,师父不以为然,师父果然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不管如何,我今晚拼死不睡了也要听到你回答我的那个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爱上乐无异的。



你是如何意识到自己对乐无异的感情的。

 

师父你必须回答我!


“……无异,是否能告知为师,你对为师产生此种感情是在何时?”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一句开头,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反问!

 

好,师父……算你狠!

 

为了让师父能继续回答我的问题,我必须速战速决,必须马上回答师父的问题好换取师父的继续……所以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乐无异!我迅速的回忆起那些文字。记得文字里提到自己小时候就有遇到过师父,那时候就应该喜欢师父了吧…但是那时候应该不属于情爱…那产生感情变化的是什么时候……是不是应该在下了船之后,在那个镇上,在……。

 

“……是在我被活埋之后…。”对……应该就是在那段日子里面发生的感情变化,本来就有好感,本来就一直想要见到师父,终于见到了一直以为已经不可能再见到的师父…所以:“师父你那时候对我来说简直是死而复生,我从来没想过能再见到活着的你,你那时候突然就出现了,我还没搞清楚状况,我就被师父带回了家,还被师父放到了自己的床上。师父,这一切都是由你开始的,是师父你招惹我的……。”我理直气壮的有些厚脸皮,而师父完全不在意的闭着眼睛认真的听着这些。

 

“为师终是顾虑太多…当初将你带回为师的住处只因情急之下,谁料此后你就一直纠缠不休,赶都赶不走。”这种口气听起来完全没有真的希望赶走我的意思:“师父你既然想的多,就应该知道我不容易被赶走了,赶不走还非要赶,还犹犹豫豫……意志特别不坚定,赶得我都差点被干掉了……。”

 

“…为师担心无异对为师产生感情的原由是为师对你的逾越。”

 

“师父,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感情总会有一些原因,何况像师父你这种…对我而言简直是神一样存在的人,要我对你表明这种感情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你总要给我一点理由,给我一点我以为的机会……所以我被活埋被师父所救被师父照顾就是一个理由,一个机会。师父,那时候你天天吻我,天天抱着我睡,师父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身体不会有任何反应?”师父还是闭着眼睛,没有给我一点能看出情绪的反应,师父你就装吧,你就忍着吧…反正到煮饭了你就没办法了。

 

“为师起初只为救你,是否还另有其它为师如今想来…。”如今想来怎么样……总是在说到重要关头的时候断句到底什么意思师父!直接说很难吗:“无异,对你的逾越终是成了那时唯一的途径,为师必须让你进食,必须让你清醒…活埋对任何人而言犹如处于活地狱…这是……。”

 

“师父你又要说这都是你的错了吧,之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意外,都是师父的错,我会被你咬伤是你的错,我会切自己的肉也是你的错,我会被烧伤还是你的错,我会做乞丐是你的错全都是你的错,你错了很多,一直在错!师父,其实你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就是在我身边藏了5年之久!”

 

“……你对为师苦苦纠缠,始终不愿离开,甚至钟情于为师,为了为师连性命都可丢弃…为师还不了无异…也还不清,为师放不了手…”这句话终于说到点上了,果然和文字上分析的非常接近,乐无异你说的没错……师父你在某些事情上很果断,而对某些事却会表现的很犹豫不觉,甚至还会对自己很残忍:“所以即使逼迫自己爱上我也可以……?”师父点头:“可以,为师知道何谓人与人之间的喜欢与钟情,但是为师却不知自己钟情于他人会是如何,此种感情并非想就能明白,为师也想不明白……既然如此,那为师只能姑且一试,甚至去逼迫。”

 

“如果一直对师父苦苦纠缠的不是我,对师父豁出性命的也不是我,一切一切都另有他人,那师父是不是也会因为还不清而对他不放手,然后逼迫自己爱上那个人,最后甚至把一千三百多年都给那个人?”

 

“无异,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能逼迫为师的只有乐无异一人……回想所有过往,为师认为这一切伤痛终有完结的时刻……为师认为这一切已经够了,该结束了……为师期许无异无需再如此辛苦下去,为师也自知不会再离开无异。为师愿偿还弥补无异所有的付出和伤痛。为师自知永远留于无异身边便是偿还的唯一途径,所以为师必定只选这一条路走。”但是乐无异不想要师父你做这种选择:“……所以那时候我认为师父从来没有爱过我…师父你说对不对?”师父没有考虑一下就说我那时候的确没有说错,如果拿我对师父的感情和师父对我的感情来比较,师父对我的感情的确可以理解为没有爱过无异,但是师父说,有一点是错的,并非是从来没有爱过我,而是师父一直在让自己爱上我,爱上乐无异,而这一个过程,师父说:只怪为师一直没有告知无异,为师并非觉得辛苦,丝毫没有觉得:“……那师父到底是什么感觉……?”

 

“……无异,为师对你有过很多想法很多矛盾情绪,而无异对为师的感情太过执着…为师想告诉无异的是:逼迫这一词或许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对于为师而言,逼迫一词有希望的意味…因为希望,所以去逼迫…为师想做到,所以强逼自己去做…迫使自己去尝试,而无异所认为的逼迫,是做不到而去逼迫……。”

 

“师父…你是因为想,所以逼迫……这种说法我要怎么理解,喜欢就喜欢,为什么还要逼迫自己,逼迫不就是因为实在做不到所以才要用强硬的办法吗?”

 

“无异,师父想要迫使自己超越你,所以必定需要逼迫自己。既然要喜欢,那为师自然要比无异喜欢为师更喜欢无异…然而无异的感情和所有的付出已很难超越…如果你是为师,你会如何…?”

 

要比我喜欢师父更喜欢我……。

 

上一世的我,有听到过这句话吗……。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我要是师父,我会怎么做……。

 

……面对一个一直缠着自己的徒弟…这个徒弟因为自己的关系一次一次的发生意外…被活埋,被自己的固执连累促使这个徒弟不顾性命伤害自己,甚至被差点烧死…成了乞丐……所以我能怎么办,我有什么路可以走,能补偿徒弟的这条路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就应该如此难道有错……?

 

没有错,师父没有,他没有……那错的是谁……乐无异错了吗?可我又错在哪里……没有,谁都没有错。

乐无异爱上谢衣没有错,谢衣想要超过乐无异对自己的感情也没有错。

 

错就错在……。

 

“师父,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乐无异恨你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当初会那么倒霉,很多原因都是师父你一意孤行,固执己见,半句话不说只管自己做!你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已经死去的人,说自己孑然一身不值得我这样对你!师父你都孑然一身了!还顾虑什么还怕什么?你只要让我爱你不就可以了!很多事情让我陪着你难道不好吗?非要瞒着我,非要撇开我,这难道就是为了我好,这难道就是保护我珍惜我了?你老是把我往外推,我当初没被你推的摔死算我福大命大!不!应该说是我无论如何都要爬起来缠着师父你,好让师父赔偿我!让师父你用永远来赔偿我!”

 

“……无异觉得为师赔偿的如何了…?”我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回了师父两个字:“不够!”师父早就预料我会说不够,因为前一世的乐无异也说不够,所以师父说他永生永世都还不清了,只要乐无异说不够,那师父他就不会停止…。

 

我问师父,当初那场大火后,师父两年里是怎么度过的……师父很简单的说了四个字:人间地狱。

 

我再问师父,今天我问师父的话,上一世的我有没有问过。师父说没有。

 

上一世的乐无异没有问过这些……是因为乐无异已经知道,还是因为已经不需要知道……。

 

师父看我不说话了,便问我是否还有什么要问,我愣愣的想了半天,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愣的时间长了,师父便来吻我,我回了神,看着师父:“师父,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师父是什么时候真正意识到爱上我的……。”

 

“无异,在为师未能做到超越无异感情之前,为师始终不能断言,直至今日,为师还是没有做到,为师觉得不够。”

 

“师父,你这做不做得到,你这够不够,完全是由你自己衡量和决定的!而这个标准根本是无法超越的我说的没错吧,师父你到底是想超过我,还是想超过你自己……师父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只是你也知道这种事根本做不到完美,做不到极致,我对于师父的感情对于师父的付出根本没有那么伟大,师父你能不能降低一下标准!然后告诉我你是在什么时候爱上我的行不行!随便想一个也可以!我都接受!”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要求居然降到那么低了…这都是因为师父!都是师父害的!


“…我不想再见到他……叫他滚…。”师父冷不防的突然冒出了这句话,让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我脑内迅速翻阅那些文字……终于知道是哪句话了:“……这个时候?”师父并非很肯定,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在你说出这句话后,为师第一想到的便是无路可走,绝不离开。”

 

“师父你别骗我,你当初可是很简洁明了又很干脆的说了一个好字!”

 

“无异,你那时说的是……我很好,我的身体也不会再疼了…只要你不再出现在乐无异的面前,那所有的痛苦都不会再有。如果没有你,乐无异就不会为一个人的死而伤心欲绝,为一个人的忘记而痛苦难过。不会被活埋,不会被烧伤,不会失忆,不会做乞丐,不会有如此多的伤痛。乐无异受够了,不想再痛了。他,好累,离开他好吗,离开乐无异,让让他开开心心的过之后的日子,所以,求你离开吧。”

 

居然和文字里写的完全一样……一千三百多年之久,这些话居然记得清清楚楚,不可思议:“师父……你明白?”

 

 

“最后那几句的他,无异你其实指的是为师,你的意思是认为为师很累,你在说服你自己离开为师,你在求你自己离开。所以为师自然答应你。”

 

“所以答应归答应,决定权还是在师父这里。就算当初我真的叫师父你滚蛋,师父也会表面答应,然后暗地里再做手脚?”师父有些在意我的说辞,说我用词实在不太好听,我说那师父你要我怎么说,如今的时代这样说话才直截了当又贴切,师父你要不要试试看这样说话…师父思索了许久,才终于开口说了句:“为师不会如无异所愿…滚蛋的……。”

 

不行了……。

 

“师父你还是别说了……。”我强忍着不笑出来,忍得我好辛苦:“……所以师父你是在我叫你滚的时候意识到的……?”

 

“虽然为师知道这并非无异本意,但是真听到这一个滚字,心中仍感怅然若失,其中滋味,只有为师自己才能体会…。” 怅然若失……不是滋味:“等等师父,让我先百度下怅然若失的意思!”我想要拿手机去查,师父立刻把我按躺回床上,不让我起身:“这一晚上已经说的过多了无异,你应该睡觉了。”虽然我的烧还没有退,但是我还是不想就这样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听师父说的那些,我怎么可能还睡得着,我现在简直兴奋的可以:“我不睡!我还有很多话要和师父说!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师父!”


 “只准问最后一个问题……。”师父妥协了,但是就算妥协还是如此的坚决:“师父,我如果还有下一世,你还会来找我吗?”



 “无异,为师与你同样贪得无厌…无论几世…只要能与无异继续下去为师愿意付出一切,只不过,为师可能不会再有一千三百多年了。” 



“师父……我会问你这句话,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再找我…无异一直希望的是和师父一同白头偕老。师父,我想看着师父和自己一同老去,一起白头,每一天,每一天…一点一点的……并且这次我要走在师父后面。这一世,我希望师父走在无异前面,走在我之前…让无异来送师父你……我不要师父再送我一次,师父,绝对不可以再让你送我一次……不可以再发生这种事情…师父……。”说着说着,我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掉了下来:“……让我走在师父你后面,求师父答应我。”


 “无异,你觉得为师现在看起来有多大年纪……?”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从师父这里听到,师父居然在意起自己的岁数了:“…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我以为师父有35岁多吧……。”师父问我你是否能确定,我摇头说不能确定:“为师的样貌,以如今的算法,应该已经是40多岁了……。”


 

“……师父,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开始变老了……?”师父点头:“是的,为师可能已经到达极限了,从50年前开始,师父就开始一点点变老了,为师的时间不再是停止的……所以这一世,为师或许真的可以和无异白头偕老。”真不知道这应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师父可以和无异一起变老,还可以一起去死了吗?”师父回答我说,可以一起去死,只是就算真的可以一起死了,也别没事就提起让自己高兴才好。我说我真的很高兴啊,但是我要死在师父后面:“师父!这次换无异我来照顾师父,算算师父应该比我大了20岁!这次师父你一定能死在我前面!”我笑着说师父这回换你赶上做我老爸的年纪了,难怪我老爸看到你就特别不开心!师父只能苦笑着说,上一世就已经是你爷爷的辈分了,无异你早前就叫为师谢爷爷难道不是?我说我喜欢年纪大的:“师父……这一世,我们从今天开始,重新来过好吗?”师父亲吻我,将我脸上的眼泪擦去:“重新开始……?”

 

“恩,重新开始,重新来过,没有无异对师父的付出,没有无异的任何伤痛,师父也没有要偿还无异的……一切从零开始,我们谁都不欠谁,师父,这一世…我们重头来过……。”师父似懂非懂的看着我,问我要如何重头开始。

 

看着我眼泪又冒了出来,师父有些担心。我告诉师父这眼泪就让我继续流吧,这一世我还没掉过什么眼泪,存的太多对我不好。师父反对的说道这眼泪怎会存着,没有伤心悲痛的事情便一辈子都不会有才好,我说师父这种时候你就别和我争了,就当我现在是第一次见到师父,所以被感动哭了…。

 

我和师父说……既然是重新开始,师父我们就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

 

师父点头说好。

 

所以……。

 

“你好,我叫乐无异。乐是乐律的乐,无异是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在下,偃师谢衣”。

 

 

 

 

 

全篇在线观看+txt下载地址: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hq1TXYG  密码: 9dr4

 

 

 

人生第一篇同人文完结撒花。

完结篇主角都在床上,我很诚意的……。

这是我的第一篇长篇同人,或许也是最后一篇,感谢看完的朋友们,你们辛苦了,真的是太长了…长的我都要哭了(第一次写那么长,让我多少感动佩服一下我自己……。)

整篇到这里完结。

其实要不完结也可以= =因为是重头开始嘛哈哈哈哈。

会有番外(期不期待我就不知道了。)

感谢!


评论(9)
热度(2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