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五十五章)

这是师父第一次睡我的房间,睡我的床,我……好紧张。

我紧张是因为我担心老爸会突然冲进房间。之前师父表示要睡我房间的时候,我老爸就已经不满了,说什么都不答应。好在老妈同意了,说什么一切以我身体为重,怕让我师父住客房,我会半夜里不安分,所以最后师父如我所愿的睡我房间。当然在师父进我房间之前,老妈有些尴尬的叮嘱我不可以和师父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起码现在在自己家里不可以…我说我知道了,我不会那么不知道分寸的,我还很得意的告诉老妈我和师父什么事情都干过了,不差这一晚…换来了老妈今天为止第二个巴掌,打的我只好捂着脸不敢再说话……直到师父进来为止。

我问师父上一世我的母亲是不是也喜欢打我,师父说并没有见过清姣有打过我,并且告诉我,我现在的父亲母亲他并未见过,但是从相貌上来看我和他们非常相似,所以按照师父的结论就是:这一世我的老爸老妈应该就是我的亲生父母,而不是上一世的乐绍成和清姣。我想了想,就告诉师父下次带师父去见一见我的干爸干妈,说不定他们就是…师父点头说或许有可能,上一世和我缘分深的人这一世应该也不会浅。所以说到这里,我就问师父,目前有没有见到过上一世和我缘分不错到这一世也出现的人,师父说了个名字:李君严…。

我对这个人印象还算深刻,大概是因为他那时候穿着皇帝的衣服出现在我面前的关系,而就是因为这个我马上猜出了他的上一世就是夏夷则。师父点头说没错,他就是上一世的夏夷则。师父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认识他的迹象,只是我那时候完全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是那时候我对他的感觉却和文字里写的差不多…文字里最后提到夏夷则的内容,是讲到他失踪了,还有一部分我无法继续看下去,所以最后我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我问师父,师父也具体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告诉我,当年夏夷则失踪后我一直想要找到他,但是如何都找不到,所以也就不说下去了。那天在大编剧剧院门口见到我和夏夷则一起走向师父的时候,师父的确看上去有些吃惊,如今想来,虽已物是人非,但是还能见到他,总算是缘分不浅……我想着既然见到了,下次去找他谈谈,说不定他晚上做梦也会梦到前世的一些什么来,说不定还能知道当年他为什么失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到底怎么了。师父说我想要知道这些原因就和前世一定要找到夏夷则查出究竟一个样子,但是到了这一世已经没必要去执着这些了,只要知道夏夷则现在过的不错就好。我说师父你怎么知道夏夷则这一世过的不错,没瞧见那天拍照的女主跑了就是因为见到他而导致的吗?师父说这些个男女之事就不用去多追究了,他自有分寸,我想着也是…心里暗暗的决定之后一定要找他出来喝个茶……。

我之后又问师父还有没有别人,比如闻人,有没有见到她的这一世,师父说目前还未有见到她。我之后又问古董和大编剧,师父说上一世并未见过他们两个…最后我就想不明白了。转世之后,我在这一世和前一世的人是否能再次相遇相识…这到底是用什么来决定的,看缘分深浅的话好像并不准确,否则古董和大编剧在我的前世就应该出现了才对…那到底是用什么决定的呢……我问师父,师父也无法回答我……师父说我还是别再继续想继续问了,再问下去,怕是前世出现的那些妖怪也要一并查出他们是否也转世了……我只好乖乖的不再问。


发烧让我觉得自己一直昏昏沉沉的,难受不说,还会一阵一阵的冷…虽觉得冷,但是身体却是在发烫,我问师父你抱着我睡是不是不开空调都觉得很暖和,师父说是,然后要我别再说话,好好睡觉…可是我一点都不想睡…所以就一直吵着师父烦着师父。说的多了,我很快就觉得渴了,死活赖着要师父吻我,师父这时候什么都听我的,什么都肯什么都做,我就仗着生病开始说胡话,该说的不该说的,该问的不该问的,我都开口了,师父也拦不住我,我也不想停。

前世留下的那些文字,初衷是为了让这一世的我知道所有前世的事情,不忘师父,知道师父,了解师父和自己的一切过往以及所有的经历…然而我留下的最多的……却是我对师父太过深刻的感情。



这些感情……实在太过强烈了,也太过执着。

这一世的我和师父相遇的有些突然,经历也几乎没有,更别说磨难了,和上一世比起来简直一帆风顺,畅通无阻……现在的我能和师父在一起,所有的基础都在于师父对我的一千三百多年,对我的前世所念……万幸的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就喜欢上师父了……万一那次我要是没对师父一见钟情,之后我又没有一心想要找到师父,那不就一切都结束了,不就错过了,不就再也见不到了…见不到师父……真要是这样,我之后的人生那该会有多无聊多灰暗啊…不管如何,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唯独不会发生在乐无异身上。只要我是乐无异,我永远都不会对师父不屑一顾,只要乐无异和师父相遇了,乐无异就不会再放手…甚至会不择手段……就如前世所留下的那段话一样:

“…我爱着师父,也同样恨着师父,只因为,单单只是爱着师父我觉得不够,完全不够…我要把这世间最深刻的两种感情都给师父,深深的刻进我的灵魂,同样深深的刻在师父的内心深处。乐无异无论遇到谢衣多少次,都会立刻爱上他。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会毫不犹豫的一次一次的爱上师父。轮回不止。永不回头。遇到了,请牢牢的爱他,不择手段的去爱他。穷尽一生去爱他。你我的时间不多,你我的生命太过短暂,你我欠师父一个很久很久。你我欠师父一个永不离开。你我欠师父一个永不忘记。我羡慕着你。羡慕着我自己。师父在你身边。谢衣在你身边。师父。乐无异会忘记你。师父,对不起啊师父。我会让自己再次想起你。我会让乐无异再次想起你。乐无异不可以忘记师父。不可以。不能。师父。”



“……无异,你这是…?”师父在我耳边轻声问到…师父果然不知道,他果然没有看过乐无异写的那些…。



“师父,这些话是前世的我在梦里亲口对我说的,前世的乐无异真的很爱很爱师父,乐无异不愿忘记师父,乐无异羡慕着乐无异自己,羡慕着这一世的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奇怪…师父,我同样也羡慕着上一世的自己,羡慕着上一世的乐无异。羡慕着乐无异和师父的相遇,和师父的分离,和师父的纠缠,和师父的一切痛苦悲伤,一切爱恨,和师父的生生死死……所有所有的,一切一切我都很羡慕,真的…无论是什么,只要是和师父有关的我都不想错过,即使再痛苦再难熬,我都想去经历,想去亲身体验……师父,上一世的我能遇到师父,真的很幸运,能和师父在一起,乐无异真的很快乐。但是我不知足,一世不知足,两世不知足,三世四世我想我肯定也不会知足,我知道自己有多可恶…师父,我好贪心,真的好贪心啊……。”

“…无异,并非是你贪心,而是为师……给你的不够,为师能给你的实在是太少了……。”等等…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师父,你怎么会少,师父你给了我很多啊!”

“为师并未觉得自己有给过无异什么,反之为师总是给无异带来很多意外。”

“师父!你在说什么,师父你明明给过我很多。不对!师父你别老是抓着那些不好的念啊!”躺在师父怀里和师父争辩好像不太合适,更何况我还发着烧,身体特别的敏感,我面朝着师父忍不住去吻他,这一吻我就和师父直接吻的昏天黑地,吻的我烧的更加厉害了,脑子就更加不清楚了:“虽然师父不会做饭,还老是想要下厨…虽然师父总是斯斯文文对谁都很好很礼貌的样子……虽然师父说话总是那么慢那么文绉绉…虽然煮饭的时候师父那么用力那么过分…其实师父只要一直在我身边,不离开我,就好…我只要师父……。”


“所以为师能给无异的只有一直和无异在一起…为师能给无异的果真是少之甚少……。”

“师父,你别和我绕……。”

“为师怎绕得过无异…。”我咬上师父的嘴唇不让师父继续说,师父顺势又一次和我深吻,师父每一次和我接吻,他都会吻的很深,有时候甚至很重,直到我喘不过气来师父才会停:“师父……师父什么时候喜欢上无异的…我的意思是……师父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我,对我有除师徒之外的感情的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我其实想问师父很久了,我不知道前世的自己有没有问过,但是如果当时的我问过,那文字里应该会多少提及,但是文字里没有……或许也有可能是在我无法看下去的那些内容里…但是到了如今也不用再去看了,师父就在身边,亲口问亲口听师父回答才是我最想要的。

对于师父从来没有爱过乐无异那段文字,我始终有些怀疑。

我不相信师父从来没有爱过我,但是我也不相信乐无异说的是假的,所有的感受都是乐无异自己,所以只有自己才能最清楚。

我是否爱着师父,这是肯定的……而师父是否爱我,现在的我或许可以肯定,可以保证。只是不管这个答案是否正确,我都已经破釜沉舟,誓不回头了。

师父,他所给我的…是不会离开,是会一直和我在一起…这就够了,这是不是就够了……。

我会问师父这句话,是为了什么…我,果然很贪心。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哪一次,哪一天,哪一刻,在哪里…你真正发觉到自己爱上了乐无异……是什么时候,你那时候在想什么,你是怎么发觉自己爱上乐无异爱上我的…。

我想知道,我很想知道……。


评论(2)
热度(1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