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五十三章)

我在想…这种事情需不需要具体描述过程。


虽然我对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自己,没有留下那些信息有些不满,但是认真的思索一下,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会没有留那些信息了…谁都不会去写有关做这种事的具体过程的…那种亲身体验,那个煮饭的体验。

而这煮饭,其实就是为了吃上米饭而做的一系列的必要准备。

而我和师父的煮饭,一开始根本就是速煮速食。迫不及待的快速烧火烧水煮。目的就是为了快点吃上饭。说起来为什么要那么急……我想,大概是因为师父和我都饿了,而且是很饿很饿。


选择在卧室内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在家里,和师父去卧室煮饭理所当然,只不过到了卧室后,我就僵了。


虽然我之前打算着今天一定要把这煮饭的事情给办了,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办…办这种事情我还是头一次,我从来没这种经验。我在遇到师父之前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男人上床……谁会没事去想这种事情…虽然遇到师父之后难免会想过一次两次,但是也只是想想,想还能想到什么…在我看来,所谓的想象和实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所以总结下来,我不懂我也不会,有听说过这种事情靠本能,那我只能本能的……僵下去。

现在估计也就凌晨5点不到,天还黑着。从第一次住师父家里那天开始,我就发现师父晚上睡觉都会开着灯,灯并不是很亮,暖黄暖黄的,我之后问过师父,问他为什么从来都不关灯睡觉,师父说夜晚不习惯太黑,我一开始以为是师父怕黑,现在才明白,师父是为了照顾我怕黑,所以才养成的晚上睡觉开灯。

那些文字有提过:我因为曾被活埋的缘故,师父一直都以为我怕黑。而那时的我很清楚,师父从来就没把我被活埋的事情放下过,即使我一再明确的告诉师父,我真的已经不怕黑了,真的完全没有事了,但是师父还是会习惯性的怕我身处在黑暗里…每天夜晚必定会点几盏油灯…从不忘记和懈怠……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看来是不可能改变了…就像师父第一次在理发店门口遇到我那次一样,为我穿上大衣围上围巾,为我扎头发的那些习惯性的动作。

按照那些文字来看,我因为年轻时候受的各种伤痛的关系,我到60多岁的时候,身体就不太行了……到后来基本路也走不了了,所以之后的十几年里,都是由师父照顾的…难怪里面会提到自己被别人当做是师父父亲的事情了…。

真想知道,面对我70多岁老伯伯模样的师父,那时候是什么心情……我曾经还叫过师父谢伯伯,怎样都觉得无法想象,如果师父叫我乐伯伯会是什么效果…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太对……。

真是……。


“无异……你是不是打算就如此站下去,直到今日太阳升起?”我僵的有些久了,师父看来也发现了我的很不自然:“太阳很快就升起来了…师父。”我之前的坚决有些开始动摇了,遇到这种事情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师父煮饭,我也无从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么做的,第一步是什么。师父也不会告诉我这些,我也不能问他……我自己没留下任何有关这方面事情的信息这是我的错……简直急人。

急着急着,师父就突如其来的吻上来了,吻着吻着师父就开始顺势脱起我的衣服来了…看来师父对脱我的这套衣服相当的熟练…我都还不知道应该先脱哪块呢,师父已经很快的解开了腰带,弄开了扣子,吻没有停下,手也没有空着,而我,完完全全就只管着感受师父对我所做的一切。说实在的也只能这样……这种时候我根本不清楚要做什么,我有想过是不是也该帮师父把衣服给脱了,但是当我发现他这套衣服我根本看不懂结构的时候,我决定还是算了…而当我还在考虑这些东西的同时…师父已经开始脱我下半身了……随后的动作越来越顺手熟练加越来越快速,简直像是要直奔主题的样子,我还想和师父继续吻一会呢,师父就迅速吻去我其他部位了…先前师父的手明明还在我的腰上,我还没感受到什么,手已经摸到我大腿上去了,然后迅速往上,我紧张羞耻的忍不住就去挡某个部位,不让师父碰,师父完全不理会我,也不照顾下我的心情,用力弄开了我的手轻声问了句:“挡什么。”

师父你说我挡什么……你那么快前戏都没有就直奔我最不能让人碰的地方,我能不紧张我能不羞耻我能不去挡吗……我可是第一次…师父你是不是完全忘记了…要不要那么直接干脆加不客气,我心理准备还没做好,到底什么情况,师父是不是太急了些:“等等…师父,师父你慢点……我跟不上啊!”我挣扎了下想让师父停下等等,但是没想到我反倒被师父给更加用力的给制住了…双手被固定住了不说,双腿也被师父给压制住了…。


师父的力气好大,难道是因为有练过武的关系,但是就算练过武也不能把这种力道都用到床上来啊……而且师父好像很习惯我会反抗和挣扎的样子,居然连防着我压制我都那么熟练和理所当然!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慢!慢着!停下!STOP!师父我们等等!”我喊着叫着让师父给我停下来,这才终于让师父有了停下的意思,师父带着些许疑惑沉默了一会然后来问我:“…无异觉得有何不妥……?”


居然还来问我有何不妥……难道师父没发觉他自己对我怎么了吗?要是师父再不停下,这场面简直像是师父要强我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还是说我和师父一起就是这样的,他一直那么用力,而我经常反抗?师父总是对我用强的…这到底是什么PLAY…古时候就流行玩这种…不会吧,不至于吧……不可能啊,师父那么规矩含蓄的人…总不见得是因为我经常不愿意而防着我养成的习惯吧…我居然会不愿意!?


“……师,师父,你,你能不能慢点…我是说……慢点,轻点……。”这话说的我面红耳赤…我现在可是全身赤裸着面对着师父,师父在过程中虽然也有脱去衣服,但是多少还留了件在身上……第一次光着在床上和一个男人面对面的说话,台词居然还是这种。简直无地自容!没脸见爹娘!最没脸见得还是师父,我一边说着,一边默默的钻进被窝,然后把自己的的头也一起埋了进去:“…师父,我知道你不是第一次……但是我今天是头一次和师父煮饭……虽说做梦让我想起了不少前世的事情,但是这种煮饭的事情梦里可从来都没出现的……所以…。”


还没等我说完就立刻听到了师父的笑声,一听到笑声我就受不住了,我如何都觉得这时候的师父一定是在取笑我:“师父!你笑我!”

“为师没有笑你,为师只是笑我自己居然疏忽了无异的第一次……。”然后师父忍不住又开始笑起来了…我蒙着被子看不到多少减少了一些打击度:“好吧…那个什么……是的,没错我的确是第一次…师父,我和你前世的第一次是什么样子的……。”

“无异的意思是要和那时候的第一次一样……?”总算说到点位上了,没错,就是这个第一次,我忙探出脑袋去对着师父猛点头:“师父!就按照前世和师父的第一次煮饭来!”师父看我非常认真的样子,也就忍住不笑了,指了指床上床下的衣物问:“那…无异是否要穿上衣服重新来过。”我看了看那些忙摇头:“不用了,师父我们空降行不行?”师父没听明白我这句空降是什么意思,我只能草率的解释道:“师父你就把脱我衣服的内容直接跳过就可以了……。”师父想了会儿有些为难的样子:“无异…你是否真的想要和那时候的一样……?”我很认真的回答说我确定:“师父,很为难吗?难道师父已经忘了那时候是怎么做的……?”师父对我这个问题没有正面回答,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就俯下身来重新开始亲吻我。

重新来过果然感受就不一样了,所谓的前世的第一次煮饭就应该是慢慢来才对,毕竟是第一次煮饭,如何都应该细心一点才对。

我怎么都觉得师父是那种会前戏做足的人,现在看来这点是没错。所以之前的那些急切和霸道应该怎么理解,是因为相隔时间太久而导致一时的无法克制和情不自禁?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理解了,只不过越是往后越是让我感觉到事情的不妙,师父的力道随着越来越深入而一点点的在加重,虽然说我同是男人对师父力道的加重还算可以接受,但是到达某个阶段的时候就不行了。

做的越深入身体就想要的越多,要的越多师父就越来越用力,我都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而这种时候的师父也终于让我看到了他裸露的身体,我可以确定师父有锻炼身体的样子,因为肉体摸上去很紧实,而且还有肌肉,当然不是那种健美先生肌肉的样子,我对男人有肌肉也完全不执著…想来师父是练武的人,所以身材好也是理所当然,回过头来再想想我自己的…还是算了……不提也罢。

到了某种高段位时刻我的脑子已经不剩别的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想要这一个念头,也不管要面对什么,我一概大义凛然不顾一切打死不松口的和师父说:“师父你继续,师父你别停,师父我想要,师父我没问题你来吧!”师父一开始还是会调节自己的力度的……只要听到我发出吃疼的呻吟和叫声的时候师父就会多少放轻些力道。但是终究会有控制不住的时候。师父自然也会有忘情收不住自己的那一刻,这种时刻一旦到来,师父就会忍不住也发出声音来,我是第一次听到师父发出这种声音,和我的呻吟声混在了一起……因为这个我变得更加兴奋…更加的想要与师父紧密…只是还没等我回过神,之后突如其来的冲击简直要了我的命!

第一次很多时候都是伴随着意外不能控制无法预料和出乎意料的…和身为男人的师父上床是要付出代价的…真是快把我给疼死了。

师父的力道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霸道和不顾一切,这种时刻我也知道师父已经不可能再控制得住自己了,就算我叫也没用了…的确没有用,到达顶峰的时候我除了叫喊其他什么都顾不了。

我叫着师父你轻点师父听不到,我叫着我不行了师父你慢点师父还是听不到……最后我喊着要死了,师父我要死了!才让师父有了反应…。

“无异,喊什么都可以,别喊死。”说完这句,师父继续。

而我……继续喊…。

这一晚就这样煮的饭,煮的我都成了粥……。

终于理解那段和师父煮了一晚上的饭,饭都煮成粥的意思了。



评论
热度(2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