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五十二章)

准备煮米烧饭……。

--------




半夜,我趁老妈打瞌睡,偷偷溜出了医院……在古董的帮助下。

凌晨3点我和师父到了山上的别墅。

到了家我就往书房里跑,师父问我要做什么,我就说我要去看看金刚力士三号,我想它了!谁知道师父之后就把我给拦了下来,说我之前都叫不要打雷,怎么突然就知道叫金刚力士三号了。我急忙解释说:我在梦里见到不要打雷和我说,它的名字叫金刚力士三号…师父听了也不好说什么。早在之前我就和师父说过我梦到过的很多东西,所以师父应该已经了解到我或多或少会梦到和上一世有关的事情。

至于我和他一直说的那个男人,师父应该也很清楚他是谁了。

就算见不到脸我现在也能肯定那个人就是师父。

当然,如果万一我之后的梦里能看到他的脸了,而这张脸不是师父的,那我就当是师父整容了,反正不管如何他都必须是师父!不可以是别人!

到了书房我就开始翻箱倒柜,我总觉得乐无异应该还会留下别的什么东西,而只要是乐无异的东西,我想师父必定会留着收藏起来。之前意外找到的那些文字,总觉得师父应该知道有这件东西,只是师父没有去打开看过罢了,我都怀疑乐无异有直接告诉过师父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然后特意告诉师父不准他看也有可能……。

而乐无异自己弄上的锁,或许真的只有乐无异自己才能打开。

翻了半天,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还有一些类似图纸的东西,当然这图纸上画的什么我真是一点都看不懂,其实我对乐无异写的偃甲也完全没有概念……翻了那么久,我翻的头都晕了,没办法,我只好往沙发上直接躺了下去…我始终觉得应该还有什么东西我没找到,但是我就是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使劲想,就觉得困……想想也是,都凌晨4点多了,能不困吗。想着想着,师父就端着茶进来了:“无异,你在书房里找什么?为师可以帮你找。”

“不要……不,也不是,师父,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找什么。”我抓了抓头,接过师父的茶就喝,没想到茶居然那么烫,一口被我喷了出去,直接喷了师父一身,我简直被吓得哑口无言,当然我的舌头也已经被烫的说不出话来。

师父很镇定的收去了我手里的茶杯,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直到他走出书房我才反应过来我之前干的蠢事有多蠢:“师父!我不是故意的!茶太烫了!”我急忙跟着师父出去,连忙说了好多个对不起,师父完全不在意,说要去换下衣服,我不用跟着,我说我一定要跟着,我还要帮师父换衣服,师父说不用了,我偏说一定要,最后师父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由着我。

我和师父睡的卧室里有两个衣橱,一直用的是大的那个,而小的那个我至今没见师父打开过。我之前有问过师父,那个小的衣橱是放什么衣服的,师父那时候还想了一会儿,才说里面的衣服不穿……。

不穿的衣服为什么还要专门放个衣橱,我想不明白,但是我也没去打开看过,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会没想过要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衣服。我的好奇心去哪里了…不管那时候怎么想的,我现在倒是很有兴趣去看看里面到底挂了什么不穿的衣服。

我二话不说就去打开了那个小的衣橱,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说这衣服是不穿的了。

里面挂着的衣服的确放到今天是没人穿的,因为是古装。里面有两套,一套蓝色,一套白色红色。

蓝色这套……和我在梦里穿的一模一样……。

“师父你等等……。”我让师父先别换上衣服,我拿着里面那套白色的古装放到师父身前比对看了下效果:“袖子的颜色和我梦里的一模一样……师父,你把这套衣服穿上让我看看。”我提着衣服很认真的要求师父穿上,师父有些犹豫,也不知道在犹豫什么:“师父…你不会忘记怎么穿这套衣服了吧?”师父摇头说并未忘记,只不过……我不知道师父的那句只不过后面是什么,因为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答应了我把这套衣服换上。

师父拿着衣服去了书房,他说去书房里换比较方便,因为这套衣服好像还有一些配件在书房里。我等师父离开卧室去书房后,取出了那套蓝色的衣服,靠着梦里的那些片段回忆,我给自己穿上了这套复杂的古装。第一次穿花了我20分钟,外面的小马甲类似的衣服还穿反了一次,好在基本还算顺利,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和梦里的我少许还有些区别,我思索了下,给自己换上了马尾,然后把师父给我的那根金色的头绳系到额头上,再一次去努力回想梦里见到的自己的样子…总觉得还是少了些什么……。


我穿着这套衣服跑去了师父的书房,想着或许有什么配件也在书房里的可能……进了书房迎面就看见师父已经穿好了那套衣服背对着我……背对着我就对了,因为在梦里见到的那个人要么抱着我,要么就是背对着我,反正就是不让我看见他的脸,不过这次终于可以有进展了,因为这次不再是梦境,这次是现实。

完完全全的现实。


“师父!”师父听到我的声音后自然而然的转向了我…而他正在戴着那个类似单片眼镜的东西……。

那一瞬,梦……被连起来了。

我的梦……醒了。


 

“师父……你果然戴着单片眼镜…。”果然是师父,果然是单片眼镜,果然是那双手,果然是那个背影,果然是…肯定是,也必然是……。

不会是其他人,任何人都不可能。

只能是师父,只能是谢衣。

你是师父。

而我是……。

乐无异。

 

我和师父面对面的互相看着对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面对面的看着,面对面的笑着……面对面无声的掉下眼泪,面对面的互相擦掉对方的眼泪。面对面的再一起开始笑起来。

第一次看一人看那么久,呆呆的就这么看着。

第一次哭着笑着只因为这一个人。

第一次擦着眼泪还能笑的起来。


“师父,抱我吧,就像梦里那样…不,不对…是和以前一样。”我说着,站着一动不动,就等师父来抱我,而当师父真的将我抱进怀里后,我马上又提出了下一个要求:“……师父,吻我吧。”

师父一开始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没有动,也没放开我,维持原来抱着我的状态,我以为师父没有听清楚,所以又重复了一次:“师父,吻我吧!”我还特意加重了语气,想了想:“师父……没记错,你曾经拒绝过我叫你吻我的请求吧,师父?”这话问出去,师父忍不住轻声的在我耳边问我,这种事情你也梦到了?我说我梦到了,我还梦到了很多事情,师父你老是对不起我。师父他顿时有些想不明白的说他怎么对不起我了,我就说我现在叫你吻我你都犹犹豫豫的,这还不够对不起我吗……师父只能承认说这的确是他的不对,他有错,我说既然师父你知道错了,那还不快点弥补过错…师父不再回话,吻了过来。

我和师父在书房里吻了很久,我完全陶醉在这个长的有些过分的吻里…我不想停止…师父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我从来不知道,接个吻可以吻那么久,以前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超过20秒的接吻镜头我都会觉得太假,想着哪能坚持那么久的吻下去,人工呼吸都没那么久。这回轮到了自己了……干脆就停不下来了。果然很多事情不去亲身体验一下,就不可以下定论……。

抱也抱了,吻也吻了,接下去该干什么了……?

所以问题就来了…我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世的我没有留下和师父有关那方面事情的信息。

也就是……我看的文字里面,没有提及过我前世和师父有任何关于性生活那方面的事情。我怎么想我和师父在上一世也不可能是柏拉图吧?既然我们性别和身份都无所谓了,那应该不至于会保守到在一起什么都没有,即使晚上睡一张床也什么都不做的道理。

那如果有,我该怎么开口?

我觉得有关这种事情,师父从来都不会自作主张。就像接吻这种事情,我不说,师父就不会主动来吻我,就算我叫师父吻我,师父也会表现的很含蓄很规矩,所以这之后的事情……我要怎么开口。

难道直接和师父说:师父我们上床吧?

我怀疑我和师父说我们上床,师父只会以为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他一起上床而已,想想都觉得太过凄惨…简直要命……这算不算不解风情……还是说师父只是在装傻……?

虽然我和师父吻的久也吻的很深,但是我就没见师父有下一步的动作,师父身体难道没有起一点反应?一般情况下不早就应该动手了吗?为什么什么都没有?难道一定要说清楚,一定要确定才可以?

那关键词是什么,我前世和师父的暗号是什么,我知道古代人很规矩很含蓄…但是要不要那么规矩!都接吻了还规矩个什么!含蓄什么!

到底暗示是什么?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古董也没翻译过这种内容,我没有看到过。

现在想靠做梦去知道暗示是不是在做梦……。

所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知道…在那些文字里面…好好想想,一定会有提及,如何是我的话,我如何都会留下一点信息的,有关睡觉的事情,晚上的事情…睡觉……睡觉的事情有提到过,但是也不明确……对了,有段内容提到过…说和师父有一次煮了一晚上的米,米都煮成粥了……害的我早上都下不了床,那天我母亲还来了师父的府邸串门…我直接装病……。

当初看见这段的时候就有些看不懂,为什么煮饭烧米会折腾一个晚上,就算真的是煮粥,也不需要一个晚上都看着。虽然古时候烧饭没现在那么方便,但是那时候煮粥需要一个晚上盯着吗……难道是要看着火?一直要添柴火?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煮粥…古代人每天晚上做饭的……?我和师父晚上什么正事都不干就为了煮粥?这到底是为什么,粥有那么重要?而且我前世怎么看都是土豪啊,师父也怎么说住的是府邸,难道没有一个下人……?

我一边冥思苦想一边抱着师父不放,之前吻的我都快呼吸不畅了,但是我又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了,所以停下吻后,我抱着师父不肯放,脑袋里却一直想着煮粥这件事情。

“无异……?”师父突然打断了我:“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师父……我有些饿了……。”想着煮粥就觉得真的有些饿,饿了我就想到师父不会做饭,想到师父不会做饭我就想到了上次师父第一次吻我时候的事…那次我只是说了句要不要煮面。

煮面……煮粥,煮饭,煮米……?

难道这个就是暗示……那么隐晦?!

可以…有可能,真是这样的话…我认输。

现在师父就在面前,是不是这个问一问就知道了,反正试一试又不会吃亏……说不定能歪打正着呢……。

“师父…我们……要不要煮个米烧个粥……?”不行,我好紧张。

“……无异…是否现在就…?”靠……原来真的是煮饭啊!

师父我们要不要那么苦那么含蓄。

“师父,就现在吧……。师父你说是在书房还是我们换去卧室?”我不知道师父对地点是不是也有要求…所以给他选择,而且不得不选。

不管如何今天必须把这件事给办了!


这次师父休想逃跑!


评论(3)
热度(2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