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五十章)

“师父…师父我不睡,我不睡了吧……。”


“无异,你累了。”


“师父,我不累,我还可以和你多说会话,真的师父。”


“……那你好好躺着。”


“师父,有没有办法不让我睡着啊……。”


“无异……。”


“师父…我不想睡啊师父…我怕睡过去了就醒不过来了,我不要见不到师父……。”


“……不会的无异。”


“师父你骗我,你最近越来越喜欢骗我了……。”


“为师没有骗你…。”


“师父,无异说过不会离开师父的,无异不想食言……。”


“无异,你不会离开为师的……不会太久的。”


“师父…会很久的,会很久很久的……师父,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我不想离开你……我也不想你找我,太久太久了……。


我不想的…。


-------------------


 

 

 

“古董,情况怎么样了?”自从师父和我老爸老妈出去后,已经过了快半个多小时了,古董被我和大编剧毫不犹豫的派出去侦查情况、偷听谈话加回来汇报情况。

“…之前我还能听到一些,之后你老妈单独要和你师父谈话后,我就没办法继续去偷听了。总而言之,你老爸对你师父有很大的看法,尤其是性别和年龄。”

“…这两点需要说吗?”我坐在病床上抱着腿看着电视上播着自己出车祸的报导,看着自己一脸痛苦的模样被抬上了救护车,居然还是特写:“……老爸鸡蛋里挑骨头,年龄和性别根本不算什么,我又不是跨种族恋爱。”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对自己儿子的恋人是男人有看法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喜悦你自从和谢大哥在一起后,连基本常识都抛弃了。”大编剧对现在的状况感到很吃力:“…你也知道你老爸的脾气,我就怕他一个激动起来,叫人把你师父赶出去。”

“……他手下那几个保镖估计动不了我师父。或者他可以考虑去少林寺请十八铜人来试试…。”

“你不怕你老爸这次又把你丢去其他国家不让你回国?”这点我早就考虑到了:“让他丢,我到时候就去求老妈…求她让我老爸把我丢去荷兰、丹麦、瑞典都可以,随便他选一个,我过去后马上就和师父结婚,不回来了!”

 

“熙悦…要是我不答应呢?”

老妈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已经和师父谈完话了……?

那师父呢?师父为什么没有一起进来……没看到师父,我一阵失望。


虽然老妈表面看上去并不像在生气的样子,但是光听到她叫我熙悦而不是悦儿,我就知道情况不妙了。她走了过来,还面带着微笑……我有些搞不懂了,这不免让我有些紧张起来…每次老妈只要改口叫我熙悦了,那就意味着,我又让她头疼了。一定要开始责问我了吧,当师父开口对着老妈说他是我男人的时候,我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想象得出老妈和老爸那时候是什么表情,是什么心情。我继续抱着腿看着电视屏幕,我知道之后要面对什么,老妈向古董和大编剧示意要和我说会话,他们两个就只能暂时撤退了。

“电视有那么好看…不和我好好谈谈,熙悦?”

“天冷,师父之前淋着雨过来的,我怕他着凉,我去叫他进来到浴室洗个澡。”说着我想起床,老妈却坐了过来:“我已经安排他去单独病房了,也叫人去买了换洗的东西给你师父,你别乱动。”

“我不相信。”我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让老妈有些好气的拍了我一下脸:“我不是不讲情理的人,他为了你有多着急我看得出,老妈我没必要拿这种事骗你。”

“那老爸呢?”我问老妈他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下个地点准备把我迅速扔过去了。老妈笑着说你老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之前把我丢去香港三年,一方面就为了避开麻烦,二是为了让我把大学念完。不是因为怕我继续惹祸,老爸也不是在气我。我说我没有误会,在香港的三年他就是不让我回国,国内不能念大学了非要去香港。

“所以在香港的三年你就留了一头长头发好回来气他?”老妈一边问着一边把我的头发拨去耳后:“……这头发,是为了师父留的。”虽然一开始是为了能接近那个梦,但是如今想想,或许真是为了能见到师父才留的长头发,这是注定了的。

“你和你师父应该是你回国之后才遇到的,难道不是?”老妈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师父说的……。

“是的,没错。师父是我第一天回国的时候在理发店门口遇到的,但是我如果不留这长头发那天我就遇不到师父了。老妈,我甚至还想过,如果我那时候没有被老爸送去香港三年,我那天或许也遇不到师父……所以,那一切都是注定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有差错。缺少一个环节,我或许这辈子就和师父错过了。”老妈认真的听着我说的每字每句,并且告诉我,她能理解我的这些想法,她也能明白我的感受:“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就那天理发店门口。”

“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我点头说是的,我可以肯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师父了:“更加确切的说,应该是第一眼就喜欢了。”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我不能肯定。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乐无异写过的话:



他背对着我们,说着:“有朋自远方来,也该以真面目相待。”

这一刻,我就等着他把面具摘下,转过身让我看清他的容貌。

这一瞬间,我竟然忘记自己是否还有心跳…是否还在呼吸。

就一瞬间……。



“想知道老妈我看见他转身面向我的时候,那一眼的感觉吗?”我小心的等着老妈告诉我,想着老妈要是对师父的印象不好,感觉很差怎么办?老妈对看人这一点一直很独断,她认为不好的就是不好,她看不上的人就不会去理睬,没有人可以改变她。要是她觉得师父不好…我要怎么改变我老妈的看法,要怎么做……我知道,很难…而且根本连切入点都没有。

 

“当他对着我说:他是你师父也是你的男人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吃惊和不安…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觉得有些小小的伤感,熙悦,那一瞬间我很清楚的告诉我自己:这个叫谢衣的男人…之后会带走我的儿子,带走你,没有余地。”

“老妈,师父不会带我走啊,即使我和师父在一起,我也不会离开老爸老妈啊。”老妈摇了摇头说她不是这个意思:“熙悦,我再要问你,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选择的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和他在一起之后的日子要怎么过?要怎么面对各种问题?”

“老妈,这些问题很重要吗?我要是不和师父在一起,那我还能和谁在一起?”老妈对我的问题完全回答不上来,就像我也回答不了我老妈的问题一样。

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很多问题是否真的一定要去考虑一定要去解决。我承认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和师父在一起会有什么的问题需要考虑,需要烦恼。


我根本觉得和师父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在乎……”


师父,我不在乎……。



“之前我和你师父单独聊了一会。”不用说,我肯定想知道老妈和师父到底聊了些什么,老妈也看得出我很想知道:“我没想到他的职业是文物鉴定师,之前我听你叫他师父……老妈从来不知道你对文物有兴趣还认了师父。”

“现在有兴趣了……。”老妈听完这句肯定的说我是对人有兴趣,不是文物,我没办法否认:“我可以慢慢的有兴趣起来啊……。”

“你这孩子,你从小就只对自己有兴趣的东西认真。对喜欢的东西即使几个月窝在家里不出去都没问题,如今竟为了一个人对本来没有兴趣的东西说有兴趣,还真难为我的悦儿了。”我说我不为难,反正师父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

“悦儿,你确定自己真的喜欢你师父吗?”我很肯定的点头表示说我喜欢师父:“我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师父。”

“有多喜欢……?”

“很多很多…不,不是……我觉得,我其实已经喜欢师父很久很久了……。”似乎从上辈子就开始喜欢了。

“有多久……?”

“……很久很久,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甚至更久更久…。”

老妈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你和你师父竟然说了同样的话……。”

“师父……?”

“嗯…悦儿,他对我说:他爱了你很久很久。我同样问他,有多久。”


“多久……?”

 

“一千三百多年。”



评论(4)
热度(3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